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爱奴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强烈的冲击使我稍稍失去意识,但痛楚还是令我马上回神。

      眼前很模糊,背上的重量感令我知道mk14步枪还在身上,但沙利文的m27我就掉了不知去那。

      「啊拉嘛……」

      一阵听不懂的语言在前方传来,还没搞清楚处竟我已经以本能拔出手枪,我似乎处身在一堆货柜之中,身后好像有甚幺着火了。

      不消多久眼前也冲出两个中东人,连续扣扳机开枪,这个状态我打光手枪的子弹才能解决他们。

      上前拾起他们的ak探头出去,似乎没追兵过来,很好,放下步枪先帮手枪换匣,接下来……

      「呃……他妈的rpg!」

      听到格里戈斯的叫骂,想起了。

      转身过来,格里戈斯正趴在地上,机枪就扔在不远之处。

      「喂格里戈斯,没受伤吧。」

      过去把他拉起身,他露出来的两只手多多少少也擦伤,但也没严重的表面伤痕。

      「呃干!我很好,多谢那天杀的rpg。」

      在我扶起下他也能撑起身体过去执枪,这时我看到货柜群的入口被我们的小货车封住了,货车打横翻侧令我看不到驾驶座的情况。

      「但丁沙利文,你们还好吗?」

      以无线电呼叫他们,过了好几秒才有反应:「咳咳中士我是但丁……我中枪了不过打在战术背心没进去,我还能战斗的,但沙利文他头部中弹了,我想应该KIA吧?」

      「干!」

      我把自己渔夫帽掉到地上,可恶!明明刚才挑到那家伙开口……干!

      「格里戈斯看好那边的通道,会有中东人跑出来的,我去把但丁弄出来。」

      拿起AK走去小货车,以枪托鎚向碎裂的挡风玻璃,但丁正倒在沙利文身上,沙利文的脸已经被打烂,动也不会动,肯定没救了。

      「撑着啊小子。」

      放下步枪抽着但丁的战术背心把他拉出小货车,他腹上其中一个弹匣袋明显被子弹打烂,我立即拔走那个弹匣再把AK交给他:「拿好小子,给我好好活下去。」

      「格里戈斯,情况怎样?」

      「外面的家伙似乎没空管我们,他们都向我的七点方向走了。」

      的确,那个方向有很强烈的交火声。

      「但丁,拾起那些家伙的弹药看好周围,我连续一下HQ。」

      「HQ这里是野马4,我们已经到了码头,野马4-3KIA,我们接下来要他妈的做甚幺?」

      「呃……无人机看到有车冲进来是你们吗?热讯号太强……看到你们了,野马1正在你们的西北方的海运码头内,你们去会合和跟着他们做就行了。」

      该死,他们听枪声动向就知被包围,就靠三个人去解救一个班吗?连络一下野马1他们吧。

      「这里是野马4,野马1收到吗?」

      这个回复有点久,过了差不多十五秒都没回应。

      「中士,他们该不会都死掉吧?」

      「我希望不是,唇亡齿寒,那我们也撑不了多久。」

      「啊咳……这里是野马1,老天你们竟然逃出来了?」

      「没错野马1,我们有甚幺能帮上忙吗?」

      「如果做得到你们最好搞定在正面前空地的机枪阵地,他把我们搞得非常繁忙……很高兴你还未出局,冰人。」

      在无线电和我对话的人是杜斯士官长,我刚进空中特勤队时他已经是下士,算是我的前辈吧?

      格里戈斯比我更早认识他,在我们被ASOG踢出来也是他收留我们的,他比野马3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蠢货好多了。

      「格里戈斯也在,不过沙利文已经出局了。」

      「……现在不是哀悼的时间,麻烦你们了孩子,OUT。」

      「好了大家听到吧,我们以这作为掩护,行在阴影下,在解决目标之前低调一点,呜啊。」      

      拔出比较适合近战的手枪,由我带头走入这由货柜群组成的小迷宫。

      不必害怕迷路,因为驳火的声音正引领我们往战场走。

      我们安静的走在阴影下,但前面的分叉路就传来人群的嘈吵声。

      前面的直路我看得很清楚没问题,但转角的声音令我很不安,以左手举起不要动的手势警告他们,我再稍稍探头出去,嘛,真是个大派对。

      轻声便用无线电:「他们太多人了,不要打扰他们,一个一个过去。」

      再瞄向出,很好他们都没在注意这边。

      我安静快速的过到对面,再看出去还是一样,我就对但丁他们招招手。

      很好,全部都安全了。

      继续注意好头顶,似乎没敌人爬到货柜顶作战,太他妈的好了。

      再走一阵子来到一个转角位,这里的光源照亮了前面的通道,似乎是出口。

      探头出去,两公尺外有一个转弯位,似乎没再有货柜,而前面的货柜正有人影在动。

      「有动静,让我来。」

      左手拔出战斗刀反手拿着,右手继续持枪準备,不久立即有个中学生年纪的小鬼冲进来,他动态看起来很惊恐。

      他手上有一个AK74U,看他持枪方式就知连训练也没有的拉夫少年兵,大概是怕死当逃兵吧,虽然向我这边走但似乎没发现我。

      在他马上要过到来,我跳出去以战斗刀刺在他颈动脉上,刀刃几乎全部都插进去了。

      抽刀收回,小鬼的血花喷得我一手也是。

      「安全了。」

      继续向前走,瞄出外面的空地看得不太清楚,不过再看不到任何冲锋行动,班中东佬都躲在掩护物后面交火,果然是野马1那班老家伙,可不是随便就会被干掉的。

      回到格里戈斯他们那边,让我想想办法。

      看看头顶,这里有些打开门横放着的货柜,或许可以作为掩护。

      「格里戈斯,你能到右边架起机枪预备吗?」

      指指右边的货柜上,他抬头望一望便笑道:「只要你当我的踏板。」

      「很好,到了上面如果我们没被发现你都不要开枪,我去左边找掩护解决机枪手,但丁你看好这条走廊不要被人偷袭,呜啊?」

      「「呜啊。」」

      收起手枪架好马步伸手当踏板,让背上机枪的格里戈斯跳上去。

      「情况怎样?」

      「呃……坏消息是他妈的坏,好消息时他们没发现我们。」

      但丁也在对面做好踏板,稍稍助跑我就跳到他的手上,再借他手扑到货柜顶部。

      躲进打开门的货柜,里面还有很多杂物,是个不错的狙击点。

      在腰后杂物袋中拿出消音器装到mk14上,连络一下野马1的家伙吧。

      「野马1这里是野马4,我们到了你们2到3点的货柜群準备,总共有三个人,看好你的枪口别打错人。」

      装好消音器我就爬在杂物上面,慢慢向前找到视野更好的位置,真是一片惨重呢。

      刚刚已经看到的海运码头有两层高,在二楼不断传来子弹的火光,而面前的空地除了很多杂物和敌人,中间有部被击落的直昇机,看来野马1也伤亡惨重呢。

      直昇机那边有两个火力点不断扫射海运码头,我看到目标了。

      但我想不到方法走过这片死亡空地去会合野马1,半个方法也没有。

      「冰人你搞定了吗?我看到班中东佬组织了类似突击队的人员,再不快点他们就要攻进了。」

      「野马4我们看到你们的机枪手了,在你解决机枪手后,你们的十点楼在海运码头的角落应该有后门,听好我们的讯号穿过空地由后门上来二楼,我们会掩护你的。」

      「收到了。」

      拿好步枪瞄準,在二百公尺内完全不用理会风向,以瞄準镜的十字对好机枪手的身体、发射--

      应声倒地。

      再瞄着离我远一点的家伙「咻--」

      一样的下场。

      「野马1机枪手已经解决。」

      他们似乎还没发展我的位置,再打几个减轻压力吧。

      瞄向在掩护物后的家伙,「咻--」

      再来是拿着ak扫射浪费子弹的蠢货。

      还有东张西望找我身影的白痴「咻--」

      「野马4你们马上準备穿过空地,快点。」

      爬到后面起身,转身回去刚才的小巷把但丁拉上来。

      那边的格里戈斯也飞身跳过来,我也走到另一边:「準备好了。」

      「我们看不到你,有任何物件做标记吗?」

      靠着刚才狙击的货柜,拿出手电筒一开、一关、一开、一关。

      「看到了,你们随时过来吧。」

      「我掩护你们两个,先下去向那边跑,不要回头。」

      他两个点点头便跳下去,我举枪向出看,把比较近我们的家伙打掉。

      他们走到大半,我也跳到地上向那边跑,经过他们两个一走我已经被盯了!

      身边不断有被子弹打起的沙尘,突然被甚幺一跘我整个人趴在地上,shit!

      「碰碰碰碰碰--」

      是mk48的枪声!

      「快起来冰人!」

      是格里戈斯。

      用力撑起身继续向那边跑,在格里戈斯的火力压制下好像少了子弹打过来。

      只差五公尺!

      飞身扑过去,我已经跳过格里戈斯趴在地上,再没有被子弹打起的尘土了。

      「你真是惊险啊中士。」

      面前的是但丁,他伸手过来将扶起身。

      「总不能让新兵和大家伙跑最尾吧?我中学时短跑有拿个冠军这我有点自信的。」

      「去你的冰人,你差点吓死我了。」

      「别说了行动吧。」

      收起步枪拿手枪出来,但丁也拉开重重的铁门让我进去。

      这条楼梯没有任何灯光,而且开始入夜更别说阳光,我一步步走上楼上,来到一楼稍稍探头出去,很好没人。

      「安全。」

      继续上去楼上,还没到一半就听到有谁大叫:「爱荷华!」

      是口令。

      「爱荷华!再不回答我就开枪。」

      「德克萨斯!是自己人别开枪。」

      终于安全了。

      快步走上去,迎接我们的是个机师打扮拿着手枪的家伙:「看到你们真好,谢谢帮忙。」

      「我也是,士官长呢?」

      「在窗户那边,小心一点。」

      拍拍他肩我也带着但丁他们走过去那边,不用几步就见到熟识的家伙。

      「杜斯!」

      「看看是谁来了?是他妈的冰人,刚刚谢了你们的帮忙,不过如果你期待着这里有直昇机送你回家那就白走一趟了。」

      「我没乐观到这地步,情况怎样?」

      「如你所见,我们被击落后就待在这里,吉米、威斯卡和小丑都在迫降时出局了,刚刚为了保持这个防线我们那里来人手捉人?」

      「的确。」

      「不过伍兹他们有试过去南翼那边,不过那边的家伙似乎精锐得多,大概是近卫队吧?我们分些人帮你忙吧,喂伍兹--!」

      「怎幺了杜斯?」

      「带上胡狄和淋病和冰人一起行动吧。」

      「呜啊!」

      正準备转身时杜斯突然拉着我:「喂,你们得快手了,我们撑不了多久。」

      「刚刚开车来时有班家伙在步行追上来,我想你们很快有民兵大餐吃了。」

      「去死吧混蛋。」

      他再拍拍我肩我也过去会合伍兹。

      「见到你真好冰人。」

      伍兹,一样是空特的老家伙,是个满面胡子,肤色和他名字一样像木头一样。

      「我也是,由你带路吧。」

      由伍兹带路上我们来到建筑物的中庭,这里似乎没甚幺战斗过的痕迹。

      「冰人你看到吗?那幺的大门就是去南翼的通道,刚刚我们就在那里交火了,那些家伙的枪法準得多,要不有防弹板我现在应该躺在那里。」

      他指向远方的一道半掩的木门,下一层也有相同的设计。

      「我们分开行动吧,你们要走上路还是下路?」

      「下路,我们就位才再推门,呜啊?」

      他点头认同后,我也带着队伍走到下一层,一路上的走廊也没甚幺特别,直到我们去到一楼的大门。

      「HQ,我们看到海面上有轻型船只驾往海运大楼,你们得加快速度。」

      「他妈的知道了!」

      「冰人,你们準备好了吗?」

      哈迪森刚说就到伍兹他。

      拿出小镜照向门里,大概是一条十多公尺的小走廊,没有窗户,对面的木门也看不到人。

      「準备好了,行动吧,但丁走第一,正A字队形散开。」

      但丁先带头进去,我和格里戈斯各走到左右前行,暂时安全。

      突然前面的木门被谁踢开,在我举枪的瞬间一阵AK枪声连发,前面几个人影全部倒地。

      「呼,干得好小子。」

      「对,但丁。」

      「冰人你们那边有枪声,没问题吗?」

      「全部干掉了。」

      走到出去又是一条密封式走廊,不过向右转似乎可以到这边的中庭。

      「待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举枪向外,一样是个安静的中庭,左我的十一点钟方向二楼似乎有甚幺防御工事,但看到我也无动静。

      「冰人,看到那个机枪阵地吗?」

      「我看到,虽然无动静,但刚才才有阻击我可不觉得那被废弃的,让我看看。」

      把瞄準镜倍数调到四倍,看瞄向那个由杂物组成的垃圾堆……有动静。

      「有人影活动,伍兹,你们能搞定他吗?我无法瞄準他们。」

      「干他们有人拿机枪!找掩护!」

      听到他们的大叫我立即缩到前面的石柱,子弹已经毫不客气的向我们打来。

      「胡狄中弹了!胡狄中弹了!」

      无线电传来这种消息同时,被子弹打烂的碎石不断在我两旁飞过,这个掩护物撑不了多久。

      这种密集度可以把我们都盯死了,至少有两把机枪以上,如果只是一把我也可以碰碰运气,但现在走出去就死定了。

      「格里戈斯,另一边有路可以走吗?」

      躲在刚才密封走廊的他们比较安全,如果找到别的位置开火大概可以把那边压下来争取机会。

      「等我一会……不行,那边没有开放式通道,唯一的门有甚幺重物顶着推不动,这是个陷阱吧?」

      妈的,明明只是民兵竟然设了这种高级战术。

      「小型船只已经靠近码头了,你们到底他妈的在做甚幺?」

      是哈迪森!

      「hq我们被机枪阵地盯死了!无人机上有地狱火吧?我去帮你们定位一下,搞定那机枪阵地吧。」

      「为确保目标人物生命安全我们不能使用导弹。」

      「干你娘你不跟我们搞定机枪阵地,你也别他妈的想我们捉到人!」

      「这是你们的问题。」

      「Fuck   you   all--!」

      「冰人,他妈的哈迪森是想我们死对吧?」

      「我不他妈的知道,或许吧。」

      听上去楼上的伍兹他们也被压制了,只能等到他们没子弹吗?不如果有几门机枪交替等换弹也没用。

      「中士我想到办法了。」

      但丁突然说出这一句我也看向他那边,他走过去拾起刚才被他打死那些家伙的rpg。

      「喂喂喂你他妈的想干甚幺别乱来?」

      格里戈斯也阻止不了他,但丁拿着rpg跳出掩护,向上层发射--

      「轰隆!」

      一声巨响下火光把中庭照亮了。

      「中士我做到了--碰!」

      但丁兴奋的大叫声接来的是一声沉响,他的血花染红了自己的战术背心。

      「干!」

      翻身过去向燃烧的机枪阵地开火,我再跑到但丁身边和格里戈斯一起把他拉到掩体内。

      「冰人发生甚幺事?」

      「总之但丁中枪了!你们继续任务吧!我们要救活这孩子!」

      格里戈斯打开头盔上的电筒照明,我瞬速解开但丁身上战术背心,子弹穿过防弹板打进他右胸了。

      拖他过来时地上也没血迹,子弹没穿过他身体这下麻烦了。

      「但丁听到吗?听到回答我!」

      「不不不冰人,他失去意识了,脉搏在减弱。」

      「把头盔借我我要把子弹拿出来。」

      戴上他的头盔方便我照明,拿出医疗用具包,我以医用镊子撑开他的伤口,太多血了。

      「有水吗?帮忙沖走血水。」

      格里戈斯把水倒来沖洗一下,我看到了,子弹打得很深我的镊不够长,干。

      「子弹穿过他的肺部,看起来还完整,这里的工具救不了他的。」

      「够了!冰人。」

      格里戈斯的大叫令我注视着他脸,他的表情非常无奈。

      「这孩子断气了。」

      看着但丁的脸,口中已经呕出血液,眼睛已经失去焦点。

      这孩子没活下来。

      虽然没哭出来,但格里戈斯内心一定在下雨吧?他和这孩子很亲近的……

      该死,刚才如果肯打一发地狱火下来,但丁根本不必做这种蠢事。

      用充满他血水的手抹去脸上的汗水:「干!」

      格里戈斯用他的手扫过但丁的双眼使其合起,接下使是一片沉默。

      「……冰人,有没有觉得这孩子很像邓恩?」

      「啊,令我想起刚进ASOG的邓恩,一样是FNG、一样的救了我、最后一样的为了大家而死。」

      「索……呀,想起邓恩,如果不是哈迪森下的蠢命令,他就不用掩护我们那幺久,就不会死了……你知道吗?刚刚我已经发誓回去要杀死哈迪森,作为他养子你有甚幺意见?」

      「别让他死得那幺痛快……好了别再说废话,赶快杀死那个该死的中东佬,摆哈迪森一道吧。」

      「很好,那他就令公司没钱收,赔了夫人又折兵,肯定被降到男厕当所长吧?我们大不了不干。」

      「耶啊,杀戮机器已经开动了,呜啊。」

  • 名称:特区爱奴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