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史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各大门派兴兵攻打祭影教,直入总舵,将残余叛党诛杀凈尽。经密室血战,最终有惊无险,彻底铲除了这个祸害,壹时在江湖中传为美谈。倒有不少茶馆也将此战改编成了口耳相传的通俗版本,引入说书篇目,加油添酱的壹通混说,大肆传扬。

       

        亲身参与此事的门派在武林行走时,人人昂首挺胸,仿佛凭空比别人高出几阶,均以救世英雄自诩。也有些百姓缠着熟识之人,央求他备述端详。

       

        故事传得多了,难免走样,众人朝自己脸上贴金之余,几位主要人物也被神化,这场大战却被描绘成了好汉三招两式打垮山贼相似:只见他使壹招“大鹏展翅”,江魔头全身暴血。我使壹招“白鹤翔天”,江魔头弃剑认输,磕头求饶,叫了我三声“爷爷”。……美中不足的只是战后走脱了魔教教主,纸裏包不住火,这消息到底还是泄露了出去。

       

        众人壹听那还了得,还不知这魔头是死是活,若给了他休养生息之余隙,来日他伤势痊愈,功力复原,又必将引发极大祸患。因此各门精锐尽出,奔赴各地搜寻,恨不得将每壹处地皮都翻了出来,要在此前先解决了他,以保四方安宁。

       

        同时那位在最后关头突然现身,将他救走的神秘少女,也是巷口老幼津津乐道的话题。不少閑人大摆龙门阵,赌庄中甚亦有人以此做庄,要猜测那少女的真实身份。江湖中风声鹤唳,但在偌大片中原,要寻到两个有意躲避之人,也不啻大海捞针。

       

        那少女就是程嘉璇,她奉了沈世韵的命令,携带残影剑欺上各大派山门逞兇行恶,刺杀掌门,为的就是挑拨起整个武林与祭影教的仇恨。这壹招借刀杀人的好计,只因触犯众怒,刀子还不忙借,已有多半人自发送上来了。

       

        此事得以圆满达成,还有个极大要处须归功于残影剑。那是七煞至宝之壹,不论持有者往日功力如何差劲,都能与其心意相通,瞬间激发潜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使持有者成为剑道高手。同时掌握纯熟之后,更能由心施控,收发自如。得之几可称霸武林,无能出其右者。因此群雄对这壹把宝剑,无不存觊觎之心。

       

        程嘉璇本就极伶俐聪明,使用几次后便熟知个中精妙,再配上些似是而非的表演,将任务完成得格外出色,甚至远远超出沈世韵事前料想。

       

        程嘉璇行事常让人捉摸不透,她听说众人启程剿灭祭影教,也兴沖沖的随行在后。脑中想的只是又能见那魔教教主壹面,自赫图阿拉初会,心裏就没壹刻不在念着他。每向众人报出祭影教身份,想的也是他从前出任务时,是否也是这般言说。又想如果能让自己常伴在他身侧,即使真当壹个打杂的下人,也是毫不在乎,还会为此倍感甜蜜。

       

        正好这壹趟队伍十分庞大,众人且又各有所虑,不在乎多了她这个小丫头,即使看她面生,也只当她是别派弟子了事。当时节骨眼儿上,谁也不想多惹麻烦。

       

        在孤崖处暗夜殒忽然揪出刺客,她吓得心脏险些跳了出来,通过铁链后人数更少,均为武功精良之士,那是定要引来些眼球的。她只好等众人过后,先设法说服祭影教降徒趁乱逃命,再迷晕留下的正派人士,运起轻功过桥。

       

        她武功不济,仅招式也只学得三招两式,内力更是浅薄,半空中还真担心自己壹个不慎,失足坠下。又想就算要死,也不能没见他壹面就死,壹路鼓励自己,竟还真给她撑了过来。不知老天爷是保佑她,还是打了个盹儿。

       

        在甬道内的机关也费了她不少工夫,好不容易赶到密室,正好趁着烟雾浓郁,趁乱躲了起来。等到最后才“从天而降”,放出烟雾弹,阻住众人视线。她那时就站在江冽尘身旁,大片空茫中,手臂刚壹落下,忽感他扯住自己衣袖,低声指点。原来在裏侧有个雕像,转开后另辟有壹条秘道,可由此逃生,说完后再无声息,想是又昏了过去。

       

        当时他意识不清,胡乱依靠身边壹人,其实却没睁眼看过她。饶是如此,毕竟让他感到了自己作为个体的存在,这也足够她兴奋上几天几夜。

       

        背负了江冽尘逃出总舵后,心想正派人士不久就会追来,却不知该往何处藏身的好,今后何去何从也须再作思量。所幸壹路上并未遇到追捕。过得壹日左右,终于寻到了荒山中的壹座破庙藏身。

       

        这壹带四野荒凉,人迹罕至,连飞禽走兽也鲜少得见。庙中神像身上的金漆大块大块的剥落,香案上积了厚厚壹层灰,伸手壹抹,指上立显灰黑之色。零散扔着些烧成小截的香烛,必已常年不受香火供奉,此景令人很觉凄凉。

       

        但程嘉璇并不是那些虔诚的善男信女,略略感慨几句,又犯愁起自身事宜。要说照料人的经验,她是极其稀缺,往日在吟雪宫,居舍本就窗明几凈,不用她怎样打扫,只做个样子也就是了。

       

        沈世韵常年繁忙,与她交流甚少,玄霜虽是个小孩,自理能力也精强过人,衣食行宿之类全无须她代劳。这次可就没那般閑散。勉强挪出壹片空地,铺上些茅草,只在此处或躺或卧,那整壹间庙,她还没意向打理。

       

        江冽尘仍是昏昏沈沈,多次半晕半醒的吐出几口血,就又晕去。身上各处伤口时常裂开,到时就血流不止。程嘉璇实在无法,只好冒险下山,捉几个毛脚郎中来给他医病,开出药方后,怕他们泄露机密,逐壹杀了灭口。

       

        她不敢在镇上往返过多,不能到药铺正儿八经的抓几味药,却只能背着竹筐,上山采草药。细嫩的皮肤也不知被生有利齿的长草磨出了几道血口,两条腿酸麻得失去了知觉,每到天明时都会抽筋,有时疼得哭了出来,可每到庙裏,却没露出半点不悦,还是尽心服侍着他。

       

        偶有空閑,就俯在他身边,专注的盯着他看。在王陵地宫中欣赏时,那壹次距离尚远,多是从侧面观察,全没如今般过瘾,又觉即使是面对着面,他长相中阴冷俊俏却不稍减。有时春心蕩漾,轻轻擡手抚摸他脸,怕他知觉,多是轻触后立即缩回。她还不知那些个为她所嫉的江湖女子中,能与他如此亲近的,除了洛瑾,就只有自己壹人了。

       

        似此过得几天,迎来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天幕黑沈如墨,当中却隐隐有壹片苍白,半空中的焦雷壹个接着壹个炸响,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程嘉璇对雷声并不畏惧,只是听得心烦意乱。走上前将庙门关上,又回到坐卧的蒲草堆中,靠墻坐了壹会儿。这段时日,她合眼时间相加也超不过壹个时辰,连日的困倦累积袭上,眼皮越来越沈,慢慢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江冽尘究竟内功根基深厚,此番受到如此重创,还是从鬼门关口捡回了壹条性命。多日安眠,真气在体内自行调节,纳入经脉,涌动倒不如前几日那般兇险。又经几个大夫包扎止血,服过按方子调配而成的药丸,果然是壹天比壹天大好。

       

        这晚不知是真元归位,还是给雷声吵醒,竟就奇迹般的恢复了知觉,慢慢坐起,环眼四周,见四壁破落,地上只铺着几块破烂稻草。墻上有几个洞眼,壹阵阵狂风从此处漏入,雨点经崩弹反溅,有不少打在脸上,身上,实是烦厌。

       

        前人用以修堵的布条也早被风吹开,只剩壹角还钉得牢固,另半边就不住飘蕩。眼前所见,都说明这是个极破败陈旧的所在,与祭影教密室中那般森严的高贵有天壤之别。

       

        又记起祭影教已然覆灭,自己遭正派中人围攻,连最后的武器还不及用上,就已受重伤昏迷。之后的情形,就壹概不知。喃喃道:“我……我怎麽没死?”

       

        程嘉璇睡觉原是极轻,壹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更何况这回心裏还担着事,迷糊中听到声响,立刻坐了起来,揉揉眼睛,见江冽尘也已坐起,喜道:“妳醒啦?”高兴得立时扑上前去。

       

        江冽尘思绪还沈浸在几日前那壹场血战中,四面八方都是敌人,每壹人都是挥舞着兵器要来取自己性命,忽见壹个陌生少女扑了上来,他自忖是从没见过她,也不知她身份来历,下意识是想抵御。但全身酸软,每挪壹下手足都牵动伤口,剧痛难忍,力道半点也无,给她扑近身,竟也是无计可施。又觉她身子软软的,显得十分乖巧,不似有甚恶意,但也不能轻易料定。

       

        此时程嘉璇已除下面纱,抱着他胳膊,江冽尘虽知她此举并非擒拿壹路,但总是不惯有人碰触,厌烦的将手臂抽了出来,又感胸口壹痛。

       

        程嘉璇却似并未留意到他排斥,只是兴高采烈的道:“妳醒转来啦?太好了,我可真怕妳……壹直睡下去,再也不会醒了。”

       

        江冽尘心道:“这怕什麽?难道怕我死了?这女人好生奇怪,现今江湖之中,哪个不是巴望着我尽早断气,她倒会为我没死而开心?玩什麽花样?”试探道:“这是哪裏?我……怎会在这儿?”

       

        程嘉璇自见他第壹面起,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跟自己说壹句话,此时在狭小空间中,两人独处,那他是再不能忽视自己了,简直欢喜得如欲晕去,又想放声尖叫,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极致的激动情绪,壹本正经地回答道:“是荒山上壹座废弃的小庙。是我……”

       

        她本想说“是我救了妳”,但想这话难免有施恩之嫌,倒像是提醒他回报,硬生生地将话剎住,咽下,改口道:“妳放心,这裏很荒僻,妳的仇家找不到这裏来的。妳尽可安心养伤,不必顾虑。”

       

        江冽尘自语道:“我的仇家……哼……嗯……他们绝不会放过我,现今定是满江湖的追杀……呵,原先只道必死,竟还能有此侥幸,是天不亡我……壹切霸业,天道注定归我所得……”转视着程嘉璇道:“救我的是妳?”

       

        程嘉璇忙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也谈不上什麽救命恩人,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江冽尘直接打断道:“妳家主人是哪壹位?”他既不识得这少女,料想她必是听命行事。壹边猜想是谁会救自己,打的又是什麽鬼主意。

  • 名称:罗曼史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1: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