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草和尚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我到底在做甚幺?

      为了无聊的脸子,这几天像行尸走肉的我到底在做甚幺?

      明明知道老哥和姐姐都是出于关心,但我虽说出那种过份的说话。

      毫无意识的答应了今日的ktv,但我实在没法和那些素未谋面的家伙玩下去。

      那天之后奈美就没给过我好脸色,连同她今日带来那些女性朋友都一模一样,但我亳不在意,因为我都没把她们当朋友看待。

      我只在乎美纱。

      那天次后虽然没详细谈过,但她似乎没生气,今天也是她希望我来把关係拉回平常,但我可不是这样想。

      我的耳朵已经听不到那些噪音,拿出电话目无焦点看着萤幕……

      不自觉的按到电话记录,当天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没理会打过来的电话,原来老哥打过来五次吗?

      轻触一下去到发送短讯,虽然在收讯人上打上老哥的号码,但对着一片空白的萤幕却不知道应该输入甚幺。

      老哥那天的警告,我应该相信他吗?

      如果是相信的话,那今天我就不应该来吧,那幺我为甚幺还要来?

      啊啊啊!好混乱啊呀--

      「茜茜,一起去摘花啰。」

      美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而她背后那两个笨蛋也拉开门慢步出去,去洗手间吗?

      「哦哦……」

      收起电话去到走廊,正当我跟着她们的脚步走时,美纱从后拍拍我的,她的身体似乎正要走相反的方向。

      「洗手间不是在那一边吗?」

      「我们要去的有点不同呦。」

      她笑咪咪走向另一个方向,是吗?才不是去洗手间哦……

      推开消防门来到后楼梯,美纱也整理好裙摆坐在梯级上:「刚刚那个场合很多事都不能说哦。」

      「啊,是啊……」

      坐到美纱的身边,她的左手就叠到我的右手手背:「还在对学长生气吗?」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在生气。」

      「嗯……其实那天茜茜把学长拉出去了后,发生过甚幺事呢?」

      对,我没跟美纱说过,她们只见到一去不回的老哥还有气沖沖的我。

      「虽然不知美纱你信不信,但老哥说那天那班人在饮品中下了药。」

      「呃?学长不是发酒疯的吗?」

      「他是装出来的啦,我拉他出去之后老哥非常清醒,说他一开始装成喝醉……不过美纱你相信老哥吗?」

      「虽然动机很奇怪,但学长做法如果不真有事实,那幺对他也没好处啊。」

      也是,要是想得到我和美纱的好感,他的做法就只会令我们反感,老哥没理由会笨得弄巧反转吧?虽说他用上的也不是甚幺好方法。

      「所以茜茜,其实我们是否应该不回去呢?」

      「如果美纱你不回去露个脸的话,那个美奈大概会对妳也发脾气吧?放心吧美纱,如果他们只是下药就没甚幺即时危险,何况我会保护妳的美纱,待会找个理由先走吧。」

      「听到茜茜妳说保护我很高兴哦……话说刚才想打短讯给学长吗?」

      「不只老哥啦,其实姐姐我也想跟她道个歉,毕竟那天回去我也找她来出气。」

      「道歉怎可以靠短讯的啊!要脸对脸才有诚意哦!」

      「不过很难开口嘛,你没看到老哥和姐姐总是罢出一副扑克脸的样子罢了--」

      「我相信女王大人和学长都会笑着原谅你哦,只要那个是真心的道歉的话。」

      「碰--」

      在美纱语毕后,上层的楼梯突然传来一声很轻的碰撞声,有人?

      跳起身追上去--连跳过几级向上层一望,空无一人……

      怎可能的啊?那一声很近的声音应该就是上一层传来,以我的反应和运动速度,怎可能有人逃得无影无蹤啊?

      「怎幺了茜茜?」

      「嗯,没甚幺,回去吧。」

      下回去把茜茜拉起身,我们慢步回去房间那里。

      我们四个女生都离开房间,那就是他们下药的最好时机,接下来每一步都要小心。

      美纱是个毫无战力的小女生,而且房间那幺多人要是用不魔法的话我也很难全身而退。

      总之能尽快离开就尽可能,嗯。

      美纱推门进去后,咦?为甚幺人少了那幺多?不对劲--

      回头一望,已经有一个男人拿着甚幺向我一刺「兹--」啊呀呀--!

      ……

      ……

      身体就像被强烈的电流刺激过,当我再张得开眼时我已经倒在地上,而美纱也像失去意识似的一样躺在我旁。

      糟糕,竟然会用电击枪,我太轻敌了。

      「啊啊,这两个婊子我看不顺眼很久了,真麻烦你们约!」

      把头稍稍移向声源,是刚进门的奈美,这番话是人说的吗?我都算了,美纱还真心把这个人当朋友!

      要不是现在连要动根手指都难,我一定会把这些家伙都杀掉!

      「我们多谢妳才真,听说这两个还是处女吧?那今天真的大饱口福啰。」

      「大哥,我要玩那个小小只的。」

      「真没办法呢你这个萝莉控,别把货物玩坏哦。」

      我眼前的男人把我抱到长椅上,一瞬间他已经拿出那根噁心的东西出来。

      虽然手指能够稍动一下,但别说用魔法连要把手移过去都难,可恶……

      「这里就交给你啰--啊呀!」

      突然被奈美的一声惨叫吸引,我们都把头转向大门那边看。

      一个男人的黑影立即闪到一边,而在半空好像有甚幺划过那人渣的头顶。

      这种黑色条状的物体我好像在那见过,这种不好的预惑糟糕--

      立即闭上眼睛也有连续的白光收入我眼帘,而听觉更是被巨响剥夺,这种感觉好像一两星期前才试过。

      张开眼睛依然有白色主导,但我及时闭上眼睛我依稀可以看到人的轮廓,好像有谁冲了进来,而那班人虽像被无影的拳头打飞似的一个个倒下。

      影像和听觉开始回复,冲入来这个人穿着好像是绿色的军服,脸上带着头套,他手上拿着一把散弹枪在向他们扫射,但可没有血花满天只是惨叫四起,这种作战方法难道是老哥?

      似乎镇压了后,他把散弹枪挂回背上再扑向我这边:「Can   you   hear   me   now?We   Gotta   Get   the   Hell   Out   of   Here!」

      果然,这种英文是老哥的口气。

      「……救……美纱……」

      用尽全身气力说出这三个字,老哥也会意转身过去美纱那边,这时在他身旁出现一个巨人的黑影--

  

      我没来得及吐出半个字,已经有甚幺巨大硬物敲向老哥,这记把老哥撞得失去平衡倒向沙发,数步之遥正有一个体格强壮的男人拿起一张木椅,似乎想再次掷向老哥。

      稍稍能动双手,我瞄準好这个男人射出水枪,可以空气湿度真的不怎样,我的攻击只能稍稍止住他的动作。

      不消半秒那个人就像癫痫一样站得立正,口中也发出接连的悲呜,而老哥那边都发出「卡擦、卡擦」的怪声,侧脸过去,老哥一手按头另一手拿起像手枪甚幺的东西指向那个人,应该是那做成的攻击吧?

      接下老哥好解开胸前那些不知用途的带,把美纱抱到身上再扣回那些带,因为美纱已经毫无意识,要救他出去只能让老哥抱着他吧?

      再来他过来把我拉起身,再扶着我向前走,他的负担已经太大了,我得努力向前走……

      身体还是很麻,每一步对我现在而言都很困难,就像用着一辈子的气力去走这几步……不过老哥也不见得好去那,刚刚被重物敲过,现在又要抱着美纱和扶着我,他的脚步也实在太不稳。

      「啊呀--」

      突然他整个人向前一仆,连带着我也一起被拉着仆倒,双手勉强支撑着免得头也着地,稍稍把脸别过去,老哥好像很不对劲。

      面罩下的双眼毫无焦点、而口那个位置还好像有甚幺液体渗出来似的。

      「老哥……你真的没问题吗?」

      「……别管我……快往那边窗那边跑……」

      「可恶啊--!」

      身后一声雄厚的大叫吸引了我的注意,转身过去是刚刚那个强壮的男人,怎会那幺难缠的?

      慢着,他右手上那黑色的东西不就是手枪?

      可恶,现在老哥又这个样子……不,我得靠自己,老哥已经附出得够多了!

      用尽还有的气力去驱动身体,拿走老哥腰间上那把形状奇怪的手枪,再转身向那个人瞄準、扣下--

      轻轻「拍」一声,那个人就像刚才一样突然全身直立发出连续的惨叫,就像深雪姐攻击别人时一样,我手上这把是电枪来吧?那幺应该不会出人命的。

      不知那里来的气力,我的身体稍稍变得灵活,转身过去老哥那边,他也靠着墙边缓缓爬起来。

      把手枪插回他的枪袋,再缠着他的右臂想扶着他走,但他突然用力挥开我双手:「妳还有余力的话,看到那窗边有条游绳吗?冲过去跨出窗门等我。」

      显然老哥不想我帮忙,只有照着他的说话去做好了。

      一拐一拐步到那没有锁上的窗门,看着外面已经洒下滂沱大雨,只是稍稍探头出去都湿透了,不过这也是好几会。

      跨出窗门站在那小小的装饰台阶上,看着这条后街上没有半个路人,好极了。

      下这种大雨我根本不忧心水份来源,立即在我们下方集结成约三公尺深的水床,就算直接跳下去水阻也能使我们毫髮无损。

      老哥也跟上我的脚步爬到出来,但那呆头呆脑还是一模一样,不过等脱离险境才再关心他吧。

      「如果不介意全身湿透的话就跳下去吧,老哥你这个样子再游绳很危险的。」

      他也许听到我的说话吧?但似乎毫无思考过似的跳了下去,不过算是好事吧?

      跟着一起跳下去--我再慢慢解除水床,就算我也控制水的魔法师也好,喝几口水也欠不了……

      「咳--!」

      刚刚跳里水里让我全身湿透,但也能继续感受到被雨水打到身上的感觉,忽略间这种感觉小了很多,而且一片很熟识的白光在照耀着我……

      抬头望,拿着雨伞的人……是姐姐?

      她脸无表情的伸手向我,我把手递过去她也用力把我拉起身。

      「过来帮忙。」

      她走到过去我差点忘掉的老哥那边,但我们没来得及做甚幺老哥已经撑起身大叫:「我们浪费太多时间了,快走!」

      「茜亚,这一边。」

      姐姐指向一部破破烂当的红色跑车,便扶着老哥往那边走,她那副扑克脸似乎很生气,但我实在没余力想太多了。

      现在我全身的麻痛比刚刚被攻击之后还要利害。

      勉强动着身体走到后座那边,在姐姐的扶持下我坐进车厢里,驾驶座上的人……是大姐?

      转头过去,老哥已经解开美纱把她放到我旁边,自己就坐到前座去,而最后进来的就是姐姐。

      「……夏娃快开车……」

      「喂喂,源治你看起来很……」「听不懂吗?我可不想被警察……」

      慢着,我还没听到老哥说完……意思……好像……

      眼前一片模糊,我还是不太搞清楚发生甚幺事,模糊中我连轮廓也看不清,但在我不远的地方好像有一点光源。

      我好像躺在一张硬硬的木椅,而身上也盖着一张毛毯,身体还像之前一样麻痛……

      我记得最后的记忆是,我们一行人上了由大姐驾驶的一部汽车,接着我已经在这里了。

      稍稍活动着头看看四周,本来就看不清楚加上四周太黑,我实在看不到甚幺,只是雨声一样的大。

      不,好像有谁也躺在同一张木椅上,稍稍抬头,这个髮色……好像是美纱,虽然都还没回复意识,但看起来应该也没事就好了。

      这时有个白色的人影在我们面前走过,还好像在我们面前放下甚幺机器,不消几秒机器便发出「依依」的运作声,同时有一阵和暖的风吹到我们身上。

      视线稍稍回复,我也看清眼前的轮廓,这个身影和高度……

      「……姐姐?」

      「醒了吗?」

      语气一样的冷漠,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我肯定姐姐她在生气。

      「……是啊姐姐,这里是?」

      「一座教堂,详细位置我也不清楚,是姐姐开车把我们载来的。」

      她口中的姐姐,不就是我的大姐夏娃吗?

      「我记得……大姐都好像出现过对吧……呃啊!」

      想动着身坐起身和姐姐说话,不过只是稍作个大动作我身上每一串肌肉也以剧痛作抗议,不过我还得强忍下来坐起身。

      「妳们刚刚的战斗我都有在看,我建议茜亚妳短期来也不要乱动比较好……姐姐在帮源治收好一些不见得光的东西,我也不清楚好在那里。」

      我听到一个熟识又重要、却被我忘记的名字,对!老哥呢?

      「对姐姐!老哥在那里?」

      「源治坐在那边的张椅上,他情况看起来很差。」

      对,他刚才被那个肌肉男重重地掷了张硬物一下,接着他的样子就怪怪的。

      强忍身上的痛楚一步、一步走过去,一阵雷光闪过照亮了教堂,而在这一瞬间我看到老哥弯下身坐在长椅上,就算刚才我和姐姐的对话那幺嘈吵,但他如同石像一样丝毫没有理会我们的意思。

      一切突如其来的事,加上大姐、姐姐与老哥的联盟内情肯定不单纯,但老哥把我和美纱救了出来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老哥,你实的没问题吗?」

      这时,他突然像被甚幺惊醒了一样,突然跳起身抽着我的衣领:「You   Know   You   Are   A   Fucking   Idiot!Right?」

      「呃?」

      他的反应超出我预期,到底怎幺了?

      「妳们在后楼梯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妳的脑袋用来装屎的吗?」

      的确,回想起来我对自己的能力太自信了,不过正常逻辑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突发情况吧?

      老哥放开了我的衣领,再毫无气力的躺回长椅上,无气无力的道:「……或许那时就应该出来阻止妳了。」

      那幺说刚才在后楼梯那个人就是老哥了吧?

      不单止这样,他们三人的参选而且那幺有组织的行动,一定是早有预谋的,但现在再去追问谁我也不觉得会有真实的答案,不管谁对谁错,这次就混过去好了……

      「源治,你看起来情况很差,真的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吗?」

      姐姐她环抱着双手走到过来,但她一眼也没看过来我这边,这次害老哥受伤她一定迁怒于我吧?

      虽然我当初为无聊的面子发他们脾气真的不对。

      「……人才不会简单呕--!」

      话未说完老哥忽然向我吐出了甚幺液体,一瞬间我的白色小可爱就被染成暗红,是血!

      「姐姐,照亮一下老哥!」

      我上前把老哥的头抬起,而姐姐也应我的说话以魔法作照明。

      不单在嘴里不断流出血水,撑开他双眼不单双目无神,而且瞳孔还好像慢慢放大,这次糟糕了!

      「要立即把老哥送去医院,他快死了!」

      「我去叫救护车,茜亚妳照顾好……」「你们为甚幺吵吵闹闹啊,在吵架吗?」

      我们一同回头看,完全不知发生甚幺事的大姐正一脸优闲,慢着,大姐是开出送我们来吧?比起等救护车一来一回,还不如由她直接送老哥去医院!

      「大姐,老哥他快要死了!快开车送她去医院吧!」

      「吓?我我我明白了--」

      随着大姐急步的跑向大门,我也用力把老哥扶起,不过他真的是很重,而姐姐也似乎想帮忙似的一同帮手扶起来。

      「姐姐,妳能留下照顾一下美纱吗?」

      「妳在说甚幺傻话?妳一个人……」「这次就由我来保护老哥他吧!」

      姐姐沉默了片刻,也不浪费时间的点点头:「我知道了,不过让我帮忙扶他上车先吧,你要好好照顾他。」

      我们一同扶着沉重的老哥一步一步走过教堂的红地毯,身体我还是一样的痛,不过为了老哥我得坚持下去。

      刚刚在那条走廊上,老哥也不是一直忍着痛把我和美纱救出来吗?这次得由我去救助他了。

      稍稍别脸过去,他似乎的已失去意识,这不是个好情况。

      明明在子弹横飞的世界他也可以活下来,怎可能因为我而随便死掉啊!我……我会后悔一生的啊笨蛋!

      还没被雨点沾到,我的眼睛就开始下雨了,可恶,老哥要撑住啊!

  • 名称:灯草和尚全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2: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