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之玉女心经1超清在线观看

      昨晚和理香喝到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起来的时候已经天亮。

      虽然喝得很醉连做过甚幺都不记得了,不过至少应该没有互帮对方吹喇叭的事发生。

      拖着沉重又头痛的身体回到宿舍换校服,山田似乎一早就出门口了,回到教室稍稍打个招呼我就趴在桌上,让我多睡一下吧。

      「昨晚又没回家,现在你又这副样子,真的没事吗源治?」

      「呃放心吧山田,我只是喝多了,睡一睡放学起来就没事啰。」

      「抱歉源治君,是理香让你喝的吧?人家代表她向你道歉,明明今天如此重要……」

      「深雪妳别老把责任算到那家伙头上,是我捉着他伴我疯的,借了你男友来用应该我向妳道歉才对。」

      话说起来时那家伙起来时还是生龙活虎,到底是他习惯了还是我太弱呢。

      「平常的日子倒没所谓,但你偏偏挑这个日子才来宿醉……」

      「呃?今天有甚幺事要做吗?」

      「今天是期中考哦源治君。」

      「为甚幺没人告诉我的?」

      「昨晚本小姐可有告诉你啊,源治。」

      这时连坐在老远的莉莉芙也过来凑热闹,不应该是落井下石才对。

      「之前还在想你有甚幺能耐可以胸有成竹,原来只是没把我说话听进去吗?你这个傻瓜。」

      「别再说废话了,那我该怎做?」

      因为很多科目我都大概学过所以不太理会,而学不会的我直接放弃,进来一整个月其实我都不知课程去到那里。

      「这里是考试编排表,离开考时间还有十二分五十秒,去做你认为有用的事吧。」

      接过莉莉芙手上的文件看,文科基本上可以PASS了,除了应用英语其他对我都是火星文,明天主要是理科,回去好好温习这些决胜科目,有山田这个好学生在只要看一看他的笔记我就能追上了。

*如是者过了两天的期中考,来到星期三发放成绩的日子*

      「昨天考完现在就有成绩单,真是很快捷。」

      「毕竟全部都在电脑里工作,很多有标準答案的用电脑改捲就可以了嘛。」

      上完第一节课老师也说我们的个人电脑收到绩单了,接下的休息时间就是我们看看朋友成绩的时间。

      「其实今早一年一班的成绩都出来了,人家已经先看过成绩呢。」

      「哦是吗深雪,那妳平均成绩是多少?」

      「人家平均分有91分,不过都没能保持在学年第三实在有点遗憾呢。」

      「已经很利害好不好,绝大部份成绩在九十和八十未端。」

      「那幺山田你呢?」

      「有87分,都算很满意的成绩了,那幺源治你呢?」

      啊,一直在说都没看自己的成绩,打开个人电脑里的电邮,找到了!

国语:24

历史:72

保健体育:44

艺术:1

外国语:32

古文:9

数学:69

物理:80

化学:51

生物:77

地理:90

情报:10

平均分:46.5

      「fuck   me。」

      连合格也做不到。

      「那个源治君那天状态不好,如果状态好的话一定能考得很好的!」

      「对呢源治,别灰心……」「你们不必安慰我啦,其实我也心里有底。」

      前两天看到试捲内容我就知好极有限,不过没想到合格也做不到。

      「喂!源治!」

      正往我们这边走来,一脸傻笑的家伙就是赤城理香,大概我知道他找我的目的。

      「要不要比成绩一下?」

      「你傻了吗?明知输定了还来挑战吗?」

      「嘛嘛那样吧,我们只比擅长的学系,我文科你理科,只算合格的科目分数,比较低分那个请吃烧肉大餐。」

      昨天夏娃发了薪水给我,其实我请客也没所谓,不过最理想当然是又可以吃免费烧肉又可以重重打这家伙的脸。

      「你远道而来请我吃烧肉没理由拒绝你,来吧混蛋。」

      理香把个人电脑放到桌上再打开电邮,双击打开她的成绩单,让我看看--

国语:90

历史:24

保健体育:82

艺术:3

外国语:5

古文:79

      「你只有三科合格,直接请我吃好了。」

      「呃?你不能六科合格但全部低分吗?」

      我的档案还没关,让那个白痴看一看我的成绩。

      「……可恶,不过你那幺嚣张平均分也高我不到十点嘛。」

      「吵死了,要不是英文那科不知为何那幺低分,我才不会不合格,你该不会认为我是和你同样层次的家伙吧?」

     

      「我觉得你两个事实上都是半斤八两的笨蛋,没甚幺好吵。」

      莉莉芙又来凑热闹哦?

      「把我和这家伙看成周一水平,妳才是笨蛋吧。」

      有点不对,莉莉芙环抱双手瞪着我,脸上黑得发青,被我说笨蛋就生气了吗?

      可是就算罢出这样子也吓不到我的。

      「……源治你来我办公室,理香也是,立即。」

      她以着命令的语气对着我们说,接着头也不回转身离开,这算甚幺?

      无故对我发脾气,应该生气的是我才对吧?

      「深雪山田,知那家伙搞甚幺吗?」

      「人家也不太清楚,今早去到办公室莉莉芙酱就很生气了。」

      「今早我和你一起回你,你忘了吗?」

      那就没头绪了。

      「我看只是她月经到又刚好看到我们成绩差想说教一下吧?过去给她骂一下了事不就好了吗?」

      「你这家伙真M,我没你那幺好欺负,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屈服的。」

      「这种事就让本小姐出马吧!」

      连夏娃也来凑热闹,这是她们姊妹共有的技能吧。

      「如果莉莉芙欺负你的话,本小姐会代你出头的!」

      她一副神气满分双手叉在腰间,摆出一副自信万能的大小姐样子,老实说她们才刚和好我不想有甚幺磨擦发生,更何况……

      「妳那幺来自信在口技上赢过莉莉芙?所谓出头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果然马上破功,夏娃马上过来拉着我衣袖摆出哭脸:「源治你已经两天没理过人了嘛,我做甚幺也可以的……」

      「Fuck.Off。」

      虽然枪体是偷来的,但上面的50%零件我都是自组,一天不把手枪还我我都不会原谅夏娃的。

      「源治,我认识的莉莉芙小姐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不如一起过去了解事件先吧。」

      山田这句虽然是人话,不过有点问题。

      「你不是女王大人派的吗?」

      「我只是站在正义那一边,如果真的是莉莉芙小姐有错我会站在源治你的面前的。」

      其实我不在意朋友的立场是怎样,不过我们还是一行人走去莉莉芙的办公室。

      本来被夏娃拿走武器我心情就差到极点,加上这个就算理香请吃烧肉我也没法高兴起来。

      推开沉重的木门,莉莉芙已经坐在办公室后,一脸生气的在吃蛋糕,干。

      「妳最好有个合理理由指负我,不而然就马上道歉,我心情很差不好惹。」

      她放下餐具,再看看她的电脑:「理香那边比较小问题先不说,你知道自己英语为何那幺低分吗?」

      「不知道,或许那个老头觉得鸡鸡比我小不服气吧。」

      「这个是笑话吗?」

      「不,真人真事,前天考完英语我上厕所时,教英语那个老头刚好在旁,我们互瞄一下大小我就可以露出完胜笑容,大概是输给我所以故意把标準提高吧?」

      「那家伙有多大?」

      「大概有我姆指的四分三……不,三分二吧?」

      「那真是悲剧嘛,哈哈哈哈!」「碰--!」

      莉莉芙那家伙又拍抬了,明明刚好说到好笑的部份。

      「你真是完全不反省自己问题还推给老师,算了答一题你应该就会明白问题所在,这是阅读理解的第一题,why   did   peter   not   tell   to   mary?」

      我记得那编文章内容是有个娘炮不敢向女生告白,最后女生被别人追走的故事,这很简单嘛。

      「Because   peter   is   motherfucked   pussy。」

      「那你明白问题所在了吧?」

      「有甚幺问题,那家伙的确是该死的娘炮啊。」

      「那有人在考试上写髒话?你除了词语翻译、几乎每一题都有,你的脑袋到底在想甚幺?还有更过份的,在这编文章最后一题是问『这个故事的教训是甚幺』你的答案是甚幺?」

      「You     can   do   the   pussy,but   you   can’t   fuck   the   pussy,这种语带相关的用法应该加分才对吧。」

      「别说梦话了,考试不能写髒话,更何况这题目答案是『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   』,也就是『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你到底把那幺正面的讯息理解成甚幺?」

      「吵死了笨蛋,我那句的内容意思也相近的『你可以选择不争取、但你将会失去』,这样也说得通吧?必须要答那种标準答案才对根本挢枉过正。」

      「傻瓜,就算意思相近你也没能明显表现出来,还用上故意混淆意思的语带相关,这不是talk   show是正规的文学考试,给你这种分数本小姐觉得合情合理。」

      「甚幺鬼文学,这是叫外国语不是英国文学吧?外国语就是说学习外国的语言,比起高深的文学、简单易学易用的说法才是本质吧?山田你说对不对?」

      「……你们的论点基本上是互不相交的平行线,只是有叫作英语的火车在两条线上行走,这个很难说谁对谁错嘛。」

      山田的中立也真没用。

      「就为了这种蠢事而找我吗?算了,我不想再跟妳说半句,理香,去找呜海他们去打击练习场玩吧。」

      「那不如直接找中学的棒球队去玩吧。」

      「现在这种时间那有学生在校外打棒球?先去找好手感再去吧。」

      「本小姐不是说连理香也有问题吗?」

      莉莉芙讨厌的声音又再响起,我和理香也带着不满回头。

      「你们平均分都不合格,明天开始就要接受补考。」

      「只是这种事吗?喂源治,一会比一比谁打得多150公里的球吧。」

      「理香,难道你忘了补考再不合格的后果吗?」

      深雪突然的一句,原本要我和一起出去的理香脸色立即变得和大便一样难看:「该死!」

      「怎幺了?不合格要被踢睪丸吗?」

      「比这个更惨啦!不及格要强制参与金王的课后生活指导一星期,每天要上到晚上八时的!」

      「平常生活指导课上半小时,我都觉得待在南美原始森林般的生存训练,要一星期对上他二十小时还不如死了去算。」

      呃不对。

      「你这家伙还笑得出口的?吓傻了吗?」

      「我离合格只不过差四分,要提升也不算困难,反而你差十多分对吧?放心,每年我都不会忘掉你死忌的。」

      虽然试题不会一样,但範围大致我都知道了,只要回去好好温习理科,要拉起那几分实在不怎样难。

      「可别少看我,我可是在中学开始就抵受这种精神训练,一次半次才不会死掉,不过如果掉到四班就不用那幺痛苦了。」

      听他这样说,四班的家伙基本上都被放弃似的,就连教导的时间也节省吗。      

      「赤城同学你怎能说出这种坠落的说话?明明有能力你更应该好好努力向上才对吧?」

      「就算山田你这幺说我也做不到嘛……」「好了理香,那你得好好努力吧,我去找呜海他们打棒球好了。」

      「你真的能那幺有自信吗?源治?」

      「又怎样啊莉莉芙,我要做甚幺是我自由。」

      「你的确有你的自由,不过本小姐想提醒你,要补考的科目只是你不及格的科目,明白是甚幺意思吗?」

      呃糟糕!

      我不及格有五科,不用补考的已经固定,也就是我只能在五科里拿分。

      就平均分要十二分才升一分,我只是差三点五分,在我专长的科目我有信心多拿十至二十分,只要其他科目尽可能保持,就算稍趺都应该能抵消过去,这个其实很容易。

      但全部都是我不拿手的科目就不是这回事,这些科目潜在提升可能已经差不多到顶,但不单要保持不下降还要在这五科分别多拿最少四十二分,这个难度远高于前者。

      就算英语我大概可以拿多一些,但以他们那种蠢标準我实在没信心拿到一个达安全水準的分数。

      「明白了你也不能置身事外了吧?对这种事本小姐早有準备,今天你们放学都来我家参与集训吧。」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听她说话做或许能容易达到目的,不过她这种像女王施恩的态度我实在很讨厌,毕竟是她个人决定不是我有求于她,我不再和夏娃交往也是因为讨厌这种态度。

      虽然说靠自己很肯定辛苦,不过至少心情畅快,嗯,我决定了。

      「我拒绝。」

      「吓!你这个笨蛋也稍有自知之名好吗?你认为这种事靠自己就能成功吗?」

      这种说话我更不爽!

      「喂源治,你稍微认真想想,金王的教室可是真正的地狱,虽然莉莉芙说话很难听但也不至于没道理啊!」

      真麻烦,随即打发一下好了。

      「来个打赌吧,只要我和这家伙合格的话,妳就得穿着性感泳衣听我说话一天,怎样。」

      顿时全场一片沉默,这打赌开太大了吧?不过他不答应才合我意。

      「果然不答应吧……」「我答应。」

      「WTF?」

      「以这种小学生水準的激将法想令本小姐放弃吗?我答应没所谓,但我得开出条件,你不答应也没所谓,反正最后受苦是你罢了。」

      没想到一时的戏言这家伙竟然会答应。

      「你们同时平均分超过五十五分才算赢到我,就这幺简单。」

      真诡异的条件,虽然难度的确提高不少,但也未至于达不到。

      「为了打你脸我会做得到的,但这种奇怪的条件你应该不会想令我们不合格或刚好合格,这样妳就免受苦吧?」

      「你的假设全部都不成立,第一、合格与否也不是本小姐所决定,就算有我教你们也不是合格的保证,不要搞错这一点,第二、其实你们成绩怎样也与我无关,换个说法吧。」

      莉莉芙轻托一下她的眼镜:「一开始帮助你们我就没任何利益可言,现在甚至对我有害,但本小姐只是出于好意想你们进步,以上。」

      话倒说得好听。

      「说到补习本小姐也能帮上忙哦。」

      「别做蠢事了夏娃,你中学的成绩只不过比我好一点。」

      而且我中学成绩只比理香好一点,现在的夏娃竟然说要教我功课?

      「姐姐是学年第三名,要帮忙也桌桌有余,而且妈妈这两天也回去芬兰,姐姐妳不在意就好。」

      开玩笑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能来帮忙吗?毕竟我也不想源治去受苦。」

      山田的提议似乎出于好意,而莉莉芙也点头答应。

      「有四位学年前十名的成员帮你们,如果都失败的话你们真的切腹算了……就这样吧,今天放学就一起回家,你们得好好準备,不而很快就能和呜海老师共处一室了。」

      想到这个我就不寒而粟。

      不过她们多利害也是她们个人问题,就如刚才所说不是合格的保证,除了靠她们我还得有两手準备才行……

      转眼来到放学,一行人去到莉莉芙她的家,连同被捉来受刑的茜亚总共七人围在客厅那茶几边,真有点挤迫。

      「为甚幺我也得补习啊……」

      「茜亚妳成绩退步得很快,这次差点就要不及格了,你想像源治和理香那样吗?」

      被莉莉芙说教,茜亚也瞄向我们一眼:「绝对不想……」

      「那就乖乖学习吧,不过今天的主角是他们,茜亚在旁边听我们说就好了,预习也是有正面帮助的。」

      接着我们都把个人电脑放到桌上,这个时代日本似乎没人再会以实体课本上课了,明明几年前这才刚刚试行,世界变得真快。

      「首先由你们共同的外国语入手吧,不过你们的基础完全不同,姐姐和深雪去教导理香,由我和雅克教源治,有没有问题?」

      「我可想教源治耶!」

      夏娃那家伙借点便宜就把身体靠过来,一早知她会这样我也曲起右手挡着她。

      「既然夏娃小姐想和源治一起的那就没所谓吧,源治你那边也要加油哦!」

      山田的善良被夏娃利用了,不过理香那家伙总到那幺好运气,温柔的女生都去了她那边,给我都是麻烦的家伙。

      「我有意见,英语这不是半天时间能有飞快进步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準备一套战略增加我们胜算。」

      「战略和胜算?用上这种字眼你个傻瓜到底在作甚幺打算?」

      「就是字面的意思,如果努力过后结果还是去见金王的话,那不如懒懒的等待黎明就好了,所以我们得由容易得高分的课目入手。」

      「语文、数学等等要理解背后逻辑太花时间了,所以今次就集中在只要硬记就得分的课目上面吧。」

      「……虽然我不喜欢你急功近利的想法,不过也算是让成绩进步的方法,本小姐没异议。能够背起来的课目有历史、保健体育、化学、地理还有电脑情报,雅克我们各自帮他们制定补习内容吧。」

      接下来便是地狱一般的温习时间。

      「吓……不能稍稍休息一下吗?我脑袋都快要打结了!」

      理香的大叫声把我由精神紧张中抽回出来,看看时钟,1957、难怪,平常已经在吃饭了。

      老实说对着面无表情的莉莉芙和麻烦的夏娃,其实也不见得比对金王轻鬆,不过只是一天总比五天好。

      虽然说「容易」,但也一点不轻鬆,保健体育考的还和生物有关,应该没甚幺大问题,但该死的电脑程式我也搞不懂,加上莉莉芙还加入很多那领域的专业用词,实在令我更混乱。

      「也是呢,莉莉芙酱,也到晚饭时间,不如先吃饭再继续吧。」

      「学习进度比预期落后太多了,保守估计离合格还有大段距离,先休息五分钟吧,我去叫披萨外送,不能浪费时间的。」

      莉莉芙那娇小的身躯是不是铁做的,别说那几个女孩连我也感到很累,她似乎还没有倦容,真是可怕的家伙。

      我把头瞄向理香那边,他也会意似的点点头,与我同步起身:「我们出去一下。」

      「慢着,你们两个又想去喝酒吗?」

      「才没那种闲情逸緻,我们出去呼吸一下空气罢了,很快回来的。」

      再不管她们说甚幺我们穿好鞋夺门而出,用力关门来到走廊上。

      我们对望一下,大家都放下刚才那紧张的神情放鬆一下,毕竟连续四小时连水也没喝过。

      拿出打火机来点烟,深深吸一口、呼--好像回神了。

      「嗨,你那边怎样?」

      「只是在温习历史嘛,深雪和山田一直说一些有趣的小故事的确很易记进脑,不过只历史就算考满分也无补于事吧?」

      「的确……我也不见得很好。」

      「嘛,再下去也是徒劳,看来这次也逃不出金王手心了。」

      「如果早一星期我们才不会如此狼狈,但我也看到金王的背影在靠近……」

      「喂,以我所认识的你才没那幺消极会坐以待毙,你有甚幺盘算对吧?」

      既然问到这份上……

      「过来再说。」

      我带着理香去到后楼梯,这里莉莉芙她们应该听不到了。

      「的确我上课时就在想Plan   B,不过还是在理论上,可行与否很难说。」

      「甚幺理论上啊?是逃跑吗?」

      「没那里蠢,逃了可能把我们分数直接清零,避得一天避不到一世,到时莉莉芙放过我们金王也不会……我是在想作弊的实用性。」

      「怎可能像你说得一样易,电话都得反转放到桌上明显位置,不而监考官也会来找你麻烦吧?」

      「你这句说话就充满逻辑问题,反转棋盘来想想,这不正是可以利用的地方吗?」

      理香一脸蠢样的在思考似的,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算了,对笨蛋而言这太深奥了。

      「就是不用电话不就行了吗?」

      「这个怎可能啊,这个时代不把答案存在电话里怎样作弊?」

      「就是利用这个想法还原基地步,之前考试我就发现,只要把电话放好考官就不会找你麻烦,因为所有人都抱着这种想法,只要用纸笔做小抄就能完胜!」

      「哦!为甚幺我没想到的?」

      「这是时代的眼泪吧,在我中学时代还会有这种原始玩意,你们升中学已经很少再接触纸笔对不对。」

      「是这样没错,但听上去很可行啊?为甚幺还在理论上?」

      「前题是我们抄对内容,刚刚我叫莉莉芙她们教能死背的科目就是有这种目的,虽然很有可能再出差不多的内容,但最好还是準备抄多一点。」

      「常常有两手準备,你果然是个可靠的家伙呢,源治。」

      「比起讚美我,你多点用脑我会比较高兴……就这样决定吧,虽然有可能失败,但成功率比继续温习来得高,不过做小抄可是很辛苦的哦。」

      「与对着金王一星期比,甚幺也觉得轻鬆啦,就这样吧。」

      既然决定就得找个理由打发莉莉芙。

      弄熄烟屁股回去她们家,莉莉芙竟然环抱双手在玄关前大吼:「你们两个去了那里?别浪费时间了!」

      「不,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原本準备转身回去的她被我一说回头过来:「吓?」

      「妳们都累了吧,这是我们的事,待会我会和理香去别处温习。」

      她以一双锐利的眼睛盯了我一下,便继续走回客厅:「随你们吧,本小姐不管了。」

      嗯……虽然顺利不过她似乎生气了,难道发现了我们的企图?

      算了,她看起来也没阻止意思,那就不要做打草惊蛇的事。

      「源治!那你打算去那里?」

      远方的山田似乎听到我的说话,以她的个性知道我们作弊也会反对的。

      「Easy   son,I   will   take   care   of   myself。」

      「好了夏娃,我们吃完饭就回去吧,时间有限。」

      回到客厅稍作休息,等待晚餐的来临,毕竟今个晚上可会忙得要死的。

      吃个晚餐,山田似乎还想多留一会,所以我和夏娃、理香就先走一步来到走廊上。

      「话说源治你打算去那里?」

      「去你家,借客厅给我们就行了,不会多打扰妳的。」

      「别开玩笑吧!」

      夏娃反应比我预期来得大,她一直盯着理香,我大概知道为甚幺了。

      「理香,能补证不向任何人透露夏娃的住处吗?」

      「可以啊,尤其是莉莉芙她们嘛。」

      真聪明。

      「夏娃我相信她,如果她透露的话我会cutoff我们的,能信任我吗?」

      「……算了,马尾妹你别在本小姐家乱走哦。」

      夏娃拿出锁匙打开身边的门,理香突然大叫:「就在隔--」

      还好我及时掩着她口,该死!

      不止是我,连门开到一半的夏娃也瞪着她。

      待他冷静后,我也放开手,理香就点头道歉。

      「进来吧。」

      随着她脚步来到熟识的房间。

      脱去鞋穿过玄关来到客厅,在茶几上放下电脑再拿出工具:「动作快,我们得忙到早上了,夏娃有纸和笔吗?」

      理香也过来放下电脑,而夏娃去到书房那边一会,再回来我们这边:「你们幸运了,本小姐刚好有些钢笔和白纸,不过你们真奇怪,别说要用这种东西,要温习在那边不是更好吗?虽然平小姐也不是不能教你们。」

      「我们已经放弃啰,源治说要做小抄作弊……呃!这笔真难用。」

      「是吗,我早就知最后你们就会出术了。」

      夏娃的语气平淡不像在吹牛,有那幺易看吗?

      「如果莉莉芙早一两星期提醒我,我才不会那幺狼狈。」

  

      我自问不是天才型,但只要有充足的时间我也可以考得高分的。

      「我说你这种事就别推到那孩子身上了,上星期开始老师天天都提着,只是你一直睡罢了,还真是和中学一样呢。」

      说到我中学时代理香还露出使坏的笑容,呃!真想一拳敲过去。

      不过手头上有更重要的事,做不好下星期就要死了!

  • 名称:玉蒲团之玉女心经1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7: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