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人生超清在线观看

南宫雪道:“正派弟子嫉恶如仇,是从小到大所受的师长教导,那也没错,但恨的是些真正坏到骨子裏的恶棍。妳有意改邪归正,他们就该给妳这个机会才对,而不是揪着妳以往的错误死不放手。都是旧日之事,妳再怎样也没法改变,现在有心弥补,不才是最重要的?”

       

        暗夜殒道:“谁说我想改邪归正?我就是像妳说的,坏到骨子裏去了,单看我为给梦琳报仇,宁可将整个武林壹并毁掉……”南宫雪道:“说句不怕遭天打雷劈的话,妳不是坏,是对梦琳情深意重。倘使易地而处,我对师兄也必是这般。”

       

        李亦杰正全力作战,壹瞥眼见到暗夜殒与南宫雪站在壹处,看两人神情,竟似言谈甚欢,南宫雪壹路上的愁眉深锁消失得无影无蹤,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幸福甜蜜。他心裏似被烈火烧灼,又像是有壹只名曰“嫉妒”的魔爪狠狠抓挠,对敌频频分心,原本杀退了些的敌人又趁机围了上来。

       

        李亦杰深知此事若不尽早解决,就这麽摆在眼前闹心,根本无法再战,连攻几剑,只将敌人队伍刺出条豁口来,脚下不停,已经奔了出去,闪身站到两人面前,将长剑插在当中,握住了南宫雪的手,壹把将她拉开,随即挡在她面前,侧过身对她道:“雪儿,我告诉过妳了,不要跟这种人纠缠不清,妳为何总是不听?”

       

        南宫雪再不愿花精力做无谓解释,索性来个漠视不答。壹个不经意间,忽见壹名教徒不声不响的挨近李亦杰身后,高举大刀,对他当头劈下,不由惊呼道:“师兄,小心啊!”李亦杰不明所以,只是自小听惯了师妹教导,每得命令即会自觉完成,下意识的壹个侧身闪躲,注意到地上那柄剑插入甚浅,却还是他不能调动内力,因而手劲不足所致。

       

        就听那刀“呼”的壹响,在身侧落下,李亦杰前肘后缩,在插入地面的长剑剑柄上壹击,长剑弹动,敲中敌人肚脐,李亦杰趁机沈臂回取,去拿他刀柄。不料那人也极其顽强,腹部挨了壹击,竟似全没放在心上,仍挥刀砍向李亦杰,连拔剑的机会也不给他留,并着意向旁进逼,要使得他离开兵刃。

       

        暗夜殒折扇挥出,戳入那教徒咽喉,遂又拔出,指尖轻轻摩擦着扇柄染满的血迹。李亦杰刚开口道:“不用妳救……”却见暗夜殒和南宫雪的目光都是直直盯向自己身后。那来刺杀的教徒并非为了伤他,而是要将他引开,再设法绊住,以便于同伴专心鼓捣机关。除李亦杰突然自行离开,稍觉出乎意料外,壹切几乎尽在掌控之中。

       

        等他壹走,立即有几名教徒在他臂下绕过,几人在前守卫,另壹人直沖向石台。在壹片惊呼声中,握住把手开关,向下壹压,轰隆隆的壹阵响动,要让人以为是地崩山摇。只是众人都被眼前情形所慑服:壹条极长的黑色铁链从山峰间冒出,向前壹路直沖,横过半个天空,通到了对面的山崖,与专制的“搭龙扣”挂在壹起。这就是两处通行的唯壹道路。

       

        另壹名教徒让开几步,将手探入袖管,猛地伸臂扬手。暗夜殒见他这动作,立知端详,手上也不含糊,三枚银针直飞了出去。壹中眉心,壹中咽喉,壹中胸膛,此皆是人身要害之处,中招教徒当场双眼发直,仰天栽倒。然而他此前架势已足,自身虽死,暗器仍是先壹步离手,迎风横突,直击铁链。

       

        那竟是壹发小型火器,刚与铁链中心相触,立即砰然炸开,半空中燃起个硕大火球,满是黑烟环绕,壹片片铁屑四散洒下。链条自当中断折,分由两端急剧下垂,紧贴各自崖壁,很快沈寂不动,向下端望去,唯有烟云蔽目。

       

        李亦杰叫壹声:“糟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此时心下就恨起方才沖动,回想那壹刻真如被鬼怪附身了壹般,连带着又怪南宫雪何以不知自重,否则也不致旁生枝节。

       

        暗夜殒见铁链被毁,复仇之望在面前生生破灭,怒不可遏,骂道:“蠢货!李亦杰,妳这是非不明、轻重不辨的白癡,只会吃些横生飞醋,该死!”扬起壹掌,狠狠向李亦杰脸上扇落,那是郁积了他所有愤怒的壹击。李亦杰自知理亏,也不躲闪,许久却仍未觉脸上疼痛。南宫雪死死抱住暗夜殒胳膊,叫道:“事已至此,就算妳再杀了我师兄也没有用!冷静下来,想想看是否还有其他出路。难道妳处理问题,就只会以武力解决?”

       

        暗夜殒转眼瞪着南宫雪,心想会给那祭影教徒有机可乘,还不是全因妳二人而起?目光中的怒意几乎令人担心他下壹巴掌就要挥到南宫雪脸上。李亦杰想开口叫师妹快避,不知怎地,这壹声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连使几个眼色,南宫雪都无动于衷,毫无惧意的与暗夜殒对视。

       

        暗夜殒忍无可忍,这也激发了他兇残本性,冷声道:“对!”猛将南宫雪甩开,身形晃动,已欺入战圈。折扇壹挥,先将那开启机关的教徒拦腰切成两截,不等血珠沾上袍角,回身又是举扇砸下,将背后壹人击得脑浆迸裂。也如李亦杰壹般在众教徒间到处游走,但他出手却更狠辣得多。只片刻工夫,四下裏就堆满了壹地残缺不全的肉块,鲜血汇成壹条细流,在孤崖顶蜿蜒。

       

        祭影教徒起初仍念着教主对他的情义,只怕教主事后怪罪,不敢当真动手,给他杀了众多同伙后,又见死状极惨,均生怯意,还哪肯再与他为敌?他们武功本就比暗夜殒相差甚远,心中又抱了必输的念头,自是全无抵抗之力。

       

        众人看他下手如此残酷,以前虽也多多少少听说过残煞星狠毒,毕竟耳闻不如亲见,不及在场时所感到的压迫。想到有几位自己敬重的师兄也对他客客气气,本还不服,此时却都是壹个念头:“幸亏我口舌严谨,没得罪了他。”

       

        南宫雪看他这般做派,忆及多年前初次见面,自己和师兄藏在草丛中,目睹他斩杀正派前辈,仍是壹如既往的血肉横飞之象。这壹次虽说杀的都是魔教中人,不至于更遭记恨,但深心处还是盼望他弃恶从善。

       

        此时孤崖顶众人是各有壹番心思,有畏惧惶惑者,有忧虑自责如南宫雪者,却也不乏看得津津有味,连声喝彩者。陆黔大拇指壹翘,赞壹声:“漂亮!这才称得起‘残煞星’名号!”

       

        拦路的祭影教徒见着身边同伴越来越少,暗夜殒仍是全无收手之意,再这麽下去,早晚也会轮到自己,心思都活动起来。他们誓死护卫江冽尘,精心策划这次伏击行动,只不过想等他成魔后捞得些好处,而非当真对他忠心若何。

       

        目前情势是明摆着,再当江冽尘的爪牙,转眼便死,更别提等得日后论功行赏。而要是不遵这大魔头号令,他将来固是不会宽恕,但现在向正派中人苦苦哀求壹番,先留下暂时之命,以后就逃得远远的,让江冽尘找他们不到。迟死总比早死好些,况且江教主在今日子时之前,功力近于全无,如冒险壹拼,说不定这些逆党真能杀死他,那自己壹群人就是彻底解脱了,头壹回觉得整日号称除暴安良的正派人士弥足珍贵。

       

        众教徒共事已久,心裏的想法也几近相同,幸存者都向角落处缓慢移动,聚成了壹小堆,尖着嗓子叫道:“投……投降!”

       

        暗夜殒见那群人聚在壹处,正合心意。刚要挥动折扇壹并解决,就听了他们这句宣告,顺手将折扇抛起,在半空转了个圈,重新接住,道:“说什麽啊?大声点,我听不见!”那群教徒明知他是有意刁难,此时也不敢反抗,异口同声地叫道:“投降!”这壹次极为齐整,也格外响亮,可说是声震山谷,密室内大概也清晰可闻。

       

        暗夜殒冷冷道:“想的挺轻巧,事情都办完了,这才来请求投降,更复何用?妳们现在还能做什麽?”壹名教徒道:“请允许属下将功折罪,过得明日,就设法去稟报教主,您若是定要见他,我们就请他到此与您比武……”

       

        暗夜殒心道:“在别的地方,都不如密室那般占有地利。不能借助那些早埋藏的炸药,我还算得了什麽?”怒道:“子时之期绝不容逾,便是多过壹分、壹秒,我也等不得,那壹天是不能拖的。”那教徒道:“子时……啊,殒堂主,原来您是……”但他此刻小命还捏在别人手裏,可不敢胡乱说什麽话去招惹他。

       

        李亦杰也走上前来,问道:“那铁链仅此壹根?还有备用的没有?”那教徒道:“这不是犯傻麽?昔日工匠修造机关时,铁链就与山峰浇筑在壹起,怎能再有替换?”另壹名教徒道:“要说是有相同效用的链条,倒也能够找到,只是……得请殒堂主等上个十天半……半来月,弟兄们初次动工,手上还生得很,难免缓慢,到时,能尽力将机关接好也说不定。”

       

        暗夜殒冷冷道:“他说壹天,我也等不得,妳竟敢让我等十天?”众人听了这话,都想如此推算颇为有趣,都是脸露微笑。也就在这时,忽听那说话的教徒壹声闷哼,大脑袋上鲜血汩汩流下,却是被他壹掌击死。变故陡生,群雄这才想起暗夜殒素来杀人如麻,此时就是再多觉滑稽,也没壹个人敢露出半分喜色。

       

        暗夜殒怒道:“便是在今日子时之前,我定要过去!若是皆因妳们自作聪明的拦阻,令我功亏壹篑……我现在恨得只想把妳们壹个个都杀了,用死尸充当壹座人梯!”

       

        众教徒听了这话,脸色煞白,纷纷求饶道:“殒堂主,饶命,饶命啊。”还有人破罐子破摔,道:“殒堂主,您现在杀了我们,只能给这群正派狗贼看去笑话。君子报仇,十年尚且不晚,妳竟连十天都等不下,岂是能成大事的材料?”

       

        暗夜殒心中震怒,壹时却没顾得上杀他。脑子裏恍惚已现出个法子,虽然风险极大,但为赶足时辰,也顾不得自身安危,道:“妳们既说有备用铁链,就去给我拿过来,快点!”

       

        几名教徒自告奋勇,结伴前去,留下的教徒心裏更是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那几人要是借机溜了,暗夜殒等不到他们回报,这口更深怨气只能是出在自己等人头上,那时的死相可不知得有多惨。

  • 名称:情欲人生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1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