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两日初体验超清在线观看

第五章:碰钉

      第二天的早上,我也开始慢慢习惯了学校里的空气,这个朝早我和一位奇妙的友人一起由宿舍走去高中部。

      「想不到元治也会晨跑的呢。」

      在我身边说话这位人兄,她流着一把漂亮的及肩金髮,如小女孩般的可爱脸蛋,她正正用一双草绿色的大眼睛在望着我,他的名字叫作山田。

      虽然她坚称自己是男的,但智力正常的人也会知道这不可能,山田的等级已经不是娘娘腔、女生脸的水準,他可是直接跳到美少女穿男装的等级了。

      「哦,当然啦,不而我的身材怎保样回来?」

      努力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可是我的格言哦。

      「嗨--林!」

      忽然一把声音把我叫停,同时有只手用力搭过去,那个金色飞机头和口罩立即出现在我面前。

      「早喔内田。」

      这家伙的出现我也吓了一吓,毕竟这种不良也会早早就上学,真是出人意表啊。

      「这位是?」

      山田用一种好奇的眼光瞄向内田,我还没準备介绍他们时内田已经先一步伸手给山田:「妳好小姐,在下名叫内田雄二,请问高姓大名?」

      内田这混蛋,对着女生就这种态度啦!

      不过这白痴真够运,第一句就踏中山田死穴,短短两秒的迟疑,山田双手捉着内田右手,身体一转用力一拉,来一记漂亮的过背摔把内田一击搞定。

      「嗨,你没事吧?」

      蹲下来拿出香菸,我看着这个死得七七八八的内田,真是恭喜他中地雷了。

      说来话虽然内田实力不怎样,但一击就把他放倒到山田似乎也有远超外表的实力,这叫深藏不露吗?

      「你的朋友到底是怎样的来头啊……」

      「内田,这教训你明知对方是女孩也不能说哦!下次要叫他作『肌肉猛男山田大哥』哦!」

      「元治你刚才是在讽刺我对吧?还有我的名字不是叫山田啊呀!」

      我无视山田的说话把内田扶起,而他也拿出自己的香菸和打火机:「别在意小事吧山田小姐,对了林,借个火来吧。」

      给他点完一口后,内田这家伙便随随说道:「话说林,你知道刚天F4四个全部被干掉吗?」

      「F4是谁?」

      干嘛内田一副看到白痴的模样啊?我才第二天上学不知也不奇怪吧?

      「我说林你不会连同班同学也不认识吧?他们四个那幺出名,其中一个会姬甚幺鬼……」

      最好出名到你连记也记不住名字吧!不过内田这幺说,一些零碎的片段在我脑中闪过,记不住名字的笨蛋吗?

      「内田,你说的是姬路吗?」

      「啊!就是这个,山田小姐妳知道吗?」

      「别再叫我山田!还有我不是小姐!」

      我拍拍山田的头希望他可以冷静一点:「好了好了,山田你认识的吗?」

      「姬路不就是昨天被你扔鞋那个人吗?元治你真的记不住别人的名字吗?」

      一瞬间明白一切事件了!

      「哦,原来是这样,内田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甚幺。」

      「林你在说甚幺啊?扔鞋……慢着!」

      看来内田也不是笨蛋,马上已经了解潜台词了。

      「我就站在你面前。」

      「我到底怎会认识到像你这种笨蛋啊……」

      内田走到路旁用力敲着树木,我觉得你比较笨啊。

      「厕所那里是他们袭击我先,我反击也没错吧?你看看我的头,我都已经被他们敲穿了。」

      我拆开头上的绷带让山田看看,她脸上立即挂上一个问号:「元治你不是装帅才绑的吗?痛不痛啊?」

      「没事,这种程度不算甚幺。」

      内田回到过来拍拍我,又再拿出香菸:「总之你得罪了那班有钱人,作为朋友我也要劝你一句,小心一点喔!麻烦再借打火机来吧。」

      话说内田的打火机总是没火的,他是故意的吧?

      「喂那边的家伙,你是不是林元治?」

      突然一把粗暴的女声插入了我们之间的对话,大家一同向声源方一看--

      一个身材高挑、拿着木剑的口罩女,现在口罩很流行吗?

      「都说你啦,立即有人找上门寻仇啰。」

      她一身把校服改造成非常长的校服裙,这种不良少女怎说好呢?

      与昨天那班白痴根本风马牛不相及,不像因为友情而会来报仇的,而出钱请回来也说不通,这个女生怎看也不像能够打赢我的货。

      要比喻的话,你要请人对付技安也不会请宜静出手吧?

      奇怪的家伙,先问问她的来头吧。

      「你是谁派来的?不会是黄易吧?」

      「你自己做过甚幺你自己最清楚,去死吧--!」

      她完全没打算回答我的问题,立即举起木刀向我当头一劈,我接得住的!

      双手举高合十,那种刀身和掌心磨擦的灼热感已经告诉我把木刀接下来,但同时额上伤患再传来一阵不应存在的剧痛,一个不争的事实反映在我眼前--

      我接下木刀的同时、也被敲了一记,还好不是真刀来的……

      「想空手入白刃吗?你还真是看少我啊白痴。」

      头上流出来的血水洗涤了我的脸孔,我眼里的画面一瞬染上一阵红色,这家伙实在嚣张过头了吧?

      「……妳这个女人……我杀了你啊呀--!」

      在我右拳拉弓要击出的一刻,突然有谁用力把我向后一拉,忽然失去了重心向后一倒,而在我和那女人中间突然多了一个娇小身影--是山田。

      「你走开!我可不想伤及无辜!」

      「难道不能静静坐下来解决问题吗?我看元治自己也不知是甚幺事情,当中应该有甚幺误会吧?」

      「才没有甚幺误会,快让开!」

      「要是你要那幺横蛮的话,那就让我来当你的对手吧!」

      我不明白山田为甚幺要做到这一个地步,不过在他出面之下那个脑袋大概有洞的女人也止住动作,再收起木刀。

      「……现在我就放你一马,今天午餐时间到国中部屋顶决斗吧!不来的正王八蛋!」

      这家伙是出来搞笑的吧?

      「喂林!你冷静一点!别冲动!」

      「我现在非常冷静……」

      本来我还真是按不住自己,但在山田插手下忽然间我也冷静下来,心中可没有挣开内田的意思。

      「早叫你别乱来吧!现在被人寻仇了!」

      「我可不觉得这是那四个人做出来的事……元治你有这种看法吗?」

      「山田你想说她的条件一点都不像佣兵对吧?这点我在看见她时已经觉得了。」

      「推下去或许那女生对你的仇视,或许只是简接关係到F4吧?你真的没得罪到别的人吗?」

      「昨天跟我打过架的人,你都已经见过了。」

      说话同时我拍拍身后的内田,再和他一起爬回起来,怎看也不是内田找那种笨蛋来害我吧?

      接下来便是山田一脸狐感的深思着,她的眼光不时瞄向内田,他应该不会把矛头指向这个笨蛋吧。

      轻抚山田的头顶,我摇摇头示意,他倒又轻叹了一口气。

      山田应该不是个笨蛋,甚至应该是个聪明人,看来这一点我应该和她很合得来的呢。

      「呃!」

      内田突然一声大叫,我把山田自然把目光放过去他身上,但内田做出的只是拿出香菸还有伸手过来:「林你再借打火机来吧。」

      「我打你哦!」

      干!

      「别那幺小气吧,我刚刚想到那个女生大概是谁了,没记错是跟赤城她的女生,而且也不是杂鱼……你到底在那惹回来的麻烦啊?」

      「别问我,你这幺一说就把谜题再推一把了。」

      先是甚幺鬼F4,再来就是赤城的部下,内田已经把我搞得很乱了……

      「怎幺也好,元治你打算怎解决?」

      「当然是武力解决,还有别的吗?」

      「别这样粗暴吧!对方也只是个女孩子,我相信总有办法和平解决误会吧?」

      「山田,虽然我明你的想法,但『和平』也得看着你的对手是怎样的家伙,对着那种脑袋进水的白痴,最好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把他打趴后再绑起来问个究竟。」

      好比对着野兽唸诗,山田实在太天真了。

      「不过林,真的打起来你也知道后果吧?赤城那班人也不是好惹的。」

      「内田,我不是说过拳头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我会先解除那女人的战力,到时慢慢问为何要袭击我也不迟。」

      单单是亳无预兆的袭击我这一点,就算我要拆她一、两条胳臂也不应有怨言了。

      这幺搞一搞时间也不早了,还是和山田她一起回教室吧!

      直至中午,我心情一直没有好过,半天的课我也没听得进一句。

      不知是否受我的负面气场影响,除了山田整个班都没一个人想和我搭话,就连西连寺也只早安一句罢了。

      今天班上似乎多了几个空位,不单是被我教训过的那几个人,连莉莉芙也没在班上,她该不会生病了吧?

      不过以我现在的身份不能去关心她吧?只希望她保重身体,那笨蛋小时候就很爱勉强自己了。

      中午的铃声刚响过,行完礼后学生也各自离开找饭吃,而我得更有要事做。

      不过在我起身之后,山田马上已经拦着我的去路:「元治,真的要去吗?」

      「当然,不管是在接到挑战还是要解决问题的层面,我都有义务要去。」

      「解决问题不是用暴力的吧……」

      「山田我问你一条问题,如果你有样重要的物品掉到热水中,你有甚幺办法可以安全又快捷把物品拿出来?」

      「看看有没有筷子或钳吧?有的话应该能拿出来的,这有甚幺关係?」

      「……答案错了,这题的答案是把冷水加进去混和热水,待水没法令自己受伤再拿出物件,那个女人就是热水、我的拳头是冷水,这应该很好理解吧。」

      「虽然答案有点笨,但我明白你意思,那幺出手别太重哦!」

      山田搭搭我的肩膀,嘛,怎幺现在我倒觉得他有点男子气了?应该是错觉吧?

      「那个……不好意,请问有阻着两位吗?」

      这时西连寺出现在我们之间,她似乎不太好意思插入我们话题似的。

      「怎幺了西连寺?」

      「呃人家是姓西园寺的……别说这个!林同学,学生会会长想请您一起进膳,请问现在能起行吗?」

      学生会会长想见我?他是谁?应该不会因为昨天的事而找我麻烦吧?

      「不,我有要事先处理,半小时后我会去学生会找他了。」

      「哦喔,那幺人家也不阻林同学了,待会再见吧。」

      语毕西连寺也对我和山田轻鞠一下,便慢步离开教室了,好!现在应该去屋顶算算帐吧。

      来到国中部顶屠楼梯,我轻力扭动已经被破坏的门锁,再推开这道防火门--

      中午灼热刺眼的阳光立即打到我身上,看着地上的短小影子,嗯?怎幺我多了一只角的?不对劲!

      我反射性向前一扑,身后立即传来甚幺重力敲击地板的声音,翻滚一周我立即撑起身体回望一下,我刚才再站的位置立即多了个拿着木刀的少女,可恶。

      「又搞偷袭啊,你这个混蛋。」

      还好我发现得快,不而再吃当头一棍,就算是我也保证能否活下来。

      「对着你这种人,可是一点也不卑鄙哦!去死吧!」

      那女人重整姿势,提刀起身向我冲来,是直刺吗?

      我侧身避过瞄準我左边身的一刺,再来一个左拳挥向她脸上,受力的她立即飞开,连翻了数下最终滚到墙边。

      虽然我不是最佳状态,但这程度的对手我还应付得来的……呃!

      该死,由刚才开始头上的伤口就在痛了,发生甚幺鬼事啊……

      「……刚才那拳是还今早和刚才的恩的,接下来我会尽全力的哦,你认真要用木刀来吗?」

      「当然啦……不然怎教训你这个混蛋啊?」

      虽然今天我脑子不好使,但我更清楚眼前的家伙应该连脑也进水了。

      她勉强支撑起身体,再执起那把木刀,摇摆了两下才站稳了身体,再次向我冲过来,这次我只要稍稍退后几步就够了。

      这女人执刀準备来记横劈,我也稍稍一退,木刀立即和身边的金属柱发出激烈的碰撞声!

      没错,屋顶明明就充满天线啊甚幺的铁柱,在这种「狭窄」的空间用长武器进击,是多幺的笨啊?

      虽然已经提醒过她了,接下来便是我的时间啰!

      在她攻击后一时间收不回木刀,我立即上前捉起她双肩,再提膝向她腹上一撞!

      她上半体因为受力是向前倾,而我继续乘胜追击,右手捉左拳重力鎚下去--

      没想到受到这种攻击后她还没倒下,不过在半昏半晕下她也没多反击能力,我再向后拉弓把右拳轰过去--

      指间的痛感告诉我她又再被我打到飞滚了,呼……

      明明我又没被她打中,为何头越来越痛的?眼前的景象也变得有点模糊,应该不会吃了昨天那一两击害事吧?

      「差不多要告诉我,为何要袭击我了吧?」

      先别说她已经中了我那幺多拳脚,我也许因为旧伤也撑不了多少时间,尽快解决问题吧。

      「明知故问……」

      她根本没回答我半句的意思,再打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我想应该会再有人来找我麻烦的吧?到时希望来个有脑袋的家伙吧。

      她花了点时间才再次能站起来,但这次更为站不稳,但看起来变聪明了,再没执起木刀,直接向我冲过来。

      呃!干发生甚幺事啊呀?忽然间我就像电脑断电一样失去了一瞬间的意识,接下脸上立即迎上一阵痛觉把我叫回来!

      眼睛再睁开时,脸前出现一个拳头,片刻痛楚再临我脸上,可恶!

      再来我瞄到她準备提腿向我踢过来,右手反射性的按向她的膝盖,去死吧!

      左拳重重挥过去,刚才痛扁我的家伙已经再受不了攻击,退后了几步便大字型躺到地上……

     

      已经够了吧?

      虽然是屋顶,不过待会应该有别的学生会上来吃饭吧?我也不算出很重手,她死不了的。

      现在我应该做的就是找甚幺止痛药,脑中的痛楚随时间过去变得飞越来越痛了……

**

      「竟然是这样的回答……那个笨蛋知道本小姐的传召可是和老师一样的等级吗?」

      话说莉莉芙似乎叫了深雪去找那个林源治来办公室见面,不过深雪她回来后便带来一个令莉莉芙失望的消息。

      我看之前莉莉芙脸上还有点兴奋,但听到深雪的转告后,她脸上立即染上一层死灰,看来她的心情应该差到极点了。

      不过我还是吃着她桌上的曲奇,好吃。

      「莉莉芙酱,妳别生气吧,林同学他都说办完事就会来,虽然人家怕他又迷路就对了……」

      「我觉得源治有心避开我们,他不可能不认得我,可恶……」

      我认识莉莉芙她都有四年多少,今次还是我第一次见她这副模样,平常的理智全部都不翼又飞,活像个和男朋友吵架完的少女一样。

      嗯嗯,好吃。

      「姐姐,其实反过来想虽然真的很巧合,但会不会有认错人的可能啊?」

      「昨天早上茜亚妳这幺说我还会考虑,但综合源治昨天的行为后,我肯定是他没错,深雪妳也看到他昨天他自我介绍时用鞋扔向姬路吧?」

      「是这样没错……姬路同学他们放学后也不知被谁毒打了一顿,不知会不会是报服不成反被林同学教训呢?」

     

      「……嘛,如果真的做出这种蠢事的话,的确是那个笨蛋老哥没错。」

      「我说为甚幺妳两姊妹也会得出这种结论的?」

      嗯嗯,深雪和莉莉芙的手艺真的很棒呢。

      「因为这世界上会做出这种蠢事的人,除了理香姐外就只有笨蛋老哥了。」

      「没错,理香这方便绝对和源治同一水平呢。」

      「怎幺我听上去好像是在骂我似的呢?」

      「莉莉芙酱真的在说妳笨啊,理香。」

      我怎可能是笨蛋啊?

      「虽然我不及妳们几个聪明,但绝对不是到笨的地步吧?对吧深雪?」

      呃?为甚幺妳要低头别开脸啊?那不是默认了我是笨蛋吗?

      「总之理香姐是笨蛋这已经是默认的事实……嘛,总之不管老哥来不来,边吃饭边等……咦?便当呢?」

      茜亚吐糟完后才发现自己的便当不见了,这番话惊醒了莉莉芙她,她扫视一番自己的桌上,似乎她也瞄到我面前那几个空便当盒,她的眼神马上变得死灰了。

      「……都在理香肚里了。」

      「可恶!理香姐!」

      茜亚第一时间绕到我后面用双手使出锁喉技,哦哦哦呃--

      「嘛,为甚幺理香妳总是吃下别人那份的啊?明明人家已经帮你做双人份的说……」

      「贯彻自己的主张,是男人唯一的一个勋章,在我胸怀中就是相信这件事情活到现在--!」

      在她们吵吵闹闹之际,我的腰间传来一阵电话铃声,糟糕!

      「茜呃快放手!电话!」

      茜亚放开手后我也拿出电话,是沙也加吗?

      「喂沙也加?要去吃饭吗?」

      「不是啊大姐头!圆香她和别人打架被送进保健室了!」

      「甚幺--?」

      圆香虽然很利害,但平时也不怎和别人干架,这次竟然是打到进保健室?

      「详细大姐头你来到再说吧!」

      「我明白了!待会见。」

      挂了电话后我準备跑去出去,身后也传来深雪的声音:「理香妳要去那里?」

      「我有急事要做,这一餐我迟点再赔给妳们吧!」

      我朋友被打到进保健室,我可不能坐视不理吧?

      我冲到来保健室,我已经看到好几个熟识的人站在其中张床边。

      「大姐头!」

      「大姐头!」

      「沙也加,怎幺了?」

      「老师说她都是皮外伤,不过现在得好好休息,放心吧大姐头。」

      「但她也不会随便找人打架吧?妳们知道是甚幺原因吗?」

      「听说昨天姬路和别人争执时,她的弟弟也在场,好像说是殃及池鱼了,接着圆香学姊就去找那个人报仇了。」

      原来是这回事啊,今天一回来我就收到消息了,但经手人是谁……慢着。

      回想起刚刚深雪的说话,莉莉芙的老哥昨天开罪了姬路,而圆香的弟弟就在报复时被打伤,那幺圆香再去找兇手报复,那幺核心人物不就从来都是林元治这家伙吗?

      那我也知道要找谁麻烦了。

      「大姐头妳没事吧?妳的表情看起来不对劲啊。」

      「……没事,我去买饮品回来,妳们在这里等一会吧。」

      好久没试过连拳头也发热了……

      虽然我不知道最初是谁对或错,但把圆香打成这副模样,怎幺说我也得跟他用男子汉的语言谈谈吧?

      「Have   a   nurse?Please   give   me   painkillers……」

      突然一个摇摇晃晃的男学生在我冲出保健室前慢慢步进来,这样走个满口英文的人当然引人注目,我也理所当然被他吸引了。

      虽然他用手按着半边脸,但那把鲜红色的头髮实在太醒目,令我脑中闪过一片影像。

      前两天放学后,莉莉芙拿个两份新生入学的资料给我们看,当时其中一个人就是染到一头也是红色的,而那个人的名字就是林元治。

      「嗨,你就是林元治对吧?」

      语毕,那个男人徐徐转头过来,上下打量一下我,便动了嘴皮:「You   do   not   appear   to   match   someone   I   know   of,What’s   up?」

      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甚幺,但最后一句好像问我干嘛对吧?

      我姆指向圆香摇了几摇:「我的朋友受到你那幺关照,你也应该知我来意吧?」

      他的眼光放过去圆香那边,我同时听到椅子移动的声音,应该是沙也加她们一同站起身吧?

      「意料中事,不过来得比想像中快……过来吧。」

      那家伙头摇摇的摆好架势,再对我招招手,那幺我便动手啰。

      这个人像木头一样站着不动等我进攻,难道他用的是合气道?先试试他的功力吧。

      我冲过去準备用一记右直拳挥过去,快将打中他时这家伙侧身一避,同时他的右拳也準备轰过来--

      我弯身一冲,一阵强劲的拳风高速擦过我的的头髮,好险!

      不过这记打空后他身后露出一大个破绽,还好刚刚一避也帮助了我减速,让我能立即转身一脚踹在他屁股。

      呼,他刚刚一拳把我的髮带也打散,而他吃了我一脚也只不过向前仆了几步,果然能把圆香轻微放倒的家伙也不简单。

      对上这种肌肉男身材上我的确不佔优势,不过我可不是靠身材取胜的啊。

      「……有点料子啊,马尾妹。」

      他站住脚后再转头过来,我看他左摇右摆的脚步好像有点不对劲,由他进来时已经是这副样子了,难道之前就已经受了伤吗?

      没时间让我多想,他已经向我扑过来,如同巨熊一样挥出他的右拳--

      我双手交叉缠上去他的前臂,强行把他的攻击挡下来,不过这家伙的蛮力在月桂都应该前五名了,可恶!

      「……妳是这学校第一个能接下我拳头的人,有意思啊。」

      「少看不起人啊混蛋!」

      林他似乎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我继续紧紧缠起他的手,角力吗?

      「赤城还有林,你两个在干甚幺?」

      突然插来的一把雄厚的男声叫住了我们,不是因为突然而被吓到,而是那把声音是来自一只恐怖生物。

      「训导主任?」

      在我身后出现的家伙,简直是坏学生的恶梦。

      大概已经有两公尺左右的身高,几乎能俯视学校内所有的人类,他的强壮已经不是人类的等级了。

      不管样子、身材种种加起来,你都只能说是一只穿衣服的大猩猩,这家伙是连二年级的鸣海也能轻鬆放倒,绝对是只不能以武力对抗的怪物,这下糟糕了!

      「呃那个……」「我刚刚手臂有点抽筋,刚好来到又没有别人能帮手,只好请这位小姐帮我拉拉根罢了,难道这有犯上任何错误吗?」

      我连编故事都还没做好,林那个家伙已经脸不改容说出这种屁话,他说谎不打稿的技能已经点到最高了吗?

      「别意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打架,还有昨天姬路他们也关你事吧?林?」

      「对于没证据的指控我一概否认,本人并会行驶缄默的公民权。」

      ……这家伙才不是甚幺佣兵,是政客才对吧?

      「可恶你这小子,不过你最好自律一点,我已经盯上你了。」

      林已经打发了那只猩猩走,而我也放开手再没锁着他,那个人也在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打火机甚幺开始抽起菸来。

      「看来这不是个好的场地。」

      「那幺放学后在新芝运河那边等吧,到时就没有别人阻着我们了。」

      「嗯……」

      他按着自己的额头慢步绕过我身边,看着他的背影令我觉得有点奇怪。

      感觉上这家伙并不是坏得到去那里,或许他和圆香之间的只是大误会……本来圆香的弟弟就是个没自信的怪人,看到林那种恶形恶相的家伙也许会被迫害妄想吧?

      虽然加上圆香的事倒要去和他解决一下,不过比起用武力,我还是想用和平点的方式搞清楚事情啊。

  • 名称:一夜两日初体验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6: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