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楼的偷窥狂超清在线观看

*时间点回到开战后不久*

虽然说服了莉莉芙小姐让我控制这班男生,但到底怎完成源治的委託才是最大问题。

我带来这班人大概有四十余人,而唯一有机会让人偷偷进浴场的时间,就只有女生洗澡轮替的时间,因为分三班的关係第一组已经入浴,也就是只有两次时间,那幺把他们分成两组,守在浴场门前製造机会吧?我想没人那幺笨会在很多女生在里面时冲进去吧?

不对,想起来源治他们煽动那班笨蛋不就想这样吗?

初期这样布置令很多人都百无聊赖,直到前线传来情况,不久后茜亚还有板本同学一行人回到来,听说碰上赤城同学他们了,而且只是个小编队不是全部人一起上,那也说源治真的有用脑袋去想怎作战,也是,如果一下子就被击溃的话他们的偷窥罪就怎洗也洗不掉了。

同时突然有个好消息出现。

「雅克同学,在这里待命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也包围那班变态吧。」

由一班的片桐同学提出这个要求,而他身后也有一班男生跟着他,差不多佔了我带来的三份二人,想想这也不坏。

「那幺你们有这意愿的话倒没所谓,想参加讨伐变态的就去吧。」

「我们知道了,喂--!我们可以不留守这里了!」

如果是兇手难得有机会怎会放弃接近女子浴场的机会呢?除非他一早放弃回收,所以留下来比较少人也可以大大减轻我的工作量,而且不用分成两队反而让真兇有更多机会下手,这实在是大好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消逝,已经来到第一次轮替的时间,因为要和前线的女生交替,所以浴场就会有一段无人时段,如果要偷偷进去拿回摄录机这是最佳时间。

在进出的人群中有很多交谈的嘈杂声,中间正在有谁叫我的名字:「哦?雅克你在这里吗?」

她是少有叫我名字的人之一--夏娃小姐。

「是的夏娃小姐,我们正在把守这条最后防线呢。」

夏娃她是莉莉芙小姐的姐姐,与她两位妹妹有着节而不同的美丽,她身上那单薄浴衣完全没法包覆丰满的身材、加上脸上时刻保有看信的笑容,比起可爱、华丽漂亮更适合形容夏娃小姐吧。

「源治那个笨蛋怎会老爱做这种无聊的事?还要在本小姐洗完才来,实在不可原谅!」

虽然应该生气的地方不在这里,不过就稍稍对过种少女心的行为诈作不知吧。

「说起来,你也是源治的好朋友吧?」

慢着,她问出这种问题该不是怀疑我的身份吧?不过先普通的回答,看看她动机先吧,太刻意划清界线反而会更可疑。

「是的。」

「为甚幺他们都叫你山田呢?」

原来是这种问题吗。

「因为那笨蛋说我的名唸起来很像『啊吓』,就帮我随便改了这种名字,接着在介绍我时又用这名称,久而久之大家都改不了口,我也无奈接受了这名字了。」

「是吗?不过比起叫雅克本小姐都觉得叫山田比较亲切,我以后都能这样叫你吗?」

「当然,只要妳高兴就可以了。」

「那幺山田,我要去讨伐那学不乖的笨蛋啰,待会见吧。」

满满活力的她跟藉着那班女生一起走,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有个想法,她内心说不定是个天真善良的孩子,那种高傲只是防止受伤的面具罢了。

接下来重要的时间,我一边装着不在意默默地观察,可是直到来洗澡的女生纷纷进去,在这里守备的几位也没可疑举动,这下麻烦了。

因为机会已经过了一半,而「真兇」没有任何举动就意味着无数的可能性。

是他已经放弃?还是他根本不在里十多人当中,或许是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如果源治有留下甚幺低调的连络方式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他,不,或许他是故意的,有甚幺在心底的盘算吗。

不不不,我不应猜忌同伴的,我应该相信他们。

「能打扰一下吗?雅克。」

在沉思中把我唤醒的人,正是眼前的她,莉莉芙小姐。

「请问有甚幺事吗?莉莉芙小姐。」

「有些事我想单独和你谈谈,方便吗?」

果然她已经开始怀疑我,但如果现在拒绝她,莉莉芙小姐可能会有些胡思乱想,与其这样不如试图找机会向她坦白和求助吧,之前她的表现也偏向相信源浴他们清白,以我认识的她是可以信赖的人,而且距离下一次轮替还有十多分钟,嗯!

「好的。」

跟随她脚步来到一个空房间,一眼就看清的这种就只有我和莉莉芙小姐她。

「开门见山了雅克,你是帮源浴他们做事对吧?」

「嗯,是的莉莉芙小姐。」

「妳坦白得让我有点惊讶、不过不紧要,如果你也会帮他们,也就确定这不是真的準备去偷窥,雅克你能告诉我他们的计画吗?放心这里没人会偷听的。」

现在我只能相信莉莉芙小姐了。

我把所知道的计画都告诉她,莉莉芙小姐脸上立即加上一层无奈:「虽然多少也察觉到但真没想到他们那幺蠢……这种赌博一般的计画怎可能成功啊?他把别人当成会被色情书刊钓到的笨蛋吗?」

她令我无法说出口我也有份想的。

「如果一开始他不搞出这种骚动还有很多可能,但事到如今要帮助你们又谈可容易,最多只能让你们好过一点,那幺雅克,我有怎做可以让你轻鬆一点?」

「那幺莉莉芙小姐,请妳在第二次轮换前把守在女子浴场前的女生尽量调开可以吗?」

「想製做更好的机会吗?没问题,反正那班暴徒没想像中强大,安全上没问题的,不过有个坏消息,老师他们请了呜海来老师镇压,好像已经到了,以他们的能力还能撑多十几分钟吗?我有疑问。」

「其他人很难说,但源治和赤城同学是怎样固执的笨蛋莉莉芙小姐也清楚,我相信他们。」

「也是,不过总是把自己搞得不成功便成仁,也算是不拆不扣的傻瓜……希望他们能撑到真兇出现为止吧,如果他们失败的话就算本小姐怎说明他们也不会清白的。」

「他们一早就有这种觉悟了,不过事情搞得那幺大,我觉得他们事后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反正之前他们也货真价实试过偷窥未遂,当你名声去到最坏就没有甚幺好怕了。」

「比起名声,他们要出了那份气比较是他们动力吧?」

会谈完毕,我和莉莉芙小姐回到战线上,路上刚好就有一大班不太熟识的男生,但他们似乎不是在进攻,发生甚幺事呢?

「久寿川同学,这班男生怎幺一回事?」

「女王大人,这班人是倒戈过来的,本来我也不想收编他们,但又不能放着不管,所以就先带他们过来让阁下法落。」

听完其中一位风纪委员的说法,莉莉芙小姐也稍稍瞄向我,是打算让我作主吗?那得好好考虑一下可能性。

增加了人数控制上的确更麻烦,不过仔细想想,如果兇手是投机主义者,如果站在女生这边比较有利时,说不定他也会借机混进投降的人里。

虽然减弱了源治他们的战术筹码,不过既然以成事实,还不如考虑如运用这班人以达成目的吧。

「莉莉芙小姐,请让我指挥这班人吧。」

「我明白了,那幺在这里守备的女生也加入战线吧,变态军团已经是强弩之未,一举消灭他们吧。」

「可是女王大人,这班男生靠不住吧?」

「我相信雅克,你能控制他们对吧。」

「没问题的莉莉芙小姐,放心交给我吧。」

她点点头便带着女生们离开,或许她认为在这里也会带来不便吧?

但这就等待她把自己的名誉都赌上了,因为如果我做不好或源治计划失败了,她也会因我而受牵连,连我也想到的事她没可能没考虑过。

看来他也很相信源治呢,相反源治对她的信任就有限了。

接下来的只有继续的等待,一下子突然增加那幺多人其实要好好监视真的有点困难。

突然,好像有甚幺不对。

「大佐,条件齐备,天一号作战可以开始了吗?」

「嗯,行动吧。」

甚幺天一号作战?就这一句话让刚刚来到的一行人的举动异常,不对劲。

「捉着山田!」

在一个不认识的同学下令,突然两个男生就立即捉着我双手把我压下,发生甚幺事?

本来我就不是力气大的人,被两个男人锁起双手根本动弹不得,而看起来像队长这个人也来到我面前。

「你被我们骗了,靠赤城和林那种计划可不能到达天堂的,我们靠自己的力量来到这里了,兄弟们我们冲啊呀呀呀--!」

原来是这样,假装投降突破防线吗?这反而是我们的失策……不,如果莉莉芙小姐不是为帮我才不会重用这班人,是我的责任才对。

「放开我你们这班人!」

眼看变态军团往女子浴场冲去,我却无能为力,可恶!

「说甚幺傻话,有你这个人会变得碍事,说起来你真是男生吗。」

「脱了他不就知道了吗?反正也反抗不了。」

可恶!双手关节被锁着我没法使出柔术,难道我就只能像之前和内田被袭击一样,只能靠别人打救吗?

「碰!」

强劲的风压在我脸颊吹过、有如箭矢在身旁擦过一样,同时间来自右边的压力也自然解开。

一切都太突然,回神时眼前只是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我眼前,以连眼睛都难以跟上的速度重出挥出相同拳头,压着我的另一个人也相应被打飞,我也能看清楚眼前的人。

「呜海老师?」

虽然莉莉芙小姐之前也有说过早有心理準备,但与呜海老师那幺近距离碰面还是觉得有点压迫感。

有着接近两公尺的身高加上比我腿还要粗壮的手臂,是个不拆不扣巨人,加上如恶鬼一样的长相,如果胆子比较小的人应该连站在他身旁的勇气也没有,源治和赤城同学竟然曾经挑战过他吗?

「啊,你是一班的雅克对吧,事情我大概听说了,不过发生甚幺一回事?那班变态不是被迫到未路吗?」

「边走边说吧老师,那班人假装投诚突破我们防线了!」

向浴场的方向跑,呜海老师也跟得上我的脚步来:「又是林他们做的吧?」

「不是这样,源治他们是清白之身,呜海老师请你好好去压制这班犯人吧!我要去证明我的朋友都是清白的!」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甚幺,但这也是我必须做的事,去做你要做的事吧。」

这种事情与预期虽然有极大出入,不过这样子犯人也应该混进去了,如果平时我也应该出分力,不过既然呜海老师过来助战,那事情就可以安心交给他了,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为了两个最好朋友的名声,我必须把源治交给我的任务做好!

穿过被强行打开的女子浴场大门,已经没时间好好看有如打完世界大战一样的更衣室冲入浴场,可是场景可不像我所想的一样。

场面虽然混成一团,但之前进去洗澡的女生全都好好穿着衣服以着扫把类和那班痴汉混战,这是甚幺一回事?

「糟糕金王和山田!」

不对,比起了解发生甚幺事现在最重要是找出犯人,既然都来到终点我得找出犯人。

事到如今偷窥甚幺已经不可能,最有可能就是在混乱中拿回摄录机再脱身。

也就是西园寺同学之前说过,在浴场角落的假花槽。

因为身份关係女生不会来攻击我,而我以自身的技巧避过部份男生的攻击,终于看到那个角落,果然有人正在背着战场蹲下来做甚幺。

单以背影而言虽然及不上源治啊呜海他们超高校级的强壮,但已经算在高中生中很强壮那一类。

在他站起身的瞬间我看到他身高大概在源治和呜海之间,不过就算对手比我利害又如何?我背后有不得不守护的事物,单是这样我就得站出来了。

「站住你这个偷窥犯!」

有如作贼心虚一样他立即转头向我,就像确认一样瞄一瞄我,便马上转身逃跑,不能让他逃!

在一瞬间我也大概看到他的脸,他并不是在最初加入守备队的人,也就是我们最初的想法错得离谱,不过现在他已经出现就再不重要了,虽然看到长相,但要是让他逃出我视线搞不好就会消灭证据,那就前功尽废了。

对方的动作也非常敏捷,左跳右跳就差不多冲出混乱,但我也不笨拙的。

穿过拳脚交架的浴场,我已经看到对方马上离开更衣室,脚程也很快嘛,不过速度可是我自信的一环,没问题的。

几步之后已经回到走廊上,我与他的距离也在这大直路上收缩,在不足一公尺的距离飞身扑向他--

虽然体格在我之上,不过没法站稳的他也被我压在地上:「束手就禽吧!」

突然脸上一记痛楚让我滚到一边,回过神来眼前这个人已经準备好站起身,不能在此处认输的!

用力捉着这个人的脚,不消半秒头脑就传来强烈的冲击感,我的头脑已经开始模糊了……

「放开手你这个白痴!」

「绝对不可……以,我不会让……希望在我手中流走的。」

「这样做对你有甚幺好处?你一个人又耐我甚幺何?连我的名字你也不知道吧?」

只要我还能捉着他的脚,不管多少次踢击我也不会放弃的,他是唯一能还源治他们清白的人,绝对不能放手……

「She   is   not   alone。」

眼睛看得不令清楚,但似乎有双近乎黑色的双手在窗外伸进来,瞬速敲向这个人的颈喉。

被直接攻击呼吸道的他发出接连声咳嗽,而与漆黑的窗外成一体的双手渐渐成了一个完整的人影压向那个人,那黑影扭起那人双手向后再做了甚幺动作便放开兇手,在黑影站起的时候我也大概看清影像。

说是黑影不尽正确,因为这个人穿着一件连帽子的暗绿色迷彩上衣,连脸上涂上一层黑色的东西,不过穿着的裤子却是我们的灰白色校服裤。

「辛苦了山田,nice   job,are   you   alright?」

凭着这种奇怪的英日混合发言加上他脱下帽子露出一头不长不短的红髮,我就肯定他是我来到日本身一个朋友--林源治。

「呃……只是头有点晕,话说你为甚幺会在这里的。」

稍稍瞄向真兇,他手上正被甚幺锁起来,而源治把我扶起后也骑到那身上把他抽起:「别在意没关係的,现在我们不应该捉这motherfucker去见鬼吗?」

虽然说得没错,但他眼神中的怒气似乎没表现那幺冷静,源治他还好吗?

*莉莉芙视觉*

「you   son   of   the   beach!」

由刚才开始,一连串的英语髒话就在这房间中不断响起,主要是来自不断对真正放置摄录机那犯人行私刑、脸上涂上黑色脸膏活像魔鬼的源治。

他和雅克一同把犯人拖到我们面前,以那副恐怖的样子简单说一句之后就把那个人绑到一旁的椅子上,把雅克扶到旁边后就开始殴打那个犯人,虽然没过多久,但那个人脸无完肤,血水甚幺已经混成一团了。

在这个杂物房里除了刚说的人,还有竹内和前田老师、几个在学校小有名气的人气女生,几个风纪委员,差不多也应该交待事件了吧,不过在此之前……

「源治,你也应该住手了,他就快被你打死了。」

「人才没那幺简单就会死掉,这家伙带那幺大麻烦给我们,你认为我会放过他吗?」

「如果因为『带给别人麻烦』这种理由而容许私刑,那你不是首先要被我们切成肉碎的人吗?」

他冷冷瞄一瞄我便发出切一声不满的声音,便过到来我的桌前:「SO,这家伙能做证物吗?」

没错,我正将雅克带来摄录机以电脑分析,戴上橡胶手套以防破坏证物,在里面的影片档案的确录下了女生洗澡的片段。

「嗯,货真价真的犯罪,可以报警了,这样足够把他送到少年监狱。」

「啊学生会长我已经把余下来的人捉到饭厅了,这到底是甚幺一回事?你们能解释一下吗?」

突然插话的人正是粗暴推门进来的呜海老师,他视线一直盯着源治和犯人那边,源治又像回应他视线一样走向他:「待主角都到齐再说吧,别挡路金王,还有客人要来。」

走向门口的他似乎不是要和呜海老师说甚幺,老师一让开我也看见他身后有几个人。

是扶着理香的茜亚和深雪,姐姐也跟在背后,上前的源治也把理香扶过来。

「Let   me,hey   you   look   like   shit,跛脚兔。」

「你也进化成黑脸红毛猩猩了,混蛋。」

「看来你不单想膝盖被拆,连手肘也想被反方向屈吗?」

「咦你为甚幺会知道我被敲膝盖的?」

此时源浴指指自己耳朵,看来他们有带上无线电嘛。

「你竟然搞偷听?」

「自己没关上收音功能就别说别人错,你个死白痴,好了伤兵就待在一起吧。」

源浴把理香放到雅克旁边,呜海老师也有点不耐烦的开口:「那现在齐人了吧?林你没说清楚集体偷窥的罪你也洗不清,我在战伕身上听到你是主谋。」

各人的目光也非常不友善的放到源浴身上,虽然诡辩他是有点天份,但以他火爆个性可不适合说甚幺在这骨节眼上。

用词上得让他多少成为受害者呢。

「让本小姐来说吧,简单说就是不满妳们冤枉他们偷窥,在迫不得以下只能以极端手段去引出真正兇手,就是这样。」

「所以说女王大人妳一早知他们计画,所以放水配合吗?」

当中一个对我有所不满的女生领袖似乎想利用这点对付我,嘛,不过帮得源治我就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的了。

当我要发言时源治竟然过来摸着我头,另一手按着桌面:「虽然莉莉芙猜对了,但真正知情的时间和妳一样,另外这计画是我当主谋,山田还是理香也只是被我骗来当棋子的人与他们无关,不过我可不打算受任何惩罚。」

我不知道这笨蛋是出于一时之气还是想保护我们,但他也太笨了吧?

「呃--?你这样说算甚幺意思?」

那女生声音提高八度环抱双手,而源治也慢步向她走:「因为你这种蠢货几句废话带给我们那幺多麻烦,现在兇手都捉给你们面前不单连道歉或多谢都没有,还跟我来问罪?你他妈脑袋那条该死的神经线痴在一起?」

最后一句话源治突然加速,一手抽起那女生的衣领推向墙边的储物柜发出重重的闷响--

「好痛!还不是你班人渣先有前课?怪我啰?」

一句大言不惭的说话再次令他动手,身体向后拉弓有如打雷般挥出一拳,接着就有一声打击金属发出的巨响。

源治一拳正正擦过那女生脸庞落到后面的储物柜上,离远看金属门可有明显的凹陷,那不是稍加施力就会变形的便宜货,可见这一拳的力量。

或许那句说话是在场不少人的心声,但现在她们都兴幸自己没说出口吧?以源治现在的打扮加上那一拳,已经超出可怕的程度了。

「别意为自己有个洞就很了不起,在我面前说话最好小心点,要杀死你对我来说比小便更容易。」

我无法想像他以怎样的表情根那女生说话,刚才嚣张的气炎一瞬就化成一阵失禁。

「喂林,你也适可而止,再下去我也会阻止你的。」

在鸣海老师干预下源治也步回过来:「就像刚才说一样,犯人你们怎处理我没意见,就别他妈再惹我就对了。」

「搞出那幺大件事会让你们说说算了?你这个人也太妙想天开了吧林源治。」

「你这垃圾刚才没打够对不对?来下半场吧,我不会让你再见到太阳的。」

「冷静点林!虽然你们在做好事但的确犯了规,特别优待你们几个可不合理。」

「fuck!金王你也知道道理在谁那边吧?这家伙根本就在找碴。」

「源治!那只畜生在放甚幺屁?我要杀了他!」

在前田老师一句说话又让源治和理香抓狂,这样下去不就没完了?

「安静听本小姐说--!」

稍稍大喝一声把场面压下来,再看向源治他:「看在交情份上源治,我的建议你能接受吗?」

他放鬆身体不再挣扎,鸣海老师也放开了他:「尽管听听。」

「鸣海老师,今次骚乱的处罚是怎样呢?」

「基本上有参与的都要停学三天和写悔过书,而真的冲入浴场的更是停学七天和记大过。」

「那幺源治,你和理香还有福泽都跟普通的处分一样停学,不过不必交悔过书,可以放三天假对你们没坏吧?」

「没意见。」

「也好啊,我也想休息一下。」

得到两位当时人同意就不听不在场的福泽说了,接下来--

「这样就放过他们实在太便宜……」「前田老师,请你别再因为私人恩怨和其他幼稚理由而把协定打破,今次会迫他们上梁山你多少也有推波助栏、就算只是间接你也责无旁贷。」

这句说话足够让他收口,因为再说下去难看的反而不是源治他们,希望他还保有一点理智去明白事情吧。

「最后我希望在场各位也不要把这秘密协定公开,事情就像表脸面一样再落幕吧,没其他事的话同学们可以请回了,将偷窥狂交给警方就由本小姐和老师们去做吧。」

说着,在场各人也準备回去,毕竟这场骚动也很消耗体力的。

被源治绑得死死的犯人不必在意会逃走,在这等候警察来到的时间我也把注意力放到源治他们那边,今天太辛苦了,稍稍和他们轻鬆一下吧。

说要解散后,他就走去理香和雅克旁边,摸摸雅克头后便把双脚受伤的理香扶起来。

「喂,说起来其实上星期那次我们没成功到吧?那也算入到我们罪吗?」

「迟来的问题,上星期是大失败,不过我们真的成功的话就会家那家伙一样下场吧,虽然失败的教训可是无比严苛的……」

「别再提了!我现在想起那些毛都想呕出来。」

他们应该在谈被我换上那段重口味的同志成人影片吧?

「啊啦,源治你们那班快乐的朋友看到那幺快乐的影片,不应该觉得很快乐才对吗?」

「莉莉芙,语言游戏是我教你玩的,别意为转弯抹角我就不知你在说我们GAY。」

「喂源治,这有关係吗?」

「在美语世界中,在半个世纪之前GAY是解快乐之类的意思,所以反过来翻译她刚刚那句就是在说『你们那班基佬看到那幺基的影片,不应该觉得很基才对吗?』。」

「最后那的确是解快乐的意思,这题你得到七十分。嘛,明明源治学力就不错,但在考试就发挥不到出来,本小姐可是很困扰哦。」

「困扰可是妳个人问题,我再不想回想那种恐怖片段……」

「那不如转个话题好了,莉莉芙小姐,不让他们真正目的解释一番真的好吗?这样源治他们在女生间的名声可会一落千丈吧?」

「可是雅克,要是公开可能会回升那本来就没甚幺的名声,但他们在男生间的公信力可会立即落到负值,那可不是他们愿意发生的.对吧。」

「就像莉莉芙所说,那班女生我可不在意,反正本来对我没有好感。」

「但我好在意啊!如果被女生当成死变态,我还能把到女生吗?」

理香一席话让我们几个朋友都注视着他,可是理香自己也还没发现问题:「怎幺了?我有讲错说话吗?」

虽然深雪她没怎说话,但理香似乎真的当他不存在,呵呵。

「理香,请来人家房间一下,人家很想听听『把到女生』的意思。」

「哦哦哦哦--」

理香脸上已经变成如名画「吶喊」一样的表情,他似乎明白自己说了甚幺啰。

「深雪,我不是那种意思!」

「是的,来到房间人家会耐心听你解释的,就别打扰到别人,请乖乖就範吧。」

「嗨深雪,把这家伙抬去妳们房还在业务範围内,须耍帮忙吗?」

「那幺先谢谢源治君您了,毕竟理香挣扎起来可叫人困扰呢。」

「喂!你这家伙是想把我推到奈何桥吗?这样你还算是我朋友吗?」

「由认识你第一天开始我多次强调我们是损友,身为最佳损友当然是看到你痛苦为乐啰。」

「但如果我再受甚幺重伤,过几天做重要事时不就失去了我吗?」

「……嗯也对,深雪你就别把他搞死就好了,战力损失不是我乐见的。」

「源治君请你先搞清楚一个大前题,如果对理香存有异心这一点没得个明白,之后的事还有要去做的可能吗?」

「……嗯,我被妳说服了,那幺理香,安心上路吧,RIP。」

这种由源治主导的恶作剧真百看不厌,这下连雅克也捉住理香双手:「赤城同学,虽然与你相识只是一段短暂的日子,但我也很高兴认识到有你这个朋友,如果有来世的话一定也要像平常一样继续玩喔。」

「我们应该是以后都要好好地一起玩才对啦!山田你也别跟着那人渣闹啊!连你也这样说……我真的会觉得自己过不今天啊……」

「深雪小姐,我早就说你不应该跟着这种人了,好好把他装进汽油筒扔进海进,我们开始幸福快乐的人生吧。」

一直不在场的剑道部主将板本也突然出现在深雪背后,她是怎进来的?

「妳这家伙别在这里给我乱啊呀人渣!那种冰冷的海底留给妳这种偷腥猫吧!」

「好啰理香,是时候到刑……深雪的房间行……说文解字啰。」

「你这家伙刚刚想说刑场和行刑对不对?你跟我说清楚啊呀!」

双脚无法自立的理香就被源治抬到肩膀上,跟着深雪去走,雅克大概要回自己房间吧?我们这圈子的人也余下、姐姐和茜亚了。

「我说啊莉莉芙,以源治和马尾妹的关係那幺差,为甚幺你们会觉得他们是『配对』呢?」

「因为他们这种打闹只是开玩笑罢了,他们两个认真起来可是连心都连结在一起的,之前的事不就证明了这一点吗?」

原本我们都是腐雅x源的,不过实在太梦幻了,反而理x源的配对在日常我们也看到如幻想中一样的互动,不过源治依然是女王受这点无用置疑,深雪的傲娇受学说动摇不了我的,刚刚那一幕也可当成源治对理香花心的报复,说他是傲娇受有点不太对。

「但理香姐应该过不了今晚吧,回到去应该只会看到倒在血泊的她吧?」

「茜亚,仔细回想一下有那一次理香令深雪生气,最后是不被原谅的?」

「也对,虽然看似理香姐很弱势,不过他是健气攻应该无用置疑的。」

「本小姐倒觉得马尾妹是忠犬攻啦。」

话题不知不觉就变得很腐了,看来我们三姊妹已经完全踏进腐海,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就算问妈妈也无用,因为她不单是腐女还是百合控,我会成为腐女除了深雪妈妈也是主因之一。

以手帕擦去鼻血,警察也来抓走犯人和收走证物,今天的骚乱也算告一段落了。

呼,为甚幺今天会那幺辛苦的?明明旅行应该是轻轻鬆鬆才对。

  • 名称:顶楼的偷窥狂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0:2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