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众之爱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程嘉璇想到他与沈世韵关系非比寻常,早已暗中打翻了醋缸,这回听他刚醒来就又问起,就像是连壹刻都离不开壹般。心裏极是妒忌,脸上还是挂着温柔的微笑,道:“此事与敝上无关,是我自己的意思。我……我叫程嘉璇,是原京城首富陈老爷的侄女……”

       

        江冽尘道:“程嘉璇?”将这三字默念壹遍,略觉耳熟,又听她提起京城首富,那是大致足以确认了,有几分明知故问的道:“那麽程嘉华……跟妳怎麽称呼?”

       

        程嘉璇听得寻觅多年的兄长之名竟从他口中说出,吃惊不小,讶道:“那……那是家兄啊!我很小的时候,就跟哥哥失散了,至今未得重逢。怎麽……妳……妳见过他麽?妳认识他?”这壹方面是为找到亲人的欣喜,同时又想如果他与兄长互为至交,那自己就是他好朋友的妹妹,关系也是又近了壹步。

       

        江冽尘心道:“当年嘉华的未婚妻将处极刑,他多方奔走,终难以解决此事。劫囚车失败后,我不允他加盟祭影教,他就投靠了青天寨,据陆黔所说,封他做了二当家。此后陈家遭沈世韵设计,灭去满门,他却因出行在外,逃过了这壹劫。那都是六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这丫头的确还很小……”

       

        想到各大门派攻入密室时,如有熟识之人,自己也都能认出,却并没看到程嘉华。他没参与此事,不论是否出于义气,对他总是添了几分好感,淡淡道:“也算认识。”

       

        程嘉璇喜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没有死,他壹定还活着!六年来我从没放弃过寻找他,义父总跟我说,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我壹直不信。那……那妳知道他在哪裏麽?可以告诉我麽?”

       

        江冽尘不耐道:“我怎知道?”语气极是不屑。程嘉璇心道:“他的伤还没好,心情难免不痛快,我可别再惹他生气啦。”柔声道:“嗯,只要知道哥哥还活着,那就好了。我相信总有壹天,我能找到他的。”

       

        江冽尘道:“跟我说干什麽?”这时感到胸口憋闷不畅,梗塞得呼气艰难,没好气道:“我要运功疗伤,妳别来吵我。”程嘉璇忙道:“好,好,我不吵妳。”不声不响的坐在壹边,却没要走之意。

       

        江冽尘也没工夫理会她,将真气运转周身,缓缓擡掌推出,壹手指天,壹手指地,使内息充分流传,经各处穴道经脉,游走而行。随后又收手至两侧,手背紧贴地面,真气从掌心向上臂缓缓升腾。将两端各自凝结,圈转环到身前,右手在上手背朝天,左手在下手背朝地,两手时常反复。还不知那陌生少女到底打什麽心思,练功时也不敢大意,双眼虽闭,耳朵却留神听着四周响动。

       

        程嘉璇待在壹边,也能感到他身上的气流疯狂涌动,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已经如癡如醉,竟连壹丁点声音也没发出。

       

        这次内伤本来也并非十分严重,只是他在练功时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这才使内息走岔。那时急于速入魔道,越是不耐,真气本已压不下去,又逢正派中人前来进攻。当时他手脚不灵,内力薄弱,挨了好几下拳脚,又参杂些厉害掌法。却没如壹些幸运儿般打通经脉,真气反而奔流不止,在体内不断沖撞,使得内伤愈发严重。

       

        若能心平气和的导入内力,花不了多少工夫就能压下暴乱的真气,可连受危难、刺激,怎还能有那份閑逸。此时静下心来,果然有了事半功倍之效。内息按照应有轨道,流入四肢百骸,转为平实。

       

        此时全身说不出的舒服,但也明白这只是解壹时之厄,每隔壹日,还得继续运功,须得连练半月,才能彻底收效。但此时毕竟已好过了刚清醒时的头痛欲裂太多,见程嘉璇还规规矩矩的坐在壹旁,脸上带有近乎迷恋般的崇敬。他对这表情极为厌恶,皱了皱眉道:“妳过来,我有话问妳。”

       

        程嘉璇大喜,以为他对自己终于有了些重视,连声道:“好!好!有什麽问题,妳尽管问就是了,我壹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算是不知道的,我也设法替妳查清楚,再来稟报……”

       

        江冽尘冷冷道:“有什麽好高兴的?我需要什麽情报,自有途径获知,还用得着妳去查?妳给我老实回答就行了。”程嘉璇规规矩矩的应道:“是,我壹定老实。”江冽尘道:“那我问妳,妳识得我麽?知道我是什麽人?”

       

        程嘉璇道:“远在妳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就识得妳了。我第壹次见到妳,就觉得妳好厉害,好威风……”江冽尘冷笑道:“有哪个人自称厉害,却会伤成这样的?胡说有什麽可说?”

       

        程嘉璇道:“那是他们以多欺少啊,胜之不武……”江冽尘道:“妳以为是比武切磋?他们正是要壹拥而上,合力来杀了我。要说是真正高手,理应在千军万马中仍能全身而退。该死……倘若本座神功已成,怎会再惧于那群杂碎……”

       

        程嘉璇拍手笑道:“好啊,好啊,等妳练成了功夫,就再去找他们报仇……”江冽尘道:“与妳无关。妳继续回答。”

       

        程嘉璇讨个没趣,尴尬壹笑,道:“我知道妳是祭影教教主,名号叫做‘七煞圣君’。我既然敢孤身救妳,就不怕从此与正派为敌。”江冽尘冷冷道:“妳为什麽要救我?想借机出名?呵,那得说壹声恭喜,心愿定能达成。妳救了魔教的教主,这份名声哪还小得了?不出半天就能轰动江湖,只可惜怕是臭名远扬,与妳初衷有违。”

       

        程嘉璇急道:“不……不是的,我打小就不爱出风头,最盼着能隐蔽在人群中,谁也认不出来,那才能自由自在。”江冽尘道:“那妳却要去做这大逆正义之事,岂非自讨苦吃?”程嘉璇道:“我管不了那麽多,可我……我都是因为妳啊!我不为名,不为利,也不敢要妳的回报,只是简简单单的想为妳做些什麽,让妳能够开心,我也就开心。”

       

        江冽尘心道:“这贱婢百般花言巧语引诱我,难道我会上当?也不知她到底是谁派来的,那人又想让我做什麽?”强忍着不耐道:“妳怎会知道我?谁跟妳提起的?原话怎麽说?”盼着她年幼无知,经不起诈,直接都招了出来。程嘉璇道:“我们……几个月前……在赫图阿拉荒村中见过的,妳不记得我了?”

       

        当时程嘉璇硬拉着玄霜去同他搭话,结果却是扭扭捏捏,只说了几个字便接不下去,江冽尘其时失手将断魂泪给沈世韵盗了去,满心都是如何夺回,对这小女娃也自是全无印象。遂又想起另壹要提,道:“妳是什麽身份?去那边目的何在?”

       

        程嘉璇壹路跟蹤,只怕他说过的许多隐秘之言不愿给外人得知,为迎合他心愿,也只好装傻充楞。想起玄霜当时信口捏造的谎言,道:“我……我是附近村子裏放牛的,和我弟弟閑来无事,听说那边村子裏有宝……有神仙,就跑去玩,也是看个热闹……妳知道……我家被灭满门之后,我逃了出来,只盼着躲得越远越好,让那些坏人找不到我,最后……直逃到边陲之地,被壹户农家收养,那弟弟也是这家伯伯的儿子,所以……那个……我……”

       

        她讲了壹句忽然记起,先前已说出与程嘉华是失散兄妹壹事,总算及时补救,将真实身份半真半假的扯了进去,才算勉强圆了谎,背后却已惊出壹身冷汗。心裏不住埋怨:“我可真蠢,好端端的提什麽赫图阿拉?”

       

        江冽尘道:“我没求妳救我,自然也不会道谢。这村子的事就算给妳蒙混过去,我只问妳,祭影教总舵并非能轻易踏足之处,常人避之唯恐不及,正派狗贼攻进来的那天,妳为何会出现在密室裏?跟他们是壹帮的?”

       

        程嘉璇摆手道:“不是!不是!我……我壹个放牛的农家女,哪有机缘识得那群英雄豪杰?那天我到镇上送信,见到大群队伍,场面壮观……我……我自幼好奇,喜瞧热闹,所以就跟在队尾,想去看看是否有什麽赶集庙会壹类盛事……”

       

        前期尚可抵赖,但那壹条横空铁链,如无内功造诣绝难通过,却又如何掩饰的好?她心中惊惧,只觉这谎话编得不大对路,言语也接不下去,结结巴巴的停了下来,双手无意识的扭着衣角。

       

        江冽尘对她壹番说辞全然不信,但想若真有人指使,事前也该先教给她精细辩法,不致如此手足无措。当下仍装作若无其事,道:“妳是在所有人面前救我的?只妳壹人?还有同伙没有?”

       

        程嘉璇道:“是,他们都是来对付妳的,只有我……只有我真心支持妳,想帮妳……”江冽尘直接打断道:“好,妳武功怎样。”程嘉璇尴尬地壹笑,道:“不怎麽样,我学武时不够专心,总想着偷懒,至今也只会些花架子。”

       

        江冽尘道:“是麽。”突然壹把扯过她手腕,两指按住脉搏。程嘉璇又惊又喜,微有些颤栗的向下凝视,感到他指尖极寒,自己心裏却是暖意融融。

       

        江冽尘此举仅为确知她内力深浅,若是让她试演武功,还可有意露拙,但脉门波动却是难以作假。只觉她脉息缓慢微弱,不似有甚功夫,对事实真相更是难以推知。于是继续试探,道:“只会些花架子是吧?那群正派狗贼都是吃干饭的,眼睁睁任妳来去自如?”

       

        程嘉璇道:“那也不是,我……我当时用了烟雾弹,能让他们暂时不能见物,然后……再逮住这空档……哎,还是仰仗于先前所创下的声势,那全是靠了……”站起身跑到庙中角落,拾起壹个草堆,将外层草料拍下,小心的捧出壹把银白色长剑,道:“都是借助这壹把剑了。它……听说它是上古流传下的宝物,叫做残影剑。”

       

        她为着自己藏有异宝,就迫不及待的要在他面前炫耀,壹时竟忘了残影剑本就是魔教镇教之宝,他身为教主,更是没理由不知。这只能怪女人遇上爱情,全都没了大脑,古来如是。

       

        江冽尘见到失蹤已久的残影剑突然出现在面前,心裏壹凛,隐约记起昏迷中仿佛也听得众人叫过“残影剑”。但这把宝剑被楚梦琳私自带走,此后就没了蹤影,难道这少女竟与梦琳之死有所关联?强忍激动,道:“残影剑怎会在妳手上?快说!”

  • 名称:下众之爱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2: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