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之夜超清在线观看

第四章:飞翔的乌鸦

      「抱歉我迟到了。」

      几经辛苦找到高中部的一年一班,但比原来上课时间迟了差不多一整个小时。

      那个非常大众脸的老师上下打量我一会,目光似乎十分注意我两双鞋,毕竟是女孩尺码,我穿

不到也很正常吧?

      「……同学,你肯定没进错教室?」

      「这是高中部一年一班吧?我是今天转学到此的林元治,我是因为迷路所以迟到的。」

      「……那好吧林同学,先过来介绍一下自己。」

      那个老师依然用着一种诡异的眼光来望着我,感觉上就在说你这种家伙怎会在这出现一样,我很不自在。

      不过我还是走到讲台旁,面向着这个梯形教室……我稍微明白那老师眼神的意思了,一瞬间我就知道这不是属于我的地方。

      仰望上去,整个教室的学生也穿得十分整齐,我这种冬季外套加和风衬衣的个性着法明显十分异类。

      而且连样貌也根本是两个世界,席上的家伙不管男女样子也和少女漫画没两样、而我自问明显是个少年漫画格调,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穿越到异世界了。

      不对,还有一个人很引我注目的,在众多黑髮中的一个亮点,有着一头白银色长髮的美少女,我的义妹莉莉芙。

      虽然夏娃有告诉过我她也在,不过我可没想到有那幺巧,还是中间有人做过甚幺运作呢?

      不过以我个人经验而言,暂时不能让莉莉芙相认,毕竟我的出现是件十分奇怪的事,虽然我也想拉长一点工作来骗薪水,但说不定莉莉芙会阻止我也说不定。

      「呃同学……」

      「抱歉。」一时想得太多发呆了。

      我在电子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在写到源字时差点就把这个字写上去,我忘了现在的假身份

应该用「元」字,虽然发音一样,但我想写出来莉莉芙立即就会发现我了。

      还好在第一笔时我已经发现了不对,马上改写成元治。

      接下来还是用一个平凡一点的自我介绍吧?

      「我叫作林元治,刚刚由外国回来,日语不太好,夜露死苦!」

      「这只红头髮猴子说在外国回来?是在猴子王国来的吗?哈哈哈哈。」

      刚在我介绍完后,立即便有这种讨厌的语句出现,而发言人正是坐在后排的一个金髮娘炮。

      「姬路大人,你可是错了哦,那只明显是猩猩吧?」

      接下来在她身边那些女人也发出同样的问题发言,接下来便是一阵呕心的笑声。

      明明认识了内田这种笨蛋令我今天心情不错,不过看着这班弱智儿童的蠢样,我的怒气忽然就

要跳到爆表了。

      在这片笑声中我静静脱下左脚的室内鞋,执起它再向那个最初的蠢脸用力一甩--

      在我施力下它化作一只不明飞行鞋子,直接飞进那家伙的口中!

      这结果是我预计外的事,或许连地基主也讨厌他们,所以才帮我一把将塞进那白痴的口里吧?

      原本由一片耻笑声覆盖的教室,顿时变得比灵堂更死寂,但我的心里虽凉快了不少,大概多得

那蠢蛋一脸不可思义的含着室内鞋吧?

      「林同学,你这样做实在太过份了吧?」

      「老师你也听到口出恶言的家伙是他吧?这小小教训在我角度而言,已经是要反过来请我吃饭般仁慈了。」

      最起码几个月前的我会送他两发子弹。

      「你你你知道我和我老爸是谁吗?红头猴子!」

      似乎那个金色长髮的美形男也有反应过来,我想这种富家公子一生也没试过这种屈辱吧?

      「我管你老爸是谁,不过我想他应该很高兴我替他教儿子的,一副蠢样对着陌生人大言不惭,

可会随时招来杀身之祸喔。」

      或许在他的世界一向欺负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弱小家伙,所以没吃过半点苦头,而且今天或许先

祖积福留荫,遇上的不是拿着枪的我。

      他拿着这种臭脸惹事生非,在街上惹到黑道的家伙那就可不是开玩笑了,希望今天这个小小教

训令社会多回一个好人吧。

      「……可恶!你这家伙给本少爷看着!」

      那家伙把鞋子向我扔来,不过这种没力的攻击我轻易就接回鞋子,再重新穿好。

      嘛,不过看来还没拿到半点教训就对了。

      我又不是观世音菩萨,我可没必要去感化这种垃圾。

      「那幺老师,我的座位在那里?」

      「本来应该由班导决定的……但你还是坐到班长旁边吧,另一位新生好像也是这幺编排了。」

      女老师指着教室右边最后那一个位置,同时也有个女孩对着我挥挥手,是吗?

      「哦谢谢。」

      我跟着楼梯走过去那个女孩身边,这一行只有三个位置,正好座在中间的正是她。

      她留着一把秀丽的紫黑色长髮,距离差不多一公尺的我也感到一种食物的香气,她的脸孔非常

温柔平静如同湖水一般,但那双黑中带紫的眼中虽有一份坚定,或许长大后会成为大和抚子吧?

      一早已经站起来的她对着我轻轻鞠躬:「您好,在下是一年一班的班长西园寺深雪,如果你有

甚幺须要帮的话可以来找人家的,以后我们就在同一个教室中生活,就请多多指教了。」

      「客气说话就不必了,交个朋友倒可以,名字我刚才说了吧?夜露死苦。」

      我伸手向她,但这位西连寺迟疑了片刻才会意与我握手,我没那幺令人讨厌吧?

      「好了林同学,打开电脑我们继续上课吧。」

      那个女老师回到自己坐回自己的坐位继续自说自话,而我就翻开桌上笔记型电脑,但我根本不

知要怎做。

      「林同学,现在是上现代国语课,打开桌面上课本那个资料匣吧。」

      在西连寺的指示下移动滑鼠按下去,国语?啊!

      我自己都忘掉在日本,国语是指日语吧?

      突然桌面上跳出一个对话视窗,你还记得我吗?

      这文字上还有个数字,是二十六,是甚幺呢?

      我拉出键盘打下:「你是谁?」

      「我座在西园寺旁边,看过来吧。」

      转头看穿西连寺,那头金髮和草绿色的眼睛让我想起了甚幺……

      是刚才那个女孩!

      她对着我挥挥小手,大概不想让老师发现才用电脑连络我吧?那幺继续在电脑谈吧。

      「谢谢你的鞋子啊,未请教。」

      「我的名字是雅克.默西亚,多多指教喔林。」

      雅甚幺?

      「好难记,叫你山田好了。」

      「别随便给人起名字啊!我叫雅克!雅克.默西亚!」

      「我可不随便起的,何况山田很易记,没所谓吧山田。」

      「随便跟本不是重点,你这个人啊……算了,话说你才做的事还真吓人一跳呢。」

      「你这句的意思是讚还是怎样?」

      「当然是讚扬,我也实在看那班人有点不顺眼呢,为公义而发声,虽然才刚刚认识你,但我已

经有点喜欢你呢。」

      哦哦,有个可爱的女孩说喜欢我真在很高兴,但正因如此,我更不想骗她。

      「看来你对我有点误会,我不过是看不过那些混蛋罢了,我并没打算为公义甚幺,但你听上去

似乎也受了他们『关照』啊。」

      「不管怎样也好,刚才的事传了出去,被他欺负的人一定会会心微笑吧?说来其实我没被欺负

甚幺,只是看到他们欺负别人罢了。」

      是吗?看来山田很有正义感,不过当时出手才是正确决定吧?

      不过或许山田不会打架吧?不紧要,反正看他们迟一下都会来惹我,到时由我教训他们也不

迟。

      「说起来林,西园寺同学说我们是同一家宿舍房间的,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

      「既然是室友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吧,不过……这学校可以男女住在一起的吗?」

      这次隔了差不多十几秒也没回应,我就瞄过去左边,就算隔了西连寺我也看到得她气得一头是

烟,糟糕!

      「我是男生来的啊呀呀呀--!」

      萤幕上这几只字被放到拳头那幺大,我想她应该气得不轻吧?

      先别争论她的性别,反正这不是重要课题。

      「雅克同学,你别和林同学在上课时就别玩即时通吧,老师这边也是收到的。」

      「抱抱歉--!」

      山田不会不知这常识吧?我看那女老师之前出声时我们的对话还好,不过山田那句实在太吓人

了吧?

      接下来,我继续敲下键盘:「怎样都好吧,总之就晚点再见,我现在要补眠一下。」

      「我说林同学,你明知老师我也看到,你说出这种话实在太嚣张了吧?」

      「老师你误会了,是我因为刚下飞机还不够三小时,在机上没好好睡个,如果没有足够的休息

就不能听老师接下来的课堂吧?」

      表面说话当场是这样,实情是夏娃明知我今天要上学,却吵了我一整晚没好好睡过。

      总之我真的要休息一下就对了。

      嗯……我到底睡了多久呢?

      我左右打量着,教室内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我也没见到西连寺和山田。

      看看电脑上的时钟,呃?三时多?我一睡就睡了一整天课,难怪腹上有种空空的感觉。

      嗯?萤幕上有一个讯息,打开来看吧。

      看着抬头写着西连寺的名字,后面还加了一句是私密信件,我跟她不认识吧?

      「抱歉林同学,虽然你也许会觉得唐突,不过因为你迟迟都没醒来,所以人家就写下这封电邮

作为留言的,可以的话就请在身边没人时才拉下去吧。」

      接下来电邮下面有一片空白,我左右张望已经没多少同学,应合她的要求吧?

      以表面看她不像会发张恐怖图片来吓我吧?难道是情书?

      拉下去看,依然是文字。

      「虽然有点不知怎开口,不过林同学你真的是个很特别的人……」

      真的是告白吧?因为害羞所以改用电邮表白吗?

      「说真的,人家从看没看过像林同学一样的笨蛋,呃!这不是恶意的,应该说林同学是个有趣

的人吧?」

      我已经感到满满的恶意啦!

      「不过正因为这样,所以人家想给你一个忠告,你刚才的举动已经挑衅到姬路同学,他们绝对

不是善男信女,请千万要小心他们的报复哦!」

      原来是这点的事吗?那种大腿比我鸡鸡还幼的家伙我会害怕吗?虽然礼貌上应该说谢谢关心。

      「接下来便是学习上的事情了,今天的笔记我都传到你的电脑上了,另外宿舍锁匙和学校的地

图都放到林同学你的抽屉,请你以后和雅克同学好好相处吧。西园寺深雪敬。」

      看来我浪费了一番心意了,不过她似乎也是个好人,那锁匙和地图我就收下啰。

      虽然我应该去吃饭,不过反正都要先去夏娃家拿回行李,一会晚餐吃多点当补回吧。

      不过有更重要的前题,我要去厕所--!

      四楼的厕所感觉真不一样,明明设计和一楼都一样,但虽整洁得诡异,窗边还放着花盆香精甚

幺,甚至令你有种连放屁也是香的错觉,真的满满感到差别待遇。

      我走到小便斗前解开裤链,这时我才发现到旁边的人,这次当然不是内田啦,是一个非常矮小

的胖子。

      他的高度搞不好比莉莉芙还是矮,看着他九牛二虎之力才可把鸡鸡拿出来,嘛,真是个可怜

人。

      或许他感到我好奇的目光,瞄了我一眼便立即迴避我眼光:「抱抱抱歉,我我身上没钱的,不

过如果大哥你想我当跑腿我也可以的!」

      「谁要你的钱或做跑腿啊?你被迫害妄想喔?」

      真是个笨蛋啊,虽然我很穷,但刚才提到的事我都没大兴趣。

      我拉好裤链,忽视眼角瞄到有条灰色物体高速接近,我还没防御得及额上已经感到一阵强烈的

痛觉--

      虽然真的够痛,但这个程度还没够让我倒下啊,稍稍看到有几个穿着整齐校服的家伙,但还没

看清楚他们的丑头上再袭来一阵痛楚。

      我失去平衡力向后一倒,我背脊和屁股明显感受到一阵微痛,可恶!是偷袭吗?

      「滚开吧死胖子。」

      明明刚才那笨蛋不是他们的目标,但这句后那清脆的响声,我相信他也被敲了。

      我的头髮似乎被谁扯起:「竟然要本少爷吃鞋?你这家伙真够胆啊!」

      接下来便是一记膝击撞过来,接下身体多处被好几个人连续拳打脚踢,虽然力度不怎样,但也

够让我吃点苦头了,该死!

      我正要瞄準向前面的混蛋双脚一踢时,头上就好像被甚幺东西敲下来一样--

      「哐啷--」

      沉沉的破裂声响起同时,我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视察有点不清晰,但我也感到痛处有甚幺液

体流到我脸上……

      液体流到我嘴角边,我轻轻一舔下去,这种铁鏽般腥臭的味道是血,还有由我头上掉下的泥

巴,这班混蛋用花盆敲我吧?

      「这次是小小教训,下次再招惹到本少爷可不止这点啰,我们走吧。」

      他们一行人的脚步声慢慢远去,而我躺在厕所的地板上,所以我输了吗?

      开甚幺玩笑啊白痴--!

      这点情度就会让我倒下,看不起人也要有个限度啊……

      右脚发动撑起半身,我再扶着窗边稳好身体:「你们知不知道,山本五十六在袭击珍珠巷后,

说了句怎样的说话?」

插画

View post on imgur.com

      他们似乎对我站起来并没太大惊讶,其中一个染金头的小鬼更走向我举起铁棒:「谁知道啦!

我看你头要再修理一下--」

      在他挥棒的瞬间我左手插向他的内圈中,用力抓着他几乎没有的三头肌,再以肘部顶着他的手

腕,使他没法向我敲过来。

      「『我恐怕已唤醒了一个沉睡的巨人,他现在正怒不可遏。』,我说你们这班小鬼真的惹怒我

了。」

      我不必等他回应,右拳已经重重落在那白痴的脸上,他整个头也向我左边身仆,挥拳后我立即

提膝撞向他的脸上。

      一瞬间以不同的模式攻击是我的得意技,对上实力差不多或以下的对手我几乎能瞬间压制他

们,对于现在这种一对多的情况我还能拿点优势。

      我没等那班混蛋有所反应,我立即绕开刚才的小鬼向他们冲过去--

      突如其来的攻势下他们好像没打算反击,排成三角形的他们都举手準备防御,真没用啊。

      我直接由中间的空隙冲过去,以我的体型加上冲力轻易把站中间那个娘炮撞出去,他连人带门

飞出了男厕,活该!

      再来我以着刚才的反作用力作减速,看见右边那个準备向我挥拳的家伙,我立即伸手捉起他衣

领,我头用力对他额头撞下去--

      撞完我再一记膝击顶上他腹上,再来便是左右肘击重重落在他的背上,又一个了。

      接下我停下来瞄向今次的主角--那个记不着名字的金髮娘炮。

      还不到半分钟我已经一口气解决三人,那个娘炮一脸惊恐的望着我打震,当我向他踏出第一步

时他便立即跪下来向后爬。

      「你知我老爸是谁吗?你敢动我一条毛他一定不放过你的哦!」

      我没有多说话,继续一步步把他迫向窗边,当他爬到墙边后发现无路可逃,他就立即改口:

「不不不如我们和解吧,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你就放过我吧!」

      「不行,要是你之后去报警,说我打劫,那我可不是犯罪吗?」

      「那那我和你立下文件,说我自愿给你不就行了吗?」

      「同上,不须回答。」

      如果说是我强迫下签的话,麻烦不是一样找上我吗?

      「那不如由你提出条件吧。」

      「把身上的钱全给我,然后签下说自愿给我,怎样?」

      「好好好,真是个好提议!」

      「真是差劲啊,你这种家伙到底腐烂到一个怎幺的地步啊?」

      明明之前还一脸以气风範的挑衅我,现在虽摇尾乞怜到连狗也不如。

      他似乎会意到我刚才的说话真正意思,立即爬开準备逃走,而我提腿来一记迴旋踢过去--

      没想到他弯身避过我的踢击,踢空了一时间我也收不回脚作不了第二击,但我在眼角瞄到他在

口袋中拿了甚幺出来。

      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银色会反光的物品,糟糕。

      站住脚步我即时侧身一退,让冲过来的他扑个空,与他擦身而过后我再举脚踹他背后,让他失

控扑进空的厕格内。

      我懒管他和马桶深情拥抱甚幺,上前抢去他右手上的物体,摺刀?

      「真是危险啊,小混蛋。」

      现在的高中生真是危险,竟然带着摺刀这种玩意上学,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他,但因为我的身份

特殊才带上重力刀。

      把这东西扔开,我再执起这小杂种的头髮,重重向水箱一敲!

      再来我把他扯起来,只是几击这家伙已经头破血流,虽然我也有用尽力去打,但比起内田这家

伙更加不耐操。

      「喂,还活着吗?」

      「……你要怎样才放过我?」

      「道歉。」

      「……对不起,这样好了吗?」

      我再撞他一次,这家伙到底会不会向人道歉啊?对着我挥刀相向,我自问已经很仁慈了。

      「真的很对不起大人,请你原谅小人的一切无礼行为吧!我以后不会再冒犯你的了!」

      「我希望你记着刚才的说话,不止对着我,对着别人你也别太嚣张,知道了没有?」

      他点点头后我便把他放下去,随他自由落到地上。

      拿出打火机和香菸点起他,出到来还真一片惨象啊……

      除了比我放倒那几个小鬼,还有刚才被他了敲了一下那个胖子,他按着头低声叫痛,过去看看

他吧。

      我轻踢他一下:「嗨,没事吧?」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他是被敲傻了还是怎样?既然不接受关心的话我也懒理,算了。

      我抹去脸上的血,流得真多啊,看来我也得找绷带包包了。

      话说我还要回夏娃那里搬财物去宿舍吧?再不回去今晚也撤退不了。

      离开学校后我先去了便利店走一次,随便买了圈绷带包包就好了。

      不过店员看到我的样子就像见鬼一样,差点就要报警了,我没流血留到那个地步吧?

      怎幺也好我也回到夏娃的家,她就住在离学校不远的高级公寓中,管理员看到我样子反应和那

店员一模一样,我的样子真的很吓人吗?

      坐升降机来到顶层,我拿出锁匙打开门:「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夏娃只随便答了一句,而我也在玄关脱下鞋步进大厅,马上就看到她的身影了。

      这个笨蛋懒洋洋伏在沙发上看杂誌,身穿一套非常性感的白色睡衣,外加一条孩子气的小裤

裤,加上她天生的白色大波浪长髮,的确是养眼的风景。

      不过,虽然我是她前男友,也不是没见过她全裸,不过我们已经不是那种关係,作为女生也检

点一点吧。

      「我说妳内裤都露出来啰。」

      来到厕所打开水龙头,载起清凉的自来水洒到脸上洗去血迹,呼!好爽!

      「是源治你嘛,有甚幺关係。」

      喷--!

      「就算我看过,也不代表妳能随便给我看吧?」

      少点要我吐糟好嘛?笨蛋夏娃。

      我脱去和风衬,拿起毛巾擦擦身体,毕竟今天打架也出了不少汗。

      「才不随便哦。」

      没想到她走到过来厕所门前,用她宝蓝色的眼睛盯着我。

      再来她扑到我面前拥过来:「我们复合吧!」

      「不要。」

      我用手指在额上弹了一下,而她双眶已经亮出点点眼珠,果然又要发脾气吧?

      「那时后只不过是小误会才分手,为何不能复合啊?」

      「因为我现在没有想和谁交往的兴趣,这个理由很简单,这和对象是谁都没关係。」

      「不要!我要复合!」

      「别跟我任性,妳已经是个大人来了。我要洗澡,跟我出去。」

      轻力把她推开后,夏娃便一怀着一泡眼泪冲去大厅:「源治你个笨蛋去死两次吧!」

      嘛,虽然她幼稚我不是第一日知道,但这种孩子般的任性她何时才能戒掉啊?

      大姐小时候实在太宠夏娃了,宠到她根本不会有想长大的,还好到莉莉芙时大姐的教育方针已

经改变了。

      希望那天夏娃会醒觉长大吧。

      随便沖洗一下身体,穿回衣服我便去房间收拾物品,老实说我才住了几天没甚幺东西,也只是

两个哑铃和几件和风衬衫罢了。

      把哑铃拆开分开装好,再把衣服都放进背包中,基本上随时可以起行了。

      「喂!我要搬去宿舍啰--!」

      我故意大声叫道,但过了良久夏娃也没回应,那个笨蛋大概还在生气吧?

      算了。

      「锁匙我就放在鞋柜上,我走啰。」

      「不準走--!」

      突然间夏娃不知在那里扑了出来又再抱着我,我看她眼眶都哭得红肿,有必要吗?

      「本小姐命令你不準去宿舍!不服从就死刑!」

      「我拒绝。」

      夏娃继续用力扯着我的衣服,搞得我似个负心汉似的。

      「为甚幺啦,我只是想源治你待在本小姐身边罢了,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宿舍上学比较近嘛,而且我也申请成功了。」

      「我不要!我要源治待在我身边!」

      「你再任性我就连回来也不回来。」

      语毕,夏娃稍稍停止了她的哭声,反而抬头注视着我:「源治你是甚幺意思?」

      「呼,我可能每个星期也回来住一天,不过要是你再任性的话我们就工作时再见了,但有一点

是声明的,这不是作为男女朋友的交住,只是我把这里当成家罢了。」

      不要给她有所误会或希望,我真的没兴趣和谁交往,责任我基本上也尽了。

      「家吗……不能多一点吗?」

      「我要回去啰。」

      「不不不!源治我知错了!」

      夏娃到底对着我抱有怎样的感情啊?这应该不是爱慕,是单纯的痴迷吧?

      或许现在开始我也不应做出令她误会的事,我可不想害人。

      「好啰,我走了。」

      她似乎对我依依不捨,由我站起身到出门她还是拉着我衣角,我想她并非真心想我找甚幺贤者

之石的,是出于私心才把我由战区救回来吧?

      她这种「好意」反而令我难堪,因为我实在不知应该把和她的关係怎样定位……

      背着重重的行李来到宿舍,就算是我双肩都快要散了,还好锁匙上有明确的号码,我马上就找

到一洞九号室,重死了!

      拿出锁匙插到锁中一扭,用力踢开木门后,一副诡异的景象立即收入我眼中--

      我开门第一时间就是看见山田,这一点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西连寺也已经说过了。

      但她刚好换完的衣服是一套粉红色的睡衣,一看剪裁就明显是女性睡衣,而她脚边同时有一套

摺好的校服,而最上面就有一条女孩的小裤裤。

      最正常的推理,就是其实山田是女的,而刚好又被我发现,这是典型恋爱游戏的开始,但我不

相信自己有这种运气。

      更何况山田老是说自己是男的,作为朋友我也应该信任他的说话,所以就只有一个结论--

      「放心吧山田,就算你有女装喜好,我一样会当你是朋友的哦。」

      「你到底经过怎样的运算才得出这个结论啊!还有给我好好记住别人的名字啊呀--!」

      「就凭合理的推理,还有我有好好把山田记在脑中哦。」

      「你这个人真是……气死我啦--!」

      不管山田的反应,我先放好背包,减去哑铃的重量真是如释重负,呼!

      「好了山田,不去吃饭吗?」

      虽然还没安顿好,不过我饿得快要死掉了,既然要过正常生活那我应该照正常人的作息时间生

活吧。

      「啊,好啊,那元治你等我一会,我再去换一换衣服。」

      山田去到自己那张床上随便拿了一套衫裤便走向厨房里,把我留在这个麻雀虽小的房间中。

      柔和的黄色灯光还有奶白色房间,还有发出阵阵木香的家俱,这里的环境真的不错呢。

      不过我有点好奇。

      拿起山田那条内裤,不管样式和剪裁都是女性用的,她是怎样穿得下的啊……

      「你拿着我的内裤想做甚幺?」

      看来山田换好衣服了,但我还是继续把眼光放在这个迷题上……

      「我在想你真的能够穿得下吗?」

      「你的问题真奇怪,怎会穿不下啊?」

      ……那她的鸡鸡一定好小,不而怎可能啊?

      回头望过去--噗!

      换好衣服的山田绑起了马尾,身上换了一套用样是粉色系的修身T恤,外加一条黑色热裤,更

重要的是你不会觉得有问题,这一点才吓人啊!如果你信他是男的话。

      「你刚刚的笑很诡异啊呀!」

      「我可没笑到啊。」

      不行,忍不住被他发现,又会发脾气的了。

      「我总觉得你在取笑我似的……明明这是裤子,肯定不是女装来的吧?」

      糟糕!这番全无常识可言的发言差点令我嘴角失守,她是笨蛋来的吗?热裤不用想都知是女性

服装来的吧?

      不过,作为一个混蛋,怎可能见死相救啊?反正他穿出去都没人会怀疑的。

      「好了,出去吃晚餐啰--」

      「我说元治,我的衣服有甚幺奇怪对吧?」

      「没有,放心,妳的衣服是男装来的,信我吧!」

      山田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笨蛋,怎可以不好好戏弄一番啊?

  • 名称:不眠之夜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5: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