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诈都市超清在线观看

第九章:个人风格

      星期天早上,今天在家的人就只有我和茜亚。

      妈妈似乎有些研究还没完成而要加班,而理香就跟了深雪去了她姐姐的家作客,嘛,真是一如往日呢。

      一如平常的假日,我坐在茜亚的大腿上边看电视、一边吃甜点,这算是我们两姊妹的休闲活动吧?

      「茜亚,没约到朋友一起去玩吗?」

      「朋友随时可以见,我还是想陪陪姐姐嘛。」

      真是个好孩子呢,我轻抚着她的头,而这个比我高出很多的妹妹也更用力抱紧我,她的体温我非常确切的感受到呢。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们两个的关係也远比大姐她密切,大概是大姐那份高傲的个性都让我们不爱亲近她吧?

      忽然听到茶几上传来我电话的铃声,而茜亚第一时间就替我拿过来了:「谢谢茜亚。」

      看着萤幕上的来电,完全是陌生的号码,是谁呢?怎都好先接起来吧。

      「喂?」

      「嗨,妳想知道我是谁吧?」

      是诈骗电话吗?

      「我要挂掉了。」「喂喂喂--!莉莉芙妳真的认不出我声音吗?」

      这人叫得出我的名字?

      细听一下,这把男声有几分熟识,应该真的是我认识的人,而且这种装作很帅的语气……

      「你应该不会是那个把头髮染红的笨蛋吧?」

      「妳真的很失礼!染髮和笨是完全没关係的啊呀!」

      「所以你也简接承认了笨这一点了吗?」

      「……可恶,妳这家伙的口术也进步不少啊。」

      「托你的福,不过你主动连络本小姐,可不为了吵架的对吧?」

      「当然,如果想知我真正身份的话,现在就来浜离宫庭园吧,要武装到牙齿喔--DO、DO、DO。」

      真是个傻瓜……

      「应该不是老哥那个傻瓜吧?姐姐。」

      「还会有谁?」

      从茜亚的怀中跳回地上,以他最后一句说话我大概知道要去做甚幺了。

      「那个笨蛋不是约姐姐妳去决斗甚幺吧?」

      「啊,看来茜亚也开始捉摸到他呢。」

      如果没猜错,源治应该打算拿甚幺名字来打架,不管输赢他都会承认自己的身份。

      明明他的脑袋也不差,为甚幺总是想着打架这种幼稚的玩意啊。

      「不过姐姐妳不真的打算和他打架吧?」

      「还可以怎样?不过放心吧茜亚,妳姐姐我可是没有输的余地。」

      如果放着源治不管任他乱来,早晚也会出点大事件,还不如把事件消灭于萌芽吧。

      最少要在麻烦到妈妈之前要就控制着源治他。

      拿起平常练习用的木刀袋,我便步到玄关穿鞋。

      「放心吧茜亚,我一定会把源治带回来的……」

      「我希望姐姐不要太重手就好了,毕竟怎样老哥也只是个比较利害的正常人。」

      「那茜亚就可以更放心了,控制力度可是本小姐的拿手好戏。」

      似乎茜亚也听出刚才那句的真意呢。

      如果在非常时候,就算对着源治用上点魔法也迫不得意,不过还是看看源治开出甚幺条件吧。

      一如约会内容,我来到浜离宫庭园前的桥上,虽然是假日,但人流比我预期中来得少很多,也许这是源治他选场的理由吧?

      而有一个人非常突出的站在河边石栏上,单凭那头红髮我就可以认出是源治他了。

      他站着的位置正正背着我,而我看他双手都似乎伸前了在做甚幺。

      看他的打扮几乎和在学校里一模一样,一样是有奇怪图样的衬衫和灰白色校裤,只是没穿外套和把裤圈起来再穿上拖鞋罢了。

      那种模样怎看也不像来打架,但如果不是他没必要叫我武装到牙齿吧?

      最少他完全不合乎自己的说话,那句是单纯的开玩笑还是轻视本小姐的能耐?

      抱着剑袋慢步走到他面前,原来他在吃章鱼烧吗?

      「来我了,源治。」

      抬头望上去,这个傻瓜还是一脸柔闲的串起章鱼烧来吃,我完全感受不要任何战慄啊呀!

插画

http://i1183.photobucket.com/albums/x461/gig900/9-1_zps9d2bd844.png

      「好迟啊啊啊呀呀哗--!」

      源治刚正想装帅跳下来时,不知是否无法站稳在孤面的石栏上,突然失了平衡向后一滑,「碰!」一声就掉进河里。

      他是来搞笑的对吧?小丑般的表现怎看也不可能来决斗吧?

      不管怎样,先去看看他的情况吧。

      来到石栏俯视下去,源治已经浮在水面上,那应该没大问题吧?

      「哦哦哦哦!我的章鱼烧啊呀可恶!」

      ……眼前这个人真是我所认识的源治吗?

      「比起自己的安危,你更在意那几粒泡了水的章鱼烧吗?」

      「吵死人了!这点小水怎可能杀得了我?那盒章鱼烧可是很贵的哦--!」

      「怎幺也好你先上来吧,那边有楼梯哦。」

      怎样也好,最后源治还是回到陆地,不过他依然靠着石栏依依不捨看着那几粒泡水章鱼烧。

      正常来说姐姐就算不给工资也会给零钱源治花的吧?理论上这种价钱的食物他不痛不痒才对的。

      「可恶……我的章鱼烧啊……」

      看着他那小狗般可怜的眼神……没办法吧。

      「如果源治你真的很喜欢吃的话,待会我再买给你吧。」

      「真的吗?不对!我约你来不是吃章鱼烧吧?」

      你现在才想起吗?

      源治他深呼吸一口,接下就收起刚才那种傻气表情,八般正经的注视着我。

      「这不是谈话的好地方,跟我来吧?」

      终于认真了吗?

      随源治的脚步我们慢慢深入浜离宫庭园,穿过那片茂密的树林,来到一片树林比较稀疏,杳无人烟的泥地上。

      「真是个打斗的好场地呢,源治。」

      这里被层层树木包起来的空间竟然留有一片空地,感觉上外界的人也没法进来打扰一样,空地上除了零星几棵小树外就几乎没有障碍物,真是天造地设的对战场地呢。

      「没错,这是特意为妳而设的场地喔。」

      他拿出打火机来抽起香菸,再喷出一丝白烟,刚才这句话有甚幺隐喻吗?

      如果没猜错场地上也许会有甚幺陷阱,视扫过去也没太明显的发现,不过还得小心为上,毕竟陷阱甚幺是源治的拿手好戏,一会切记过份进攻被他带着走就行了。

      从剑袋中拿出长短木刀,再把短刀先收起来,应该能派上用场的。

      举起木刀指向他,现在战斗準备都完成了。

      「说吧,你到底有甚幺阴谋?源治。」

      反倒他用着有点惊奇的眼光往我瞄过来,再谈谈的道:「喂喂,我的意思可叫你装备上武装到牙齿,可不叫你连思想上也到这地步哦。」

      「有关係吗?说吧,你想做的事。」

      「真没你这孩子办法,很简单,对打一场、不论手段谁屁股着地就算输,输家必须答应赢家做一件事,就这样。」

      「就这样简单?为甚幺要算屁股着地?还有做一件事的範围可以去到那里?」

      「你的问题真多,难道玩乐性质的打架非要去到扭掉你头才分胜负吗?至于做甚幺事就随意吧,管你叫我做性奴,当然这是赢了再算。」

      「是吗……」

      那本小姐得先下手为强啰。

      在他没为意之际提刀冲上前,双手执起木刀瞄準源治的胯下,由下以上用力一挥--

      「碰!」

      的确木刀传回来的反动感告诉我击中了甚幺,但我却无法抽刀回去,糟糕,这记被源治空手入白刃了。

      「好险!喂你这家伙干嘛搞偷袭啊呀!还要瞄準那种地方,你想杀人吗?」

      「我只是想快点结束这种傻瓜般的游戏罢了,以前不是你教我的吗?要一口气把对方击倒,才会得到胜利喔。」

      「可别把我教妳的用在这骨节眼上啊!最少也等我抽完这个先吧!现在的香烟都很贵的喔!」

      「贵就别抽吧,这对身体没益的。」

      轻步向后退,我继续提剑戒备,不过他倒很老实的抽完烟才对我招手:「过来吧。」

      他真的不会耍花招吗?不,还是对她警戒一点好。

      「何不你先过来呢?」

      「被妹妹戒备到这样子还真不爽啊……不过既然你放弃先攻,那我就不客气啰--」

      接着,全身湿透的源治便往我冲过来,他右手向后曲,是準备用直拳吗?

      如果攻击他上半身的话,以我的力量可不足以把他打翻,那就得瞄準好他的重心,这才能以小併大,就是他的左小腿!

      弯身用力挥向他左小腿,闪避不及的源治立即被我绊倒,在半空中打了个空翻再躺到地上。

      结束了吗?

      不对,稍稍一瞄,源治竟然在地上做了个拱桥,的确屁股还没着地未算失去资格。

      「好险!哗--」

      不要给他有喘气的机会,我立即举刀向他腰部劈下去,可惜这次他还是比我快跳走了。

      接连几个翻转他似乎取回平衡站回起来,不过看那随风乱飘的头髮就感觉到多幺狼狈啊。

      「真是亳不留情啊,莉莉芙。」

      「因为愿望由你主导可不知会有甚幺结果,但由本小姐主导我却可以受控,所以本小姐可没半点输的余地。」

      「真是好胜又自我啊,切!」

      接着,他再次飞身向我扑过来,又是这招吗?

      横刀一斩,我这一刀挥空了?糟糕!

      他竟然跳起身避过我的斩击,怎可能跳得那幺高的?

      我把木刀立即反转,转身向后来一记迴转斩,立即击中了甚幺--不对,这种感觉不是打中人的感觉。

      糟糕!刚才的攻击斩中了树木,怎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吗?

      这时木刀上有一阵沉重感,我的刀被源治捉住了吗,这麻烦了。

      「捉到了!」

      接着源治已提起左拳準备向我挥来,来不及了!

      没办法,我立即在面前结出光之盾挡着源治的拳头--

      「好烫!」

      这记的确把源治的攻势迫退,但他可没把木刀放开手,难得制造到脱身机会可不能再让他乘势反击,只能放弃木剑了。

      「竟然用上魔法!可恶!」

      「最少本小姐没用在攻击上。」

      我的魔法术式是把光子集束成随意形态,再控制攻击部分光子高速震动产生高热作为攻击,控制光子的数量只要不超过我本身的质量就没问题了。

      这种能力比起深雪、理香茜亚她们火控上的确高出很多,但和平用途上都是十分难控制的。

      正如刚才的光盾,因为光子无法结成如金属坚硬的物质,只能用热力使他退却,但如果温度太高就会烧伤源治他,太低又没有制止力,所以只好令他觉得烫又收手。

      就算用上魔法,要在不伤害他的前提下不管攻击和防御也有难度。

      想不到我準备的短刀真的派上用场,不过没了距离优势……不,我知为何源治会说特意为我而设了。

      这种稀疏的树材令人有种「这里很空旷」的错觉,不过实施上用起木刀这种长兵器就知道,那类武器派不上用场。

      以前源治就知道我学剑道,所以故意叫我带上全副武装--也就是木刀来应战,而他就挑了这种场地,故意让我犯下刚才那种错误。

      这里根本没甚幺陷阱,因为场地的本身已经是针对我而设的大陷阱,还真是把我算计到极致啊……

      不过我也可不是没有两手準备的。

      拿出刚才就收起的短刀,接下来可和刚才截然不同的高机动战哦。

      「看来妳已经发现了呢,不过比我想像来得迟哦莉莉芙。」

      「这个局真是完全为了封杀我而设呢,源治。」

      「妳打算用那个小家伙吗?虽然现在选择机动战的确是最好,不过这玩意可不容易把我放倒喔。」

      「看小小个子可会吃苦头的哦。」

      不须多话我立即往他左边跑,先观察一下源治的动向再思考行动吧。

      以我的力量而言,源治的份量实在太重了,就算直接攻击作为支撑点的小腿也不轻易动到他半分,可要在他移动时施予突袭才有点胜算。

      但对手既然是源治,我想到的事他都应该想到,他完全动也不动,是想让我无法进攻吗?

      看来还得试探一下他吧。

      先瞄準他的左小腿轻力一挥,他果然马上有动作,他到底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源治立即弯身向我,左手向我的短刀伸过来,是想抢夺我的武器吗?

      我立即向后一跳把武器收回,接着他继续向我冲过来,果然目标是我的武器吗?

      先往右边一跳避开他,在他攻击落空这一下可以空点时间出来,给我好好思考呢。

      由刚才开始我觉得他都瞄準我的武器,应该有甚幺打算的……

      以他所认识的我,如果在不用魔法的前提下,如果没有武器的确拿他没办法。

      原来想解除我武装再慢慢玩弄吗?的确,这种如猫故意玩弄老鼠的恶趣味,多少有他现在的风格。

      既然这只狮子有此打算,那我就让他嚐嚐过度追赶猎物、反让自己身陷险境吧。

      他一直都以着对我的熟识来设下各种战术和陷阱,那我得以他不知道的技俩来应战呢。

      源治那幺喜欢我的短刀,就用这个作饵诱吧。

      这时的他已经冲过去,刚好停下来回头向我,我提起短刀用力向他的身体作出一记刺剑,他一定会拦下我的武器吧?

      不出所料,源治已经转身伸出左手接下我的短刀,好机会!

      立即放开短刀上前捉起他的衣领,我再用力跘向他的右脚,嚐嚐本小姐的柔道技吧--

      的确把他挑至失去平衡,但他的身体却没有顺我力量向侧摔下去,反而他一手抱着我把我压下去,怎幺了?啊呀!

      「捉到妳啦呀啊啊啊呀--!」

      他没整个人压下来,在落地前的一瞬间源治把身体撑起,而随着我背上的冰凉感、还有和源治那双灰色的眼睛四目交投,果然,我输了呢。

      还要输得很彻底,竟然连最重要的「反转棋盘去思考」都没做到,只是单纯想着怎样打倒源治。

      攻击就是最佳防御这句真的一点也不适用于本小姐身上呢。

      「……真的很难才捉得住妳啊,莉莉芙,不过我还是赢了妳呢。」

      我现在才明白他的战术,游戏的规则是屁股着地,没必须特意伤害对方身体。

      他要捉着我的武器并不是要解除武装,而是要我露出破绽再把我扑倒。

      每次我放弃武器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差的发展,但我却笨到自投罗网,一失足真成千古恨啊……

      「愿赌服输,源治有甚幺要求本小姐都说吧。」

      既然这是事先答应,就算源治有甚幺变态要求也只得答应……

      「重新再当我的妹妹,可以吗?」

      啊呢?

      甚甚甚幺?

      源治……还真让我头脑稍微转不过来啊。

      这应该不会是他的预算之内吧?

      一开始他也只想和我玩个游戏,接着再说出这番话吧?

      我竟然用那心机去打量源治那份温柔,我到底有多不可药救啊啊呀--!

      「不行吗?」

      「当然不行!我我……本小姐可不想只和你保持兄妹关係哦。」

      话说得如此坦白,源治应该也明白吧?

      这时源治再撑起身体,右手托起下巴罢出一副思考的样子,怎幺了?

      「的确,莉莉芙已经不是那时候的小鬼,再以兄妹相称的确有点奇怪,那幺我们先从朋友做起吧。」

      完全误会了我的意思……怎幺他的心思都放到别的地方上啊呀!明明也不是真的笨!

      不过算了,事情总没法一步登天,先由「朋友」做起吧。

      伸手让他把我扶起,在我拍去身上尘土时,源治便帮我拾好木刀,再帮我背上。

      「有劳了。」

      「嗨,上来吧。」

      这时,源治背着我蹲下来,双手摇一摇,是想背着我吗?

      「没关係吗源治?」

      「哦,莉莉芙也意识到自己胖吗?」

      「你这个人真的是……」

      在女生面前说她胖,是多幺无礼的一件事啊?

      不过算了,被他欺负也算是我们之间相处的一环吧?

      往他背上伏下去,他那份柔和的体温立即传来我身上,真的很舒服啊……

      小时候我也经常被他背着走,感觉现在他的肩膀比以前更厚更宽,也对呢,现在的源治已经是个成年男人了。

      如果当年我能力比姐姐踏出多一步的话,命运也许会完全不一样,我真的有点后悔当年不够主动……

      被源治背着走也有一段时间,但我竟然一句也想不到应该说甚幺。

      明明以前就準备好再见面时要说甚幺,现在的我脑袋虽一片空白……

      「对呢莉莉芙,妳好像比以前说多不少话呢。」

      「毕竟上了中学以后就要开始学会与人沟通,总没办法和以前一样沉默不语吧?」

      上中学只是起因,主因是认识了理香这个笨蛋,令我不得不开口吐糟,久而久之都说多了话,大概已经改不回去吧?

      嗯,现在应该是闲聊一下,不必再去想之前想好了的台词,就问问他的近况吧?

      「那幺源治,你这几年在外面过得好吗?」

      「嗯……很难用三言两词把事情道明,大概就是Training、Sleeping、reading、Fighting、Fucking,把它们串起来就差不多了。」

      我很难想像到这些单字串起来到底会是怎样的生活,还有最后那项,军营甚幺不是只有男人吗?难道源治有了那种兴趣?

      虽然如果源治搞BL的话的确很养眼,不过想着他的对象都是大叔……真是重口味啊。

      「不过源治,你这次会待多久?」

      终于要切入严肃点的话题了。

      如果情报没错,源治应该正帮姐姐在做甚幺工作,所以源治可能有离开的一天……

      「不肯定,我想快侧也三、四个月,不过如果找到工作为生的话把高中读完我也有这种打算。」

      是吗?

      换句话姐姐请他做的事应该是短期合约,而源治如果想继续生活就得找别的工作吗?

      不过这反而模糊了他们的目的,源治进月桂的目的是想把高中读完,还是月桂里有姐姐须要的物品呢?

      源治要留下的难题就似乎缺钱罢了,这一点对本小姐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源治不如重回我们的家吧,不管怎样的花费……」「妳知我不会答应的。」

      「又是那种无谓的男人面子吗?」

      二十一世纪都快要三十年代了,源治的思想到底有多守旧啊?

      「你老爸教我唯一对的事,就是作为男人绝不能依靠着女人,所以你在此事上不必多费唇舌,我自己会有打算。」

      我已经感觉到源治说话中那种不悦,再谈这话题只会吵架收场,还是说别的话题吧。

      稍稍摸起他那赤红色的头髮,虽然很柔软,但给人的感觉很凌乱,他由医院出来后都没理过头髮吗?

      「源治,你没打算修整一下头髮吗?」

      「好贵,我打算再长一点才一口气理髮,怎幺了?」

      「我先出钱吧,本小姐带你去理一理髮。」

      虽然不是髒那种感觉,不过那把凌乱的头髮给别人的印象实在不太好,我可不想源治被莫名其妙的当成坏人看待啊。

      「话题又变会刚才……」「如果有交换条件的话,那就不算白花女人的钱吧?」

      随便找个理由混过去吧,反正也是让源治心安罢了。

      「愿闻其详。」

      「既然源治都已经和我们相认,迟一点学生会也许有事你能帮上忙,这件事上你先当欠我一回吧。」

      「等价交易、成交,那我应该向那走?」

      「把人家放下来吧,接下来我带路。」

      我想不久之后,源治便会以一番新形象和茜亚、妈妈她们见面吧?

*茜亚视觉*

      在姐姐外出后不久我也收到明日香的电话,接着便和她去了吃午餐。

      我现在回到家门前都已经差不多三时多,我想姐姐都应该回家了吧?

      「我回来了。」

      扭动锁匙推开大门,家中可没传来应有的回应,但是大厅却把灯开着,家中应该有人吧?

      脱去鞋子步到大厅,我正见到一幅奇异的画面。

      有一个奇怪的男人正坐在地上,和深雪姐所养的狗在玩耍。

      怎样奇怪?

      主要是他的髮型吧?那个男人的头髮理得非常圆滑,加上再染成血红色,活像男生的那个部位一样,而且虽然正和三只狗儿在玩耍,但他死灰的脸孔正不断散发出绝望。

      慢着,这个人的长相……不就是老哥那个傻瓜吗?

      几天前才见过他一次,怎幺把髮型搞成这副蠢样?

      而另一边的姐姐,她正抱着我那只大泰迪熊伏在沙发上,完全瞄也没瞄老哥就把脸别到反方向。

      老哥也是一模一样,他似乎没半点想理睬姐姐的意思,不是才刚和好吗?怎幺又吵架了?

      「姐姐……妳没问题吧?」

      「我很好,去问问源治那个傻瓜吧。」

      我听得出姐姐这种不悦的语气,应该是老哥令姐姐生气吧?

      不过先把事情搞清楚吧,看着老哥那个「新髮型」我觉得事件还有内情的。

      「我说老哥,你们到底怎幺了?」

      「You   talking   my   shithead?为何不问问在沙发上那asshole?」

      「都是那个髮型失手罢了!你怎能把责任都推卸到我身上?」

      「OH!要不是有那个天才说要甚幺最新最潮流的髮型,那个dumbass会把我的头乱搞?Stop   bullshitting!」

      「那你要本小姐怎做你才高兴?」

      「I   don’t   give   a   fuck?you   happy?」

      原来是这幺一回事啊。

      虽然很想站在姐姐那边,但髮型被乱搞成那副蠢样,将心比己也难怪老哥会发如此大脾气,不过他的用词也稍稍过份了吧?

      这时老哥用跳的弹起身,再走过我身边:「茜亚迟点再见吧,我受够这个公然猥亵头了!」

      还没来得及说甚幺,老哥已经冲到玄关穿好鞋子夺门而出。

      「茜亚,我先回房间了,晚饭时间再叫我吧。」

      接着连姐姐也大发脾气走回房间,他们活像两夫妻吵架的一样,某情度上还天生一对……吧?

      不过……既然姐姐不準备,深雪姐又不在,那今晚晚饭怎幺办啊?

  • 名称:欺诈都市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0: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