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3超清在线观看

那学徒得知后,大为震惊,同时深深自责,如不是他壹时私欲,成败如何尚未可知,说不定就给他做了皇帝,那姑娘做了皇后,都能享得幸福……现在却又如何?借刀杀人,机关算尽,太聪明,却可惜了春梦壹场。如愿害死自己的敌人,也同时害死了最爱的姑娘。

       

        那七煞至宝,不过是诱发人心无尽恶念,再促起争斗根源之物。他壹怒之下,虽想挖个深坑,将丧心魄埋了,让它永远不得再见天日,但这连同图纸毕竟是那姑娘留给他的唯壹遗物,倒也割舍不下。

       

        最后那学徒出家为僧,常伴青灯古佛之畔,只愿能了断尘缘,洗刷他这壹身的罪孽。可为时已晚,佳期已误,昔人已逝,更有何用?为了壹时的年少轻狂,他就得背上壹生的包袱,给这杯亲手酿成的苦酒折磨壹辈子!只有那丧心魄陪着他,时刻提醒他做事前细想清楚,莫再犯错……”讲到最后,竟是老泪纵横。

       

        程嘉璇也听得眼眶湿润,轻声道:“大师,这……这是妳的故事麽?那位姑娘,就是穆……穆……”

       

        通禅摇了摇头,道:“不用问了,这或许是任何壹个人,凡是心存恶念者,都有可能犯下此类过失,写下这种故事。这也是为了让妳们明白,有些错误,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另有些错误,壹旦犯了,壹生也不会再得到机会弥补。年轻人年少气盛,总是壹意孤行,认为唯有自己所坚持的路才是正确的,才是世间正道,听不进别人壹句劝告,日后却是……悔之晚矣!”

       

        江冽尘点了两下头,动作却显得极是随意,并不似真诚改过,果然紧接着说道:“故事很好。我中途可没打断过妳壹次。现在也要请大师恪守信约,给我丧心魄。”说完将壹只手缓慢擡起,递到了他眼前。

       

        通禅还沈浸在那心酸叙述中,难以自拔。听他又提此事,脸色微微壹变,道:“妳……妳仍是执意要取七煞?难道刚才那小学徒的故事,就未能给妳丝毫启发?”

       

        江冽尘道:“要啊,为什麽不要?我不是那个小学徒,他错就错在太看重情感,才会郁郁自责,为壹个女人葬送了大好前途,可笑又是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本座在世上则无任何牵绊,壹心逐权,等我彻底了结七情六欲,到时才是更加完美。”看着惊得近乎失语的通禅,微微壹笑,道:“本座早已说过,壹应高深佛法都没可能度化得了我,现在妳就想以壹个愚蠢的故事来度化我,不是太癡人说梦了麽?”

       

        通禅摇头苦笑,道:“老衲向来言而有信,今天却不得不做壹做这个恶人了。尽管收效甚微,也还得劝妳放弃争抢七煞至宝。”

       

        江冽尘道:“没用的,没用的!本座此来是势在必得。这样吧,我也不想令妳为难,咱们以武论个高低。若是我赢了,则是我动手强抢,妳拦不住我,那也不算妳违背誓言。本座既要做世间至尊,首先就得做天下第壹高手,如果够格,就壹定能打败妳。如我输了,那我还有什麽资格再来争宝?妳就当场把我杀了,大家干凈。”

       

        通禅深知要让他放弃丧心魄,还得让他从心底裏做出决定才成,若是比武击败了他,使他再无借口,或许也是壹个好机会。颔首道:“不知江教主要如何比法?”这是关乎武林运数的壹战,不由不提前问清。江冽尘道:“那些文绉绉的东西,什麽熄灭蜡烛之类的,本座不会,也没兴趣,只跟妳比实实在在的功夫便了。”

       

        通禅道:“双方可使兵刃?老衲这斗室简陋,可找不出什麽,足以当残影剑壹击。”这确是稍许使诈,要以言语封住他。然而若不如是,给他拿走了丧心魄,江湖中才会有更多无辜者丧命。两害相较取其轻,心想这壹着“使诈”连佛祖也不会怪罪。

       

        江冽尘果然受激中招,道:“晚辈敬重大师高节,再说这圣尊主功夫也该真正过得硬,与您切磋,绝不占兵刃上的便宜,咱们只比拳脚,不动刀枪。”通禅暗中窃喜,如今只剩最后壹层顾虑,道:“好,拳脚底下见真章,这才是武学真义。那麽这位女施主呢?她可会从旁相助?妳们是以二打壹,还是车轮战术?”

       

        江冽尘不屑道:“妳说她?她就是个……妳不必将她当做人来看待。她要是敢插手搅局,我立刻就杀了她。”通禅道:“阿弥陀佛,杀人可使不得!这样吧,如果她动壹动手,就算妳输了,如何?”

       

        江冽尘暗自寻思,原想故技重施,再如斗原翼时壹般,以程嘉璇为饵,让通禅自吃败仗。但再深想,将来做了圣尊主,不服气的定然大有人在,都要来找他的麻烦,到时可不是人人再如原翼壹般怜香惜玉,也不如通禅壹般慈悲为怀,因此还是得论真正实力,应道:“壹言为定。大师,您是中原武林的泰山北斗,晚辈不自量力,向您邀战。能有机会得您指点,幸何如之。倘若晚辈侥幸胜了壹招半式,那丧心魄……”

       

        通禅道:“不必再说了。”在座下按了几按,墻角壹架长柜“啪”的壹声,弹出壹个暗格,其上摆着壹个金黄色的盒子。淡淡的道:“江施主要的丧心魄,就在这盒子中。妳要是打败了老衲,便请自行去取。”

       

        江冽尘善于自律,眼神只在盒上停留壹瞬,立即回转,喜道:“甚好!大师果然是爽快人!那晚辈就先进招了,还请大师手下多多留情。”

       

        通禅应道:“是了。”凝神看他双手,要查知出招方位,以便抵御。岂料江冽尘口称进招,却仍是站在原地未动,左手擡至右臂肩顶,二指不住屈伸,另三指却是轻轻勾起,贴在掌心。右手在胸前微横,支撑着肘尖。通禅壹时看不出他这是何功夫,再及事前言明,让他先出招,也只得立在原地不动,静观其变。

       

        程嘉璇在壹旁捡起了残影剑,紧紧握在手心,攥出了汗水。

       

        江冽尘突然出手,指尖在空中划过壹道弧线,由内力引出的白光清晰可见,向通禅肩头劈下。通禅袍袖拂起,将这层力道裹入袖中,顺势推出,正面反弹。江冽尘双掌交错,推出壹团光球,脚下移步换位,从侧面掌力连发。

       

        通禅身子转成了壹个陀螺,只能看到个赤色光影,反复圈旋,将袭到身前的白光都震了出去,同时不断回击。两人说是比拼拳脚,实则完全是内力交相撞击,彼此连对方衣袍都未曾碰到过。

       

        江冽尘反手扯起袍角,将袍面横在身前,道道真气撞在衣上,却丝毫无损,就像手裏持了块盾牌。步步接近,通禅忽的腾身纵起,从他头顶跃过,半空中便即转身,落在他背后,挥袖击出。

       

        江冽尘刚见他跃起时便已转身,刚好接了个正着。壹掌从斜侧插入,从他胁下透出,擡手壹撞,同时身子前沖。通禅另壹袖挥击他背,江冽尘身子外侧,绕了半个圈子转出,擡手挡他衣袖。两边都是互缠良久后,同时翻手击出,两人双掌相抵,又同时向后退开三步。

       

        通禅心道:“他身为前魔教教主,实力果然不容小觑,挨了我壹招‘万象般若掌’竟还能若无其事!”

       

        却不知江冽尘只是假装随意,正是这壹掌,才让他真认清了自己与通禅实力相差甚远。肺腑剧震,心脏乱撞,而击去的掌力仍如石沈大海,轻轻巧巧就给化解了。心道:“如此极为不妙,耽得越久,内力流失越快,再无胜望。”足尖壹蹬,绕着通禅身侧迅速转起了圈子,借奔走之势推出掌力,其间颇有些取巧之意。通禅不急不躁,见招拆招,沈稳依旧。

       

        程嘉璇握着残影剑,看他叠遇险招,几次想沖上前帮忙,考虑到他与通禅的约定,又不敢造次。又壹会儿看到通禅壹掌迎面推到,江冽尘略微偏头,待从颈侧将擦未擦之时,擡掌翻起,扣住了他脉门,向后滑出壹步,将他手臂提起,这壹招与月余前在总舵密室对付暗夜殒的壹式颇有相似之处。另壹手化为掌刀,向他侧腰切下。

       

        通禅内力到处,着力点缩了下去,同时高擡起同侧手掌,向他顶门砸下。此时他右半边身子直对着程嘉璇,全无拦阻,是个极大破绽。程嘉璇助战心切,再难忍耐,残影剑随她心意而动,猛向通禅空门大开的肋胁刺去。

       

        通禅壹只手被江冽尘扣住,双方互拼掌力,此时绝不可撒手。两名实力相当的高手比拼内功时,这不上不下的局面往往可维持得个几天几夜。但若哪壹方先行撤回,对方的强横真气就势不可挡的攻了过来,那时必受严重内伤,除非有人在当中拆开,同时将两股内力各自逼回。

       

        而通禅另壹只手隔着身子,出掌不便,又已提至相当高度,招式未老前再难施变。这壹剑若是刺实了,通禅即能活命,也必然大伤元气,眼前情形真是万分紧急。偏偏程嘉璇刺出时用了全力,连自己也不能控制,就算及时良心发现,却也晚了。

       

        那剑堪堪刺到时,江冽尘脸色愈见不愉,突然擡脚踹上程嘉璇胸口,将她踢得跌了出去,残影剑也随之落到地上。正想再追究忤逆之罪,便在他分心之际,通禅壹边掌已转向,自下而上的推来,及触胸前,忽然凝力不吐,眼神复杂的看定了他。

       

        江冽尘心中明朗,此时不论以何为计,总是自己败了。但他即使输了这局,宁可抵赖前言,也不会放弃丧心魄。既明此理,也就再无顾虑,转过眼与通禅对视,淡淡道:“大师武功高强,是晚辈败了。”

       

        通禅摇了摇头,叹壹口气,将手掌从他胸口收回,道:“此战还未分胜负。”江冽尘壹怔,不知这是打什麽主意。就听通禅道:“刚才那壹招,其实老衲招法中不够严谨,妳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却完全有望胜我。会露出破绽,皆因救我免遭攻击所致。妳能有此壹举,毕竟是善念未泯,老衲实感欣慰。”

       

        江冽尘皱眉道:“我心中怎会有善念?不过是想真正壹决胜负,不愿给旁人打扰我的比武。妳不必替我言过其实……”通禅道:“阿弥陀佛,就为妳这壹星善念,老衲也不能在这壹节上占了便宜。刚才的事,就算是并未发生,仍是摆出早前招式,继续比武,如何?”

  • 名称:蜜桃成熟3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9:1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