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妈妈超清在线观看

      「完全不通知她们真的没问题吗?」

      于源治进院后第二天,那个笨蛋马上就出院了。

      他并没有告诉莉莉芙她们,只是在本小姐上课时发送了个短讯来说出可以出院,放学后我就来到约定的地点--医院前的公园见面。

      来到的时候他似乎已经到了很久,不单他手上,旁边也放着数过小吃的纸盒,他不是说很穷的吗?还大吃大喝?

      「又不是大件事,无必要劳师动众嘛。」

      看着他吃章鱼烧的轻鬆样子,完全不觉得一两日前还在躺医院的病人,果然是小强般的生命力。

      「呢,话说医生让你出院了吗?你不会是觉得无聊偷走出来吧?」

      「昨天医生说甚幺妳也在场,反正他们也没甚幺可以做,今早给了一些药就踢我出来了。」

      他在口袋拿出一包装满胶囊的袋递到我手中,看看上面的字眼是溶血药吗?大概只能以莉莉芙所说的方法医吧?

      「妳不是说要去买车嘛?」

      「嘛,随便吧。」

      今天其实本小姐心情不太好,但考虑到车这种实际问题还是越早解决越好。

      随他的脚步来到一家车行,但他虽在门前停下来望着我:「作为交易我有责任要事先说明,以我现在的情况未必能作为安全的司机,妳真的没问题吗?」

      「甚幺都随便吧,今天本小姐只是来附钱罢了。」

      他无奈的侧侧头就走入车行,进去后推销员马上走过来我们面前:「先生小姐,是来买车吗?」

      「嗯,有悍马吗?」

      「当然!请来这一边。」

      来到露天车场,推销员把我们带到停着一堆吉普车停车场,而源治似乎看到他的目标了。

      「先生你真内行,这是军用版的悍马车,虽然电动引擎和内装换成民用型号,但通常转速下可以继航力可以有五百公里,最高转速下也有三百五十公里哦!」

      源治没理会推销员已经坐上驾驶座上,他似乎很高兴似的:「NICE!」

      「不要买这部。」

      我这样说一句,他们两个也把目光看过来。

      「WHY?这家伙很棒。」

      「源治你认为本小姐出入的场合开这种车合适吗?还有手动排挡我怎会开啊?」

      「算了,妳是老闆妳说就是了。」

      他一脸不愿意的离开那部车,我再对那个推销员说:「要一部最新的红色法拉利跑车。」

      「那个……」

      他似乎觉得我没钱附的一副模样,不过在我秀出黑金卡后便立即露齿狂笑,真没趣的家伙。

      稍稍搞好手继后,我们便坐到这部新车上,但他脸上都已经写着不高兴了。

      「怎幺了?有甚幺不满吗?」

      「……反正是公司车,算了,要回家吗?」

      「我饿了,去吃饭吧。」

      基本上不用怎说源治也知道去那家餐厅了,反正也是平常去那家法国餐厅。

      「妳到底有甚幺问题,说出来吧。」

      这顿晚餐接近尾声,这句才是第一句说话,是先由源治开口的。

      「你不是不喜欢我缠着你吗?那样现在对你很好啊。」

      「虽然你发情的模样很麻烦,但也不见得妳现在一脸不悦的样子不会影响我食欲,有事就说吧,作为朋友能帮上忙我都会做的。」

      「你之前不是想本小姐和她们和好的吗?」

      「SO?」

      「她们根本一点诚意也没有。」

      「单凭你片语只词我很难说甚幺,有例子吗?」

      时间回到今天早上的休息时间,刚好响了下课的钟声。

      嘛,虽然情是情敌,但源治似乎乐见我们修好,加上之前她对我的态度也不差,稍稍搭话吧。

      「莉莉芙……」「抱歉姐姐,现在我没空说话。」

      这算是甚幺回应?

      坐在我旁的她立即起身绕过去,去与之前医院时见过那金髮和紫髮女生会合:「只是没回来半天就多了那幺多吗?」

      「是啊莉莉芙酱,好像说一年四班有人偷试卷,所以突然就要重新做过好多事……」

      这算是怎样的无视啦!

      还有茜亚啦,就在今日的下午。

      在入学风潮过后,似乎也没再有人再来找我吃饭,当我正準备自己一个人吃饭时,我就看到茜亚的背影。

      「茜亚--!」

      她完全没反应,比起莉莉芙的无视更严重。

      背着我的她不管我叫她多少次都完全没反应,这算是甚幺意思啊呀!

      「事情就是这样了,你觉得她们真的有意思和好吗?」

      源治没立即回答我,反而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再道:「戴上它。」

      他拿了两个小型耳机之类的东西,我戴上耳上便听到一阵重金属音乐,好吵!

      「这个有甚幺关係啊,好吵啊!」

      源治的口在动,像在说甚幺似的,但我被音乐吵得完全听不到他说甚幺。

      「你到底在说甚幺啊!」

      拿下耳机,他却罢出一个笑容:「聪明的妳应该明白了吧?」

      「呃?」

      才不会明白啦!莫名其妙。

      「收回前言,这耳机是理香介绍给我,说茜亚说好用的,那你应该明白了吧?」

      「你想说她当时就在听歌,所以听不到我叫她?」

      「没错。」

      「你也太偏袒她了吧?」

      「别误会,只是不能排除这可能,因为你说连回头也没有,所以这可能比较大罢了。」

      「那莉莉芙呢?」

      「那孩子当学生会长真的是忙,你坐她旁边没理由不知道她也不是天天在教室啊,如果你为这事而抱怨她,我会站在她那边的。」

      「好啦,都当是误会,所我应该怎做啊?」

      「主动点,用你自己的风格和她们交往,就这样简单。」

      「你这不是废话吗?」

      「一点也不废话,我也是这样做过,现在不是好好吗?」

      「既然你是过来人不就应该分享经验吗?」

      「约她出来打架。」

      「你在耍本小姐吗?」

      「这是真事,我就早知道你不会做,所以才叫你别抄我罢了。」

      到底怎样才算自己的风格啊……

      「另外提提妳,收起那该死的大小姐脾气,对事情有帮助的,妳对外人甚至我发脾气没所谓,但她们都是妳的妹妹,要人当妳是姐姐前题是妳的表现也像个姐姐。」

      「但你表现也不像个哥哥啊,老是和小混混打架。」

      「我该有兄长样子时也有啊,我个人娱乐不关你事啦。」

      姐姐的模样,到底是怎样呢?

      昨晚在网上找了很多以姐姐为题材的影视作品,但大多是成年向的色情作品,看了一个晚上我也搞不清楚姐姐的表现应该是甚幺,我想应该不会是突然性骚扰弟妹的就是姐姐吧?

      因为这样关係我也学源治一样,在教室睡了一天,虽然午休时被奇怪的变态骚扰,但这也不是重要事。

      最后一节课也上完了,行完礼后莉莉芙也没立即离开,现在就是打开话题的时机吧?

      「啊我说莉莉芙……」

      「嗯?怎幺了姐姐?」

      她用那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我,我我我应该说甚幺好呢?

      「呃莉莉芙……妳看起来好像很累嘛。」

      虽然她戴着眼镜,但也能稍稍看到黑眼圈。

      「哦,是啊……昨日可是和深雪一起做到七时多,还好今天雅克的活跃中午前就完全最近的工作了,算是赚了几天空闲吧。」

      似乎真的如源治所言,她当学生会会长似乎很多事情要做。

      「姐姐妳也是,今天睡了差不多一整天,昨晚发生甚幺大事件吗?」

      「不不不,只是昨晚在看电影看到今早罢了……」

      总不能说我是在看成人电影吧?

      「熬夜对身体不好的姐姐,要注意一下身体哦。」

      嗯糟糕了,接下来应该说甚幺呢?

      我这个妹妹对话题上似乎没能像源治一样百无禁技,那应该怎样维持话题呢?

      「话说姐姐,要来我办公室坐坐吗?」

      「呃好啊!」

      嘴巴比头脑快立即就答应了,不过我看在学校的话应该没甚幺陷阱吧?

      「那幺起行啰,深雪雅……咦?」

      在我们动身时,莉莉芙的目光放到源治那边,而我也望过去时,那个笨蛋就趴在桌上一脸痛苦,不会是他的头发作吧。

      「莉莉芙酱!源治君他快不行了!」

      说话那个黑髮女孩好像叫深雪吧?我们围到上去时源治突然跳起身:「别挡路!山田帮我把电脑拿回家--」

      一瞬间的拔足狂奔一秒后他就不在教室里,发生甚幺事啊?

      「源治喝了牛奶,所以一直都在拉肚子啦。」

      「哦,原来是这件事,他也是受害者吗?」

      虽然她们都一副完全理解的样子,但我还不知发生甚幺事啊!

      「牛奶有甚幺问题吗?」

      「姐姐不知道吗?今早送来的鲜牛奶出了问题,早上有很多学生喝了都出现腹泻,不过真奇怪,喝完之后的学生下午之前都已经没事了啊,源治怎会现在才发作呢?」

      我实在不太想深究这种恶心的问题,接着也跟着她们去莉莉芙的办公室。

      用锁匙打开重门深锁的大门,门后的世界是见惯的华丽装潢,这里的空间也很大,虽然装潢相似但虽明确分成两个区域。

      似乎是公作区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文件柜,而房间的正中心有着一长董事长级的办公桌,上面放满像大厦一样一栋栋文件,而和文件柜之间就有张整齐得像很久都没用过去会议桌。

      另一面的休息区有电视、沙发这基本的东西,还有一些奇怪的比如小型厨房、一个被布帘掩着的空间,里面有甚幺呢?

      「啊姐姐,如果我在办公室时妳可以随意来休息、吃午餐哦,基本上每天下午我都会在这里的,不过不要去搞那些文件就行了。」

      看着那一整道墙大的文件柜,里面会不会有贤者之石的资料呢?

      「莉莉芙,我想问里面有没有可能有关贤者之石的资料?」

      「啊?之前本小姐也把可能有关的资料交给源治了,他没跟你说吗?」

      「我们之间很小谈公事……但我觉得他在偷懒比较多。」

      「虽然我不否认,不过给他之前我略读也花了几天时间,如果要仔细研究资料的话可能会花倍数时间的。」

      说着说着,刚刚一起进来那个女生呢?

      「话说那个叫深雪的女生呢?」

      「深雪去了换衣服,所以甜点和饮品都要稍等,进来这个区域之前连室内鞋都要脱掉哦,接着就随便吧。」

      她把长靴脱下踏上休息区的台阶,接着就毫无防备的躺到沙发上。

      脱下室内鞋,我也随便坐到沙发上,怎会那幺紧张的啊!明明就是自己的妹妹,平常在家被源治看到只穿内衣的样子也没问的,可恶……

      「两位大小姐,请问想要怎样的饮品呢?」

      声源来自刚才的神秘布帘,瞄过去一看……女女女僕?

      那个叫深雪的女孩换上一身长身而很正式的女僕服,她的长相与这身做形非常合适,这算是天生的女僕材料吗?

      「能再叫一次吗?」

      「是的大小姐,有须要的话请吩咐人家吧。」

      这就是萌了吗?

      「这是深雪的兴趣哦,姐姐妳似乎很喜欢呢。」

      「呢呢莉莉芙酱,给夏娃小姐看看『那个』吧!」

      「深雪是说这个吗?」

      莉莉芙弯身去旁边的矮柜拿了甚幺戴到头上,她再转过头来猫……猫耳?

      「虽然深雪说很可爱,但我自己不能作準,姐姐妳觉得呢?」

      「当然很可爱!」

      这个和我有点年龄差距的妹妹,在我离家的几年间已经已经成长得非常不得了,虽然还是孩子般的身高,但身材曲线已经发育成熟,加上她现在如只猫一般的姿态根本就是合法的色情。

      我一句说话换来莉莉芙一个嫣然的笑容:「我很喜欢坦率的姐姐喔。」

      甚幺?我很喜欢姐姐?呼哈哈哈哈。

      「虽然我不知道姐姐为何要用高傲去将人拒于千里之外,但这个直率的妳才是真正的姐姐哦。」

      我记得源治好像叫我主动一点吧?

      「莉莉芙,能坐上来吗?」

      拍拍大腿示意,莉莉芙也没多加考虑就坐上来,软棉棉的她就像娃娃一样好抱,抱着她看电影一定很舒服吧。

      以前也没这样觉得,但我的妹妹那幺可爱,源治那个笨蛋就算去死两次都没问题啊。

      「两位大小姐,这是奖励时间哦。」

      深雪她拿着一盒蛋糕平放到沙发前的茶几,莉莉芙似乎对这蛋糕充满兴趣。

      「是草莓蛋糕吗?」

      「是哦大小姐,是人家在午间时去东芝堂买的,算是奖励莉莉芙酱这两天的努力吧。」

      深雪切好几份后,莉莉芙急不及待就拿到手上,而深雪也双手奉上一份给我:「请慢用夏娃小姐。」

      道谢过后,我留意到莉莉芙马上就吃掉蛋糕上的草莓,她是先吃草莓派吗?

      「莉莉芙妳很喜欢先吃草莓吗?」

      「当然,草莓蛋糕的主菜就是草莓,就像吃晚餐时没理由先吃配菜留到最后才吃主菜一样道理。」

      「要吃多一颗吗?」

      叉起我自己那颗草莓递到她面前,莉莉芙吃下去之后流露出来的幸运表情真的好可爱,本小姐的主菜是妳哦呵呵呵--

      「架察--」突然一声快门声把我由幸福的世界拉回来,原来是深雪用手机在帮我们影相。

      「为甚幺妳不吃蛋糕而帮我们影相?」

      「因为人家觉得刚才那幅景象很美妙嘛,忍不住就影下来当题材了。」

      虽然是简单的日语,但似乎这句说话并不是字面上所能理解一样。

      「姐姐对于那个世界的事情还没醒觉,深雪这样说她是不会明白的。」

      「对呢,那幺先看点入门级的吧,虽然性别上不同,但理解上都是大同小异的。」

      深雪在另外一边的矮柜里拿出一本全黑色封面,薄薄的书本递给我,性别上不同?

      「呃啊深雪,妳确定是入门级吗?这本连本小姐也会面红心跳的啊呀。」

      「不过很显浅易懂嘛,对于一无所知的新手是一看就明白的读物,请用吧夏娃小姐。」

      接过读本后,打开第一页已经有两个帅哥情深的对望,如果是少女漫画的话,下一页应该就是接吻吧。

      翻过去果然,两个帅哥真的亲下去,但下一项比较高大那个正在脱另一个的裤子,甚幺!

      明明知道接下的发展,但有种诡异的魔力推动我继续看下去,果然他们真的开始做了!

      「这到底是?」

      「是BL哦姐姐,一种幻想中的同性之爱所带来美妙感,这种禁忌的恋爱带着的诱感实在无法让人抗拒的。」

      「另外女生爱女生就叫作百合啰,刚刚人家就在幻想莉莉芙酱和夏娃小姐的百合之情,看看。」

      深雪把刚才的相片给我们看,上面影着我刚餵完莉莉芙,她那幸福的表情……对莉莉芙我好像可以哦。

      「果然一开始就成人向对姐姐太刺激了吧?这本是纯爱本,你会明白bl性爱不是重点的,这本是深雪的手笔哦。」

      莉莉芙在刚才拿猫耳那矮柜中,拿出另一本漫画,这本封面非常明确,其中一个人就是源治。

      另外那个金髮男生很熟眼……好像就是坐在源治旁边、硬叫自己是男生那个女生,简单就是帅气化了。

      「这样,是不是说源治跟那个男生有一腿?」

      「姐姐,妳这个问题不管是幻想还是现实也很难回答啊……」

      「这一本人家基本上是观察着他们,再稍稍夸张化了,所以大部份都有事实作根基哦!」

      尽管翻下去吧。

      一开始他们的相识在学校的鞋柜,源治因为没有室内鞋而那个叫雅克的男生就借了一双给他,这听源治说好像真有其事吧?

      接下来很多都是源治呼使雅克,而雅克也毫无条件的答应源治的任性要求。

      只要每次雅克说:「源治你高兴就是我的高兴了。」源治的表情都变得很奇怪,就像害羞而说不出口一样。

      最后一个故事是雅克因为正义感而惹到一班小混混,正当要被强姦时源治也已经赶到现在,轻鬆解决眼前敌人救出雅克。

      在雅克道谢源治时,源治突然拉着他的领带说:「你是我的所有物,当然不能让别人得到。」

      再来就是亲下去--!

      明明我喜欢着源治,但看到他和别的男生搞这个我一点也没平时的反感,甚至觉得这样也好。

      我心中出现了天使和魔鬼了。

      「对吧对吧?就让那个源治去搞基吧,妳看妳那可爱的妹妹,很软很好玩吧?」

      这只身穿恶魔装的迷你我说了一段奇怪的说话,但我实在没法否认,莉莉芙已经长得很色情啊。

      「夏娃别被恶魔所迷惑啊,你守住了五年的贞洁不就为了再和源治大人相爱吗?」

      这次轮到天使开口了,的确,这五年来在我冷静过后,了解到以前我实在欠源治太多了,最近三年时间我都花上不少钱去搜寻他的脚印,但直到今年五月初才算找到实质线索。

      「吵死了笨蛋天使,那个人明显对你没意思吧?把时间花在不重要的家伙上不如立即攻略自己的妹妹吧。」

      「你才吵!源治大人只是被迷惑罢了,要用妳的真爱去打动他的心啊!」

      「那种变态死基佬就让他去搞基算了,你这家伙是想打架吧?」

      「为了夏娃的幸福,我才不让你把那种扭曲禁技的爱加于她身上,去死吧--」

      你两个吵死了,连脑袋也没有吗?

      要解释这个问题有多困难?只要稍有脑袋的人都知道,直接把他们都得到手不就行了吗?哈哈哈哈……

      「咦?连大姐也开始看bl本吗?」

      「喵--!」

      突然在我背后出声这个女生不就是茜亚吗?

      「别随便在别人背后说话啦!还有妳真没礼貌,进来前不会敲门的吗?」

      「我都有做啊,大姐妳看得太入神罢了。」

      看向莉莉芙,她也点头认同,是我太入神吗?这种奇怪的东西。

      「嘛,男男这种事果然很奇怪嘛,才不合本小姐的风格。」

      「不用害羞哦姐姐,以朋友身份进来的女生没一过没有看过bl本的。」

      「是啊,虽然我不像姐姐和深雪姐一样热衷,但老实说这种题材也的确不错,所以大姐妳别害羞的必要嘛。」

      她两个一脸认真的说道,看起来这是真事吧?

      但不是很奇怪吗?

      「我说不是很奇怪吗?妳们也很喜欢源治那个傻瓜吧?幻想他和别的男生恋爱不是很奇怪吗?」

      我两个妹妹也对望一下,茜亚也继续说:「所以说大姐的等级不够,妳身边可有个连自己男朋友也能拿来腐的强者哦。」

      随她们的视线而望,共同焦点是深雪。

      「虽然是这样,但也算是理香的男体化吧?而且比起雅源配那种华丽,理源配好像更加现实嘛。」

      怎幺这话题总和源治有关?难道他真的变基佬了吗?

      「深雪姐,话说妳好像说在画理源的同人本吧?」

      「嗯是啊,不过时间关係只有几页原稿……是的!」

      深雪把几页原稿递到我们面前,第一页是源治还有一个短髮男身的转头对视。

      下一页是两人的样子特写,那个男生样貌似曾相识,我好像在那见过……

      「我说这个男生,看起来好像是上次在医院见过那个马尾妹啊。」

      「咦?姐姐妳不知理香就深雪的恋人吗?」

      甚甚幺?

      她的恋人是个女生?

      呃对啊,刚才她不是说男体化甚幺吗?虽然那个人除了样子是女生之外完全没有女生应有的气质。

      深雪真是个糟糕到极点啊,但我好像没有说她的资格。

      今天好像有很多奇怪的机关被打开,同时失去很多作为人的东西似的,我真的没问题吗?

  • 名称:新妈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