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主驾到超清在线观看

      世界上有句说话,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一整个晚上,源治、姐姐甚至茜亚的电话也打不通,茜亚她也没有回来。

      今早和妈妈解释是也被她教训了一顿,她果然不认同这种做法,但妈妈对源治的评价似乎稍稍回升,大概她也知道这不是我们特意所设的陷阱,而是利用别人的陷阱去教训茜亚吧?

      虽然源治被搞得够惨了。

      在萤幕上眼白白看着源治他们陷入险境,我不单为茜亚反叛而生气,我更气的是自己那份无能,如果当初考虑更周详,源治可能就不会受如此重伤了。

      但昨晚茜亚说由她来保护源治那份眼神,源治的牺牲总算有回报吧?

      回到学校之后,我突然收到一个由公共电话打出的电话,而对方就是我的姐姐--夏娃。

      第一句说话,就是说昨晚他们撞车了。

      她那时间只说源治还在昏迷,而茜亚因为伤上加伤在留医,留下房间号码后,姐姐没说自己怎样就收线了。

      而我也马上解决学校里的公事,在午餐时间请了半天假来到医院。

      话说两个局外人、深雪和理香得知后也说来探病,理香更收集了源治朋友的手信包成一大袋过来。

      「莉莉芙,妳别胆心吧,源治君一定没事的!」

      似乎我的感情都写到脸上,不而深雪不会那幺说的。

      「对啊,那家伙不是老是说『人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吗?」

      理香说话时还特意走来我面前,从下而上瞪上来,这是源治说这句话时的眼神。

      「你知道吗?昨晚他未说完这句话就吐血了。」

      「别说洩气的说话吧,那家伙的生命力很强,每次打架打到快死第二天他都生龙活虎,绝对死不了的。」

      「怎可能放心?昨晚我和茜亚可看着他瞳孔放大,加上今早姐姐的电话说他还在昏迷,这种情况谁可以放心啊呀?」

      我再忍不住自己的情绪对着他们叫道,而她们只是对望一下,而深雪就默默地低下头:「……这句说话,是源治君那时候鼓励我的,我觉得要说给现在的莉莉芙酱听,那就是你没认真理解身边的人。」

      我没理解源治?

      「那家伙为了救助自己所重视的人,可是会变成不死身的哦,不管是救山田那时候一口气对上二十个人,还是今次,我一样相信他。」

      「所以源治君一定会平安的,我相信是天主对义人的祝福哦。」

      「是吗……明明我认识他的时间比你可多上数百倍,但似乎我对他的信任远不及你们。」

      「类似的说话我也对源治君说过,就是因为认识太久才会失去客观,而听过莉莉芙酱和茜亚说以前的源治君很温柔,我也找到答案了。」

      我没继续说话待深雪说下去,她深呼叫一口便继续。

      「因为那时候你们都还是小女孩,所以源治君都会把妳们当孩子般看待,我觉得这次回来大家都要重新去认识对方,毕竟都已经是半个大人了。」

      深雪说得对,大家都不是以前的孩子了。

      「所以说,快去看那家伙吧,说不定他已经在等你呢。」

      我点头回应理香后,便继续走向姐姐留下的地址,这楼层都是单人病房,我们三人来到医院找源治,好像不久前才试过,但这次姐姐不会再把他带走吧。

      穿过不算繁忙的白色走廊,当我们快到源治所在的房间时,突然有个白银色的人影由里面冲出来,再走到另一边的走廊,她不是茜亚吗?

      她似乎没看到我们的存在,急步就离开了,发生甚幺事?不会是源治有甚幺事吧?

      「刚刚那个是茜亚吧?」

      「快进去--」

      没理会理香的说话我立即冲前上去,稍稍瞄到名牌上写着林元治我便立即拉开门:「源治--」

      眼前的是一间比较华丽的单人病房,而头部包得着中东人的他正坐在床上注视冲进来的我们,在他床边也睡了个额头绑上绷带的女生,我的姐姐夏娃。

      源治把食指放到嘴唇边示意安静,再指指对着床的电视机:「你们来得合时,关上门吧。」

      随我脚步而来的深雪和理香关上门后,我们也看向电视,是午间新闻吗?

      「昨晚于东京港区一家KTV内发生疑似帮派枪战,现场疑似多人受伤,警方在现在找到大量没记认的散弹枪弹壳,怀疑是由黑市军火交易取得,现呼吁有相关消息者……」

      「呼--总算落幕了,不过我得躲上一阵子,不能受準军事性任务呢。」

      他的语气非常轻鬆,要不是整个头都包着绷带谁会觉得他受过重伤?

      「嗨混蛋,你看来死不了呢。」

      「大概吧,不过我还不知发生甚幺事,茜亚还在帮我去看有没有报告……」

      哦?是这样吧?

      「说起来莉莉芙,待会茜亚回来你别骂她,我已经和她稍稍谈过一会了。」

      「茜亚……有说甚幺吗?」

      「她似乎得知这是她另一位朋友的设局,而那位婊子在我踢开门时好像都被踢倒了,他似乎除了那个叫美纱的女孩之外无意接触以前的朋友圈。」

      那个叫美纱的女生是好孩子,昨晚送她回家时也有稍稍谈了一会,但如我所得到的影像一样,比茜亚更早受攻击的她对一切都一无所知。

      「至于昨晚的车祸,你们都没大碍吗?」

      由我们进来以后姐姐就没醒过,加上她的头也包上不少绷带,而茜亚我也只是看到片刻的背影,对我来说完全是状况外。

      「那时我不是醒着,不过听夏娃说人都没事,车就fuck   up了。」

      他加了个我不理解的单语,但前文后理大概在说那部车救不回吧?

      「不过姐姐……」「不必胆心,她『照顾』了我一晚,现在在补眠罢了,而茜亚也会跑会走,应该也没问题的。」

      那就好了。

      「总之看你的样子就死不去啦,混蛋源治。」

      「承蒙关照,白痴理香。」

      两人口出恶言其间伸出拳头互击,明明互相信赖对方又故意酸他一下,这就是男生间的友谊吗?

      「源治君,这是人家带来的花束,我来帮你插起吧,清新的花香对病情有帮助的哦。」

      「哦谢啦。」

      在深雪把带来的百合花插在花瓶时,理香好像想起甚幺似的,把自己的背包拿下放到他床上:「啊,差点忘掉,这是我带来的手信啦。」

      「这包香烟是我托内田卖的、A书是呜海刚在厕所用完拿给我说是上品来,我没看过就不知道啦。」

      「烟我刚好吃完,谢啦,至于A书大概用不上,这里的护士都很棒,由其她们的长腿……嗯!」

      「真真真的吗?」

      「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源治特意在深雪面前说这种话引理香,其实是不是想算计她啊?

      我瞄瞄身边的深雪,虽然轻叹了一口气,但她似乎没生气甚幺。

      「啊啊啊别说这个,还有内田给你的,这是他说上次进医院时看的A片,听说也很讚的。」

      源治接过光碟后脸色一变,便立即扔回给理香:「i   know   this   shit!是陷阱!把它还给那个人渣--」

      「喂喂喂,那幺大反应也稍稍解释一下吧!」

      源治稍低头瞄上来,如要说鬼故事的表情般道:「……那次内田入医院,呜海拿A片给他的事你都知道吧?」

      「啊,所以?」

      「第二天呜海再去了一次医院,我问他为何的时候,他说他拿错片子,我之前看过那片,就是你手上那一只Blu-ray   Disc。」

      「你口气说得像七夜怪谈似的,不会是有鬼吧?」

      「比鬼更恐怖……呜海说他拿错他叔叔的A片,就是你现在手上那片是熟女a片,根据呜海发言内田看了可阳痿了三天,那家伙大概认为我不知道内幕吧?asshold!」

      「如果说熟女,就算是宁芙大姐的年纪也没问题吧?」

      「如果是大姐乘二至二点五呢?」

      「holy   shit!深雪,这东西是至邪至恶之物!妳下次去教堂要带给神父驱魔啊呀!」

      「请不要把这种事拉到我身上啊……」

      竟然令理香说英语,好像真是不得了的东西啊。

      「说起来好像少了山田那份……」

      「少胆心吧,山田天使说要準备一下再亲自来,说不定她会COSPLAY护士来侍寝哦。」

      「嗯……如果是粉红色短裙护士服就最好了,把她的金髮束成低双马尾大概很合适吧?」

      「源治你果然对山田有兴趣嘛,哈哈哈哈--」

      「把她当成女的看待你别说没兴趣,Homo!哈哈哈哈--」

      平常很少机会来到他们的闲聊,眼前的事情正不断否肯我对源治的认知,或许我真的不理解他吧?

      他回来之后源治与我说话时总是板着脸,就像上班一样,我可看不出他高兴与否。

      反而和理香说着无聊的笑话他却笑得像个傻瓜一样,但谁都能看得出他是真心的快乐。

      或许我真的是个无趣的女人吧……

      「……谁刚刚提起妈妈?她来了吗?」

      一把女孩子的声突然插入他们的对话,而躺在床边姐姐也正起身伸伸手脚。

      「姐姐,妈妈她没来,妳身体无碍吗?」

      作为第一个回应她的人,姐姐立即把目光投到我身上,再摆出自信的表情:「只不过一点伤,本小姐才没事啦。」

      「Oh   right?」

      坏心眼的源治用手指刺刺姐姐的额头,她马上要哭出来似的:「好痛好痛--」

      「我看妳们三姊妹最像的地方就是逞强了。」

      「源治你好过份……说起来你的头没问题吧?」

      姐姐突然爬到床上骑着源治他,甚甚甚幺?

      「喂!」

      「人家帮了妳那幺大忙,要点报.酬.也.很.应.该.吧?」

      她故意像调情一般以食指来回在源治的嘴唇间,咕……

      「妳不是说要别人当你长辈吗?要做别人长辈先得以身作侧,妳这个样认为会有人尊重妳吗?」

      「这现在不重要,反正某人就羡慕得要死了。」

      姐姐说话同时还故意把头别过来,掩着嘴巴在偷笑,妳是在挑衅我吧?

      「啊,话说有人很久没试过被『电击』了吧。」

      源治平淡的道了一句没关係的说话,但骑在他身上的姐姐却闻虎色变:「喵--那会痒死人的!我知错了!」

      她反应大得立即跳下床跑到房间的角落缩起,看来是对付姐姐的最终兵器,嗯……

      「呼--报酬的话很简单,我会不收工资帮你做一件平常要收钱的事,当然只是不收工资,公务消费还得由妳资出,这对莉莉芙妳也适用的。」

      姐姐听到这个又跑回来源治的床边:「呼呼呼,现在本小姐就有事要你……」「牛郎不在业务範围。」

      「切--!」

      姐姐果然是个笨蛋。

      「不过源治,这个人情我想你用别的方式还,请告诉我甚幺是『电击』。」

      源治本来平静的脸突然变成一个坏坏的笑容:「妳真是个坏孩子呢。」

      我的意图也足够明显了。

      「喂喂!我也要用这人情,不準让莉莉芙知道!」

      「那真伤脑筋呢,依下单次序莉莉芙的委託就会被抵消,良心建议妳们还是先留着吧,在其中一方下令前出手就没问题了。」

      「本小姐还是要这样!源治你永远不能让莉莉芙知道甚幺是『电击』!」

      「you   serious?」

      「当然啦!钱本小姐不在乎那一点,但如果让莉莉芙知道的话我就很麻烦了!」

      「……姐姐妳变聪明了呢。」

      「嗯……既然夏娃那幺说,那莉莉芙妳就别浪费机会了,留着这人情以后妳也有用的。」

      真糟糕,错过了一次对付姐姐的大好机会。

      「我回来了……」

      无气无力的声音来自夺门而入的少女,我的妹妹茜亚。

      现在看清楚她,双目毫无神彩,大大的黑眼圈令她看起来十分疲倦。

      「哦,有报告了吗?」

      茜亚似乎连回答的气力也没有,直接把公文袋交给源治,他也拆开来拿出文件扫视一下,使露出苦恼的表情。

      「能借电话给我吗?我要英汉字典。」

      没多说话茜亚就照他意思做,在她的电话上按了几下再交到源治手上。

      理香靠到源治身边瞄了瞄:「你英语不是很在行的吗?」

      「一般谈话和军事术语我当然熟,但我不会医学用词,更何况英语又不是我母语。」

      「另外茜亚,医生有说甚幺吗?」

      「他说他很忙,要迟点才能过来详解情况……老哥,真的没问题吗?」

      「还在看。」

      源治一手用电话另一手拿着文件、x光片等等在看,整个房间沉默了好几分钟。

      「原来如此。」

      他一脸幌然大悟的样子把我们搞得满头问号,所以呢?

      「上面写着我头部受到冲击,所以有些血块留在头里,才会出现昏厥等现象。」

      「我记得这只要做手术取出血块就能全癒了,源治。」

      「源治你不用胆心,本小姐会请最好的医生帮你做手术的!所以……」「谢谢妳的好意夏娃,我没说完。」

      他把x光拿出来展示,图中的脑部有很多零散的黑点,似乎这不是好现象。

      「看到黑色的部份吧?分布得很零散,而且都很细小,上面写着手术困难,我想要搞的话大概要切开我头,那我复原就得光好几年了。」

      「那源治君就不是没办法可做吗?」

      「也不是没办法,脑出血的话好像可以用溶血药,但这对身体不太好。」

      我印象中好像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

      「那也没办法,总比突然不知在那时头痛好,万一是在马路上就恭喜了。」

      「也是呢,之前也看过源治君头痛得跪下来……」

      慢着,深雪说之前?

      「都是我害的……」

      虽然声如蚊蚋,但我也听到身边的茜亚说了这句话,但以深雪所言和散落多处的血块,有很大的出入。

      「不是刚好发作就是妳害的,现在搞清楚我就知甚幺事了。」

      「这些应该不会是你周围打架得来的吧?」

      「……嗯算是吧,第一次是被姬路那班混蛋敲的,之后间中就有这种头痛头晕的感觉了。」

      「哦!难度第一次和你打架时你那个蠢样,原来是头有事啊。」

      「说起来那次不平等条件下我才输给你,找次再打过吧混蛋!」

      「好啊白痴,待你复原后随时奉陪啊呀--」

      深雪在理香的头后敲下去,阻止了他两个疯狂的笨蛋,现在还在想打架的事,看来源治要连脑袋也去验一验。

      「还有那个茜亚,别再摆出这种样子,听好了,这一切也是意外,在你的认知不认为你朋友会加害妳、那时你也没有相信我的理由,这事我没怪责过你,人就总会犯错,我也犯过错,甚至害死了我的部下,那我又可以怎样?没有方法可以改变过去,唯一可以做就是好好活下去。」

      总觉得这番说话对茜亚来说早了一点,毕竟这可以会对未熟的茜亚带来反效果。

      「更何况,就算是妳害的又怎样,只是受一点伤就可以换回妹妹的人生,怎算这交易也是物有所值啊。」

      嘛。

      经源治一说,茜亚的泪水都已经满载于眼眶里,但这不是悲伤的眼泪。

      「……笨蛋……哥哥……」

      「嘛,妳还是叫我哥哥比较好听,虽然我不想加上笨蛋这两只字。」

      明明是温馨的对话,怎幺听上去好像在把妹似的?

      「……那个姐姐,美纱她没甚幺吗?」

      「嗯,放心吧她没事,昨晚我已经送她回家了,但我并没有说发生甚幺事。」

      「那茜亚妳得随便编过理由混过去呢,千万别把我扯进去就行了。」

      「哥哥你真的不打算让美纱知道你救了她吗?」

      「这对我没好处。」

      「怎幺啦,让个可爱的小妹妹对你有好感不就很好吗?」

      理香以着说笑般的语气靠到源治身边,但他的脸已经变得非常冷静:「叫你白痴不是叫假的,你去看看门牌上的名字再思考一下吧。」

      她应源治所言拉开门到走廊上一瞄:「咦?林元治?写错字了吗?」

      「你这样说理香不会明白的,源治。理香,先回来吧?」

      待她关上门后,我就继续说:「是身份问题。」

      「啊?就算给那个女生知道你的名字又如何啊?」

      「这事闹得那幺大,说不定会有警察找茜亚和美纱,如果她不小心让警察知道我存在,加上地上的弹壳,那我就很麻烦了。」

      「我还是不明白,就算这样警察也没证据定你罪啊?」

      「理香搞错重点了,比起今次事件源治会有更大麻烦,因为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危险人物。」

      「莉莉芙知道了,普通一个林源治的名字当然不怎样,不过如果他们由另一个方向找,知道我以前在ASOG待过我大概会被立即收监吧?」

      「只是加入过特种部队甚幺应该不会如此严重吧?源治君。」

      「危险之处不在于我个人,而是我所会的技能,也许你们不太清楚,一般特种兵退伍后一段时间都会被警察监视,收防被黑道吸收,而我危险的地方是ASOG会帮助训练一些地下组织和游击队,如果我被黑帮甚至恐怖份子所招揽,再帮他们训练出有组织性的民兵或游击队,那就不是开玩笑的事了。」

      「就是因为这种原因,墨西哥毒品战争才会没完没了,因为那班毒贩招揽了很多美国前特战人员甚至特工训练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墨西哥扫毒得要出动军方才行,现在你大概知我为何危险了吧?」

      「这里是日本啦,枪械怎可能和你说得那幺流通,哈哈哈哈……」

      理香这个打完场真的不成功,因为不单止源治,连姐姐的脸也僵硬起来。

      「你真的那幺认为吗?就算我不说黑市枪械,其实要生产枪械弹药没你想得那幺难,不计较质量一些家庭工厂也能生出来。」

      接下便是一片沉默,也许话题变得太沉重了吧?

      谁可以说点甚幺呢……

      「话说茜亚也累了吧,妳们回家休息吧,如果有甚幺重大事情我会连络妳们了。」

      「那幺我们也不打扰源治君休息了,贵安。」

      在深雪对他稍稍鞠躬后,理香也再次走过去:「快点出来哦,没了总是在耍笨的混蛋总觉得很寂寞啊。」

      「放心吧,我才不会那幺简单就死掉的。」

      两人对笑一下再次互击拳头,便转身挥手,而我也向他点点头便拉开门离开房间。

      「源治我帮你装点水。」

      语毕,连姐姐也跟了出来,在茜亚她们一行人继续走向升降机时,姐姐的眼神止住了我动作,她刚步出来瞪着我,怎幺了?

      「对手又增加呢……」

      她的表情似乎在生气,但我真不知她想怎样,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

      「莉莉芙酱,没事吗?」

      回过神来,深雪回到来我的身边,她不是跟着理香她们吗?

      「嗯,没事,茜亚她们呢?」

      「理香说茜亚看起来真的很累,所以先回家了,而人家有些说话想和莉莉芙酱说的呢。」

      看着她脸颊红红的模样,看起来不是严肃的事情,到底是甚幺呢?

      「……人家发现新的配对呢。」

      「应该不会是理香x源治吧?」

      「果然莉莉芙酱也这里认为吧!」

      「那就当然了,他们的举动一直都很奇怪,就像对对方有着一种爱一样,如果理香真的是男生那就完全对了……不过深雪,理香是妳男朋友,没问题吗?」

      「因为腐只是我们的幻想嘛,而且莉莉芙酱不也对源治君有BL幻想吗?」

      的确无可否认,毕竟源治身边也有像理香或雅克那种「美少年」的存在。

      「深雪,不如我们回去学校详谈吧,我觉得有必要『深入研究』一下。」

      在我们的幻想世界里,似乎源治的BL后宫又要多一个新成员呢。

*林源治视觉*

      又变成得我自己,虽然我习惯孤独,但每次孤独都不是好事。

      夏娃说出去装水,但以她的自理能力没半小时都没可能回来,理香她又不在,是很闷的半小时嘛。

      以遥控器打开电视去到英语频道,哦?在做惊声尖笑吗?很久没看了,看看吧。

      看了一会,好像有谁在敲门,随意应道后外面的人也拉门进来,稍瞄一下似乎不是医生或夏娃,好像是莉莉芙她。

      「留下甚幺吗?莉莉芙。」

      慢着,有甚幺不对,虽然刚刚瞄一眼很像她,不过刚才她们都是穿着校服,但进门的人身穿着白危洋装,她们离开也不够十分钟怎可以换完衣服再来?

      立即转过去,眼前的人不是莉莉芙,而是她的母亲--宁芙。

      「大姐?」

      「Bonjour--小源治!人家来探病啰!」

      在那人畜无害的笑容看不出杀意,但最近发生那幺大件事她主动来找我,应该也没好事发生。

      「有何贵干?」

      「嘛嘛,小源治真冷淡,人家会很伤心哦……」

      这种看起来在撤娇的发言很难入正题。

      「大姐你找我肯定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正题吧。」

      「还不是时候呢。」

      一个冷静的笑容把房间气氛拉至冰点,而没过几秒立即有人拉门:「源治我回……妈妈?」

      门外的人是夏娃。

      她连招呼都是没打她立即拔足而逃,而大姐似乎一脸早就知道的样子。

      「妳现在连预知也会了吗?」

      「不是啦,只是我进来前用这个下了结界,有谁靠近人家也能知道,所以才说不是时候罢了。」

      她手上拿着一张印上複杂魔法阵的四方纸笑道,这我记得是甚幺符文术吧?

      「现在就能入题呢,最近的事我都由小芙那里听到了。」

      果然为这事而来。

      「小源治不用摆出那幺恶的模样啦,人家不是来责备你的,毕竟那孩子要强硬点的手段才会听话嘛。」

      「大姐你没觉得茜亚的个性,妳也有责任的吗?」

      「啊啦,小源治怎会这样说的呢?」

      「似乎大姐完全没自觉,你只在宠夏娃和莉莉芙,而完全忽略了茜亚吧?」

      我之所以没怪茜亚的任性,因为我看着她长大,所以我很清楚一件事。

      她们三姊妹都没有父爱,而茜亚更是没有母爱下长大的。

      以前最少也有我在宠茜亚,但连我也走了后就只有莉莉芙能稍稍照顾茜亚,偏偏莉莉芙的社交能力就有点问题,就算心里很爱护茜亚,但表现得出来也不足令茜亚在幸福家庭下长大。

      茜亚本来就不是个很自立的孩子,现在强装得能和莉莉芙一样独立,我想这几年她也过得不怎快乐吧?

      「怎会呢,每我孩子人家也很爱护……」「I   don’t   think   so。」

      她似乎不认同我的说法,连脸也黑了。

      「我详细点说,知道夏娃为甚幺一见你就走、不,应该说她怕了你?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你也清楚。」

      她老实的摇摇头,我也继续说下去:「简单就是,她们三个须要的爱妳都错配了。」

      「夏娃最不喜欢就是别人烦她,以前和她交住我就是太宠她,所以那时她觉得我很烦,虽然现在情况反过来不过这是题外话。」

      「而大姐妳虽然很爱夏娃没错,但她真在不喜欢这种『爱』,如果你能像对茜亚一样对夏娃,我相信她才不会怕妳。」

      「最须要妳关心的茜亚妳却最不理会,所以在她摸索『成长』的道路上才会扭曲,现在要补救的话就最好给她多点关心,至于实际怎做那就是妳的问题了。」

      「至于莉莉芙就没甚幺好说,她的个性很自立,放着不管也能活得好好,不过她不太会与人相处这点你知道的。」

      「是吗?明明我还意为自己很了解自己的女儿,但现在竟然后辈说教了。」

      「了解不是自己说就是的,大姐妳只沉迷工作,不理解她们是当然的,而且我作为同辈自然能比你更接近她们,这没甚幺好说。」

      「那小源治你呢?比起她们你更加在没父母所爱之中长大的,你不寂寞吗?」

      「Thank   for   fucking   Hardison,我已经不须要这些了。」

      「说谎,明明你就很寂寞,人家在里来之前,有在外面观察过你哦。」

      或许大姐说对了吧?刚刚少了那班家伙在吵吵闹闹,好像真有点寂寞吧?但这不令我会死的。

      「以后多点家回玩吧,之前人家是对你有点误会,但就我所见所闻,你一直都在帮忙那班孩子,甚幺把自己身体搞成这样也不在意,我得为此而对你道歉。」

      「算了吧,反正都过去了。」

      「另外夏娃的事小源治,现在办得怎样呢?」

      嗯,话题又回到这个了……

      「我在由姊妹关係搞起,不过发展有点微妙,我搞不清楚她们关係是好还是坏。」

      重要事情上夏娃的参与度也很高,但平常她们又好像是死对头,真诡异的关係。

      「嗯嗯,那就是急不来的事情,不过小源治想要甚幺奖励吗?要看胸部也可以喔!」

      「fuck   off!」

      轻力手刀敲下去,大姐还在装哭啦。

      「源治君好过份……」

      「我知道夏娃那种个性那里来的了。」

      「哈哈哈,总之麻烦源治君啰,认真说小源治要甚幺支援也可以来找我们,毕竟你也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喔。」

      嘛,这次似乎她是真心的。

      「人家还有工作在身,小源治如果出院的话要通知我们哦,嘛,迟点见吧。」

      大姐她已经转身离开,当她正要开门时,我突然想起甚幺。

      「我的确有事要大姐帮忙。」

      「哦?是怎样的事情呢?」

      「迟一阵子我可能会问一些只有你才知道的往事,我想请妳到时务必如实作答。」

      「可以喔,源治你认为是适当时就来问我吧。」

      轻笑一下,大姐就离开了。

      我突然想起关于我父亲的事,我有问过哈迪森,但他没给我一个答案,在夏娃口中得知,哈迪森的变异似乎和我被收养时间相近,我相信应该有关连的。

      这时,房门再次被拉开,但探头进来的是夏娃她。

      「妈妈走了吗?」

      「她在妳背后。」

      她真的相信我说话吓得立即回头,真笨。

      「源治你真是啊!想吓死人吗?」

      「因为你害怕时那样子很有趣嘛。」

      「你的性格真够恶劣啊!」

      夏娃坐到来我床边,她拿起我身旁的玻璃杯倒出两杯水,再拿起其中一杯来喝。

      「呢源治,我有新的生意想和你谈。」

      「乐意至极,请。」

      「我想请你做我司机,怎样?」

      「司机?你不是会开车的吗?」

      「我发现自然好像不太适合驾驶嘛……」

      「你终于醒觉了,恭喜您。」

      不鼓掌不行,这是夏娃对人生的觉悟,路上少了个危险驾驶者了!

      「为甚幺你会高兴啦!明明就不是甚幺好事。」

      「我想这对你所到之处的人都是好事,相信我,这话无比真心。」

      「可恶……不过你答应就行了,那等你出院再去买出吧。」

      「我其实没所谓,不过真的没问题吗?再加这种工作可会拖慢正职的。」

      「反正也急不着,而且你也毫无进展吧?再加上你平常看起来都在玩啊打架做些无聊事,你别意为我不知道啊。」

      「如果你学会说话技巧,妳大概会变得讨人喜欢得多的……」

      晚上我也有好好在工作啦!虽然已经看过的文件都没甚幺发现。

      「总之就这样决定吧。」

      忽然,又有人敲门,这次又是谁?

      「不好意思,打扰了。」

      拉门进来的人有着一头金色头髮,有着令人感觉清新的脸蛋,富正义感的美少女山田,千呼万唤终于来了!

      「咦?连夏娃同学也在吗?」

      「哦。」

      夏娃似乎对山田没甚幺好感,连回应也只是普通一声。

      「源治,我带了便当来喔!我就知你喜欢吃吉列猪扒了。」      

      当我由山田手上接过便当,心中有无尽的感激之情涌现,医院的午餐实在太难吃了。

      「山田,你对我太好了,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礼物了!谢谢!」

      「你没必那幺夸张吧?本来我想亲手煮的,不过你都知我对肉食不太会处理嘛,但我已经买到食谱了,下次我试试煮给你吃吧。」

      「山田,等这个学期结束后我们就结婚好吗?」

      「源治你是傻瓜啦?我是男生来的,才不能和你结婚啊笨蛋。」

      「咦!」

      夏娃突然的惊叫令我们注意力都放到她身上:「怎幺了?」

      「我还意为他是喜好才穿男生校服啊,你怎可能是男的啊呀!」

      「哈哈哈哈,山田你就认了吧,夏娃这个感想和我第一次见你一模一样,这证明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吧。」

      「又不见莉莉芙小姐把我当成女生?」

      「当了你也不知罢了,我记得茜亚好像有叫过你做学姊吧?」

      「笨蛋源治!早知我就不来了。」

      「别这样嘛,山田你来探我我很高兴哦,真的。」

      应该怎说呢?

      比起莉莉芙她们三姊妹还有对谁都恭敬的深雪,山田的个性比较易混熟又好相处,简直就像小天使一样嘛,而且又很好欺负。

      「我也很高兴认识到你哦,奇怪的笨蛋令我的生活很重大的变化呢……不过源治你今次又和人打架吗?」

      「说来话长,你就当我是吧。」

      「……嗯,既然你不直接承认,那幺就是说你经历过一次大冒险吧?那我也不多追问,只要你没事我就安心了。」

      我其实不肯定有没有事,毕竟我头还在痛,虽然不希望但短期我未来再可以参与些高强度的作战,因为随时出现昨晚的情况是很致命的。

      「平常我和别人打架你也很反对啊。」

      「因为我有种感觉,这次源治是去做好事才会受伤嘛,如果再去指责你就太可怜了。」

      「你大概是我再认识的人中最温柔那个。」

      因为我认识的家伙大多是再我帮忙的人,唯独是山田比较能够照顾到我,而我也能向他稍稍撤娇,大概我的人缘运都令我要自立的关係吧。

      「因为我在源治你和莉莉芙小姐身上都看到孤单的背影嘛……总有种想照顾你们的感觉,或许是这样所以和你们都特别亲近呢。」

      「在发表后宫宣言吗?男女通吃的女生我也很喜欢的,没关係。」

      「又扯到这种话题上吗?真没你这个人办法。」

      山田摆出那无奈的表情,而夏娃突然缠着我手臂,再盯着山田他,怎幺了?

      「……好强大的敌人。」

      夏娃似乎对山田有莫名其妙的敌意,明明刚刚还好啊。

  • 名称:七公主驾到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2: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