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红云山超清在线观看

李亦杰心头狂喜,霎时忘了他迟迟不救,使三人生死话别的冷酷,脑中记的只有他的恩情,才能使自己几人绝处逢生。将南宫雪柔软的身子抱在怀裏,拍了拍她的脸,喜道:“雪儿,妳听到了麽?我们不会死了,我们得救了!”双腿艰难支起身子,不顾全身乏力,抱着南宫雪先向外沖。

       

        他不知这石门是如何开启,若说是每有外人来时自行升起,通过后再落下,但自己等人刚才却并未见到前方有这壹扇门。否则对这机关怎说也不会视而不见,定要研究壹番的。

       

        唯恐耽搁得壹久,石门再次关上,就因自己壹时犹豫,将送到眼前的生望再度葬送,那直是不可原谅的大罪人,师妹就等于是被他害死的。试探她鼻息,触手尚温,还有些微弱气息,只要施救及时,想必还能再活转来。对陆黔连壹个谢字也不及说,先奔了出去。

       

        陆黔看了地上昏得四仰八叉的程嘉华壹眼,又瞪向李亦杰背影,低咒道:“小子,妳没规矩,我救了妳的命,妳就这样忽视我?只顾着雪儿,怎麽不管我徒弟的死活?雪儿是我照顾的,妳不懂麽?”擡眼见了后方的人形密间,学武之人对于武功秘诀总是难以抗拒。撇下程嘉华,大步走了过去。

       

        仔细看着壁上所刻口诀,与李亦杰刚才念给他听的确是别无二致,亦无藏私。心头忽有私念壹动,按照刚才运功时所循套路,真气在周身流转壹遍,右臂高擡,肘弯平肩,双指低在左侧肩下,将功力逼入指尖。

       

        侧过身对準那石像的手指部位,正要击出指力,又有个念头升了上来,心裏壹突:“此时发功,将这石头打穿了固然是好,但也势必将墻上钉着的长剑击落个壹、两把来,那就坏了大事。若是办不到,可不就跟李亦杰成了同路人?待会儿给他见着,嘴上不笑,心裏也定要大是瞧不起。”

       

        给李亦杰轻视,在他看来简直是人生中最大耻辱,抒了口气,幸好自己反应得快,及时想起。收了招式转回尺寸厅廊,伸手探程嘉华鼻息,又在腕上搭了壹会儿。不禁叹息:“哎,嘉华啊,妳的性子跟为师可真是太像了,这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刚想给他输送内力疗伤,就听身后脚步声作响,李亦杰竟又奔了回来,口中连问:“怎样了?程少侠没事吧?”

       

        陆黔破口大骂,道:“妳怎麽来了?也不照看着雪儿?快给我滚回去,快点!”李亦杰哭笑不得,道:“刚才我壹心救雪儿出去,妳说我不顾妳徒弟;现在我安顿好了师妹,来救妳徒弟,妳又骂我不管雪儿。妳可真难伺候,到底是要我怎样?”

       

        陆黔听他说得确是委屈,忍不住也淡淡壹笑。道:“妳不会选时机。我的徒弟,我难道不会救他?还得要妳匆忙赶回来?”李亦杰打断道:“先别说那麽多,赶紧带他离开这裏。石门壹开,空气虽说较之先前是好转不少,毕竟还带着汙浊之气,不可久待。”

       

        陆黔道:“这还用得着妳说?难道我会不知?要是适合久居,倒不如大家都来住石像。”拽着程嘉华壹条手臂,心裏又想:“背人奔跑,姿势实在难看,万壹给雪儿见着,那可太丑。”又想起了李亦杰来,忙转身假惺惺的赞道:“李盟主仁爱……”

       

        李亦杰却不像他这般小心眼,拉住程嘉华手腕,让他伏到自己背上,又像刚才背南宫雪壹般,快步沖了出去。陆黔也在旁并行。两人壹出秘道,都有股神清气爽油然生出。陆黔进入时间虽短,也忍不住嗟叹连声。

       

        李亦杰让程嘉华和南宫雪都分别躺好,只等他们醒来。陆黔趁机大吃豆腐,摸了摸南宫雪粉嫩的脸蛋,见李亦杰愤怒的眼光瞪了过来,忙装作关心的叹口气,道:“雪儿没事了吧?她不会死吧?”

       

        李亦杰呸的壹声,道:“妳还问得出来?要不是妳死活拖着不动弹,雪儿和妳徒弟也不会变成这样。”耳听得刀兵碰撞仍响不停,陆黔也是两手空空,叹道:“这麽看来,妳还是没拿到索命斩?”

       

        陆黔道:“是啊,妳看我够义气了吧?为了妳们,连索命斩都没顾上。”李亦杰微微壹笑,道:“还忘了问妳,那扇石门我们费尽力气也没能弄开,妳又是如何做到的?”

       

        陆黔笑道:“这就不得不承认,我的本事比妳们要大壹些了。”见李亦杰仍是如先前般的淡漠眼神,独角戏唱不下去,干咳两声,道:“在内侧是光秃秃的壹片,全没个着力点,在外侧则有个机关,随手壹扳,门就升起来了,用不着花什麽力气。所以李兄,妳有这份心就够了,也不用太感谢我。”

       

        李亦杰寻思着:“内外分明?或是穆前辈的又壹重考验,想必只有在索命斩取出前才有效。”进入石像之人,要麽武功极高,能自行击穿石壁指尖,要麽外边有壹个肝胆相照的朋友接应着。两人须得全心信任,壹人进入石像观看口诀,另壹人在外依计施行。他看待朋友性命又须高过宝物,机关壹开,不忙取索命斩,先来秘道设法解救朋友。

       

        往深壹层想,这对石像内之人似乎不大公平,假若朋友当真背信弃义,却尽可趁机私吞了索命斩。自己都能想到这壹节,穆前辈机智绝伦,更是不会想不到,定然另有防範之策。或许在石门机关未解前,若是长剑壹边先行启动,就很有可能再出现各种厉害杀招,总之是不会令他称心如意。

       

        幸亏陆黔曾对自己信心不足,又有些贪生怕死的私心作祟,先引旁人作战,自己在壹旁观看,才捡回了壹条命。正派诸人各自提防,互相牵制,动歪脑筋之人都给半途拉了回来,没壹人脚掌能碰到长剑,谈不上触动机关,这才使石门尚有机会升起。

       

        这机关环环相扣,又不尽受壹人所控,只要任何壹环出了差错,参与者就极有可能丧命。没成想阴差阳错,倒是给几人鬼使神差的躲过了。冥冥之中如有神助,如此看来,好人果然是有些好报的。

       

        向正派争战诸众投去壹眼,问道:“妳究竟是说了什麽,让他们这麽听妳号令?”

       

        陆黔听他开口仍不道谢,反是先没好气地逼问自己,冷哼壹声,道:“也没什麽。我教他们比武夺帅,就效仿咱俩以前英雄大会的老套路,胜者为王,即可名正言顺的去取索命斩。那些人为能壹劳永逸,都在那边拼命呢。”提起壹劳永逸,脑中急转,壹把拉过李亦杰手腕,与他双掌相抵。

       

        李亦杰惊道:“妳做什麽?”就想运功相抗,突感掌心中壹股内力通入,散遍全身,肺腑中火热刀割之感逐渐转淡,化为壹片热烘烘的暖意,甚是舒畅。

       

        刚才依法运功时,牵动内力过剧,壹时控制不住,体内沈积的真气骤然喷发,来回沖撞,使他在生死边缘几度翻转。这会儿就如百川归海壹般,内力聚集到了壹处,渐趋平缓。等他收回掌力,刚才的内伤已好转大半。

       

        这并非说陆黔内功有多了得,而是李亦杰体内真气本就十分强横,只须稍加引导,便能积为己用。当然仅靠外界辅助无益,至多是压制真气乱窜,要除病根,还得本身善加运用,将两股真气合而为壹。

       

        李亦杰双掌交握,生硬地说了句:“多……谢。”他总觉以陆黔为人,未必会诚心救他。虽说以偏见待他不妥,但对于壹个前壹刻还想着加害妳之人,又怎能因他壹次善行,就彻底对他推心置腹?他生性非圆滑之人,心裏堵得慌,连道谢也显得滞涩。

       

        陆黔冷哼道:“怎麽,妳以为我有什麽企图?还是妳长了壹张别人看了就想使阴谋的脸?”李亦杰苦笑壹声,但刚才心中确自起疑,也难辩驳。

       

        陆黔见李亦杰稍带羞惭的神情,暗中偷笑。心想这果然是个老实人,如此壹来,自己的计划也定然稳操胜卷。站起身拉着他手腕,道:“李兄,随我过来,我陪妳去取索命斩。”

       

        李亦杰满不放心的看了看南宫雪,但与索命斩之间却又无法割舍,踌躇道:“可是……雪儿怎麽办呢?”陆黔道:“妳瞧瞧整个大殿,所有人都盯着七煞宝刀,谁有閑心来害她?妳那帮下属,也未必有多听妳的话,再去晚壹步,索命斩给他们得去了,妳哭也来不及。”李亦杰又默忖半晌,始终拿不定主意。

  • 名称:飞龙红云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