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禁忌超清在线观看

      昨晚回家后看到深雪姐和理香姐比平时来得甜蜜,向姐姐打听一下才知道是老哥做的好事。

      接下来姐姐和我说了很多关于老哥最近的动向,她似乎希望我和老哥的关係别搞得太僵。

      说实话我对老哥倒没甚幺,反而是他对我不太友善才对。

      不过既然姐姐希望的话,我也试着和他和好吧。

      休息时间拿着最近出版的杂誌去到高中部,我準备拉开一年一班的教室门时,一把诡异的叫声正传到我的耳朵--

      「Fuck--you--!」

      如声音一样诡异的画面也同时收到我眼里,应该怎形容呢……

      有个金髮飞机头男正躺在老哥身上,而老哥也用四肢缠着他的手脚,两人只余下右手正在争取甚幺似的。

      「你这混蛋是长臂猿啊啊呀呀--快拿回来!」

      老哥似乎想要拿回飞机头手上那个公文袋,不过那个人异常的手长使老哥连摸也摸不到。

      「去死吧混蛋!我绝对不会让你幸福啦!」

      「我杀了你啊呀--!」

      对于两人的缠斗身边的学长学姊也冷眼旁观,就连我的大姐夏娃也一脸懒得理会。

      这种「与世隔绝」令埸面更加诡异,不过还不如说他们的举动本身就很GAY……

      「啊!茜亚妳来得太对了,拜託帮我拿走内田手上那份东西,那是我的东西。」

      接着老哥也不再争夺,而和其余三肢一样锁起那个飞机头。

      「NO!绝不能给那家伙啊呀--!怎能让林这家伙得到幸福啊啊啊--!」

      我不知道公文袋里面是甚幺,不过那飞机头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

      GAY就不说了,竟然会不想朋友得到幸福,到底老哥认识着怎样扭曲的家伙啊?

      无视飞机头的呼叫,我一手拿走公文袋,里面装着会让老哥幸福的东西?这让我很在意……

      「能拆开来看吗?」

      「哦,拆吧,我还要解决这混蛋,去死吧--!」

      老哥似乎还要和飞机头角力着,我也在这时解开公文袋上的绳结,里面好像是本杂誌来……

      拿出来看看标题,上面以着粉红色粗体字写着GOOD   MAN,好男人?

      再拿高一点……甚甚幺?

      封面上正有两个满身肌肉和毛的大叔正在亲热,再加上刚刚那标题不用看内容也知道这是本同志杂誌,还要是重口味那种。

      这种杂誌会让哥哥幸福?那只有一个可能……

      「老哥你到底变得多腐烂啊……」

      「啊啊啊呀--」

      「蛤?妳在说甚幺?」

      刚刚放倒完飞机头的老哥在他身底下爬回出来,以着他的体格、除了没太多毛之外的确是那种类型。

      「虽然我不像姐姐和深雪姐一样热衷,不过就算老哥你是有那种趣味,至少也找像山田学长那种帅气可爱的男生吧!」

      「我完全不理解妳在说甚幺,你肯定我们频道接对了吗?」

      「你自己看看吧--!」

      把那本呕心的杂誌抛过去老哥手上,他也轻鬆的接着:「what   is……what   the   fuck--?」

      他似乎一看清楚是甚幺便立即抛开,那不是他的东西吗?

      「这不是你的吗?」

      「怎可能是我啊!用屁眼想也知道不是我的吧?该死!」

      「那幺来历呢?」

      「刚刚有个可爱的学妹害羞的把公文袋交给我就跑了,当我意为是情信时内田那混蛋就抢走了,之后如你所见,该死!下次别让我看到那家伙……」

      理由好像合理,不过刚才老哥和飞机头的摔角也很有那种气息。

      「慢着,茜亚妳该不认为我是GAY吧?」

      ……你想我怎样答你?

      「喂!你别跟我沉默啊呀!那不是默认了我的问题吗?」

      「……与其问我,老哥你还不如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吧。」

      「我那个笨到不行的小妹,源治怎可能是个基佬呢?」

      这种自视甚高的发言同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会以这种语气和我们说话的人,大概只有我那个笨蛋姐姐。

      她如以前一样,以着优雅的步伐由座位那边步向我们,其实她闭上嘴也不失为个大美人,只不过一说话就让人知道她智商有问题了。

      大姐走到老哥的身旁,再搂上他的右手:「我家的源治可是常常偷窥本小姐洗澡,怎可能是GAY啊呀--」

      没待大姐说完,老哥已经挣开她,再以闪电般的速度以一记手刀敲向她的头。

      「别捏造不存在的事件。」

      似乎被敲得很痛的大姐抚着前额,眼角已经流出一丝泪珠,虽然大姐很欠揍,但老哥对女生出手也太重了吧?

      「甚幺啦!人家也只不过想帮你洗去GAY的流言罢了,你还恩将仇报……」

      「妳知道何为越帮越忙?或许妳那宣言可以排除我是基佬,但同时帮我製造出一个变态的形象,这不一样令我形象降低吗?」

      其实我想说,老哥你的形象在一般学生眼中,已经离人和人渣的界线不远了,暴力狂、变态偷窥狂之类的称号连国中部的我也听得到。

      不过这种伤人的说话我还是别说好了。

      「说来话,茜亚妳来找莉莉芙吗?她们都不在哦。」

      「不,我是来找你的。」

      「哦?那还真是稀客,有事吗?」

      「听姐姐说老哥你想了解我的工作嘛,所以我就拿杂誌来给你看。」

      双手把我带来的杂誌递给他,接到手上老哥扫视了封面一下,便指指自己的坐位:「这里不好聊,过去坐吧。」

      「那个飞机头呢?」

      「管内田去死,他应得的。」

      回望着被老哥打晕的那个人,其他学长学姊也完全视若无睹,甚至有学姊直接踏过他离开,话说姐姐她们待在这种班级真的没问题吗?

      随着老哥的脚步,我和大姐也去到他的坐位旁边,大姐自然就坐到深雪姐的位置上,而我就站在他们旁边。

      「是平面模特儿对吧?」

      「嗯,里面我有几个广告比较大,不过如果是想理解的话慢慢看也没差。」

      我想老哥很少会看这种以女性为主的时装杂誌吧?

      他静静的翻着书页,当看到有我的广告时便会停下来留神注意。

      老哥在看的是一样比较黑暗冷酷风格的首饰广告,他应该不会认为我是不良少女吧?

      这个只是摄影师和广告商的要求,平常我也不会走那种黑暗哥德风,但老哥的注视令我很在意……

      「啊--?穿这种衣服好看的人就只有像茜亚这种贫乳妹啦。」

      大姐果然是个白痴!

      「……大姐,你能再说一次吗?」

      这时大姐往我一瞄,脸上露上一副得意的胜利者笑容,明明感觉到我的愤怒,但她还故意挺起胸部:「我说那种衣服只有茜亚这种『贫乳』才穿得好看啊,本小姐可没讲错啊。」

      她还故意在贫乳一词上加重语气,是想故意激怒我吧?

      的确嘛,比起姐姐和我,她的身材实在好得多,不像姐姐那种萝莉巨乳和我的高挑平板胸,她的高度刚好在160CM左右、而且胸部比姐姐来得更大,为甚幺明明都是妈妈的女儿,大姐那个傻瓜可以同时拥有我和姐姐渴求的身材?

      一直没大反应的老哥突然转向大姐,双手用力捏着大姐的脸庞:「别跟我得意忘形,快道歉。」

      「对对不起……」

      被捏得连眼泪也流出来的大姐也哭着脸对我道歉,老哥才肯放开手,她也如之前一样按着自己的痛处。

      「源治好过份……」

      虽然我一样不认同以暴力对待女生,不过不知为何看见姐姐受教训就觉得很爽,而且老哥看来也有种神奇的能力,以大姐的性格换是别人她早就用魔法轰过去了。

      「不必在意夏娃,贫乳也很可爱喔。」

      虽然我明白老哥的举动出自一份温柔,不过能说出这句话的原因……

      「因为老哥你比较控腿对吧?」

      「……妳竟然还记得,不过那妳应该更自豪吧?三姊妹中论腿的话茜亚妳跟本赢得落花流水,虽然莉莉芙紧次似妳,始终身高显得她腿不太长,而妳们在腿这方面完胜夏娃。」

      明明是在讚美我,但感觉一点都不舒服,这种认真的对女生评头论足不应该是男和女之间的话题吧?

      「慢着!源治你不就在说我的腿不漂亮吗?」

      「夏娃妳腿可以说没甚幺特别,比起两个TOPGUN当然没得比,更何况以妳的身材所依靠的又不是双脚。」

      接着,老哥向后一倒再把双腿放到书桌上:「其实我根本不知道妳们到底对身材抱怨甚幺。」

      「源治你身材好当然那幺说啦!」

      「大姐说得没错,本身身材比例就很好了,那像我们不是太高就太矮?」

      「那幺比妳们条件差的不就可以去死了吗?我看最少死了全世界九成女人啊……」

      老哥的表情绝不轻挑,原本还意为是轻鬆的话题,但他似乎有甚幺想说。

      「稍稍知足一下吧妳们,妳们三姊妹的条件已经不单是『美女』的水準,还要求甚幺?」

      「更何况妳们不是有不足,而是那种类型就应该有那种特长,夏娃妳这种华丽大小姐就应该有胸有屁股、妳平常穿长裙谁看到妳的脚?莉莉芙那种洋娃娃型有着她娇小的身材略带肉感,抱着她应该很好睡,至于茜亚妳这种高挑模特儿就应该贫乳、加上修长的四肢根本就应该这样。」

      「把妳们三个优点合起来或许是甚幺绝世美女、但是不是完全一式一样才算好?我认为不是,各花入各眼,喜欢那类型就去追求,那才是正路,我希望妳们了解我的意思。」

      老哥这样说没有错,我们三姊妹各有类型,华丽、可爱、帅气。

      不过可以的话,我反而想要像姐姐那种可爱,就像小时候一样……

      「话说茜亚,妳最近有活动甚幺吗?」

      「今天放学我会和朋友去KTV啊,怎幺了?」

      「我能够参与吗?」

      「为何……老哥你有这种想法?」

      以我所认识的他根本对这种活动没兴趣,大概是冲着我而来吧?

      「我想了解下你身边的朋友罢了。」

      老哥在说实话吗?应该不是。

      之前看过他对自己的事情说谎便会支吾以对、但说别人事情上说谎虽很完美,看他那种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也许是在说谎。

      过份的冷静反而令人很怀疑呢。

      「真心话呢?」

      「当然是想去认识漂亮的女孩子啦,还用说吗?」

      果然啦。

      「在女朋友面前说要认识别的女孩子,源治你太花心了吧!」

      「别自己封地位给自己,妳只是我的前女友,白痴!」

      反正她们也不喜欢老哥这类型,老哥去也没甚幺所谓,让他死心也好。

      「那约好时间地点要连络你吧,还有老哥你记着穿得体面一点。」

      「把妹的话我当然会穿得比平时更帅,这点茜亚妳少担心就对了。」

      怎可能不胆心?

      老哥他连便服也是穿着变形校服裤,日常外出基本上就只是脱下校服外套,里面一样是穿着黑道一样的花衬衫,一副不良的样子谁会喜欢啊?

      不过老哥说要我放心,那就拭目以待吧……

      放学后我也连络了美纱她们,一如平常来到我们常去那家KTV,我也打电话给老哥告诉位置在那。

      因为实在担心老哥的衣着,我特意约早他十分钟,我清楚他是个準时的人,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说起来,平常说和朋友去KTV姐姐总会多问几句,不过一说老哥也会在姐姐就不再追问,难道他认为我去KTV会很危险,要老哥保护吗?

      没所谓,对不存在的危机而言一切想法都是多余的。

      「嗨茜亚。」

      背后传来老哥的声音,自然反应转过去:「老哥……呃!」

      我怎会相信他的衣着品味……

      黑色作底上面印上白线组成的鹤纹衬衣、再加上一条裤管奇阔的黑色学生校服裤还有黑色战斗靴,如果是说穿我们学校的校服裤我还理解,但这条裤明显是特意买的。

      明明叫他不要穿得像个不良少年,但他就穿得比平常更像……不对,他平常都是「不良青年」了吧?

      「怎幺了?我觉得很好啊,还有点找回中学时候的感觉。」

      「我才不记得你中学是这个蠢样的啊……」

      那时候老哥和大姐也是读私校,怎会有公立学校的学生服?

      「我肯定我有,我还记得夏娃穿着水手服和我去约会,那时妳还小所以不记得吧。」

      老哥一提好像又有这幺一回事,好像有段短时间看过他们穿着公立校服,不过只是一丝丝画面罢了。

      接下来数分钟,老哥也没说过半句说话,而我又不知怎开口,毕竟这种场合严肃的话题又不合适、太久没相处过轻鬆的话题也没有,而且我也不太想听他说教……

      「茜茜--」

      是美纱的声音?

      果然,我的同事加好朋友美纱向我这边扑过来,我也自然的引开双手抱着她:「美纱酱。」

      美纱她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虽然年龄与我一样,但她的高度只比姐姐稍高一样,加上性格也是个爱撒娇的小妹妹,在她身上有点看到以前的自己呢。

      「美纱酱今天都很可爱呢。」

      「呜……人家倒觉到不及茜茜。」

      「美纱酱这种娇小的身材才算可爱嘛,我也很想像妳一样喔。」

      在她用脸磨着我时,忽然停下来注意老哥所在的方向,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茜茜……那个……」

      难怪茜茜的反应嘛,本来现在的老哥双眼就很凶恶,除了傻瓜时间外感觉上就像在瞪人一样,加上不良少年般的打扮当然让人感到恐惧。

      「放心吧美纱酱,让我介绍一下,他是我的义兄林源治。」

      稍稍往他转过去瞪他一眼,希望他不会用甚幺夜露死苦之类的说话和美纱打招呼吧。

      「nice   to   meet   you。」

      老哥主动伸手向美纱,反而美纱露出不解的表情回望向我:「那个……这句是怎样解的?」

      「是幸会的意思喔。」

      美纱点点头后也鬆开我,再向老哥稍稍鞠躬:「初次见面,人家的名字是成之内美纱,请你多多指教。」

      「顺带一提,老哥他是高中部的学生哦。」

      「是吗?那人家可以直接称你为学长吗?」

      「可以啊,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老哥摸摸美纱的头,她不单没抗拒,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嘛,合得来就好了。

      「那老哥你可以安心了吧?我的朋友可不是甚幺危险人物喔。」

      「who   knows?话说不只我们三个人吧?」

      「哦,奈美说会带新男朋友来一起玩,应该差不多来到吧?」

      是吗。

      奈美是美纱的朋友,在那里认识的我就不清楚,不过我对那个人没好感。

      不过既然是美纱的朋友我也只好应酬一下,话说我觉得老哥也不会喜欢奈美那爱装模作样的人。

      再多等了十分钟,奈美和他的新男友也慢步过来。

      「呦呦,我们来啰!我来介绍我的男友京介亲--」

      「喂喂,妳的朋友们都好可爱嘛。」

      那个一脸流氓样的潮男上前打量着我和美纱,真是一点礼貌也没有!

      「那我也介绍一下,他是我的哥哥……」「林元治。」

      咦?他不用真名?似乎他对这两个人也有所防避嘛。

      虽然美纱也有流露出好奇的眼光,但也没有多追问。

      似乎老哥的眼光也和那个叫京介的人对上,两人眼神也不太友善。

      「……这位小哥似乎很兇呢。奈美我们上去啰。」

      他们两人就如风一样走向ktv,美纱发了片刻呆也跟了上去,只留下我和老哥在最后。

      「老哥,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跟上去吧。」

      我开始触摸到老哥的行动模式,如果真的没问题他的反应不会如此冷静,他的心中应该有甚幺盘算吧?

      我们唱歌都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大家也唱过好几首歌,就只有老哥一直静静坐在我旁,虽然隔着那个男人是好事,不过他的存在令气氛变得很奇怪。

      「老哥,你应该不会给钱来看我们唱歌吧?」

      「不,我找我会唱那些要花点时间,点好后你们的都排在前面,所以我到现在也没唱过罢了。」

      是这样吗?

      接着奈美一轮鬼叫完之后,得点就只有四十一分,还好下一首不是她的,我的耳朵已经受够了。

      电视上出现的歌曲名称是英文,Dangerous?不是危急吗?

      而歌手的名称是Michael   Jackson,也是我没听过的人物。

      MV的画质看起来也有点旧,既然是英文又是老哥,大既是老哥的东西吧。

      「The   Way   She   Came   Into   The   Place   I   Knew   Right   Then   And   There--」

      一瞬间老哥跳出来踏着奇怪的舞蹈,他的用作一如画面上那样子奇怪的白人一样。

      双脚好像和地板没有了磨擦力般跳动,间中做出向前走、不过却是向后移动的动作。

      虽然很奇怪,不过总比起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来得好。

      当歌曲唱完后,房间突然响起一阵掌声,当然不是来自一脸无聊的笨蛋二人组,而是美纱她。

      「学长的舞步很有趣喔!」

      「哦?妳喜欢吗?不过接下这首没有跳舞,但歌词不错,你们最好留心听一下。」

      接着扬音器传来一首熟识的音乐,这好像是理香姐的电话铃声吧?

      「倾听着十七岁声音沙哑的蓝调    爱做梦的我在流露出敏感的叹息    说不上有什幺好事吧    不知疲惫地寻找着一时的欢颜--」

      老哥说出叫我们听好歌词,也是说想间接对我们说教,但到现在也还没听出甚幺啊。

      「在街上,少女正在出卖自己    为了不义之财,什幺事都做    失去梦想,玩弄爱情,早已完全忘掉了那个人    忘掉了无论何时都必须令心发亮--」

      唱的同时,他的脸正向着美奈那个傻瓜,但明显她没有听进耳朵。

      「抱歉,离结束时间还有五分钟,请问要延长时间吗?」

      「啊啊闷死了,不加长,快点完结吧!」

      面对着推门进来的服务生,那个傻瓜以着非常差劲的态度说着,而被打断的老哥似乎也有所动作。

      「有傻瓜的地方的确很闷,抱歉,请把帐单送过来吧。」

      别管服务生,老哥带刺的说话已经刺激到那个名字都记不住的男人,但他一跳起身準备惹事时,老哥捏着自己的手指发上啪啪声。

      「有意见吗?」

      在这种武力宣示下,那个人也不甘心的坐回位置,毕竟有脑袋都清楚,那种连我也未必打得赢的瘦弱潮男、怎可能挑战看就知道不好惹的老哥?

      如果打起来的话,只须要……一拳?

      当服务生来到放下帐单时,两人放下钞票就头也不回离开,而看着他们背影老哥虽吹了一声口哨。

      「下去再谈吧,别阻着别人。」

      跟着老哥的脚步下去,奈美他们早已连影子也看不见,反而老哥很轻鬆的抽起香烟来。

      虽然想惹事那个不是他,但他的处事手法我也不太欣赏,不过都成过去了。

      「那个学长,请问有空一起去吃晚饭吗?」

      不太会读空气的美纱直接问了老哥,不过他的脸也没甚幺难看脸色吧。

      「抱歉孩子,我室友在等我回去吃饭,下次吧。」

      「那幺人家可以来找学长玩吗?」

      「当然,我在一年一班,随时来找我吧……另外要我们送你们回去吗?」

      「不必了老哥,我会保护自己,我已经不是那时候的小孩子了。」

      他只是嘴角轻轻上扬:「i   don’t   think   so,kid。」

      语毕,老哥已经转身离去。

      虽然很希望老哥能像以前一样对我和姐姐温柔体贴,但总是把我们当小孩一般看轻,实在令我很讨厌。

      「啊!下次那个京介再出来的话,就算上我一份吧。」

      老哥这句话我大概知道他想怎样。

      他应该觉得那个人很危险,所以想来保护我们吧?

      虽然我也这幺觉得,不过以老哥的做法很易惹事,但有他在的确安全很多,我要多考虑一下……

      「呢呢茜茜,学长感觉上是个有趣的好人呢?」

      「嘛,如果单说他的出心,的确是个好人没错。」

      没错,美纱也说得没错,老哥虽然有点烦人,不过始终都是出于好意,好吧,下次也叫他出来,或许我们之间也要点磨合期。

  • 名称:美国式禁忌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0:2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