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十大酷刑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第七章:死不悔改

      「所以说,源治他会在适当时机就会和我们相认吗?」

      第二天早上,我和莉莉芙、茜亚还有深雪一起上学,昨晚回去她两姊妹各有各忙,直到现在我才有时间跟她们说源治的事情啊。

      「我想大概吧?」

      「我有一个问题,为甚幺理香姐会认识到老哥的?」

      茜亚竟然提出这种问题,糟糕!我都没想过怎回答啊--

      「看理香脸上的伤,就知道大概是和源治打架甚幺得来的吧?以理香的性格而言,打过一次架就变成朋友,本小姐说得没错吧?」

      切切!总是被莉莉芙看穿了,总觉得有点不爽啊……

      看过去深雪的样子似乎不太高兴,不会因为我打架而生气吧?

      「喂喂深雪,别生气吧!」

      虽然我过去捉起她的小手,深雪也只轻叹一口气:「要是理香能多点注意自己安全,人家也不会如此胆心啦……」

      「这个也没办吧,男子汉总有要用拳头解决的时候哦。」

      「为甚幺不能用说话去解决问题呢?总是要以暴力相向,那不是很愚蠢吗?」

      「因为这个世界会有要用拳头才能沟通的家伙啊,不过短期内我也应该不会打架的了,放心吧深雪。」

      尽管我轻抚着她的头,似乎也没法消去她那份忧心,嘛,有时候深雪实在太过天真无邪了,过份的不吃人间烟火并不是好事。

      看那个合适的时候教教她现实社会是怎样的吧。

      看穿了深雪,在这条两侧种满月桂树的步道上有三个人的身影,比起其他人他们的组合十分引我注目。

      这三个人平排而行,左右的人也有着金色的头髮,而中间那个比较高大的男生就载上了好像是白色的帽子,嘛,想不到会那幺早就碰到他呢。

      「深雪妳们先走吧……喂!源治--!」

      绕过深雪向那班人叫道,中间那个家伙也举起手作回应,我也立即跑过去。

      「嗨早喔理香。」

      源治这个家伙眼以上的地方都戴上了一顶石膏造的头盔,我想应该是医生强要他戴上的吧?

      「赤赤赤城理香?」

      倒是在他旁边的那个金色飞机头看到我就像见鬼一样,自问不是甚幺美女,但也不至于丑到吓到人吧?

      「怎幺了内田?」

      「林!我不是告诉过你赤城是一年级的老大吗?那天在屋顶不就说过了吗?」

      「……都忘光了,理香,有这种事吗?」

      「你倒考起我了,我何时变了一年级的老大?」

      虽然真的有一班女生叫我大姐头,但那只是戏称罢了,打赢一年战争的家伙不是叫尾崎的家伙吗?

      「算了这都不重要。说起来内田,你不是说三天之内我都没哭着跑出月桂的话,你就要跟我的对吧?」

      这是源治右臂缠到那个叫内田的家伙颈上,而他也马上作出反抗想争脱源治的手:「过了今天才算是三天啊混蛋!快放开我!我可是学长喔--!」

      虽然这种闹剧我很想看下去,但面前马上多了一个身影挡在我们之间。

      是另一个金色头髮的女生,刚刚开始他就站在源治旁边,她的脸蛋非常漂亮,几乎能比美上莉莉芙和茜亚那种大美人,但奇怪的是他穿着是男生的制服。

      她第一时间就伸手向我,是想握手吗?

      「赤城同学对吧?您好,请叫我作雅克吧。」

      「喔喔,多多指教呃呀!」

      当我也伸手握上去时,她虽突然用力握着我的手,再和她的眼神对上,那双草绿色的眼睛狠狠盯着我。

      糟糕,我完全没注意到这个孩子来意不善,可以好好的怎会对我有敌意的?

      「元治头上的伤是你做成的对吧?赤城同学。」

      呃?原来是为了源治的事哦?

      这时一个拳头轻轻敲向这孩子的头上,再来已经是源治的声音:「别失礼人哦山田,我的头是那个基佬打伤的哦,你的心意我知道啰。」

      语毕,源治轻鎚自己的左胸,而美少女也轻叹了一口气。

      「是姬路才对吧?啊!抱歉赤城同学,刚刚实在失礼了。」

      这个叫山田的孩子立即放开手向我鞠躬谢罪,嘛,源治身边有个那幺关心自己的女生,他的福气真的让人妒忌啊。

      就和他开个玩笑吧!

      「身边有那幺关心自己的女朋友,源治你还真是幸福啊。」

      「他是我的男朋友才对喔理香。」

      源治一手缠着内田,一脸平淡把出柜宣言道出,原来如此,难怪他一直都避着莉莉芙了。

      「也对啦,那幺可爱的孩子一定是男的,你们一定要过得幸福哦!」

      「虽然我很高兴赤城同学你认同我是男生,但我觉得刚才的对话有甚幺重大的误会啊!」

      「理香,你应该听得出我刚刚是在说笑的吧?」

      「我还意为你真的有那种兴趣的啊!不是吗?山田长得那幺可爱,就算是男的你也没问题吧?」

      「这幺说好像也是……」

      「元治你别一脸点点头的认同啦!还有我叫雅克,不是山田--!」

      似乎我们两个都不自觉就在欺负这个孩子,不过看着他一脸生气倒真的有点兴奋啊。

      「……快放开我……快死掉了……」

      一直这幺闹着,我们已经忘了那个内田,源治听到他的求救也自然鬆开手:「啊抱歉。」

      「你差点杀了我啊混蛋!」

      「别在意这点小事吧,话说我刚刚说要你跟我都是说笑的,我可没打算组派阀甚幺的。」

      源治拿出打火机和香菸点起来,明明莉莉芙就在前面,他的胆还真的不少。

      「你不是打算以一己之力到达顶点吧?啊借打火机来吧。」

      「你跟我自己去买打火机啊呀!说来话,我有不得不成为顶点的理由。」

      源治竟然会打算去争月柱的顶点,还要一个人去做?

      「总之你是我见过最利害的傻瓜啦,林……」「国立月桂学园生徒守则第十三条、严禁校内任何人吸食、饮用或存有香烟、酒精饮品和非正常用药物,而且两位也触犯了日本宪法中,关于烟酒管制的条文对吧?少年们。」

      在两个傻瓜正大模厮样在步道上吸菸时,身后忽然传来莉莉芙她的声音,回头一看她正双手环抱,慢步向我们的方向。

      嘛,有好戏看了。

      「学学生会长?糟糕!这家伙可是比猩猩更麻烦的存在啊--!」

      「甚幺?莉莉芙是学生会长?Holy   shit!We   gotta   get   the   hell   out   of   the   kill   zone,Now!」

      两个傻瓜像见鬼一般一哄而散,只留下与他们同行的山田小姐,同时我身后的少女们都已经步到过来。

      「明明和姐姐是同一班级,那个笨蛋老哥逃跑也没用的吧?」

      茜亚也学着她姐姐一样环抱双手,看向源治刚才逃跑的方向,我看他只是不想浪费香菸才逃掉吧?

      「那傻瓜只是在玩着孩子般的捉迷藏罢了,茜亚妳不必在意。」

      虽然莉莉芙强装出一副扑克脸,但比较熟她的人也知道,她其实才是真正在意源治闻风而逃的人啊。

      「呃……请问……学生会长您和元治是旧识吗?」

      突然山田问出这种问题,大家的眼光也集中到她身上,莉莉芙也点头道着:「没错,我与源治是故人,还有直呼吾名便可了,雅克同学。」

      「太好了……终于有人不是叫我作山田……」

      「没记错雅克同学是源治那个傻瓜的室友对吧?以后就请多多照顾那个笨蛋了。」

      「嗯,请莉莉芙小姐放心吧,我会与元治好好相处的了。」

      在她们互相鞠躬过后,深雪突然轻拍莉莉芙的膀上,再把头靠到她的耳边:「呢呢,莉莉芙酱……」

      因为深雪的声音太小,我没法听得清她们的对话。

      「呃!难怪源治会避开我们了,原来他那方面的兴趣醒觉了吗……」

      不过单凭莉莉芙一脸红着的反应,我大概也想到她们谈话的内容了。

      说不定源治知道了后,大概会终生后悔开了刚才那个玩笑吧?

      「请问赤城同学,她们正在谈甚幺啊?」

      「山田,我想你最好不要知道,深雪和莉莉芙的恶趣味……」

      由以前开始我就不理解两个很帅的男人在一起有甚幺好看,大概因为我内在是个正港男子汉的关係吧?

      「嘛嘛,先别谈那种话题,雅克同学,请问你能够加入学生会帮忙吗?」

      就算用手帕抹去鼻血,莉莉芙还是没法抹去那两行红红的鼻血,用那副模样说正经话实在有多少违和啊。

      「可以吗?」

     

      「嗯,托源治的福那个无用的姬路已经退学了,学生会的总干事立即要有人顶替,而雅克你是本小姐比较有信心的人选。」

      「没错呢雅克君,你可是人家的信心推荐呢!」

      深雪上前捉起山田说出那翻话,是想用美色攻势吗?不过山田应该是个女孩子吧?

      「如果两位都对我有那幺大信心的话,在下也不应多作推搪了,好吧!请让在下加入学生会服务吧!」

      接下来她们三个口中一堆客套的说话都不太重要,莉莉芙的突然举动实在令人感到奇怪啊。

      的确没了姬路那个白痴,是要找人来补上他的位置,而且比起晋升下面姬路派的垃圾,找个外人来会令莉莉芙比较容易办事。

      不过也没理由找个入学不到一星期的菜乌坐这位置的,难道莉莉芙中间还有着另外的盘算吗?

      一直默不作声的茜亚也令我感到奇怪,她正用一种疑惑的表情在看着她姐姐的背影,我想她应该比我猜得更深入吧?

      毕竟那孩子洞察力远在我之上,要是我都想到的事,她一定比我想得更多。

      不过以莉莉芙的性格,就算有甚幺盘算也应该不会拿来害人的,应该吧?

**

      该死,一大清早回来就见鬼了,害我浪费了一根珍贵的香菸,Damn!

      原来她就是昨天招见我的学生会长了吗?那幺和赤城结怨而避过一劫,似乎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应该完全知道我的身份,以后她也许会密切监视我的行动,那幺工作起上来就会有麻烦了。

      还是找时间问问夏娃行动指引吧,要是她说没问题,责任就抛到她的身上了。

      不知不觉我逃到来不知那边的花园里,没有指南针看实的很是迷路,不过有了校舍作定位,我大概也知道自己的位置。

      这学校在市区内实在属于庞然大物,五座建筑物加起来已经不算小,再加上把它们围起来的园林树林,几乎成了一个小迷宫。

      我想就算在这里待足一个高中生活的家伙,应该也无法清楚学校九成以上的地区,还要我去找那种不知以怎样存在的物品,好比大海捞针。

      我逃跑逃得连上课钟也响了,反正回去教室可能又碰到莉莉芙,今天乾脆翘课好了。

      既然翘课我得想想有甚幺消磨时间的方法,现在工作实在太危险了,随时可能比那只猿人抓去强姦一百遍,还是找点在外面玩的活动吧。

      嗯,比起理香,内田应该会有兴趣跟我一起逃的吧?先连络一下那个笨蛋吧。

      我隐蔽在树丛中,再拿出电话拨给内田,过了好几十秒终于接起来。

      「喂林,你安全逃离了吧?」

      「当然啦,不然怎样打电话给你?嗨,有兴趣翘课吗?」

      「你抢了我的台词了!不过怎样也好,来我家打电动没问题吧?那幺就在男生宿舍后那荒废厕所集合吧。」

      「荒废厕所?去那里干嘛?」

      「厕所后面的围墙有个破洞通去公园的,在那里很易就能逃出去哎呀--!是猩……」

      内田惨叫一声后话也没说完,我就再听不了他的声音,我想他应该被猩猩杀死了,RIP内田。

      那幺想猩猩也许已经知道我们的撤离地点,现在去那里说不定有甚幺埋伏,还是想别的办法撤离好了。

      其实围墙对我来说并不算怎幺高,不过对一般高中生来说的确是难以翻过的墙壁吧?

      这种高度我爬上树上再跳过去就能搞定了--

      在校外我也流浪了好一阵子,大多都把时间消磨在电动游戏上,这幺一来时间也快要到放学时间了。

      来到昨天和理香打架的海旁步道上,明明才认识不到一天,感觉我和她都好像变成要好的朋友一样,不知那家伙一会会否来到这里呢?

      「喂林元治!跟我站着--!」

      忽然在路那边有把不太熟的男声把我叫住,看过去马路那边,正有五六部机车编队停在路上,其中一部骑了两个人的机车上有一只木乃伊翻下来步向我。

      接着其他机车上穿着黑色皮革外套的不良仔也跟着他身后,那只木乃伊是谁啊?

      「本来还想到学校接你的,不过既然你自动送上门,本少爷节省了不少功夫啊混蛋?」

      别管木乃伊,看他身后那班暴走族都手持金属水管就知来意不善,不过这只木乃伊是谁啊?

      「你是谁啊?」

      「我是姬路啊呀--!你个混蛋!」

      「哦,原来是基佬,怎幺了?没胆识到要请佣兵帮手吗?你这个没鸡鸡的死娘炮。」

      「你就尽管吠吧!大家!不把他打成残废我是不会给钱的!尽管打吧--」

      语毕,那五个人已经慢步围上来,而那只基佬立即退到老远,嘛,要是现在逃走就太迟了。

      反正被这家伙缠上,早晚也得解决,硬着头皮上吧。

      在不準杀人的底线下,要单挑五个有武器的少年,对我来说也有点难度啊……

*赤城理香视觉*

      「那幺理香,如果妳经过超级市场能够帮忙买点牛奶和鸡蛋吗?」

      「哦没问题,深雪我在开车,晚点回家再说吧!」

      放学后,我便骑着机车进行例行补给,而深雪、莉莉芙她们就继续做学生会的工作。

      话说今天源治那家伙一整天不见人,听山田的说法他好像翘课了,他再这样搞我想莉莉芙早晚都会因为这问题找上他的。

      嘛,不过这是他个人自由,我也没过问的资格,就看看一会有没有机会会碰到他吧。

      说来话已经骑到昨天和那笨蛋打架那条海旁步道,前面不远正有五部重机车横横拦了整条道路,真是麻烦啊那班笨蛋暴走族。

      眼角瞄到海边步道上有一班人在打架,大概是报仇之类的事情吧?还是慢慢绕过去吧。

      看着那堆人,是一班大热天穿着皮夹克的笨蛋在围攻一个人,那个穿着灰白色衣服的家伙被五个人围攻下理所当然处于下风,不过看他执着一枝金属棒努力反抗着,看来也不是没反击之力嘛。

      不过仔细一点看,那身衣服不就是我们的校服吗?

      他们一直动来动去,但我还看到那家伙头上带着灰白像头盔一样的东西,再加上外套下好像是和风衬的打扮……不就是源治那个傻瓜吗?糟糕!

      虽然搞不清前文后理,但我可不能看着朋友被围也坐视不理,先帮忙再算吧!

      抽出机车中的备用武器--金属棒,我立即步过去那个战场:「喂--!你们这帮混蛋--!」

      一个听到我叫声的家伙身体猛然一转,同时我一棒往他脸上挥过去,反应不及的笨蛋立即失去平衡倒去一旁。

      再来另外一个人已经知道我的存在,已经準备好对我挥棒--

      我及时弯下半身避过他的斩击,我右手向后拉弓一棒劈到他的腹上。

      被重击之下那混蛋当然向后一退再弯下身,我平衡好便再对他头用力一敲!

      又放倒一个了,再看源治那边,之前包围他的三个人有两个已经躺在地上,另外一个正被他的侧踢一脚放倒,待那个人在地上翻了两圈后,他便一脚踩到那个人的胸口,真的一点也不留手啊。

      不过这里一来,我们也有点空闲时间可以说两句了……源治这家伙还真满脸狼狈啊。

      「嗨,你这个傻瓜不会因为喝酒而挑衅这班暴走族打架吧?」

      他用手轻轻擦过嘴角的血丝,再弯身捡起地上的铁棒:「……这班是姬路请来的打手,本来今天我可没打架的心情啊。」

      源治说没心情打架?我应该听错了吧?

      「是吗……那幺这次你可欠我一餐饭啰。」

      「……算了,那背后就交给妳了。」

      说着,能起来的家伙都已经起身了,环视一下还有三个人,源治那边有两个,另外我前面那家正是中了我颜面棒的家伙,他的步伐摇摇摆摆,但还是狠狠的瞪向我。

      「你们少跟我啰嗦啊呀混蛋!我杀了你啊啊呀呀--」

      语毕,前面这个白痴立即飞奔向我,可别只有一张嘴哦!

      随着他挥出一记直拳,我看準他胸腹的破绽反手敲下去--

      突然他收起来的左手接下我的铁棒,糟糕!

      一瞬间我脸上立即迎来一阵剧痛,可恶!这家伙和源治一样很会耍花招的--

      右手感觉好像有甚幺被抢去似的,再开眼时前面有个长条型的黑影直直向我一踹啊呀!

      「碰!」在金属碰撞声响起的瞬间我后背也立即传来一阵痛楚,大概撞上围栅甚幺吧?

      但我没时间可以停下来,那个家伙已经扑到我面前不足半公尺,看动作应该是想用铁棒敲下来,来不及了--

      就在千钧一髮间,我面前忽然有个白影横身飞过,同时也响起了一下沉沉的闷响,是源治?

      「你在发呆什幺啦--?」

      对!源治刚刚帮我吃下的一记是给个反击机会我的!我在发呆什幺啦?

      借那个人还没有反应的瞬间,我跨过向前仆下去的源治,双手伸前抽起那混蛋皮衣一拉,试试我的头鎚吧!

      狠狠撞过去他的额头,虽然我自己也得吃点苦,但他似乎已经被我撞得头昏脑涨,我一拖一甩把他撞过去海边的栏杆,刚刚我也吃了这幺的一记吧?

      「跟我去喝多一点海水才好上来啊呀--」

      再来我抓着他的皮衣向前用力推,把那个白痴推出栏杆扔进海里去,呼……真是累死人了。

      回望没人敢接近的步道.看着那几个滚地叫痛的傻瓜,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吧?

      不过也是时候帮帮那位带麻烦给我的笨蛋了。

      向前走几步来到他的身边,躺在地上的源治把右手伸过来给我,我也自然把他拉起身:「嗨,谢谢你啦,刚刚欠你一次,你的头没事吧?」

      「有甚幺欠不欠,thanks   your   rescue啊……fuck   the   helmet!」

      他随手把头上的石膏帽摘下来扔到地上,露出他赤红色的中长髮,还真乱得可以,加上那不长整理的鬚渣,简单像个野人一样。

      「喂源治,先来我家治理一下伤口吧,我的机车在那边。」

      我向着路边那堆机车指了一指,我还好不是太伤,但源治的模样虽十分狼狈,露出来的手臂和脸上多多少少有擦伤甚幺,还是要去消消毒吧?

      不过认真,连我自己也没自信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全身而退。

      「哦,谢了……话说明明你可以打赢我,但怎会被那种笨蛋打到一仆一碌啊?」

      还真大言不惭啊这个家伙!

      「人总会有失误的时间嘛,你觉得我想哦?」

      源治拍拍我的背部,再对我做了个讚好的手势:「总之,谢谢妳哦,理香。」

      他没把脸转过来,但我也看得出他脸上的微笑,哼,这个混蛋……

      「朋友嘛,就是这部了。」

      回到路上我骑上自己的速克达上,但那个傻瓜虽呆呆站在路边,怎幺了?

      「……这车跟你很不搭啊,而且跟那班家伙的重机车拼在一起更加逊掉了。」

      「我又不是暴走族,怎会买重机车来驾啊?更何况重机车牌我都还没考上,嗨,戴上它吧。」

      我把本来準备给深雪头盔抛给源治,那个傻瓜又开始发呆了。

      「又怎幺了啊?」

      「LOVE&PEACE   还是粉红色的?喂喂喂,我跟你那白色的交换吧!」

      「真是麻烦啊白痴,拿去吧。」

      跟他交换后我也戴上本来要给深雪的头盔.想想其实这样也好,毕竟那个是全新的,本来要给深雪的东西才不要被这种傻瓜沾污啊。

*林源治视觉*

      随着理香脚步进了公寓的升降机,我就越觉得熟眼,好像不久之前才来过似的,不过一时三刻又想不起来,都是该死的头痛害的。

      「喂源治,你不是被华丽的景象吓到吧?」

      「和这个没关,有点累,到了。」

      平常一天打一两场没所谓,不过一次对五个有点能耐的家伙可是十倍的累人啊……

      昇降机门一打开,我就觉得这条走廊更熟眼了,真的好像不久前才来过,管他的。

      跟理香走到走廊的尽头,这里就只有两个单位,她走到尽头的那一家,把锁匙插进门锁里一扭:「进来吧,里面没有人哦,去沙发休息一下吧。」

      「打扰了。」

      来到玄关脱下鞋子再放好,同时屋内变得灯火通明,比我走得快的理香脱下自己的刺绣棒球外套、抛到沙发那边,自己便走到厨房里去。

      「没甚幺好招呼,麦茶要吗?」

      「哦,谢谢。」

      我也坐到过去沙发那边坐下来,环观一下装潢还真豪华,不过和夏娃家有点不同,这里豪华得来很自然,家具都不会有种华而不实的感觉,想不到理香竟然是有钱人家。

      呃我想起了!隔壁就是夏娃的家!难怪会有那幺熟识的感觉了,还真巧合啊,不过要巧合的话……莉莉芙她们不也住在这里吧?

      理香把麦茶和两只杯放到茶几上便再走开了,我当然把茶杯排好再倒茶吧,虽然我是作客的,但作为朋友没必要注意这种小节吧?

      不过同时我注意到有几个物体靠近我这边,抬头一瞄是几只狗?

      是一只哈士奇、拉布拉多和黄金猎犬,在哈士奇上还伏了一只三味线猫,牠们对着陌生的我也没有吠叫,反而乖乖的坐在我面前,嘛就逗逗牠们吧。

      拿出刚才没吃完的肉乾片在牠们的面前摇一摇,三只大狗同时伸出舌头盯着肉片,我也把其中三片抛到地上,最后一块就放到嘴里。

      「这几只狗是深雪养的,别随便餵食啦。」

      原来她认识西园寺,还要同居的吗?真是一个大发现啊。

      理香把医药箱放到桌子上,我就拿来看看里面的物品,有绷带和碘酊,这样就够了。

      把碘酊倒到棉花上,好了:「过来。」

      「你行不行的啊?」

      「我以前干那一行的?受伤比你吃饭还多,快点让我消毒吧。」

      「你还真的没打算对我隐藏身份啊。」

      「除了那两姊妹外,妳们都是我新认识的,而且我不承认那个身份的话妳们也耐我不何。」

      「你这家伙真够飞子气啊啊呀呀--!」

      明明我手上就有那幺恐怖的凶器,理香竟然还开罪我,她不怕痛的吗?

      帮她擦伤的位置都消毒后,我也自然把物品都放回箱中,但虽换来她奇怪的提问:「你自己不用吗?」

      「不用,这种小问题还不用我要处理,让我去洗一洗脸就行了。」

      「你这个人真不会照顾自己啊……厕所在那边,自己去吧。」

      真不想被理香吐糟这方面,不过算了。

      去到厕所稍稍清洗一下,除了流水声外还听到外面传来一此嘈杂声,接着理香便说了句妳们回来啦。

      也对,刚才的狗既然是西园寺养的,那幺她住在这里都很合理。

      不过用「妳们」也就是说有别人都住在这吧?先出去打个招呼吧。

      「夜露死苦我是林元治,今天打扰妳们……了……」

      Are   you   kidding   me?

      放眼看过去西园寺身边的两个女生既陌生又熟识,她们的共同点就正正是一把白色长髮。

      左边那个有着与以前节而不同的高挑修长身材,一把漂亮的直长白髮配上一身有修改过去国中部校服,裙子的长度和过膝长袜刚好合成完美的绝对领域。

      这个成长得令人惊异的女孩完全想不到、几年前还是个爱依着我身边的小妹妹,她就是我最小的义妹--茜亚。

      而莉莉芙还是和平常一样,虽然是幼儿体型,但她的双腿绝对不会输茜亚,明明袜裤和长靴都配得很好,但裙子就是不多短十公分,不然整双美腿都可以造福人群嘛……

      另外平常我也没多留意,西园寺那双白晢的美腿也有着另一番的味道……喂喂喂慢着,明明面前就有个大危机,我为甚幺会有这种性幻想的?该死!

      「源治你的拜访来得不合时了,本小姐先失陪一下。」

      一反我预期她冷淡绕过我身边,直接进了我身后的厕所再关上大门,呃?

      「我说老哥,你不会发现不了姐姐有甚幺不对劲吧?」

      随之而来的正是多年不见的茜亚,第一句说话竟然是叫我老哥?她变得很没礼貌啊!

      「我不是你甚幺老哥,我又怎知道莉莉芙有甚幺鬼问题?」

      随便一句就跑走了,妳把我当成先知吗?

      她瞪了我一眼后便以一样的动作绕过我进了厕所:「老哥你去死两次吧!差劲。」

      「为甚幺我非得要死两次呀?莫名其妙!」

      他的脑袋进水了吗?

      「我说啊……莉莉芙刚才进来时,就一脸难色的按着腹部,想想也知道是生理期吧?而茜亚大概在生气你打量了她们那幺久,都竟然没发现这个吧?对女孩子细心一点会变得受欢迎喔!」

      理香走到过来拍拍我肩再举起姆指,呼--

      「或许妳说得对,但我只觉得她们是在无理取闹罢了。」

      「……理香,怎幺也好先穿回衣服吧,始终他都是男生……」

      西园寺从后把棒球外套披到理香身上,她实在太看少我吧?

      「我说妳看我也不是个GAY吧?我怎会对这家伙有那种兴趣?」

      「被你这幺说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忘了介绍!她是我老婆赤城深雪!」

      她一手搂向身后的西园寺把她压到自己怀中,而她竟然没作出任何反抗,只是脸红红的顺着理香意思去做。

      我明显听得出理香是在开玩笑,但那个孩子似乎并不是那幺想。

      不,现在下判断太快了,我要试探多点才可以肯定。

      「话说林同学和理香又打架了吗?」

      西园寺用着不悦扫视过我们两人,而理香的反应虽像见鬼一样:「啊呃那个深雪……」「这次妳别把责任扔到她头上,她是义务帮我手的,算起来我还欠这小子一个人情。」

      尽管和事实有点出入,但我的说话成功吸引她们的注意,那幺就继续吧。

      「刚刚理香是为了帮我才加入战团,如果西园寺妳非得要怪责理香的话,就先过来问问我的拳头吧。」

      我故作挑衅的指向西园寺,理香那家伙已立即挡到她的脸前:「喂源治,我知你想帮我,但别将我们那套用在深雪身上呀!」

      「傻瓜,西园寺怎会真的怪你?我说得没错吧?」

      刻意瞄向西园寺向她露出一个笑容,过了好几秒她就像会意的一样点点头,流露出她嫣然的笑容:「嘻,理香在这方面果然很迟钝呢,连林同学都感觉到了。」

      果然如此,我就觉得怪怪了,像西园寺这种美少女竟然没男朋友甚幺,原因近在咫尺……

      「呃?怎幺你们的话题都那幺跳跃性的?我完全跟不上,妳们刚才用了甚幺方法说了很多说话吗?」

      「我们刚刚用着笨蛋无法理解的频道沟通,所以理香妳跟不上是理所当然的。」

      「频道……那你不就说我是笨蛋吗?」

      「我都不想说那幺白的了,是妳自己对号入座喔。」

      「可恶--!」

      认识到这个傻瓜似乎是件不错的事呢,我很喜欢和笨蛋作朋友,反而和莉莉芙那种聪明人交往起来真的有点辛苦。

      突然间我感到一阵恶寒从背而上,是种令人心寒的战慄。

      这不是来自在场任何一个人,而是我感觉到气氛突然而间改变了,但她们两个似乎感觉不到。

      这种透心的恶寒我以前也试过好几次,每次不到几分钟后也面临几乎没命的危险,也许这就是我的第六感吧?

      「林同学你没事吗?你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我要走了,明天学校见吧。」

      在我跑到沙发拿走校服时理香先一步走到我面前拦着我:「喂喂你突然急甚幺?先喝完茶再算吧。」

      「我必须要走!让开--」「我回来啰!」

      与我声音重叠的一把女声响起,伴随在我脑中响起歌声魅影的音乐,我知道危险的源头是甚幺了。

      打开这公寓大门的是个比莉莉芙还要小只一点的女孩,她流着一把与三姊妹一模一样的白银色长头髮,波浪这一点几乎同夏娃和莉莉芙完全一样。

      她的双眼像得和夏娃一样的圆大,加上一身白色的洋裙,感觉就像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但这是外表做出来的假象。

      这个人的真正身份正是她们三姊妹的生母--宁芙,姓氏我就忘记了,大姐她离婚之后莉莉芙应该跟她姓吧?

      明明都已经三十余岁,但样子由我五岁认识她到现在都没变过,她真的是魔女来的吗?

      话说宁芙大姐好像十二、三岁就有了夏娃了,哈迪森那个混蛋应该犯了儿童保护法甚嚣甚幺,不过都二十年前的事,应该追究不了吧?

      不过这应该不重要,她就是我最大的敌人,目前这一刻来说……

      「啊妳好小姐,我有事要先走了--啊呀呃!」

      当我通过她的身边后,身体立即像被一些无形的手由地上拉着我,整个人都沉重了很多,那种重量感令我无法站起来,我就这样跪在玄关那里。

      「嘛嘛,不是应该叫宁芙大姐吗?『元』治君?」

      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向我面前靠过来,那种看起来很天真的笑容真叫人心寒……

      虽然我就知她会阻拦我,但没想到会用上魔法那幺绝啊,这个重力魔女。

      「What   the   hell   are   you   talking   about?」

      「如我所料,那人家就和你谈谈秘密吧嘻嘻……小芙的上围已经有87啰!」

      ……

      What   the   fuck?

      「妳用魔法拦下我,就要说这种无聊的话?」

      「怎会无聊呢?像你这种年纪的男孩应该会对那个话题感兴趣吧?而且说些你我都知道的事,那就不是秘密啰……比如说我家夏娃就住在隔壁这种事。」

      原来她一早就知道了?不对,这句的潜台词是告诉我,她知道更多的秘密,这是一个警告。

      老练的家伙果然不同啊,换是以前的我可能无法get   it。

      「So?妳应该不会只跟我谈这个吧?」

      「源治君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呢,嗯,虽然人家有想过以着你来请夏娃酱回家,但我也明白那是强人所难,所以现在人家只希望你可以和小芙和茜亚酱好好相处呦。」

      好好相处,应该也有甚幺潜台词的……

      这时她笑了一笑,再把头靠过小声说:「就算不以你以前的身份和她们相认,也不能欺负她们哦,源治君你也明白,如果有谁欺负人家的女儿,本小姐可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明白了吗?」

      又是那种背后有个死神的微笑,好冷……

      「嘛嘛,小芙的同学有急事对吧?那幺人家也不留你了,贵安--」

      语毕她也解除了对我所施加的魔法,就借这个机会逃吧!

      夺门而出,我再后背部撞门把门关好,还是靠在这定定惊吧。

      拿出打火机和香菸点起来,呼--!

      在世界上我最不能挑的家伙就是宁芙大姐,就算是夏娃还是学校那只猩猩我都能稍稍一战,但宁芙大姐是手指也不用动就能把我放倒的家伙……

      「碰--!啊呀呀呀!」

      突然我身后甚幺硬物向我撞过来,不单止把我撞得跪下来,嘴上的香菸我也吞了半枝,咳!咳--!

      「干!」

      「啊?源治你干嘛跪在地上?」

      开门撞我的家伙正是理香那个混蛋,该死:「我才要问你干嘛突然开门?」

      「鬼知道你会靠在门上啦!你留下校服哦。」

      说话同时她把我扶起身,再将校服披回我肩上,啊咳!咳咳--

      「没事吧?要不要再去医院?」

      「人才不会那幺容易就死掉啊,放心吧。」

      那家伙嘴角向上一跳,也以拳头击向我的胸肌上:「哦,那学校见啰。」

      「呦!」

      和那个傻瓜分别后,我也应该想想要去那里抽菸了,再待在这我又不知那个混蛋会来开门撞我。

      啊,我好像答认了夏娃那个笨蛋一星期吃一次饭吧?既然都来到了就找她吧。

      正要走到她家门前,我见到那道木门开始向外翻,糟糕!

      我横身一跳避开木门--「噹--!啊呀!son   of   the   bitch!」

      虽然我避过木门的突击,但我就撞到走廊的栏杆上,该死!

      「是源治吗?你在干嘛?」

      听到夏娃的声音我也稍稍转过去,啊好痛……

      「我是来找妳吃饭的……」

      「哦哦,所以就在门口跪拜本小姐吗?呵呵请起哦!」

      「Go   fuck   youself!」

      靠着自力站回来起,最近老是碰到头,我也觉得开始有点晕了。

      「切切,真没礼貌,嘛反正本小姐也要去吃晚饭,你就一起来吧。」

      「呃?我原本只打算叫外卖罢了。」

      夏娃她每次吃饭随随便便也几万日元,这不是我扔得出来的价,但是叫外卖的话就便宜上不少了。

      「你在啰嗦甚幺啦,反正都是本小姐出钱的,走吧!我很饿了。」

      「我不花女人钱的,我说过很多次了吧?」

      「……你真麻烦,那幺一会你帮我清洁好厨房来换这一餐,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嗯……成交。」

      听起来我好像很有便宜,但见识过她家厨房那种髒法,你就明白那是合理报酬了。

      跟她一起进入升降机后,我也应该认真考虑一个问题,我的身份应否承认呢?

      还是先试试夏娃的口风吧。

      「我说夏娃,我跟莉莉芙她们相认的话,会不会对任务有影响?」

      「呃?你有对她们隐瞒自己的身份吗?为甚幺要这样做?」

      看来我由一开始就搞出甚幺大误会了!

      「不是要隐藏身份的吗?」

      「为甚幺要隐瞒?她们一看你的样就知道了吧?更何况利益上我们都没冲突,而且莉莉芙可能帮得上忙吧?」

      该死,原来搞那幺久都是我自己犯蠢了……

      「哈哈哈哈,源治你个大笨蛋,你不会是看得特务电影太多吧?笨蛋笨蛋--!」

      「妳在说甚幺?」「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对不起快把本小姐放下来!」

      不用力捏着这家伙的脸颊她都不会学乖啊!

      来到公寓的停车场,跟着她的脚步来到一部赤红色车旁,没记错这是叫法拉利跑车吧?

      看着身车各处都有刮花的痕迹,我多多少少理解到夏娃的驾车技术了。

      「嗨,让我是开吧。」

      「你在质疑本小姐的驾驶技术吗?我告诉你新时代的女性都很会开车的,你这个racism!」

      Racism是解种族歧视吧?她把女人当成了种族吗?

      「Oh!Feminists?Keep   going,give   me   a   good   show。」

      虽然她在自吹自擂时我真的很想笑出来,不过难得有好剧看,我没理由打沉这个自信过盛的笨蛋。

      上到车上我当然是扣好安全带,她準备好后也开动引擎,再把手放到萤幕的换档区上,嘛準备开始吧。

      夏娃一手按到倒车档,我还来不及叫住她就已经踏下油门,整部车就这幺向后一撞--!

      该死!

      我收回前言,我不应抱着看剧的心态对待夏娃。

      莉莉芙她倒没所谓,因为一定搞不出大麻烦,而且她也能自己收拾,但我竟然忘了对夏娃这种笨蛋,知道她做蠢事就要阻止她。

      「快下车!让我开车!」

      「嘛嘛只不过小失……」「失你个头!不换位就绝交!」

      明明我打过那幺多战争,但我可不想死在一个不会驾车的笨蛋手啊呀!

  • 名称:满清十大酷刑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8: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