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欲》超清在线观看

程嘉璇在旁看着两人狂野热吻,心脏似乎碎成粉末,撒落了壹地。整具身子也被反复扭曲压挤,痛得几乎下壹刻就要晕去。但她看着面前这最令她伤心的壹幕,视线却无论如何也挪不开,即使他与别的女人亲热,可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心裏仍有些许甜意。

       

        纪浅念以前曾听年长些的姊妹们说起接吻情形,都是含羞带涩,又说那真是壹件最美好的事,因此幼小的心裏对此也暗存期待。可这初吻却找不到壹点情意绵绵,嘴唇被撕咬的阵阵发痛,再不停下,只怕连血都要流出来了。对方几乎是将她当做最刻骨的仇家,要活生生折磨得她痛死。接着口中忽然壹凉,喉咙同时梗住,这时才感到些恐惧,忙将他推开。

       

        江冽尘擡手在唇上壹擦,略带些嘲笑的看了她壹眼。纪浅念心中又生悔意,担心惹他动怒,于是仍作媚态,推出的双手顺势柔软地搭在他肩上,娇声道:“还有人在边上看,人家不习惯嘛。”

       

        江冽尘不屑道:“有什麽不习惯的?”纪浅念勉强挤出微笑,像外常壹样以甜腻的声音道:“有那麽个花容月貌的美娇娘时时跟着妳,我可不大放心。”

       

        江冽尘冷笑道:“就凭她?也算花容月貌?连那种贱人的醋都要吃,只能降了自己身价。”纪浅念道:“贱不贱的,我可管不着,我只知道她也是个女人,就算现在是个小女孩,骨子裏可还是挺风骚的。我就是太在意妳,才会为妳吃醋,否则就算再来十个八个,我也随她去。”江冽尘道:“妳既然不想看到她,赶她走就是了。刚才还不是妳主张留她下来?”

       

        纪浅念道:“那我现在后悔了,行不行?”看了看程嘉璇,见她双眼已被泪水胀得发红,心分明痛到极致,却只能咬牙强忍。微感怜悯,心道:“妳可别怪我这麽说,其实妳还单纯着呢,跟他在壹起,只会让妳不断受伤,还是早早离开吧。世上好男人还多的是,我总之是没办法了,这辈子只能爱定这个冤家……”眼神壹转,换上了副七分得意,三分轻蔑的神情,笑道:“妳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还要留下自取其辱?”

       

        程嘉璇心裏壹万个不愿离开,即使自取其辱,也能咬牙扛下,反正她吞到肚子裏的泪水少说也有壹缸了。但若是江冽尘主动发话让她离开,就更不愿违背他的命令,只能再次委屈自己。慢慢转过身,壹步壹步艰难的向外挪着,表情已冷如死灰,就像整个世界都在她眼前死了。

       

        纪浅念轻抚上江冽尘侧脸,仍想继续先前接吻,这也是让他别再去看程嘉璇,就算再怎麽同情那个小丫头,心裏总还是有些醋意。直等她走过了门槛,瘦弱的身影被夕阳投射下壹个哀凄的倒影,江冽尘忽道:“慢着!”这句话将二女脸色瞬间做了个易位。程嘉璇大喜,忙转过头奔了进来,就等他说壹句话挽留,只要他对自己能表现出壹点关怀,就算立刻为他粉身碎骨,也是最幸福的归宿。

       

        纪浅念双手搭在江冽尘肩上,撒娇的摇着他,道:“怎麽,舍不得啦?”

       

        江冽尘也不睬她,面无表情的道:“残影剑留下。”

       

        这句话效果又是立竿见影,使欢笑重又回到了纪浅念脸上,但却是将程嘉璇彻底打入了地狱。她嘴唇微微颤动着,接着双手也在发颤,这壹阵战栗慢慢扩展到了全身。眼前再次被水雾充盈,他的身影也在双目刺痛中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不可及。狠命咬住下唇,以防壹开口便大哭起来,艰难的问道:“如果……没有了残影剑……我回宫以后,该怎麽向韵贵妃娘娘交待?”

       

        江冽尘扫了眼肩上十根交叠的修长手指,指甲上搽了些凤仙花汁,有股淡淡的香气。冷冷壹笑,擡手揽在纪浅念背上,目光森寒的看着前方,道:“我管妳怎麽交待。”

       

        程嘉璇已死的心脏仿佛复原后再次粉碎,这壹回却是再也拼凑不回,苦笑道:“是啊……原该如此,我……我却是忘了。”双手抱着残影剑,室内并无置剑之处,只好将宝剑倚墻而立。剑柄上的宝石似乎又折射出了七彩的光芒。看着这熟悉的宝剑,银灰色的冷冽光泽,壹切都是分外熟悉,更觉壹阵肝肺俱裂的尖锐疼痛席卷而至。

       

        正自心烦意乱,擡手轻轻向残影剑抚去,想再与宝剑冰冷的剑身相触,才能消去置身的大火炉。否则再撑不了多久,整个人就几乎要给烧灼熔化了。又听身后纪浅念柔声道:“我说夫君哪,以后可别再连名带姓的叫我啦,倒显得怪生疏,平白给外人看了笑话。”

       

        程嘉璇想起自己就是她所说的外人,只觉讽刺,满心想冷笑壹声,说自己壹点也不稀罕,再扬长而去,至少能留下壹点尊严。可想说的话都梗在了喉间,声音半点也发不出来。

       

        她爱着谁,就要直白表露,不愿吐出违逆真心之言,即使江冽尘伤她至深,她由衷的爱慕仍未减去半分,实则是比任何人都稀罕他的施舍。

       

        江冽尘应道:“嗯,夫人,娘子……”壹面抱紧了她,搂入怀裏,在她身上到处抚摸,解衣宽带,使得铃铛不住作响,纪浅念也激烈回应。随后两人便又热吻起来,就如炫耀给她看的壹般,各种声音极为刺耳。

       

        程嘉璇余光瞧着,终于再也待不下去,掩面奔了出去。不断用手背抹脸,眼中就如瞬间开通了两道涌泉,泪水狂流。等她跑出道观,江冽尘才擡起视线,向着她渐渐变小的背影投去淡淡壹瞥。

       

        ——————

       

        几日前正派就解药壹事,势成僵局,最终还是由南宫雪果断解了围。她见陆黔掌中托着丹药,不停摇晃,始终没半分服食之意。她对陆黔为人自是了解,猜到他定是突感胆怯,又拉不下脸来抵赖。人群中已是抱怨声四起,南宫雪心下烦躁,壹把从他手中夺过药丸,道:“妳不愿服,那就别服了!”说完掌心直接扣到嘴边,双眼眨也不眨的将丹药吞了进去,又向他扫去个不屑的白眼。

       

        陆黔手中陡然壹空,等回过神来,尴尬得恨不能找条地缝鉆进去。众人的嘲笑咒骂在他耳中都成了壹片嗡嗡声,心中只想:“绝不能让雪儿看扁了。”幸好那药瓶就在手边,立即倒出壹粒,道:“有什麽了不起?”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思吞下肚裏。

       

        这片刻工夫真比几年更长。随即陆黔就觉肚裏壹阵火热,但却并无任何不适之感。壹股气流在体内升起,散遍入四肢百骸,就如身子都给这热浪重新浇铸般。丹田中渐渐充盈起来,尝试着运壹口气,果有丝丝缕缕的内力逐渐聚积。初时势道较弱,但功力在逐渐恢复却尽然可知,喜道:“这的确是解药!是解药了!”

       

        那边南宫雪也有同样体会,哼了壹声,也不去答他,直接抢下药瓶交到李亦杰手中,道:“师兄,快服下了!”

       

        李亦杰刚才眼见着南宫雪服食药丸,是否有毒尚难确知,只因动作太快,全然不及阻拦。此后便是始终提心吊胆,生怕师妹有个万壹,真切感到了失去她的恐惧。待见两人平安无恙,心头才卸下了壹块大石,满含欣慰的看着面前刚从鬼门关走过壹圈的她,对她说了什麽全未留心,就如看不够似的上下端详着。

       

        南宫雪嗔道:“师兄,妳还在发什麽呆?快拿解药给大家服啊!拖延得久了,还不知会怎样,这可耽误不起。”

       

        李亦杰如梦初醒,连连点头,与南宫雪各取壹瓶解药,四处分发。众人服下后便各自运功调息。

       

        陆黔心下有愧,壹等功力恢复近半,立即起身将程嘉华拉到壹旁,讪然问道:“嘉华,师父就跟妳实话说了,刚才确是对妳心存疑忌,犯了与那群伪君子相同的毛病,妳可不会怪师父吧?”众人各自打坐运气,谁也无暇来留心于他,正因如此,他说话才敢放心。

  • 名称:《灵与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1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