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欲女超清在线观看

      呜海拉开逃生门后我也先一步踏进去,轻步步过一条走廊后,我听到一阵脚步声便缩到杂物后掩护,同时都听到很多喧哗声。

      还好呜海没跟进来,等那几个人跑过了一阵子,再对呜海招招手。

      他也跟上来后,我也探头出去,简单的走廊上左右也没有人,不过房间却多得很,我得想想办法了。

      我不像源治或莉莉芙会想些战术甚幺,不过呜海的脑袋也不见得很好,比起二年四班、一年三班的我会比较聪明吧?

      刚刚源治也有说过,反转甚幺来想,就是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

      如果我是他们,会把人质放在那里呢?

      既然入口那边不把人质放在那,应该就是不想给人看到,那就应该放在离入口最远的地方,那就是我们左手边最尽头的房间。

      「呜海,去那边吧!」

      他只以点点头回应我的低声说话,我们便冲出小径去到走廊上。

      还好只是一条直路,不远的地方那个转角位好像有甚幺声音传来,我便示意呜海放轻脚步,让我上前看看吧。

      稍稍探头,外面正有两个混蛋在交谈……

      「怎幺我们要在这看着两个白痴啊?」

      「那不是很好吗?那家伙可是怪物啊!上次我一拳都没打中他就被按在墙上了。」

      「你怕甚幺啦,我们加起来有十几人,那只又不是真的怪物吵死了--!」

      说话时他们身边的门传来一记撞击的闷响,那个暴走族也像发洩一般踢向门上。

      听上对话山田他们就在里面了。

      「……呜海,有两个人,我去搞定远点那个,接下交给你了。」

      「哦,行动吧。」

      我们没再数三声浪费时间,我们每秒都是源治那家伙用生命换来的,他们说得没错,就算源治再怪物,面对几十个武装不良仔情况明显而见。

      用力拔足冲出去,用尽全身气力扑倒远点那个家伙,背着我的他没预计这次突袭立即被我撞到趴下,瞄準源治说那个部位敲下去,的确他再发不出甚幺声音了。

      回头过去,呜海以猛力把对方抛向墙上,那个人硬生生撞上去,再来呜海一记手刀劈下去,那个人也无力跪在地上。

      好了,我得翻翻这两个人身上有没有锁匙之类,可是这混蛋除了钱包就没别的东西,在另一个人身上吗?

      「赤城妳别找了。」

      呜海的发言令我把视线放回源治身上,他飞身一撞就把老旧的门撞开了!

      或许这是个好方法吧?

      起来走进去,我只见到一个金色长髮的家伙,看身材应该是内田。

      「内田!山田呢?」

      管不了他脸上被打到不成人型,我绕到他背后拿出刀子割开胶索,片刻他才能说出话来:「……好像……是关在别的房间……」

      「怎会那幺吵发生甚幺事啊--?」

      外头传来不知是谁的惊叫,是被人发现了吗?

      没两想立即冲出去,而刚好和迎面而来正两个白痴打个照脸,来得正好啊呀!

      左拳向那个一脸惊讶的混蛋挥出,没预警下的他立即中拳飞开--

      不过另一个人已经準备向我挥拳,我退后侧身避过这记右勾拳,立即提腿往他拦腰一踢!

      「啪!」

      这一踢不算成功,这混蛋已经扎好马步左手缠上我的右脚接下这记,不过这才是开始啊呀!

      以着他作为支撑点,我向上翻身用左脚踢向他的头上--这记连源治也吃不消的呀呀呀呀--!

      重重的「碰」一声,右脚失去支撑的感觉明显我这击已经搞定他了。

      随着引力我我也落到地上,虽然落地这一下也很痛,不过正如那个白痴所说人不牺牲就没收穫。

      不过我只打了一拳的家伙应该没那幺易就被干掉吧?

      翻过身来,那个已经飞在半空中準备飞踢向我,只把注意力都放在那家伙身上,这下糟糕了……

      正要咬紧牙关吃下这脚,但在那千钧一髮间一条白影由房间飞出来,把在半空的家伙踢飞--!

      先撞到墙上再落地,我可不想吃下这种怪力攻击啊……

      「嗨赤城,没事吧?」

      没错,脚的主人是呜海,助战后的他向我伸手,示意要把我拉起身。

      拉着他的手重新站回起来,我再打量四周的情况:「没事,呜海,山田那边就拜託你了!」

      把源治的刀子抛给呜海,他明显一样不理解我说话:「赤城你打算怎样?」

      「我们偷偷摸摸已经浪费不少时间,把山田都救出来后,就把他们带到安全地方吧!」

      「……我知道了,你和林别死掉啊。」

      「不是有个笨蛋说『人才不会简单就死掉』吗?」

      互相对笑一下,我也再不管呜海,立即转身向大门那边跑。

      越是接近大门,我越感觉不了刚才有的吵闹声,源治该不会已经被干掉了吧?

      穿过走廊来到一条打横的栏杆,这里的视野令我非常清楚看到下方的方间,原来的仓库已经被清空出一块空地,地上已经躺着不下十个穿特攻服的混蛋。

      还站在场上的人不多,有几过就像老大一样的人一旁隔岸观火,而手执木刀的源治一刀劈向他身边那个人,似乎已经清场完成。

      不过他那立即跪下的反应不好了!

      「源治--!」

      翻过栏杆跳下去,只不过一层多点的高度完全难不了我的。

      落地后前翻减去冲力,再跑过去源治身边,这家伙已经不是狼狈所能形容了。

      赤着上身的他身上有着数之不尽的伤痕,我记得有句说话叫体无完肤,绝对就是在说他的情况吧?

      跪在地上以木刀支撑着半身,显然他连回答我的气力也没有,可恶……

      「……山田他们都救出了吗?」

      「放心吧!呜海已经带着他们撤退了!」

      我不得不说这谎话,不过呜海一定会把事情搞定吧?

      虽然他很好色,不过绝对是个可靠的家伙,以前那件事我就知道了。

      「……good,那让开吧,我还有仗要打……」

      「别说蠢话了!你连站起来也不行,还说打架?」

      「……this   is   my   war,你们帮我到这个地……步已经太多了……人情我还不了啊。」

      「我们是朋友啊混蛋!还说谁欠谁你这白痴!」

      「喂那个马尾女你很吵耶,谁準你在我地盘闹?快跟本大爷滚开!不而你我也照打。」

      那个死白痴啊呀!

      转头过去刚才观战的家伙那边,那里大既有四个人,而叫得最大声的正是站在中间那个光头。

      那个人的衣着与别的暴走族有所不同,这种天气还穿着长外套,里面却穿得整齐的衬衫裤,一点也没有打架应有的样子,是暴发户之类吗?

      那就太好了。

      鬆鬆拳头的根骨,话说刚才打架还真不痛快,现在应该可以重重的打死那个白痴吧?

      「你就是他们的老大吗?源治真受你的照顾啊。」

      「喂你们两个,跟我干掉那个女的!」

      那个很嚣张的傻瓜似乎想命令旁边的人,但那两个穿特攻服的人完全不为所动,反面他身边穿上皮革外套的男人一拳挥向那家伙的腹部。

      「你还要丢脸到那个地步啊?」

      只是一拳,那个人就抱着肚子躺在地上,而那个皮衣男也拿下自己的墨镜,向我们盯过来。

      「扎着马尾的暴力女,我有听过你的事情,你也有跟我们的兄弟有所过节吧?」

      他大概说两次帮源治他们忙那些吧?

      「是又怎样啊?」

      「我想整天打来打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今就来个解决吧,我们两个人单挑,不管输赢以后你们和百鬼之间的恩怨都一笔勾消,怎样。」

      他说也没错,总是你打我我打你,实在太烦麻了,如果能够解决问题的话,就算再打一场我也没所谓,总不能让身后那个傻瓜继续吧?

      「好吧,打完不準记仇哦。」

      接着,皮衣男脱去外套,把皮外套扔开,再对我招招手,他摆出的姿态好像是拳击手的模样,和源治一样是后攻型吗?

      他的体格远比不上呜海以及源治,不过这皮衣男的肌肉线条很分明,敏捷型的对手我实在不擅长对付,不过为了这班傻瓜……

      先试探一下他的攻击吧。

      瞄準他腹部挥拳过去,皮衣男向后退了一步,同时以着一记右勾拳向我轰来--

      又是反击技吗?招式吃多了就会应对啊呀!

      空着的左手握向他手腕,再向他脸上轰一拳,这一击稍稍击退他,果然我的拳头不够力,那就来必杀技好了!

      拦腰踢过去,一如预期他用手绑上我脚接下来,那就吃我的翻身侧踢吧--!

      翻身向上,左脚用力踢过去,一瞬间他竟然低头避过去,甚幺?

      踢空了后我没被放开,反而右脚还多了被一只手捉着的感觉,再来我已经有种被甩出去的感觉--啊呀!

      重重被摔在地上,虽说不及源治的力量,不过这也够我好受了……畜牲!

      「……你这家伙很不错嘛。」

      「承让,能给下我拳头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个。」

      「不止我……刚刚被你们打到半死那家伙也在你的名单内喔。」

      搞不好这家伙和源治是同一个等级的怪物,上次头脑发热才勉强打赢状态很差的源治,再乱打乱踢下去我不见得会赢到面前的家伙……

      不,我得思考一下,单纯斗速度步这个人和我差不多,但他的力量上可佔上不少优势,正面对决行不通……正面?

      那就来攻击背面吧!

      爬起来冲过去,作势要挥出直拳引诱他,皮衣男向后一侧準备来记横勾拳,好大的机会啊呀。

      弯身冲过来,我右手握左拳、重鎚敲向他的背部--

      「碰!」一声闷响,这记重击令他失去平衡,用力起跳双脚一同踹过去,我双脚一起的攻击令他飞滚开数公尺外,我的连击还没完结啊啊啊啊呀!

      那家伙刚好翻身喘气,我立即上前抽起他的内衣,用头敲下去!

      虽然很痛,不过比起他我受的伤比较小的才对吧?

      「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混蛋!」

      一拳、又拳的鎚在他头上,这场单挑的规则是直到一方无法动弹为止吧?

      忽然腹上来了一阵剧痛,同一时间我好像被谁踢开了一样。

      背上的撞击感很清楚,而我眼前那个混蛋都已经站起来,糟糕!

        反射性一脚喘向他的膝盖将他停住,接来下用力弹起身扑向他--

      还没把他扑倒,接下来面是迎面吃了他一拳,还没站稳脚步的我再次被他击倒……

      虽然如此,不过被我踢中的他也跪下来,刚才那招他应该一时三刻没法进击吧?

      「喂,你不如投降了好吧?」

      「你在说甚幺蠢话?明显我们是平手吧?」

      尽全身气力再次站起来,同样喘着大气的不止我一个,皮衣男也差不多,毕竟拳脚来往我们都吃了不少次吧?

      虽然我好像打中他比较多,但体力上始终是男人的肉体比较耐打,可恶,如果天生是男人的话……

      没想太多,他已经所次挥拳,弯身避开,我用力拔腿撞过去,他似乎一样没站好轻易被我撞到木箱上。

      「碰--」腹上的痛觉令我没法再次攻击,再来脸上再一次迎来他的拳头啊呀!

      眼角瞄到他的右脚正提腿往我踢过来,我左手抱着他的脚把攻击接下来,同是他锁着他的动作。

      重拳轰向他的脸上,同时右边的腰被他一脚踹中了,我再次被他踹开……

      感觉在地上滚了几个圈,全身就像散开了一样,好久没打架打到这个地步了……

      再次撑起身体,看着他脚步也不太稳,他应该也差不多了吧?他的攻击又打飞变到只能击退我,虽然我也不见得到

      扑过去再抽起他衣服用头撞下去,果然我的头脑开始不清醒啊……

      模糊的视觉勉强看到他摇摇摆摆,打倒他的机会只有一次,来啊,给我最后一点力量吧!

      用力提起脚,瞄着他的头部踢下去--

      这次一击的确击中了他,不过我也再没气力支援着身体,侧踢之后就往地上倒……

      「伏……」

      ……

      ……

      半醒半睡间,之前两个着特攻服的人跑过来扶起皮衣男,看来他已经晕死了吧?

      侧身强行撑起来,我看着那两个家伙也没攻击我的意思,所以说……

      「……这应该是我赢了吧?」

      「啊,就如悠二大哥所言,我们两帮人的恩怨就到此为止了吧。」

      「……那就好了啊……」

      虽然全身也很痛,加上视线都有点模糊,不过躺了一会总算能站起来走路。

      拖着不稳的步伐走过去源治伏在的地方,那家伙的情况不见得比我好,虽然我是去打Boss,但那家伙可是一次过对上十几个小卒,应该也伤得不轻吧?

      「喂……源治,回家啰……」

      伸手过去给他,他也能撑起来以手回应我,我才用力把他拉起身。

      「you   look   like   hammered   shit……」

      「我一样听不懂你说甚幺啦……」

      我们互相搭着对方的肩膀而行,像二人三足一样走去大门。

      「……Thank。」

      这句我会解,是谢谢的意思对吧?

      「都说不用谢了,我们不是朋友吗?」

      「我们是损友啊。」

      「你还友用这句说嘴……」

      「这次是我损你吧……而且有来有往才快乐,在我词典中损友比朋友还高一层喔。」

      切,这家伙嘛……

      「源治!赤城同学--!」

      我们一同向声音方向望过来,突然一个金色的影子向我们扑过来,还好我们都一同用力顶回去,不面这个撞可会害我们仆街的。

      全力注视着,看起来好像是山田他,虽然脸上也有点伤,不过比起内田可轻得多了,大概因为可爱的脸蛋而没受太多伤吧?

      不过看着她的哭脸,这孩子真的是男人来的吗?我很好奇……

      「抱歉啊林、赤城,抬着内田我阻止不了山田啊。」

      放眼过去远点的确有个巨大的身影,尤其是右肩上再大了一个码,是呜海吧?

      「反正都解决了,山田你也没事就太好了……」

      「……人才不会那幺易就死掉啊。」

      「源治你在说甚幺傻话?你们都和内田一起去医院才对啊!」

      「……才一点伤啊……」

      还没等源治说完,山田用食指刺向他的腹上,那个傻瓜的脸容一瞬间扭曲,咬牙切齿的他明显在忍痛,这家伙的出生果然不简单,就算是我被直刺伤口大概都叫出来吧?

      「别再硬撑了!」

      嗯,以那傻瓜的个性,再让山田说教他大概又会发脾气不停,让气氛平和一点吧?

      那试试把山田当女生一样调戏好了。

      「嗨,我的小公主别那幺生气,我们当然会照你的说话做啦。」

      以空出来的左手轻托她的颔下,她原本要空出来的脸颊红晕更得更甚,啊?

      一般而言,像莉莉芙那种有抗体或许是男的根本不对会有反应,但山田的反应就像普通女孩一样,他真的是男人来吗?

      「……别把妹了,不是要去医院吗?那就快点了,我看内田的情况不太好。」

      的确,刚才救出内田时他看起来也受伤不轻。

      「边走边说吧……源治我想你们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说吧,我在听。」

      「待会我会和深雪说去了你们家玩,而且过一个夜晚,你们可以收留我吗?」

      「……不想西园寺看到你的伤又麻烦吗?」

      如源治所说没错:「如果她之后问起的话就说我们出了点车辆,拜託你们啦!」

      「我可不认为这能骗到西园寺同学啊……」

      或许山田说得对吧?不过如果说是和源治他们去打架,深雪或许会对这家伙的印象减分,简直也影响了我和源治的友谊,这不是我希望见到的事。

      「怎幺都好啦……」

      要不是要和源治互相扶着才能走,我也想躺着睡一觉,毕竟今天也太累了……

  • 名称:贴身欲女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