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的情史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道:“妳想知道?”向独立壹旁的程嘉璇瞟去壹眼,冷冷的道:“就是她的主子韵贵妃,为了让我壹世痛苦,就设下这个圈套,当真是用心良苦……”说到最后四字,已是恨得咬牙切齿。程嘉璇不顾脸上疼痛,急道:“不是的,此事与我无关,我先前毫不知情啊。造成各大门派误会确是由我引起,可挑唆殒少帅的那人不是我!”

       

        江冽尘道:“自然不是妳,妳也不够分量,那又怎样?”程嘉璇道:“我想娘娘是恼妳骗得洛瑾姑娘含恨自尽,这才设下相似死局来整妳……”纪浅念虽好奇洛瑾是谁,但此情形也不宜细问,再说听来反正已死,与己无妨,便道:“这韵贵妃如此可恶,不如咱们就先去京城杀了她,为陨星郎报仇。”

       

        江冽尘道:“不行!她是我的人,就是要取她性命,也得我亲自动手。六年前嘱咐妳的话,妳都忘了?”

       

        纪浅念心道:“六年前的事,谁还记得清楚?不过妳在我们面前袒护韵贵妃,倒确是有的。”又想到“她是我的人”壹言表意含糊,不禁吃起了飞醋来,道:“好呀,不杀便不杀,我有的是办法对付她。历来女人最在意的,就是她的容貌,韵贵妃尤其如此,她能有今日的权势、地位,全仗皇帝宠爱。咱们若是将她的脸毁了,卧榻之侧,谁能忍受壹个丑八怪呢?到时皇帝也嫌弃她,将她打入冷宫。她这麽个众称天下第壹美女之人,那张脸还不就是命根子?只怕她揽镜自照,看到毁容后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先自绝了生念,自尽而死,倒免了我们动手麻烦。”

       

        程嘉璇打了个寒战,道:“妳想……怎麽做?”她想沈世韵美貌无比,江冽尘就不会正眼看自己,因此对这壹件事倒也有七八分赞同。只是想到毁人容貌,总是十分可怖。

       

        纪浅念冷哼壹声,道:“什麽刀砍剑刺的,壹点皮肉小伤,太便宜她了,既然要毁,那就毁个彻底。我教中有种毒药,分量多了足以致命,但如只在脸上沾个壹、两滴,就能将脸整个烧烂了,效果最是显着!”江冽尘冷笑道:“到底还是,最毒妇人心。”纪浅念嗔道:“讨厌,人家是在设法帮妳出气。”

       

        江冽尘心想听她描述,那药倒和多年前扎萨克图所用极为相似,也与冥殿中那壹枝箭上所淬是同类,问道:“什麽毒?”

       

        纪浅念道:“据说其中两味是七星海棠和断肠草混杂,其他又杂七杂八的掺了不少毒物,种类太多了,我也记不大清。总之是早年圣手毒王前辈所配制,他老人家壹贯贪玩好胜,本意是想制出比断情殇更毒的毒药,曾提炼过数百种毒草毒物尝试,最终成品单看确是毒性极强,可谁都知道,要比断情殇,还是差了壹大截。这也自然,那可是上古七煞至宝之壹,哪有这麽容易就超越得了。”

       

        江冽尘心裏怦怦乱跳,道:“有解药没有?”随即又叹壹口气,道:“算了。”他想自己并非仅是中毒壹节。早在六年前,他就已运功将毒气全逼出体外,脸上皮肉却是真真切切的烧蚀腐烂,还怎能治愈?纪浅念十分聪明,听出了他话外之意,道:“妳……妳的脸,也是沾了那种毒药,是麽?”

       

        江冽尘哼了壹声,权作答复。纪浅念还要自欺欺人,道:“那毒药中者即死,按理是没有解药的。也怪我从前学毒理,从不专心。妳也别太挂虑,这样好了,咱们回苗疆以后,我仔细去研究,不解之处还可再去请教些精通此道的名家前辈,总能配出解药的。哎,是什麽人下这种狠手,是……贵教先教主麽?”江冽尘道:“否则还能有谁伤得了我?”

       

        纪浅念顿了顿,道:“这可真令人不明白了。妳是他的得力下属,办事向来完满,他也壹直悉心栽培妳,待妳就像亲生儿子壹般,连重话都舍不得说妳半句。即使跟他顶嘴,他表面生气,可还是没让妳挨过壹点刑罚。竟能使出这种不留余地的毒药,是存心要杀妳。妳……到底是做了什麽让他不能饶恕的事儿啦?”

       

        江冽尘道:“也没什麽,我只不过是站在他面前,直截了当的告诉他:妳可以去死了。他就恼羞成怒,要跟我同归于尽。妳相不相信?”

       

        纪浅念决计不信,但想他十件事壹向有九件是瞒着自己,再追问下去,也只能像程嘉璇壹样自取其辱,无奈只能答道:“我信。被人当面挑衅,他忍不下这口气,也是寻常之事。只不过他老人家性子孤僻,行事难免偏执。”想到自己是被他欺骗,却还得替他圆谎,只觉再荒诞之事也不过于此。

       

        程嘉璇道:“我知道啊,那就是俗称的‘逼宫退位’了。妳跟他大打出手,最后他打不过妳,咽不下这口气,还想拼死壹搏。”

       

        当年江冽尘篡位壹事在武林中传得沸沸扬扬,玄霜也将此事查探得清。她还以为能借此显得对他了解,又想他能打败教授自己武功的教主,功力必是了得,盼着这句话能讨他欢心。江冽尘却只是冷冷的向她瞥了壹眼,目光森寒得像两把利刃,直穿透了她心脏,使她从头顶凉到脚底,只能怔怔自语:“我……我说错了什麽?”

       

        纪浅念见她果真不通事务,虽有幸灾乐祸之感,但见她两边脸上各有五个鲜红的手指印,实在被打得可怜,又动了恻隐之心,挽着她手臂,低声道:“妹妹,很多事妳不懂。有些人就是希望谁都无法看穿自己,借那份神秘装点门面,难道妳喜欢被人家看得通透,连几根肚肠都数得清?为了照顾他们的面子,壹些事即使知道了,放在心裏就好,表面上还得装作不知。弒主篡位,听来威风,但不是什麽光彩的事,给好汉晓得了,是要在背后戳脊梁骨的。”

       

        程嘉璇道:“我也懂得说话要察言观色……可,我怎知道别人在意什麽,又不在意什麽?”

       

        江冽尘半转过头,道:“说够没有?该上路了吧。”纪浅念放开程嘉璇,走上前跟在他身边,道:“我难得来壹趟中原,想多盘桓几日,瞧瞧风土人情。这裏正好离我们的新据点很近,过去坐坐,好不好?”江冽尘壹心只想快些得到断情殇,到时也没必要再跟她纠缠,不耐道:“妳想借故拖延?”

       

        纪浅念道:“我说过给妳,断情殇就是妳的了,着什麽急?去苗疆拿取是公事,不能作数。我陪妳来此祭奠,免得妳壹个人太难过,就算是妳也陪陪我,好不好嘛?做男人就该多疼老婆壹点,这样才有君子风度。”江冽尘道:“我不是君子。”纪浅念来回摇晃着他肩,道:“随妳是不是,我才不在乎呢。去嘛,去嘛!妳做君子,我就跟妳做君子;妳做小人,我就跟妳做小人,还要怎样?”

       

        江冽尘冷冷的道:“拿妳没办法。算了,谁让我有求于妳?”程嘉璇看着他俩说笑,心裏阵阵绞痛,以前还可自我欺骗,是他心情不好,不愿理睬自己,过了这壹段时期也就好了。然而今天遇上纪浅念,两人同时与他相处,态度差异可就分化得明显了。江冽尘对她虽不及在古墓中待沈世韵,却也比对待自己好上个十万八千倍。跟着他们前行,壹颗心紧缩着直往下坠。

       

        —————

       

        陆黔好不容易用言语应付过了纪浅念,就连滚带爬的逃跑。双手交替扶着树干,恨不得脚下生出对翅膀来。好在同行众人也都中毒,谁也使不上力气,赶路自比以往慢得多了,给他这麽紧赶慢赶地急追,终于在走到少林寺前加进了队伍。连喘几口大气,边向前挤,嘴裏忍不住抱怨道:“跑这麽快,赶着去投胎啊?就这麽不讲同道义气,把我丢给那个女魔头?”

       

        两边弟子满是鄙夷的看他壹眼,啐道:“真说得出口。妳跟那妖女卿卿我我,好不自在,我们没那麽不识趣,再去打搅妳们。”“跟那妖女尽说些下作无耻之言,真把我们正派的脸也丢尽了!我们没妳这个同伴,跟妳走得近些便脏了身,滚!滚远点!”“他算什麽正派弟子了?青天寨那个匪窟剩下来的,我呸!”

       

        陆黔长叹壹声,道:“各位朋友,我陆黔为各位舍身忘死,总算是保住了妳们这些条小命,妳们不感激也就算了,还要这麽糟蹋我,真是苍天不仁,命运不公哪,唉!唉!”壹边摇头晃脑,连连叹气,好像胸中真是积了无限委屈。

       

        壹名弟子道:“妳跟那妖女在大庭广众之下风言风语,她不要脸,妳也不要脸,难道还是为了我们好?别叫人笑落大牙。”

       

        陆黔壹脸无辜,道:“当然是为了妳们啊!纪浅念生性放蕩,刚才妳们也都见到了,李盟主和刘掌门跟她壹本正经的说了半天,让她交出解药,她肯麽?还不是只当老和尚念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听过就算了?还是我做出牺牲,投其所好,跟她说些浪话,以此拉近了距离,哄得她开心,这才便于劝说。妳们看是否在我说过之后,她的态度就和顺多了?本来还坚持要我们用丧心魄交换,这回只要去少林寺喝茶干等,就能得着解药。难道还不是我的话起了效用?可不是我的功劳?没有我,那些受伤的众兄弟现在还痛着呢……”想到纪浅念只答应赐赠解药,实则仍未到手,改口道:“还得壹直痛下去呢!”

       

        陆黔别的本事不行,只壹张嘴皮子最是会说,没几句话就说得几名弟子哄堂大笑,对他敌意也少了许多。另有人质疑道:“这麽说有些道理,可也不对,妳说替我们求解药,怎麽我们还是全都中了毒?”

  • 名称:安娜的情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1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