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把但丁的遗体靠向墙边坐着,这孩子大概也没写遗书,我只能拿走他的项鍊作个纪念。

      将头盔还给格里戈斯,他似乎已经收拾情绪,毕竟队友战死我们已经见过太多了。

      「不拿点近战武器吗?你那长家伙室内战不太有用。」

      在腰间拔出G18C装上加长弹匣:「我有更好的东西。」

      「ok,连续一下那个木头吧。」

      「伍兹,你们那边还好吗?」

      「咳……我很好,机枪阵地已经扫除,我们在往码头那边走,在阵地那位置一楼应该也有相同的通道,看到他们了,赶上来吧。」

      回头看,格里戈斯拾起但丁的ak和子弹带:「行动吧!」

      点点头我们也照伍兹指示跑,的确那边有道木门。

      用力踢开木门,翻身靠墙让格里戈斯进去。

      「安全!」

      我也随他脚步走进去,这里是条有点阔的木桥,二楼也有楼梯下来,我们脚下已经是海水,远外的海岸有很多火光但也不重要。

      确认安全我和格里戈斯也向前方的石屋跑,跑不到几十公尺我见到淋病躺在地上全身是血,而伍兹也血流披脸的靠在一旁的栏杆。

      「嗨伍兹你还好吗?」

      靠到他身边才能看清楚,他左肩中弹了。

      「呃……我们被伏击了,目标和卫队进了那座建筑物,一行大概五人,还有hq定了撤退点,看到对岸的货柜场吗?他要我们带着目标去那里,就会有直昇机接你们了。」

      在这空旷的地方被乱枪扫射吗?伍兹因为哈迪森的命令不能伤害目标无法随意开火,但那班家伙可没有这种规则。

      「了解,待会回来接你。」「不用了冰人,我撑不了多久,你们捉到他就走吧。」

      伍兹拿开按着腹上的左手,他的腹部被甚幺划开了,伤口很大大量出,这不是我们有任何方法能帮他止血。

      「……明白了,拿着吧。」

      把杂物袋里的止血药物交到他手上,就算明知这是没救的,最少能减轻一点痛苦吧?

      回头看向格里戈斯,跪在淋病身边的他也摇摇头,今天实在死太多人了。

      「嗨冰人,拿着。」

      伍兹由自己腰带上拆下一个小袋,是两排三十三发GLOCK系弹匣。

      「你比我有有吧,拿去吧。」

      拍拍他肩膀,我也把小袋扣上腰带,这是他的遗志,我会洒在那班中东佬身上的。

      「走吧冰人。」

      回应格里戈斯的说话我们继续行动,跑到眼前这种建筑物的大门,这是座两层高的石製小房子,里面应该很多混蛋等着我们。

      「我没带闪光弹,你呢?」

      「我可有带这种玩意。」

      他由杂物袋拿出来的是向量炸弹。

      这玩意不知是那个天材发明的,先贴在门上启动,第一次爆炸会会把绝大多数爆炸力集中在门上把门炸穿,接着第二个类似破片手榴弹的炸弹就会穿过门上的大洞在半空中引爆做成强大杀伤,因为不像普通扔手榴弹会掉在地上,所以破片杀伤会变得极之有效,不管门后家伙死活的话是种开门恩物。

      不过第一次爆炸破坏力有限,对于有加固的钢门甚幺就不能随便用,不而就等于自杀。

      格里戈斯撕开胶贴贴到门上,我和他也散开到安全距离迴避。

      「轰--碰!」

      听到爆炸声门里就传来一大阵烟雾,可以进去了。

      大厅情况简直乱七八糟,家俱都被高热破片搞得七零八落,连电灯也被搞掉了。

      在不远前的楼梯有个混蛋上半身都插满破片,但还能发出呻吟。

      「啪啪啪--」

      轻轻扣扳机送他去见阿拉好了。这是有个影子在下层露出来「碰」一声枪声同时带来一声惨叫。

      格里戈斯打中了吗?

      我马上走过楼梯向上瞄準,但见有甚幺指向我就缩回墙后,果然有人向我开火。

      不过再没继续开火,反应我听到有人用力甩上木门的声音。

      「是陷阱吗?」

      「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试这个。」

      格里戈斯把一个手榴弹扔到我手上,这家伙真带上很多好东西。

      拔出保险数三秒再翻身扔上楼上:「要爆炸了!」

      这种战术他们应该没反应时间迴避,应该清除了。

      带头上前,楼上有一条走廊和一道门,又来了。

      「还有向量炸弹吗?」

      「你走运了。」

      格里戈斯再次安装好爆弹,同样的事情一再发生--

      「轰--碰!」

      还没等尘埃落定我就跑进去,没有活口。

      看看地上脸部插满破片的家伙,虽然中东人的样子也很像但这不是那个混蛋,他脚上还有枪伤,应该是刚才的家伙吧。

      「嗨格里戈斯,还有别的尸体吗?」

      「没有,不对劲。」

      伍兹说有五个人,我们也只是打死两个罢了,这简单的建筑我们都走过,应该藏不到人。

      看过去阳台,是由那边逃了吗?

      「喂过来看看,你觉得那种装束能跳下去吗?」

      「试试看不就知道吗?」

      「Dododododdo--」

      电话铃声?干!

      「IED(注1)快跳--!」

      在死亡铃声响起,我和格里戈斯也翻过护栏跳下去--

      「轰--!」

      巨响伴随着的灼热的爆风冲向我们背上,就像被烧着了一样。

      地球重力没让我们在半空留得多久,马上就迎来地上的冲击。

      高热的爆风早就让我痛觉麻木,我只能稍稍感到身体在翻滚……

      ……

      ……

      我好像趴在地上,虽然脑袋知道这一点,但我连一只手指也动不了。

      全身的力量只是稍稍张开眼皮,格里戈斯也伏在不远的地方,就算比我更壮也不见得能抵受到这种冲击吧?

      这时好像有谁正是步行接近我们,虽然很想举枪扫他们一匣,但我除了眼睛甚幺也动不了,身体的感觉完全被抽离似的。

      「碰!」

      靠近我们的人向格里戈斯开枪了,他全身物理性地跳动一下,可恶……

      再来那家伙已经走到我面前,我认得这混蛋,就是阿拉撒。

      「碰!」

      强烈的冲击感在我左边身出现,这一枪把我所有感觉都带回来了。

      就只能走到这里吗?

      ……

      不对,没有子弹打进身体那种灼热感,只是很强的冲击感,我没穿战术背心应该打进来才对啊?

      没余力多想,我努力嚐试动起身体,但全身肌肉都像跟我意识作对一样。

      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我的身体总算有能力起来,摸摸背上的痛处,原来是无线电救了我一命,那家伙的枪法真够烂。

      爬向眼前的格里戈斯摇动他身体:「喂格里戈斯、格里戈斯!」

      「……好痛。」

      太好了,他还没死。

      检查一下他伤口,子弹打在他腰间战术背心以下,不过地上有血,也就是说子弹穿过他身体,这也算是好消息。

      「给我起来混蛋,你撑得住的。」

      扔了他背上的机枪,拾起地上的g18再把他扶起身,先收起g18把胸前的m1911交给他:「拿着他,别管那混蛋了我们到撤退点吧,你可以的!」

      张望一下周围,在前一点的码头有小型快艇,走原路回去太花时间了,这家伙会失血过多的。

      扶着这家伙走到快艇旁,先把他轻放好再跳进快艇里,再把他小心拉进来放到座椅上。

      「……别管我,冰人你自己一个逃吧……」

      「说甚幺蠢话,我们得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别说话留点体力,我们很快能回家了,不是说好要去喝酒的吗?给我做个守信的人。」

      虽然我自己也痛得不想再动一根手指,但我不能放着这家伙不管。

      去到船尾的引擎拉动发条,来啊给我动啊呀混蛋!

      「轰轰轰轰--」

      引擎发动我就感到船在前进,我不会开船但这玩意控好方向盘就行吧?

      来到驾驶座上执好方向盘,船只已经自己向前冲,是对岸的货柜场吧?我看到了。

      短短的距离不用多久马上就去到岸边,不理那幺多把船冲到防波堤的石楼梯上--

      「碰!」

      虽然冲击力很强但也算不错的登陆嘛。

      「来吧混蛋,还听到我说话吗?」

      把他拉起身时,他也点头回应,我瞄向他身后的沙发上的血很多,糟糕了,这个出血量他撑不了多久。

      将格里戈斯拉出来,我扶着他走上楼梯来到货柜场,这边货柜场不是刚才那里。

      把他放到货柜旁靠着,我拿起他的无线电耳机调到hq的频道:「这里是野马4,格里戈斯受了重伤,我们得立即撤离,直昇机在那里?」

      没有回应,不是吧?

      「……看来没希望了。」

      「不不不,我们两个是菁英吧?他们可不会轻易放弃资深的士官的,这可比切了他的阳具还重大的损失,对不对?」

      这只是安抚他的说话罢了,最坏的情况我心里大概有底。

      「阿拉曼--」

      又是中东佬,我们有伴了。

      举枪向声源,一见人影我立即按扳机,大量子弹洒过去送他们见阿拉。

      干,没弹了。

      马上换上弹匣,在这种状态下我无法好好瞄準,接下另一边的通道又走来几个人,是少年兵?

      「碰--啊呀!」

      突然左肩上出现的痛楚和灼热感,我中枪了!

      不管伤口再痛,转向那边开枪,拿着ak的小鬼们已经吃了我很多9mm子弹,但我的子弹也打光了。

      现在只留下背上不知还能不能用的mk14,该死。

      「这里是野马4,我也中枪了,到底他妈的救援在那里?」

      对着无线电大叫,还是一样没回应,天上渐渐洒下一点点水份,下雨?

      老天你在开他妈的玩笑吧?

      雨水会令血流得更快,再下去不单止格里戈斯,我也会失血过多致死。

      「这里是hq。」

      该死!到底他妈的去了那里?

      「野马1那边也玩了,我们不能冒险派出直昇机去救你两个伤兵,祝你好运。」

      这他妈算甚幺意思?

      「……我就说……我们被抛……弃……」

      格里戈斯的声音变得虚弱,不,不要!

      「不,不不格里戈斯撑着,哈迪森那家伙只是开玩笑罢了,起来,快起来!直昇机来了!」

      他再没反应,格里戈斯死了。

      fuck。

      what   the   fuck?

      这次真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拿起步枪继续走,我……

      没走到几步我就跪下来了,我已经很累,没人能力再去改变甚幺。

      放下步枪,以着麻木的右手拿出香烟与打火机,这应该是我死前最后一次吧?

      虽然早就知道不会再见到莉莉芙、茜亚她们,但我还是想在死前见她们一次,这是不可能的……

      ……

      ……

      ……

      注1:IED=简易起爆装置=土製炸弹

*夏娃视觉*

      一个优闲的上午,本小姐正享受着义大利南部的阳光,还有甘味的杂果汁,真是心广神怡呢。

      我正在家族名下的一座别墅的私人海滩上,带点和暖的海风实在叫人不想起来,如果源治能帮我涂太阳油就实在太好了。

      说起来,情报部的人似乎找到他的行蹤,他似乎还在那个白痴老爸的公司里工作,真不知每天打得像泥鸭一样有甚幺好处,赚的钱连合众国里一个小文员的薪水也比他们高。

      「妳果然在这里啊?妳这个蠢材。」

      这把声是修女大人?糟糕!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以甚幺敲在头上,好痛!

      「我们忙得要死了妳这个大小姐真的好意思在偷懒。」

      「因为一直也没消息的进展嘛。」

      修女大人,是我在魔法情报部的上司,她的真名我也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是非常强大的魔法师。

      至于我为何会在魔法情报部?因为当年离家出走后没事可做,我的外公就利用关係把我介绍进来工作了,反正又不是甚幺繁重的工作,而且薪水甚幺本小姐才看不上眼呢。

      「我们找到妳说那个人了,他是姓林的对吗?」

      「嗯,没错。」

      修女大人开始翻起手上的文件:「Lin   Frost,阿斯密空中特勒队中士,日前参与攻击黎巴嫩的军事行动中战死了。」

      「不是吧?他……死了?」

      「在阿斯密公司的资料是这样写,但黎巴嫩游击队当日捉到一个战俘,身份识别牌上就是写Lin   Frost。」

      既然是战俘他就应该未死吧?

      「换上像样的衣服吧,我们要去黎巴嫩一趟要人。」

      我们乘着私人飞机来到贝鲁特的拉菲克·哈里里国际机场,刚下机就有一个会英语的中东人当我们的接头人,接下来就是几小时的车程。

      窗外的景色由城市渐渐变成荒野,天色早就黑起来了。

      「到底我们还要多久才到的?」

      「马上就到了,大小姐。」

      那个接头人边开车边回应我,但本小姐已经看闷了甚幺也没有的荒野了。

      还是问问修女大人的资料吧,毕竟她在沙滩之后就没谈这件事,不过我不想被司机听懂,以义大利语说吧。

      「黎巴嫩那边竟然轻易就放人,这不是很奇怪吗修女大人?」

      「没甚幺好奇怪,虽然这个人是帮以色列工作,但只是个收钱卖命的佣兵罢了,加上我们国家也算是仇视以色列人,利害上黎巴嫩没理由不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小人情卖得过的。」

      「更重要的是钱罢了,我们花了不少钱给政府,而且给予由他们控制的游击队领袖政治保护,那幺多好处换个不重要的人实在没甚幺坏处……我们到了。」

      望向窗外,是条偏僻寒酸的小村落,这里怎看也没有良好的医疗设备,他们竟然将受伤的源治放在这里?

      离开又臭又小的车子,看看这里烂屋屋顶,都有些中东男人拿着枪,感觉真差。

      接头人带着我们走到其中一家烂屋前,和那些守卫交谈几句便放我们进去。

      老旧的电灯照明不稳定,搞得像鬼屋一样,有不少地方还用火把照明,真想快点离开这种穷乡僻壤。

      「就是这里了。」

      接头人推开木门,收入我眼里的是一个躺在木床上的成年男人。

      他只穿着一条髒到不行的迷彩裤赤裸着上身,身上有很多大大少少的撞伤痕迹,而左边肩膀就盖着像纱布一样的东西。

      这个人实在髒得要死了,不过想想外面的家伙也是差不多,大概连洗澡也不知是甚幺一回事吧?

      修女大人把一盏油头放到他头旁边,虽然很髒但这张帅脸的确是源治,分手之后这个傻瓜都在做甚幺蠢事啊?

      「花了那幺多钱就是换来这个废人吗?」

      「才不是废人!那笔钱我会还给组织的。」

      「这个我不关心,但明显这个人无法胜任那个任务呢。」

      「大不了本小姐自己一个去做,本来就是这样吧?」

      「嘛,反正你们能找到石头过程我没过问的兴趣,你自己决定好了。」

      「那幺把源治送去日本吧!在这里健康的人也待到会死掉的。」

      「不行,先回义大利吧,在日本那边修改户籍也要花点时间……不过说来话,这个男人值得妳为他做那幺多吗?」

      「值得,他值得本小姐奉献上所有。」

      要不是本小姐的身份地位,和我同等职权的人根本没那幺大能耐,的确为了找到源治之前就已经光上不少资金和人际关係了。

      以前要不是那个白痴老爸我们根本不会分手,只要他醒来就能继续以前的事吧?

      「呃……」

      身后的源治发出这种低声呻吟,他醒来吗?

      「源治你醒来了吗?」

      「Motherfucker   hdison……fuck   you   all……」

      他看起来神智不清,大概是想起那个混蛋吧。

      「你想到过新的生活吗?」

      修女大人突然一问,源治似乎能冷静下来没错乱说话,良久,他再次开口:「is   who?」

      突然由义大利语换回英语真麻烦。

      「我是你的守护神,你只要答我的问题就行了。」

      「不须再杀戮?」

      「可以自由自在,作为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下去吗?」

      「没错。」

      「……我要过新的生活……妳能捉着我吗?」

        捉起他温暖的双手:「当然,本小姐会尽我所能成全你的意愿。」

      呃?

      这个傻瓜再没有说话,又晕过去了吗?

      嘛嘛真是个让人烦恼的家伙啊!

      不过他能说话,就是说他平安了吧?

      后记:

      用一个週末的时间终于完成了这编外传了,剧情基本上是序幕的扩充版,与其说是外传应该是前传才对。

      源治的部份我是想带出多利害的人也改变不了一切,那种无奈和绝望,希望我能够做到那种感觉出来吧。

      文中的「他妈的、干、该死」等等字眼大致可套进fuck、shit、damn等单字的。

      至于夏娃那部份就是补完一下过去的事令序幕和第二章之间变得完整。

      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再见。

  • 名称:玉蒲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6: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