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的秘密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壹招使毕,下壹招仍是相同套路,但这壹次的劲道却比先前蛮横许多,每壹指都透出股极大劲力,中者穿皮透骨。风力破空之声连起,尽头总是壹声空洞洞的闷音。暗夜殒眼看着自己身上现出壹个个小孔,偏是无计可施。每壹指都透体而过,特意避开了心脏肺腑等要害,要他全身剧痛,壹时却又死不掉,只能生生地受尽折磨。壹缕缕鲜血从洞眼中渗出,没多久就将他染成了壹个血人。

       

        江冽尘仍觉他受刑不够惨酷,袍袖大力壹拂,带出壹阵狂风,同时将厅中的烛火席卷而起,裹挟在壹处,张袍击出,火苗聚集成了壹个大火球,投向暗夜殒。先沾上他袍脚,不断向上攀升。

       

        暗夜殒所穿衣料极易引火,壹触火源,蔓延速度快得惊人,没多久就烧上了腰间。只感皮肉烧焦,火舌与所佩饰品相撞,劈劈啪啪的暴响。衣服贴紧身体,烧灼肌肤,带起连续的“嘶啦”声,全身浸在壹片滚烫中,那痛感犹如整个人被撕裂,成了无数零碎的肉块。尤其是身上先被穿透的孔洞,壹经火舌烧灼,更是痛得几乎窒息。

       

        但他意识还是极为清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烈焰吞噬,终是束手无策,那般绝望、痛苦无过于斯。心脏阵阵紧缩,越揪越紧,喉咙似乎也被大力逼住,喘气加倍困难。他呼吸越来越急,可供吸入的空气却越来越少。全身上下,还能转动的仅剩颈部,只好高昂起头,躲避着火苗的侵蚀。

       

        但这壹行动,却连暂时延缓的效果也无。火舌很快又烧上胸口,热浪扑面而来,这时真正感觉到了烧心的剧痛,体内就如心脏灼烤冒烟,那烟非要及时宣泄出来。

       

        他本来在江冽尘面前死撑面子,强忍着不喊痛,连痛苦的表情也未稍显,但如今再也抵受不住,仰头惨呼道:“呜……唉……唉啊!……唉啊啊!!……”但他叫喊持续也不甚长,火苗越过前胸,很快就蹿上喉咙,似乎将他声音拦腰掐断,逐渐又盖过了嘴巴。堵住鼻孔。暗夜殒眼神上翻,看向穹顶,随后又向下扫落,想再看从小用到大的那柄折扇壹眼,这壹生腥风血雨,坎坷行来,也唯有这冰冷无言的兵器始终陪伴着自己。尚未落準方位,火苗又压过了他双眼,卷上头发。暗夜殒脑中最后的影像现出了楚梦琳温柔的笑颜,却也在此刻永远定格。

       

        众人见他全身都在着火,连头发也卷了进去,已是尽失人形,只能看到壹团扭曲的火体。从火焰中飘出壹缕缕白烟,在他身前旋绕。那魔教的烛焰热量又高于寻常炉火,只在他被彻底卷住后,没过多久,火苗越缩越小,最终自动熄灭,而暗夜殒不仅烧得尸骨无存,连灰烬也没剩下壹把。

       

        这壹生狂傲之人,死时情形却是如此凄凉。真如壹颗流星坠落壹般,无声无息的陨灭。连壹句遗言、壹件遗物,都没能留在世上。或许只有壹旁撒落的折扇残骸,还能作为他曾经活过的些微痕迹。

       

        谁也说不清他临死前的壹刻,心中究竟在想些什麽?是眼见得手后再次失败的遗憾,是对终于没能杀死江冽尘的不甘,是对不公命运的控诉,抑或是对终于能与楚梦琳重聚的释然?他这壹生已是太苦,万事万物,所求均是不得。苦苦执着的壹切,最终都成浮尘飞灰。或许转生以后,能等得壹个太平盛世,生在壹户平凡的人家,玩乐总角,成年后娶妻生子,举家和睦,已足偿他今世毕生所求。

       

        围观众人虽多与暗夜殒仇深似海,但看他死得如此之惨,再大的恩怨也放下了,连壹句“报应”都没人提及,却盼望他死后能得安息。

       

        江冽尘手掌缓缓收起,他在暗夜殒受火焰之苦时,目光壹直是瞬也不瞬的盯着,自己的心亦似同置于那蹿动的火苗中啃啮。想起的都是两人曾经心照神交的友谊,以及相处时的各种零散片段。他虽素来心狠手辣,对人命视如草芥,但实则全天下最不愿伤害的就是暗夜殒。心如刀割,又牵动了奔涌的内息,“噗”的喷出壹口鲜血,淌落于地,声响浙浙沥沥。

       

        众人刚才也都震惊于暗夜殒死状之惨,壹时竟无人留心旁侧这茍延残喘的魔教教主,听到这血滴声才神誌回复。李亦杰最是义愤填膺,缓缓拔出长剑,横在胸前,壹字壹字的道:“江冽尘,以前别人都说妳是个丧尽天良的魔头,我还尚未尽信,今日看来,还真是半点也没冤枉妳。就连口口声声称作是妳最在意的兄弟,妳也能亲手杀害!暗夜殒的确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但论起所作所为,妳比他更可恶千倍、万倍!”

       

        江冽尘五指狠狠扣住架格,沈声道:“给本座住口!李亦杰,妳没资格提到他的名字,从妳嘴裏说出来,对他也是种侮辱。”李亦杰冷笑道:“怎麽,妳刚刚杀了他,现在就来后悔?”

       

        江冽尘冷冷道:“本座行事从不会后悔。即使他死了,也永远是我最珍视的兄弟,朋友,谁都无法取代!本座只是不能看他跟妳们这群正派小贼待在壹起,平白毁了大好前途。宁可在他受染不深时先杀了他,让他到死也能保持白璧无暇!我不允许任何人在他身故之后,再来言辱于他!”

       

        李亦杰怒道:“妳如此说辞,实在令人不敢茍同。妳下毒手杀他,却说是为了避免他走上歧途?妳不懂人死万事皆休,什麽前程似锦尽成黄粱壹梦?暗夜殒说的不错,妳的确是个被野心摧残所诞成的疯子!难道这就是妳对待兄弟的方式?”

       

        江冽尘道:“不识好歹的东西!妳扪心自问,当年本座与妳结拜兄弟,除了对妳隐瞒身份,哪壹点亏待过妳?妳就这样来回报我?”他说话时表面神色如常,实则却是正极力压制体内来回沖撞的异种真气,腹痛如绞,此时情绪激动,忍不住又口吐鲜血。

       

        不知是谁叫喊壹声:“大家壹齐上!”正派中人如潮水壹般向前涌到,将江冽尘围在正心。李亦杰却因听了他刚刚壹句突如其来的问话,猛然发怔。

       

        仔细思考起来,自己同他绝交都是因从小受师父教导,所听来的“正邪有别”,但从初识算起,他是为寻找断魂泪而与自己及师妹同行,路上没起过歹意,还帮他解决了不少麻烦,的确是没做过壹件真正对不起人之事,如此倒真显得是自己忘恩负义来着。

       

        但他又的确是个无恶不作的邪教大魔头,难道就因过往的壹点小恩小惠,就能跟他去做了拜把子的兄弟?他想得心力交瘁,左右为难,人潮中只剩了他还木立在原地。

       

        仍在凝神苦思未决时,听到壹连串的急切呼唤:“雪儿,雪儿,妳没事吧?”李亦杰对南宫雪还是分外关怀,立刻转身向声音来处奔去。此时殿中要寻人也是极为方便,壹眼就看到陆黔将南宫雪搂在怀裏,两人正站在墻角,南宫雪脸色惨白,眼睛瞪得极大,目光却是涣散无着,不住轻轻摇头,李亦杰见这情形,没空再计较陆黔姿势,急道:“雪儿她怎麽了?”陆黔道:“我若是知道,那就好了。”

       

        李亦杰寻思道:“还能有什麽事?雪儿定是看到暗夜殒死得这样惨,大受刺激……”这时却也顾不得吃醋。陆黔急着支开他,道:“李盟主,雪儿由我照顾,妳快去对付江冽尘。好不容易等到他身受重伤,这次如再失手,还不知几时尚能得着这等机缘。”李亦杰本与陆黔不合,实是事发仓促,此时简直与殿中任何壹人都能生起同仇敌忾之心,当下更无犹豫,道:“好,那就拜托妳了!”说完也转身回入战圈。

       

        此时正派中人已将江冽尘围了个裏三层、外三层,手中所持都是些从没见过的怪模怪样兵刃。李亦杰见壹边的武器架台上空了半数,就知他们是认定魔教所藏必是极品,顺手取了。众人围攻势急,前排绕圈行进,后排看準时机,不时横插壹剑,都要与他搭上招式。杀死魔教教主的天大功劳,那自是人人想分得壹份。

       

        江冽尘与面前敌人对击壹掌,又立即回身,蕩剑架开袭至后心的长刀,顺势壹剑拖出,将右首敌人开膛破肚。他武功也真是极高,虽已身受重伤,功力十成中尚自发挥不出三成,却仍能在百余名敌人围攻中周转自如,间隙又能连毙多名正派好手。壹名弟子挤不进战团,便在外围骂道:“江冽尘,不是只有妳会折磨人!等妳力气用尽,叫妳死得比那残煞星还惨!”

       

        江冽尘处在围攻之下,竟仍能抽出余暇对答,冷笑道:“别说笑了,正派小贼个个欲杀本座而后快,就都是为了给陨星郎出头来着?妳们跟他的交情几时深厚至此了?不过他是我的兄弟,还用不着妳们给他伸冤。”

       

        那“陨星郎”三字,是过去闹着玩儿时,五毒教教主纪浅念给暗夜殒取的绰号,江冽尘不知为何,竟突然将他这名儿顺口念了出来。

       

        李亦杰已奋力挪到前排,壹招架住他来剑,喝道:“与他无关!我们只不过答应了他,允许他与妳单打独斗,妳这魔头却是壹定要杀的。既然他没能如愿,就再由我们接替!”长剑壹边挽出几个剑花,将他剑势来路裹挟其中。

       

        江冽尘冷笑道:“本座倒是无所谓。不过妳们是选择了最愚蠢的壹种战术,这麽群起围攻,也只能是加速了自己的死期而已。”手腕翻转,剑锋只壹搅,就将李亦杰长剑蕩开,正自誌得意满之际,背上忽然挨了重重壹撞,力道极重,直击得他眼冒金星,心脏也似要从口中呕了出来,喷出壹口鲜血。

       

        李亦杰剑尖壹晃,刺到他面前。江冽尘对他视而不见,掌心按住胸口,吃力地回转过身,就见背后站着壹名高瘦老者,满脸煞气,面孔板得有如铁皮相似。双手握着壹根哭丧棒,见他回头,随意作了个揖,皮笑肉不笑的道:“圣教主,好久不见,您老人家安好?”

       

        李亦杰提起长剑,顺势指住江冽尘后心,全神戒备,只消他稍有异动,立即先发制人。

       

        江冽尘缓缓擡手,将口边鲜血抹去,虽已重伤,气势却尽不输人,冷冷的道:“原来是薛堂主。妳是继暗夜殒之后,第二个伙同贼党谋逆之人。刚才是如何处置他,妳也看见了。凡是胆敢背叛本座的,全都是同样下场!”

  • 名称:女佣的秘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4: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2)
    1. 匿名    2021-01-10  #1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回复
    2. 匿名    2021-01-10  #2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淫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黄_片网址【 4488369.COM 】
      .
      .
      .
      .
      █★█ 看色_片网址【 4488369.COM 】

      回复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