灯草和尚电影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插画

View post on imgur.com

「源治,要起床啰。」

一双娇柔的小手在摇动着我身体,但凭这点力气无法让我移动半分,不过也足够将我叫醒了,拿起放在脸傍的电话看,才八时多,很早啦。

「我想睡多一会啊……」

昨晚和理香那家伙连线玩到差不多五时多,我才睡了两三个小时,真的很累……

「你忘了今天要去打工吗?」

「……怎可能忘掉?只是咖啡厅没十时也不会开门吧?」

「可是开店前也有很多準备功夫哦,源治再不起来就迟到了!」

无奈被山田拉起身,我也得去梳洗一下,毕竟是要点形象的工作,没理由一副没睡醒的去面试吧?

「就这样可以了吗?」

「嗯,因为一会会全完变装,所以源治也不必特别打扮,还不如抓紧点时间吧。」

就像山田所言,我也穿得和上学没两样跟他来,以他的性格应该是认真的,而且也没玩我的理由嘛。

他带我来到的区域算是有钱区,因为常常去夏娃和理香的家这一带,山田来到一座三层高的平房前停下说道:「我们到了。」

是麵包店?哦不对,山田在麵包店傍边的楼梯继续上去,跟着他脚步来到一楼,满满的木头装修搞得我像去了欧洲一样,不过咖啡厅都是那种打模式吧。

这时的见到一个人站在店门之前在等待甚幺,酒红色及颈的中长髮、中性打扮……「春香?」

「哦?又会在这里见到源治你呢?真巧啊。」

「妳好啊春香小姐,真的是幸会,对呢你也是今天来帮忙的对吧?」

「是山田酱对吧?没错哦,因为大学的同学来拜託我,所以就过来帮手了,你们也是来打工的吗?」

「对啦,不过我觉得妳是来抢饭碗的对吧?」

这种要帅哥的店舖,我和春香并列的话他大概就完胜了。

「放心啦源治,今天早班很多人请假,只有我们三个其实有点会人手不足呢,好啰进去吧。」

山田一推门我也和春香一起进去,古典欧式就大概是这样,店面虽然不小,但连外面阳台也才不到十张桌子,或许是想增加空间感what   the……

眼睛当扫到去吧檯那边我看到一只怪物,最简单联想到的就是穿着女僕服的金王还要有化妆,这是甚幺妖孽啊呀?

不过为了薪水,我得忍耐一下别叫出来。

「店长,他们是源治和春香,是今天来帮忙的朋友哦。」

「呵呵呵,两位帅哥都合格啰,那幺一切都交给雅克君你好了,人家在下班前会回来哦,拜。」

还好这位店长马上就离开,不而真的很影响我工作态度,说来话他叫春香做帅哥,大概是听成「遥」这比较中性的名字吧。

注:春香和遥发音都是HARUKA

「既然店长点头就马上换制服啰,嗯……春香小姐是细码,而源治要加大对吧?」

「不山田,我是L(ero),春香是M喔。」

注2:L和E   Ro(色情)发音相似

「残念呢弟弟君,我的确是S,而源治你才是M吧?」

「或许吧,but   M   for   Master,S   for   Slave.」

「请两位别再玩文字游戏了,认真答我问题吧。」

「呃,就像你猜的一样,麻烦你了。」

「果然是我的弟弟,稍稍打扮就名乎其实是名帅哥呢。」

换上那种很华丽的燕尾服,在山田要求下让他两个帮我化妆,照着镜子看,与其说是帅、跟本就是娘炮一个,但都是那一句,谁叫你穷哦。

「废话少说了,工作是怎分配呢?」

「由我和春香小姐负责外场,以源治你那双巧手这种简单食材饮品难不了你吧?」

山田一说我也看一看餐单,蛋糕有现成的不关我事,其他也是很简单的东西,嗯没多难度嘛。

分配好工作,再準备些杂事也己经到开店时间,客人也陆续上门光顾。

这种咖啡厅的客人只一杯饮品也能坐很久,所以不用管外场的我也接近没事可做,顶多偶尔洗一洗杯碟、机械式叫声你回来了大小姐,是份写意得有点闷的工作呢……

时间开始接近中午,店内都有七成入座,山田依旧和客人们闲聊一番,至于春香当然就是在把妹啰,这份工作她爽死了吧?

「不好意思,请问这杯玛奇朵是你炮製的吗?」

在我清理杯碟时,有两位大概二十多左右的女生来到吧檯前方,看态度也不是来找麻烦的。

「是的,有何贵干?」

「咦--?真的很好喝哦,你是新来的吗?」

「啊,过奖了,我今天是来打工的。」

「未央你看他在害羞喔,真的好可爱哦--」

这两个人怎幺了?难道……是反搭讪吗?

两人的样子也在平均值以上,虽然不是那种很HOT的打扮,但大姐姐也是我的菜,要不在工作中真想问她们拿电话号码。

「对呢你好年轻哦,是高中生吗?」

「呃是的……」

为甚幺我对着她们好像不会应对似的,平常我才不是这样啊。

「真是个好可爱的小弟弟,好想欺负一下!」

「别失礼别人吧真希,抱歉哦执事弟弟。」

「没没关係,只要你们高兴就好了。」

真的很诡异,好像不受控制一样就出这种话,到底怎幺了?

「既然两位满意我手艺的话,不介意的话须要再来一杯吗?」

「哼哼--真会做生意呢,不过执事弟弟那幺可爱,就请再来一杯玛奇朵吧。」

「我也要一杯拿铁,能不能帮姐姐拉个心型图案呢?」

「那种技术我不太熟识,不过我会尽力一试的。」

「哦哦真是好可爱的男孩,不能抱回家吗?」

「不行,真的不行,抱歉呢我朋友那幺失礼。」

「不紧要。」

在苦笑声中我为两位客人沖咖啡,虽然一直拿我来开玩笑,但我倒没有反感,话说两人的互动就像百合情侣一样,都是一番不错的风景嘛。

在两人结帐后,春香也走到我的旁边,嗯?

「呢源治,你能帮忙去场外一下吗?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一下,等等就会回来的。」

「你这家伙啊。」

「抱歉是大学的事真的要立即处理,弟弟你就帮一下忙吧。」

真没他办法,挥挥手示意春香也离开了店舖,但忽然把工作抛下我也不知怎接手,先到外场走走「铃--」有客人!

「欢迎回来大小姐……咦?」

眼前推门进来的客人身高连我胸口也不到,金得发白的头髮也让我一瞬间认出是谁:「莉莉芙?」

不单止她,身后还有茜亚、夏娃和深雪,真齐人啊。

「咦?兄长大人也来打工吗?」

「是啊,妳们……」「请问你是这样让大小姐们站在玄关的吗?执事先生。」

这个老女人啊,见到熟人没必要玩这种游戏吧?

「……几位大小姐请跟我来,请坐。」

随便让她们四个坐下,我也这去把餐单拿来,山田也刚好在这里。

「喂山田,是你告诉她们的吗?」

「哦?我没告诉你莉莉芙小姐她们是常客吗?是她介绍我来工作哦。」

当然没有啦!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里离她们家也很近,以她几个的兴趣爱来这地方也十分合理。

把餐单交到她们手上,但她几个好像都知道要吃甚幺一样纷纷下单,只有莉莉芙一个死盯着餐单。

最后她也放弃思考转望向我:「今天有甚幺推荐的蛋糕呢?执事先生。」

我记得她对甜食没甚幺抵抗力吧?是我报仇的时候了。

「今天黑森林蛋糕可受到客人的好评喔,而天使和魔鬼蛋糕合起来有优惠套餐,大小姐妳可以考虑一下。」

「嗯,的确都很吸引……」

「不如就这一页全部蛋糕吧。」「好--慢着!」

哎呀,没上钓。  

「你刚刚是在算计本小姐对吧源治?」

「如果蛋糕不合胃口的话不如试试圣代吧,巧克力和草莓口味也很受欢迎,香蕉船也有许多客人推荐,至于『全部』圣代更是我自信之作呢。」

「就这样吧--才不是!」

连这样她也不上钓,真可恶。

「这里又没有分红,你也不会关心营业额吧?如此落力推销你有甚幺目的?」

「当然是为了看到大小姐您满足幸福的笑容了。」

「……真心话呢?」

「变肥猪吧。」

「变态!恶鬼!女性公敌!」

「我的大小姐,真的不嚐嚐『所有』蛋糕吗?它们都非常想得到莉莉芙妳宠幸哦,不而的话蛋糕妹妹们就太可怜了。」

这种呕心肉麻的发言她竟然动摇了,快点上钓变成大肥婆吧笨蛋。

「我说你也别太欺负我妹妹了,就要一份天使蛋糕和巧克力圣代吧。对呢源治,今晚你有空吧?一星期一次哦,就穿到这样来吧。」

「这是制服我不可能随便干走吧?总之今晚下班我再连络的了,确认一下点餐……」

完成这种工作后,我也回到柜台来準备取出蛋糕甚幺,oh   shit,存货见底了,虽然还能应付一下她们的须求,但有不少都已经是最后一件。

本来我想叫山田来帮忙,但她也在接待客人就无谓打扰好了。

「弟弟君你似乎很烦恼呢?」

春香好像已经回到过来,但同为新人她也不知要怎做吧?

「快没蛋糕了,我不知该怎做。」

正常的食物有材料我也能做出来,但蛋糕这类我完全零知识,要仿製也没可能。

「刚刚楼下有人送蛋糕来哦,你去拿吧。」

她把一张取货单递到我面前,甚幺啊?

「你不去拿?」

「我气力不太够嘛,所以拜託源治你啰。」

……你这个混蛋啊呀……

「别生气别生气,本来今天我也只是来帮朋友,我的薪水给你三份二、午餐也算我的好了,没问题吗?」

「deal,这是不错的条件。」

这样就算工作量多一点我也能服气了。

「那幺我先去买午餐啰­­­--」「慢着,先帮我把食物送给深雪那边吧,我去拿蛋糕了。」

把工作推给春香,我来到楼下那卡车里,现在我也明白春香把工作推给我的理由,那冷藏箱之大对我也不是轻鬆的事,平常他们是怎样运作的?穿着这种衣服很难工作吧?

脱去燕尾服捲起衣袖,终于把冷藏箱拖到店里,但我对这里蛋糕一无所知,把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分类几乎是不可能的。

春香又已经出门,只能拜託一下山田了。

「山田,能过来帮忙一下吗?」

「哦没问题……是怎样的忙呢?」

「拜託帮忙分一下这些蛋糕吧,you   know   me.」

「没问题,就交给我吧。」

这段时候客人没甚幺问题,我也洗一洗碗吧。

「说来话平常你怎幺把这东西搬上来的?」

「平常都是店长做的,很重对吧?」

「如果是女金王的话那就很正常了。」

「说店长像鸣海老师也实在有点过份呢。」

「真有厚度,你能说句良心说话吗?」

「的确店长是比较特别嘛……对呢源治,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山田也不笨,在这种时间改变话题。

「不就是你吗。」

山田没立即回话,我也瞄过去,山田的视线是放去出面,似乎是看着看面的客人,嗯?

「别算这种话,我是认真的啦!」

这种问题我要怎答好呢……

「没有。」

「但你身边那幺多可爱的女孩子,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

「……no.」

「怎幺我觉得你在说谎似的。」

「我说甚幺你都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嘛。」

或许有多少生气,我比较用力将洗好的杯叠在杯柱上,这一来好像令杯柱失去平衡,山田刚好在下面糟糕--

扑过去把山田压着,啊呀!DAMN!装咖啡那种杯敲下来真够痛,但至少我背肌比山田头颅硬嘛。

「are   you   all   right?」

「我当然没事啦!源治你怎样才对?有受伤吗?」

「有点痛,但起码没打烂杯嘛。」

「你怎会关心那些杯比自己身体还多的?把衣服脱下来让我看看。」

山田刚坐起身就上前来解我钮扣,当然我会阻止他啦:「不用啦,我受伤比吃饭多,这种程度还不及金山来一拳,放心吧。」

「你真的一点都不会爱惜自己身体啊笨蛋。」

就算被山田啰嗦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我捉着桌边借力站起来,忽然整家店内的客人都围了上来,啊?

「请问有甚幺事吗?」

「没有事兄长大人,今天真是个美妙的日子呢。」

深雪一句话,所有人都带着幸福的表情回到座位上,我不能理解!

「她们有甚幺问题?」

「源治不知道的话会比较幸福的……」

「你这样说加上深雪的笑容我也知道了。」

她们到底有多喜欢看人搞屁股?

无奈我也拾起地上的咖啡杯,又要重新洗过真麻烦,山田也继续去整理蛋糕。

「呢源治,我觉得你由京都回来又后都被悲伤包围着,是发生了那件你不想说的事影响对吧?」

「嗯。」

「不发洩出来好吗?」

「在那里发生的事就留在那里,发洩反正又不能改变,Let   it   go   man.」

「果然你就一直在逞强,源治你有好好相信过身边的人吗?」

山田说到这一句,我也停下手上工作,这句话不久之前我才在被两个个人骂过,而在半天后却发生足以让我对别人信任崩塌,所以我到底应该信别人还是不信?

「不去信任别人,只是独自一个去逞强,不觉得很悲伤很痛苦吗?」

「那一没办法,被背叛是更痛苦的事,没有信任就没有背叛。」

「这是那种孩子气的想法?因噎废食真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就算这幺说我也……」

「你一直对一切都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你心里却在乎得要死,装扑克牌脸只是在隐藏心中的想法,怕被别人知道,或许你认为自我保护、把一切都背到身上是好,但有很多事只要你相信身边的人,都会变得更加容易啊!」

个我的经验种种都是和山田相反,很多事如果当初是我去做的话,他们都不用去死……

山田过来抱着我,身高差之下她也要仰望着我才能面对面:「我知道源治你有很多难以启齿的过去,但不紧要的,只要你应为该释放时就来吧,不管怎样的事我都能接受的,只要你说是秘密我也会永远藏在心中,请多点信任身边的人吧,信任的结局不一定是背叛的,当看着你那种痛苦的背影,我也不会好过的。」

果然我不擅长应付温柔的姐姐啊……

轻抚着山田的马尾,我再拍拍她背:「我会的,但现在在工作中迟一点吧。」

放开山田继续去洗杯,现在我该透点情报让山田安心吧。

「我喜欢的是温柔姐姐型的女生,这是真心说话。」

「哦?我还意为源治比较喜欢妹系呢。」

「因为我太多妹妹了,照顾别人很累人,我也会想被人照顾啊。」

「嘻,说出真心话的感觉不是好很多吗?源治。」

看过去山田的笑容,这家伙如果真是女人有多好呢?

「铃--全部人别动!打劫!把钱全部放在桌上!不而一枪打爆你们!」

门上银铃一响打断想给山田的回答,脑子刚想转过来说欢迎光临又被别人打断,干!

冲进来的是两个蒙面男人,听声音和看体格应该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两人各持着Desert   Eagle和M16,拿着枪的家伙令我注意力更集中。

先是比较靠近柜檯的家伙,以着「黑人式」横持着Desert   Eagle,不单是枪身的警告标示、连弹匣底座的入气充也看得一清二楚,you   kidding   me   right?

有这种前菜我也没对另一个白痴有多期待,他手上是一把新得像刚出厂一样、一把越战版的M16步枪,保险和防尘盖都没打开,come   on   man,打劫也认真一点吧。

「那幺正义小超人山田,你有甚幺想法吗?」

小声问道身边的她,眼神似乎很认真:「对方有枪的话就不能轻举……」「不照我说话做就好了。」

得到这种答案他当然一脸疑惑看向我,我也继续解释下去:「他们手上的是玩具啦,要不想一想,有準军事级火力还来打劫一百万日元也没有的咖啡店?no   shit.」

「等一下我会引开他们注意,山田你潜过去制服拿步枪那家伙,don’t   fuck   up,i   trust   you.」

「我知道了。」「喂!快把钱拿出来啊!信不信我打爆你个头哦?」

「do   it.」

没再多发言,我直接翻过柜檯:「hey,你说要打爆我头对吧?」

或者没想过有人会反抗,他也呆了一呆再向后退:「对对!再过来我就打爆你。」

「我过来了?为甚幺不射我,哼?」

或许这种疯狂的表现真的吓坏了这家伙,手持「武器」的一方竟然一步步退后,我眼角余光好像瞄到山田以桌子做掩护前进,很好。

「别再过来,我真的要开枪了!」

「好啊,射我啊笨蛋,为甚幺不射啊?我很想死啊,送我一程吧来啊--」

轻力推一推这家伙挑衅,连那边拿步枪的家伙也举枪指向我:「你这家伙是不是想吃子弹?」

「我说那边的家伙,枪托放在肩膀关节开枪会脱臼的。」

荒乱间那傻瓜也不知怎修正动作,而眼前这个就把枪指在我头:「别开玩笑了!再说一句话我就开枪!」

该死,到这个地步我也拖不了多少时间,山田还没就位吗?

现在他枪口正对着我眼睛,枪管内的铜管我都看见了,我现在有多「安全」啊。

一手执着枪身指向我自己额头瞪着他:「来啊,我一早叫你射我,是你没种开枪罢了,还是连保险都没打开所以开不到枪啊?白痴。」

拿步枪那家背后正有个金色的东西在摇晃,很好。

把枪向天一指分散他注意力,我再一记膝击顶向他蛋蛋,失去战力的他一瞬间就被我反扭双手,带着他往最近的墙壁跑,用力把他头撞过去--

还好我今天有把胶索手铐带上,立即把眼前的垃圾双手锁起:「one   ok!」

回望山田,他似乎搞不定那家伙,两人互相角力,反正那家伙也是背面对着我,我自然一招手刀劈在他后脑,立即放倒对方。

「看来该找天教教你一击制敌的技巧了山田。」

伸手将被推倒的山田扶起身,他视线也离不开那个犯人,我也跪下来反扭对方双手锁起。

「平时不会用得着这种技巧吧?」

「现在不是用得上了吗?」

「源治你这个笨蛋也太乱来了吧?你真的认为自己不会死吗?」

一切都安全了夏娃第一个起身来对我开骂,拾起地上的手枪把弹匣退出来抛向她:「连BB弹都没装的玩具都能杀死我?你把我看得太弱了吧。山田你去报警吧,我来处理这些家伙,各位客人继续安心用膳吧,一切危险已经解除。」

双手各抽着两个匪徒的衣拖到店外一处,刚刚和我拼的家伙似乎已经醒来:「拜託不要把我们交给警察,大哥我求你好了。」

「fuck   off,碰!等着坐一辈子监吧。」

一脚踢过他脸再让他睡多一会吧。

「咦?源治你在做甚幺?」

去外面卖午餐的春香已经回到来,她可错过了最精彩的一幕呢。

「刚刚我们被打劫了,而结果你也看到。」

「其实我觉得源治你运气也够衰,该不会杀人太多被邪灵缠上了吧?」

「我也有这幺认为,打工也会有人来打劫,虽然不是怎样的家伙。」

「铃--话说你形象大崩溃呢,源治执事。」

那三姊妹推开门走到出来,首先发言的人是莉莉芙她。

「比起钱包会否被抢,妳们竟然关心我的形像比较多,有钱人的心理真有趣。」

「只是本小姐觉得源治你可以做得更华丽罢了,比如拔出你喜欢的东西来作战,总比满口髒话的执事好吧。」

「拜託我不是来表演的好吗?而且今天是无武装日。」

「但看店内的客人心情也不太好,哥哥你打工不会泡汤了吧?」

「呃……fuck   it   shit!我运气也够衰到极点了!」

「源治,里面的事就由我和山田小姐摆平,你去应付一下警察甚幺吧。」

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这位姐姐罢出有点比较可靠的样子,她就带着午餐进去店里,呃……现在我就得看着这两个白痴,不过应该也没甚幺危险。

「嗨,你们知道有甚幺地方能拜拜改运吗?我觉得最近好像衰过头了。」

「抱歉本小姐没有宗教信仰。」

「呃……东京没种东西吧哥哥。」

「要不明天早上一起去圣堂吧源治。」

「拜託,就只有教堂不要,还是算了。」

由于小时宁芙大姐对我做的事,令我对在做宗教仪式的教堂有点反感,反正我也是去求心安罢了。

「请问是不是发生抢劫事件?」

在楼梯那边已经有两个普通警察跑到上来,随便派这种家伙来应付抢劫行不行啊?

「啊都在这里,你们几个继续吃吧,我得去去处理一下重要事。」

打工都不能让我平静一点,我到底是不是真的中邪了?那有人幸运值那幺低。

  • 名称:灯草和尚电影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1: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