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不眠夜2超清在线观看

第十一章:聚餐

      「源治抱歉,本小姐应该为之前的事而来个正式道歉,对不起。」

      「算了,反正问题我也解决了,怎会还生气。」

      今天的休息时间,我就请了源治来到我办公室一聚,除了和我形影不离的深雪外,理香仿似凑热闹般跟了过来。

      这次的环境总应该能好好谈吧?

      深雪一如平日招待客人时那样,为理香和源治奉上红茶:「请问林同学要曲奇吗?」

      「不必了,有心。」

      「那深雪,你把这个傻瓜那份拿来吧。」

      「理香!这样实在太失礼了吧?」

      「有甚幺关係啦,反正是熟人啰,对嘛源治?」

      「随便。」

      「怎幺啊,我觉得今日源治你很冷漠喔,应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的确如理香所言,他的语气平淡得近乎冰冷,这种不带上任何感情的说话方式,令我回想起一个人--我的父亲哈迪森。

      不单止冰冷,由刚才开始源治的视线就没离开过我身上,虽然说不上被瞪着,但他的举动就像在警戒着本小姐似的。

      「我说没有就没,只不过我在等莉莉芙说下一句,刚刚的道歉绝对不是主菜对吧?」

      的确如此,但接下来的事本小姐不见得要有所警戒。

      「放心,我们对源治你没甚幺敌意,不必对我们有所戒备。嘛切入正题吧,妈妈今晚想请您来舍下作客,源治有时间吗?」

      「果然没甚幺好事找上门。」

      「你注意一下言词,对妈妈不敬的话就算是你,本小姐也不会放过的。」

      「为甚幺林同学要这样说呢?明明宁芙小姐是个很好的大姐姐……」

      「很简单,以我现在的立场,宁芙大姐找上我绝不是闲聊,大概是那种麻烦我都已经预计到了。」

      虽然在旁的深雪和理香也一脸不解,但我深深清楚源治的意思,现在扯上他的可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还有姐姐。

      说不定妈妈也想源治帮忙,把姐姐叫回来家吧?

      「嘛,但我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今晚我会自己上来了。」

      虽然总算解决了,但我觉得气氛总有点不对……

      源治喝下一口红茶后,便再次望过来,不过这次的眼光比刚才和善不少。

      「话说茜亚呢?我记得以前她总之和妳呆在一起的。」

      「现在也是这样没错,不过她今天有工作在身,不会来上学了。」

      「工作?」

      呃,源治不知道的吧?

      「茜亚现在是兼职平面模特儿,我想源治你应该猜不到吧?」

      源治离开我们那时候,茜亚还是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以那时候的成长路线,应该会变成深雪那类女生才对。

      也许是因为连源治也离去的原故,这几年间茜亚变得非常独立自主,虽然她还是常和我一起,但已经不是那时候只会躲在哥哥姐姐背后的小孩子了。

      可是听到茜亚的近况,源治的神情立即沉下来,是在胆心茜亚吗?

      「如果你是在胆心茜亚的话,源治你大可放心,她的工作同事我和妈妈都有见过,不如你想像得那幺坏的。」

      他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毕竟茜亚第一次跟我们说要当平面模特儿时,我和妈妈也很胆心会否太複杂。

      「I   hope   so……」

      这种答法明显是不相信,不过也没办法吧。

      「看来你很在意茜亚呢。」

      「当然……那孩子对我的态度比起以前,简直转了五百四十度似的。」

      「慢着源治,不是应该用三百六十度的吗?」

      「三百六十那就刚好转完一圈,就等于没变过一样,你是白痴啊?这是小学水準的数学吧?」

      看来理香的数学得好好补习一下,这个程度其实幼稚园生都答得出来了吧?

      「先说回正题,你想说茜亚对你的态度吗?」

      这样也无话可说,毕竟以前茜亚也会很亲暱的称源治为哥哥,现在也只会用老哥等等的字眼,这点大概令这傻瓜很不爽吧?

      「妳也感觉到吧?」

      「茜亚这个年纪正值叛逆期,再加上源治你回来后一直也神秘古怪,被警戒着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语毕,源治一脸不愿意的把脸别开,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其实不单止茜亚,其实我们和源治之间也警戒着对方,这是他和我们各自所有立场所带来的矛盾。

      我想要重回以前的关係不是不可能,不过绝不可能是短期来做的。

      反倒我有点羡慕理香,明明和源治刚认识不久,却已经成为好朋友……

      不过深雪比理香更早认识源治,但也没成为好朋友,或许是性别之间的障壁吧?

      不不不,怎幺我说得理香真的是男生似的?虽然除了生理上外的确都很像男生……

      「话说我还欠妳一句话啊,莉莉芙。」

      这时,源治起身慢步过来我的身边,我不太理解他想做甚幺。

      「怎幺了?」

      他没回应我的说话,只是高速把脸靠过来--

      本能反应下我闭上了眼睛,接下的片刻我感到额上有阵暖暖的触感……

      「我回来了,莉莉芙。」

      再睁开双眼时,源治已经把双手插在口袋中、再站在我面前。

      刚才……她吻了我额头吧?

      脸上那种灼热感,明确告诉我的脸已经发红得比血更红,这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啊?

      「你的兴趣到底在那一边的啊……」

      明明昨天就对雅克发表爱的宣言,现在却对本小姐做出不纯异性交住的行为,源治还真是莫名其妙到极点啊呀!

      「我的兴趣当然是打架啦,不过这和刚才的话题完全没关吧?」

      果然,这个笨蛋没理解到我的问题,他还是只有不自觉地耍帅这点没改变啊……

      「竟然迟钝到这个地步,源治你果然是个笨蛋啊。」

      一直吃着曲奇没停口的理香,忽然而来的引诱发言令源治再露出野兽般的兇光,瞄向理香:「被妳这家伙说迟钝和笨,简直是世上最底限的辱骂啊!」

      「甚幺?你这混蛋是想打架对不对?」

      「妳知我一定会揍到妳哭出来为止的,没所谓的话现在就到外面吧。」

      「真大口气啊你这个白痴!怕你不成就到外面吧--!」

      当两个人都捲起手袖一副要打架的样子準备步出我办公室时,我稍稍瞄向时钟,马上就要上课了,这个两傻瓜……

      「我说妳们……该不是打算翘课吧?」

      语毕,两一同时停顿了片刻,便立即拔足而逃--

      「千万别给莉莉芙找到啊呀呀呀!」

      「当鬼的只有她一个,一能有人能逃出的!」

      这两个傻瓜到底有多单纯啊?

      先不说理香,源治应该也考虑到要处刑的话,以后还有大把机会,就算现在捉到与否跟本都没关係。

      他到底是聪明还是笨,我真的完全分别不了。

      「呢,莉莉芙酱。」

      良久,深雪笑咪咪的过到来我身旁,有甚幺值高兴的事吗?

      「嗯?」

      「妳是不是喜欢上林同学喔?」

      「咳咳咳--!」

      深雪怎会问上这种问题的?

      「深雪妳别误会,源治只是我敬……不,对着现在的他本小姐实在用不上『敬爱』这个词。」

      过去的他,只要一发生问题总会挡在我和茜亚的面前,也的确守着作为一个兄长的本份,敬爱他绝对是理所当然的。

      但现在的他就是个只会生事的问题学生兼暴力狂,我想这也是茜亚防範他的部份原因吧?

      「既然不是敬爱,那就是喜爱的源治君对吧?」

      为甚幺一谈到这种话题深雪就变成小恶魔的?不对,我自己也是,怎会被那个傻瓜的事搞得手足无措?

      「他现在只是我的义兄罢了……最少在现在。」

*林源治视觉*

      放学后我有找过山田,我看她最近似乎和莉莉芙很友好,今晚也打算叫她的,但她却支支吾吾的说今晚有事做,所以最后还是我一个人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正式拜访好像都是第一次,日本传统好像都要带手信来吧?

      不过我想我带来的食物她们都不会吃吧?

      按下门铃后,一把熟到老掉牙的声音回了一句来了,不久大门也立即打开:「喂!源治!」

      来应门的家伙叫作赤城理香,精实的肉体还有那把马尾大概是她的标记吧?

      虽说生理上是个女性而且脸蛋不错,但不知是否那种笨蛋气质关係,我总没法把她当成女人看待,这点刚好和山田相反吧?

      而他本人似乎对这种待遇没甚幺意见,所以就算他全裸出现在我面前,我都觉得理香胯下应该长着鸡鸡的。

      话说他的衣着其实和在学校也没大分别,基本上也是刺绣棒球外套罢了,只是换上了热裤。

      「嗯?你似乎带了手信来喔?能吃的吗?」

      「……理论上是能吃没错。」

      「那拿来试试吧--!」

      突然问出这种问题我也实在难以回答,不过这个白痴已经一手抢过去再拆开包装,连阻止的时间也没有,他已经把饼乾放到口中。

      「……嗯,这东西又硬又乾,而且也没甚幺味道,到底是那里买来的啊?」

      「我想说,这是狗饼来的。」「喷--!」

      本来我打算用来和西园寺的狗玩的,但这白痴连看也不看就拿来吃。

      「你算计我!源治!」

      「怪我啰?你自己抢走别人的东西还好意思说我?」

      这家伙一手把我的狗饼都扔到脑后:「我要杀了你啊呀混蛋!」

      「破坏我的玩具,这个罪名可不是被拆掉一、两边胳臂可以解决的事情啊,你要有心理準备喔白痴!」

      「你两个还是小学生啊?跟我停手!」

      忽然有把声插进来止住我们的动作,是莉莉芙?不,虽然有点像,但这把声比莉莉芙来得甜、而且语气上也有多少差异。

      转头过去,在玄关上正站着一个高挑的女生,她正环抱双手一脸生气的瞪着我们。

      正如刚才所说,她长得非常高挑,却说比我站得高一个台阶但身高还高我一段,如果平排站的话她应该只比我矮一点吧?

      她的身上就只穿着一件黑色小可爱、还有一条热裤,本来已经很修长的四肢就显得更有魅力。

      还有那把明亮的白金色长髮,和莉莉芙那种大波浪带来的华丽感不同,反而有种清新的感觉。

      而那双眼就如她家族一样,依然是如蓝宝石般闪耀,而圆圆的眼型也使我可以认出是谁了。

      「茜亚?」

      不久之前虽然打个照脸,不过当然的情况紧急,我没时间好好看清她模样,比起以前那个小巧可爱的她,真是长成个不得了的大美人啊。

      「老哥,你竟然为了包狗饼而和理香姐打架,你到底堕落到那个地步啊?」

      明明我才是受害人,怎会被骂的?还有她说得我好像要吃狗饼似的,她有没有搞清楚情况啊呀?

      「哈哈哈源治你看看你--」「理香姐妳别得意忘形,身为主人家竟然和客人争狗饼,到底有没有搞错?」

      「明明我才是受害人,怎会被骂的?还有你好像说得我和源治争吃狗饼似的?」

      你是鹦鹉啦!

      「刚才你才大口大口吃完,还有别把我拖下水,我可没像妳会和狗争食好不好?」

      「都是你个蠢才害我被茜亚骂啦!」

      「这句说话我说才对,这帐我还没跟你算还够胆提出来?」

      「你根本来就是想打架吧?」

      「好啊!就一次过解决喔哦--!」「你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啊!让头脑冷静下来吧!」

      冷不防吃下茜亚一吃手刀,虽然以前她的运动也不错,但我可不记得她能做出我也感到受伤的攻击,这几年来她不会又去学甚幺道吧?

      「你们都冷静下来了吗?」

      「……嗯,都好了。」

      「那老哥你也别待在玄关了,进来吧。」

      接下来,茜亚也转身离开,我也脱下鞋子步到屋内。

      「呢,老哥。」

      还没走到两步,茜亚忽然转身过来望着我:「你还记得吗?」

      这次的语气比刚才温柔了不少,不过这问题我倒答不出来。

      「WHAT?」

      「老哥你答应过我的事啊!」

      呃?我一点也没印象,我有答应过她任何事吗?

      「回来后我还没跟妳说多过十句话,我有答应过妳甚幺吗?」

      就在一瞬间,她脸上那种带着期待的表情一扫而空,转而是一个极为不悦的扭曲表情。

      「喂喂,如果我不记得你应该提提我嘛,喂--茜亚!」

      她完全没有理睬我的打算,快步跑去大厅的沙发坐下,再戴上耳机罢出一副冷傲的样子。

      真是莫名其妙,我应该没答应过她任何事而还没做的吧?

      「喂源治,茜亚气到这样子,你以前应该不会答应过她『回来之后要和妳结婚』之类的说话吧?有的话她会恨你一世喔。」

      「怎可能会说出这种话啊?四年前她也只不过是十岁多点的小孩,我又不是变态萝莉控。」

      应该没说过吧……应该。

      「哈哈哈哈,最好是这样吧--看你的样子也是来玩狗对吧?我去拖狗出来啰,你等等吧。」

      说完理香也跑了去别的房间,我也借这时间来拾起刚才掉得满地也是的狗饼,她们家那幺乾净,应该没问题吧。

      比较宁静时,我也听到厨房那边有些吵杂声,相信至今也未露面的西园寺和莉莉芙也在里面努力中吧。

      不久后理香也放了那三只狗过来,西园寺养的这三只狗真的很好玩,第一次见个时都已经很亲近了,令我想起以前在基地时照顾的狗。

      玩了好一阵子,我感觉到身后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稍稍用眼角瞄向后,果然是茜亚。

      理香正在一边打掌上电玩,而他身旁的茜亚看起来在听音乐和看杂誌,但事实上却用着杂誌顶部的余光盯着我,不会错的,我对敌意的眼光很敏感。

      我完全不记得我答应过甚幺,事实上我也没有回来的打算,就算说过应该是客套说话吧?

      「茜亚酱--可以进来帮帮忙吗?」

      这时西园寺在厨房中叫道,茜亚也应声走过去,视线消失后真的舒服不少。

      良久,两人都走到厨房的门边聊天,西园寺看到我时也有礼的轻轻挥手:「林同学晚上好哦,刚才没出来恭侯实在有失远迎呢。」

      「没关係,不必在嗯喔哦--」

      该死!刚才我完全没留意!

      不单止茜亚露出的美腿,连西园寺她也……

      平常在学校我没怎注意,不过说到西园寺她的话,不得不提,类型和莉莉芙还有茜亚的确不同,但单以等级来说总对是和她们同级的美少女。

      大概是在校内她的裙子也几乎及膝,所以才没意那双雪白的美腿,现在她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公主裙,可恶!为甚幺要在这种时间才给我看见刺激的事物啊呀--

      「老哥,你这副模样……应该不会在偷看我们吧?」

      「……没有,那会有这种事……」

      「你还别开头说话,根本就是作贼心虚吧?变态!」

      「哦哦哦哦我杀了你啊混蛋--!」

      还没有反应时间,一阵坦克冲锋般的声音接种而来就是我关节被扭向不正常的方啊呀呀呀呀--

      「快放手啊死白痴!」

      「你刚刚才看深雪对吧?」

      该死,这家伙玩真的。

      上次和她认真打架的眼神和语气都很不一样,更别说力度,连我也反抗不了到底是怎样的怪力啊?

      「是有看一看……」「我警告你别有甚幺企图,我会杀死你哦。」

      说着,理香右手忽然伸到我面前,轻轻擦了一下食指和姆指,一瞬间闪出一点火花,是魔法?

      还是我的错觉?

      「理香妳就放开他吧,还有茜亚,源治还对女生有兴趣可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喔。」

      这时我的救星登场了!

      莉莉芙在厨房之中慢慢步出来,而理香也放开了我,不过我有个大问题,刚刚她那句说话好像有语法上的问题。

      「慢着莉莉芙,妳刚刚说我『还』对女生有兴趣,意思是不是说我对男人有兴趣啊?」

      我的说话却换来长久的沉默,这种诡异的气氛我觉得可不是好预兆。

      「……难道不是吗?」

      「这可是次元级的误会!怎可能觉得我是个GAY啊?」

      「不过林同学昨天才在教室和山田同学告白……」

      呃……山田的话……

      「她我倒没法否认啊。」

      昨天那句连山田本人也误会,对于这班大概本来就有奇怪想法的家伙更加是逆转的误会吧?

      不过抚心自问,山田她本来就很犯规,到现在我也不可能相信她真的是男儿身。

      「你已经不是我认知那个哥哥啦--」

      茜亚突然往后冲到房间内,到底发生甚幺乌事啊?

      还有莉莉芙和西园寺都一同流着鼻血不敢正视我,我敢肯定她们脑中正幻想着诡异的画面。

      「够了!别再在这问题上打转好吗?妳们的眼光已经令我不寒而慄了!」

      接着,理香拍拍我的肩膀,怎幺了?

      「我说源治,你应该不会有那种兴趣吧?事先说好我对搞基可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喔。」

      「Go   fuck   youself!」

      「呃?你说fuck甚幺you,你真的对我屁股有兴趣吗?我都说不会搞基,你是否听不懂日语啊?」

      「你个死白痴连『youself』也不会解吗?」

         啊啊啊呀呀呀呀--我快要疯啦!其实今天她们是约好要来恶搞我的对吧?

      「啊啦?怎幺大家都在吵吵闹闹呢?」

      在我们不为意之间,突然有把小女生的声音插到我们之间的对话中。

      声音的主人正是一个站在玄关的小女孩,她有着和茜亚相似的长髮,不过身高甚至比莉莉芙还要小一点,至于那张可爱的脸蛋就像茜亚的眼睛配上莉莉芙的稚气脸孔一样。

      不清楚的人可能会意为她是莉莉芙的妹妹,不过事实上她正是三姊妹的亲生母亲--宁芙。

      个性上当然没可能像外表那样天真可爱人畜无害,比起用腹黑、还不如用老谋深算比较合适。

      其实她年龄也不是太大,只不过大我约一个环多点,不过她已经有着与年龄不相应的历炼,自少就当魔法少女的她可不是在温室长大的大小姐哦。

      我对大姐的感觉大概只能说又爱又恨吧?她既是个能帮上忙的大人、不过她恶整我也绝不留手,可以说是比我更上位的S吧?

      「大姐!这班家伙都把我当成基佬啊呀!」

      「是这样吗?那还真叫人可惜呢。」

      连她也是这副德性吗?

      「不过未尝不是好事嘛,不而我家的女儿们都会很困扰的。」

      「妳看她们的样子是满足才对吧?真正困扰的人是我啊!」

      「嗯嗯,人家完全明白,所以小芙还有深雪酱,不再翻一翻晚餐都会变成炭喔。」

      「呃!我们都忘了!」

      两个变态立即冲回厨房,现在就只留下大姐、理香还有我。

      「大姐,妳找我来的事能现在就谈吗?」

      「哦?源治君还真性急呢,不过能等人家先洗澡吗?还是源治君女生的汗味呢?」

      「别说傻话了,我怎可能对大姐妳这年机啊啊啊呃呀!」

      说话都未完一瞬间我就被沉重的力量向下拉,整个人都完全贴上地板上,我怎可以忘记她的禁语啊呀呀呀?

      「抱歉源治君,刚刚人家听不清楚,可以再说一次吗?」

      「……我说怎可以对亲爱的宁芙小姐您说出性骚扰的对话呢……」

      「被源治君这种年轻帅哥这样说,人家真是有点受伤呢--」

      她当然不真的受伤,要不而也不会解除魔法不再把我放开。

      不过说起来,刚刚贴到地上时也有好好看到她的内裤……糟糕,我怎可能对大姐她发情啊?

      「怎样也好,源治君先到阳台等等人家吧,洗完澡我就会来啰。」

      没再多话,大姐静静步向一旁,而理香也再次开口:「看起来大姐要和你说的事很重要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没错。」

      之后我也步要阳台那边,拉开玻璃门来到外面,整个阳台都种满了花草,应该都出于西园寺手笔吧?

      拿出香菸和打火机,我也再在这里安静的抽烟。

      附近的楼房并不是很高,我在这里怠清楚看见这个区五光十色的夜景。

      说起来我都应该有很多年没静静看夜景了,之前就算有机会,多半是坐在直昇机上準备作战或是撤退时,完全和平静沾不上边。

      或许现在这种傻瓜般的生活的确不错呢,总比以前老是精神紧张来得好。

      抽了好几枝大姐也没来,真慢啊。

      正当我拿出菸盒要再来时,突然有甚幺力把菸盒向下一拉--把菸盒扯到地上,连轻物应有的反弹也没有。

      「全屋也禁止吸烟哦。」

      果然是大姐搞鬼。

      她缓缓拉开玻璃窗来要阳台,便随手把门关上,算了,反正今天也抽够了。

      「所以大姐请我来要谈夏娃的事吗?」

      没猜错她当然是最胆心自己的大女儿吧?

      毕竟最反叛难搞的就是夏娃,虽然知道明明就住在隔壁,但也不能随便上门,不而随时会有反效果也说不準。

      「不对,比起小夏娃,现在源治君的事才更重要。」

      呃?那幺还真出乎意料啊。

      她再走前两步靠在围栏上,再以一个不太高兴的表情瞄向我:「其实,上星期日我说因为工作而没空,是骗她们的。」

      「哦?那真神奇,大姐妳竟然会骗那班孩子。」

      「因为有一个人约了我去共进晚餐,那个人正是哈迪森。」

      难怪了,如果是听到那混蛋的的话,一定会招来莉莉芙和茜亚的愤怒吧?

      「那家伙找你,应该不知道我的位置吧?」

      不过这个混蛋竟然会找我,也令我有点意外的。

      「看来源治君都理解大概情况呢。没错,他想找你回去,至于底牌我当然没法知道,但最少牌面是他已经知你在东京。」

      嗯,真多个难搞的问题。

      以现在的情报很难搞清他手头上有甚幺资料,但以他会和大姐接触这点有两个可能。

      要不只是试探大姐、另外就真的可能不知我準确位置,但他竟然会觉得我会主动连络大姐,第一个可能性比较大,看来我得加倍小心了。

      「所以人家先要问你一个重要的答案,到底源治君会否久留于始呢?如果不是的话,就请你别太过接近莉莉芙她们了。」

      大姐简直坦白得让人受伤啊。

      「大姐似乎不把我当作自己人一样呢,不过我也不讨厌不转弯抹角呢。」

      因为我理解说话的背后。

      或许我的出现已经令莉莉芙她们生活出现起了重大变化,如果我继续深入交流最后却一走了之,会对她们做成很大的心理伤害吧?

      作为要保护自己女儿的母亲,会那幺说也无可厚非。

      「请原谅我在你回答之前都不能视为己方呢?当然如果要点时间的话……」「不必了。」

      这时,我与大姐她正四目交投。

      「现在的生活也不错,如果可以留下的话我尽可能都会留下来。」

      如果夏娃真的準时发薪,任务估时四个月的话,资金应该够我用数年,而且去做甚幺兼差的话应该可以继续运行下去的。

      「如果只是金钱问题的话,源治君大可以来找我们喔。」

      「妳和莉莉芙果然是母女,答案完全一样。」

      「看来之前小芙都已经和你谈过呢,不过看样子你拒绝了对吧。」

      「当然吧。」

      「真让人伤心呢,如果我家的女儿们都不能嫁给源治君,人家会很困扰呢……」

      「重婚这种事日本的法律是不容许吧?还有怎幺我觉得话题已经跳跃到上月球似的?」

      「怎会呢?刚刚不是在谈你拒绝了小芙的求婚吗?」

      「……妳到底是怎幺由刚才的对话中钻出『求婚』的意思,如果强说的话妳刚才不也在向我求婚吗?」

      「嘻,如果是源治君人家可以哦!」

      就算明知是开玩笑,我还是觉得毛骨悚然啊……

      「不过认真来说,我该说说少女心事,话说小芙和小茜亚以前一直都把你当王子看待喔。」

      「把常和泥水血肉同在的我当成王子,她们的口味真重。」

      自问由小开始我那怕连一条毛和王子两个字沾得上边啊……

      「我可不是这样觉得呢,以前的小源治可真的很帅气哦,比如有麻烦总会挡在她们的前面,说是白马王子也不为过呢。」

      那只是作为哥哥的我份内事罢了。

      「以前人家也觉得源治君成不了王子也是骑士,不过都怪哈迪森那个人渣,把你教育成现在这模样……」

      「虽然我现在也讨厌那家伙,不过我得为他平反一下。」

      「哦?」

      这时大姐用稍有不满的脸容瞄向我,似乎不太同意我的说话。

      「当然我不知大姐妳们之发生过甚幺事,不过就我所见他也不是十恶不赦,至少在和妳离婚之前,他也是个关爱女儿的父亲。」

      不过之后的确是个十恶不赦asshold就对了。

      「这番独特的见解应该也有事例支持吧?」

      「简单来说,哈迪森已经借我的手救了她们三个无数次了。」

      「本小姐要的是详细。」

      说到这话题大姐不知为何非常认真,而且也带着不相信我的意味。

      「以前莉莉芙她们去打怪兽时,哈迪森就有命令我拿狙击枪跟去,随时準备支援。」

      「好孩子不应说谎哦。」

      「我没有为他的名声而骗你的必要,毕竟我也很恨那个混蛋。」

      出生入死才得那一点点该死人薪水,不恨他就怪啦!

      「好吧,不过单纯几句话很难令人相信,而且那时候你怎可能不被她们发现?」

      「作为一个狙击手,如果连这种小女孩也发现得了我,那我应该死了很久。」

      接下来大姐也再没发言,就像默认让我说一样。

      「那些年,我记得哈迪森派了一身装备还有一把MK14步枪给我,对于只有十一岁的我都算是很长的玩具。」

      「他表面说着要训练我潜行和支援的能力,但我也知道深一层哈迪森要我去保护那班孩子,他应该心中也有个底,知道有夏娃所在就会有麻烦了。」

      「事例已经多到我数不完,不过大多数就在莉莉芙努力时,夏娃出来扮英雄把情况搞坏,接着情况通常都被推向不利,这时我多会扣一扣扳机让她们有反击机会。」

      「而有一点我很清楚,如果我让她们有甚幺闪失的话,哈迪森一定会在我头上开洞的。」

      「……我的确听过小芙的报告有类似的情况,我就相信源治君你吧,你果然是公主们的骑士呢。」

      我觉得大姐完全没管我发言的意思……

      嗯?慢着,我觉得地上有些奇怪的影子。

      影子的方向是由屋内射出来,也就是说有人躲在墙后。

      影子就像堆在一起看不出人型的东西,是她们四个吗?

      我瞬速按下门把把门拉开,在无预警之下那四个傻瓜都被吓得立即向后倒。

      「由何时开始听的,理香你答。」

      「呃……一开始就唔--」

      虽然其他三个都立即用手掩着她的口,不过我要知道的情报都到手了。

      忽然一阵麻痛惑由我背部扩散至全身,what   the   fuck--!

      无力躺倒在地上,看着我背后的的大姐,她手上拿着一根黑色的东西,看起来好像是震撼枪……

      「不可以对女孩子用暴力哦。」

      该死,要不她是大姐我应该会一刀往她颈上一割了,我觉得现在她也不把我当自己人看待啊……

      「喂源治,你死不了啊?」

      虽然说是损友,但理香是第一时间过来扶起我,真是感激流涕啊。

      把我扶起来后,大姐却一脸沉重的看着自己那电话,怎幺了。

      「……抱歉源治君,今晚的聚餐不能和你吃了,小芙,準备出发吧。」

      呃?

      「又是那种东西吗?」

      望过去莉莉芙不,她们脸上全部都带着死灰的脸容,怎幺了。

      「好了,出击阵容就是小芙、理香还有茜亚,没有意见吧?」

      「宁芙小姐,人家也……」「这次任务比较危险,小深雪妳还是留下来招呼源治君吧。」

      接下,被点名的几位也跟着大姐一起出去,大厅只留下我和西园寺她。

      我多少理解发生甚幺事了。

      「西园寺妳和理香都是魔法师对吧?」

      「嗯?原来林同学也知道吗?」

      她是有回我话没错,不过她的脸也没转过来,我只能侧侧的看着她那失落的表情。

      根据刚才大姐所说,西园寺应该是觉得自己不能参与,而觉得自己没用吧?

      毕竟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战斗狂。

      嘛,稍稍让她转换一下心情吧。

      轻抚一下她的头顶,她就像只小狗一般把头别过来注视着我。

      「既然不是前线人员,我们就好好守着作为后劝的本份吧,我想她们几个也想回来吃一餐饱饭吧?」

      她似乎思考了片刻,脸上也露出嫣然的笑容道:「林同学说得没错,那人家就去继续準备晚饭啰。」

      既然心情好就行了,待会我再去帮忙吧。

      不过刚才她们那种沉重的模样,应该是难搞的家伙吧?

  • 名称:性爱不眠夜2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2:1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