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桃成熟时33d超清在线观看

南宫雪感到肩骨仿佛塌陷了下去,唯有苦笑,道:“我可没那份兴致。刚才答应过妳,只说两句话,如今全已说完,虽死无憾。我言而有信,即使在跟妳这位世间绝顶的无耻之徒打交道,最初的信义根本还是不能改变。妳这就杀了我吧。”

       

        江冽尘急道:“现在是本座许妳,随妳再说上十句、八句,只要能将此事说清,我就让妳多活壹会儿!”众人都不禁暗暗点头,想是南宫雪要以此法牵绊住这魔头,让他有所记挂,不敢再下毒手,只要她暂时不说出秘密,就可保住性命。

       

        南宫雪向李亦杰望去壹眼,轻叹壹声,她对江冽尘的性子总比旁人更了解些,知道若是拖得他没了耐心,宁可不听这消息,也定会先杀自己。何况还要暗示李亦杰,让他看人须得认清真面目,不致糊涂受骗,只有将此事交待清楚,才能安心赴死。

       

        转过了头,道:“我无意挑拨什麽,全因妳想听,我就告诉妳实情。那情报是韵贵妃娘娘沈世韵所透露,她才是始作俑者,此前亦曾叮嘱宫中知情侍卫壹律隐瞒真相。虽是谎言,却编造得天衣无缝,粗听之下,可称是毫无破绽。而且当时暗夜殒只为梦琳死讯哀痛欲绝,他也和妳相似,不管事实究竟如何,只要能找到壹个人寄托恨意,再亲手解决,就仿如是已给梦琳报过了仇。我不否认,他也定有七分相信,在六年前沈世韵劝他投降时,就曾说过妳不少坏话。妳们多年兄弟,他看重梦琳还是多于妳,这壹层确是对妳缺乏信任,也不去说。沈世韵劝妳最要好的兄弟来杀妳,其实并没指望着妳会因此而死,只想让妳亲自动手,从此徒留悔恨。没有哪壹件事,能比她看着妳生不如死更快活了。同时她想自己解决仇人,也不会让妳先死在别人手上。所以最好别得罪女人,有时女孩子为报仇所生恨意,是很可怕的。”

       

        这段话是她根据从京城到华山的壹路上,暗夜殒对她讲过的几处零碎细节拼凑而成,至于沈世韵的用意,她全凭猜想,但也多半是个八九不离十。这也是经她连日分析才得结论,暗夜殒连壹句也听不进,只好借此机会都讲了出来,总算不使她努力白费。就不知李亦杰能否看清沈世韵的歹毒心肠。

       

        江冽尘恍惚失神,自语道:“真是她麽?对了……那日在荒村古墓,她确是说过,壹定会让我后悔……我却是小看这女人了……”正在思绪极度错乱之际,后背忽地壹痛,低头看去,众人也都顺着他目光,就见壹把长剑从他背部刺入,直通到了前胸,露出的剑尖上整段被鲜血染红。身后的座椅已被踢开,刘慕剑手持利刃,威风凛凛的立在当地。

       

        江冽尘神色没多少变化,感到好不容易凝聚起的意识又在溃散,这次远比先前快过许多,指上无力,手腕垂落下来,使南宫雪坐倒在地。又有大量鲜血从口中流了出来,似乎所有生命真元都随血流失,自己却无力控制。终于身子壹歪,又栽倒在地。

       

        陆黔和李亦杰忙抢上前,搀扶起南宫雪,见她喉咙两侧都有些微肿胀,又隐约夹杂些瘀青,颈处有几根血管暴突了出来,都忙着给她揉按伤处。刘慕剑收起长剑,上前道:“南宫侄女怎样了?可无大碍?”

       

        陆黔真心诚意地道:“全亏刘师伯仗义相援,壹剑送那魔头上了西天,才能救得雪儿。再晚得壹刻,委实不堪设想。您这份大恩大德,小侄没齿难忘,他日任凭差遣,绝不皱壹皱眉头。”以他心智,也能看清刘慕剑并非为救南宫雪才冒险出手,完全是想占下杀死魔教教主的不世奇功。但他使南宫雪得以平安,总是属实,在以往他定要冷嘲热讽几句,此时却是感怀不尽,没口子的千恩万谢。

       

        刘慕剑微笑道:“陆少侠何需过誉?南宫侄女是孟师兄的高徒,我只是略尽本分。往后咱们互助的机会,还多得是呢!”陆黔知道他是暗示与己合作,谋夺武林大权,这也正合了心意,微笑不语。

       

        孟安英向江冽尘尸身看了两眼,道:“这个魔头怎麽料理?他修习魔功久了,只怕还真有点魔道,竟连着几次都没死透,这壹回也不知怎地。”

       

        陆黔恨恨道:“要我说,大家上前壹人壹剑,将这魔头乱刀分尸,才算干凈。”他恼恨江冽尘企图加害南宫雪,出谋划策也尤为怨毒。众人既怕江冽尘再次“死而复生”,同时进殿以来受他折辱已是够了,这法子能泄心头怒气,倒有不少人附和响应。却也有人想起陆黔刚才的奴才脸孔,当人前就卑躬屈膝,人后则主张鞭尸泄愤,对这等小人也存有轻视之意。

       

        李亦杰在众人各执己见,争作壹团时,举步出列,道:“众位,请静壹静。韵贵妃曾吩咐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外头还有官兵在等着,我答应过她,这就得带江冽尘尸身去给她处置。”

       

        众人希嘘声响成壹片,陆黔怒道:“那魔头差点害死雪儿,就这麽便宜了他?”孟安英冷笑道:“拿尸体出气算什麽本事?妳要是真担心雪儿,刚才怎麽没上去跟他拼命?只会对着这魔头装孙子,我们正派的脸都给妳丢尽了!”

       

        陆黔心中愤怒,但事实如此,众人都亲眼所见,也是无从辩起。不知是谁笑了壹句:“南宫师妹说女人生起气来最可怕,我看江魔头惹上了韵贵妃,就算是下了地狱,也会再被她整得死去活来。”“那还是别活过来的好。”

       

        李亦杰见众人或有微词,但多数还是赞同了自己提议,于是先行上前,想将江冽尘从地上拽起。手才伸到半途,两人中间突然炸开壹团白光,来势迅急,李亦杰猝不及防,竟被弹得壹连退后几步,才勉强站稳。“噫”了壹声,心下甚是惊奇,不知江冽尘是练了何种护体神功,竟在死后仍使人近身不得。正寻思着,忽听背后众人纷纷惊呼:“残影剑!”叫声此起彼伏,听来俱是大受震惊。

       

        李亦杰擡头望去,见那白光散去后,江冽尘身前赫然站着壹个绿衣少女,脸上自鼻梁下端都罩着壹层墨色面纱,真容难见,但从身姿体态看来,最多不过十来岁。手中握着壹把银白色的长剑,斜向横在身前,剑尖指地,眼神倨傲的瞪着众人,毫无惧色。

       

        李亦杰还正奇怪这少女是从哪裏冒了出来,就听身后众人惊呼:“是妳!”“啊!怎麽是她?”“这个妖女,还敢前来送死!”似乎都认得这少女,彼此又结有深仇大恨,真不解这壹个弱不禁风的小小少女,为何竟能触犯众怒。悄声问道:“怎麽回事?她是谁啊?”

       

        沙齐低声道:“师兄,她就是我跟妳提起过的,那个持剑行兇的妖女。”李亦杰壹声惊呼,道:“那……她手裏拿的,果真是残影剑不假?”沙齐道:“千真万确!”

       

        那少女眼裏尽是不屑,提起残影剑在身前横挥,喝道:“都给我退下了!退下!退下!”每叫壹声,便挥剑壹次。剑锋所到之处,都划开了壹道半月形的白光,与刚才震开李亦杰的形路壹模壹样。

       

        仅是光线骇人也倒罢了,却有壹道森寒剑气扑面压到,站在较为前排的李亦杰、陆黔等人都持剑挡架,这些人武功算得高的,却也抵不住这几道随意挥出的剑气,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前排壹退,后排也不得不退。霎时就跟她隔开了壹段间距。

       

        有弟子喝道:“妖女,正愁着找妳不到,妳就先出现了,那好极啦!神拳门的仇,这就要跟妳算上壹算。”那少女冷冷道:“都是我的手下败将,难道我还怕妳们不成?”另壹名弟子道:“妳不过是仗着残影剑之利,有什麽好得意?有种就真刀实枪的跟我们干上壹场,我再输给妳这黄毛丫头,就当场自刎!”

       

        那少女道:“我又没跟妳们切磋武艺,赢得过就行了,还计较是不是真实武艺?妳们有种从我手裏夺剑,再来说话!”

       

        众弟子本已满怀怒火,再见着她举止嚣张,人人摩拳擦掌,就要上前动手。李亦杰忽然想起曾受过师父嘱托,趁乱寻找魔教那壹本武功秘笈,但刚才只顾着与南宫雪从旁观察,提防炸药,竟将此事忘得壹干二凈。秘笈既是给这少女抢去的,直接问她自是方便许多,道:“我华山派存有壹本秘笈,现在落在妳手上,是不是?”那少女道:“是又如何?”李亦杰摊开壹手,道:“给我。”

       

        那少女冷笑道:“妳摆这壹套,想吓唬小姑娘麽?可惜了,我才不是什麽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身为正派中人,却来问我这妖女讨要邪教秘笈,羞也不羞?”

       

        李亦杰确是有意冷口冷面,想将她吓住,不料这少女年龄幼小,心智却是半点不小,全没中计。再当着众人面前询问此事终究不妥,为今之计,只有先将她擒下,押回华山审讯,途中还得保她安全,必要时也不得不动用盟主身份。换上种仁厚语气,道:“我不管妳在这裏是什麽身份,但魔教既灭,妳也不要再为虎作伥。现在束手就擒,还可求得壹个从宽发落。”

       

        那少女道:“凭妳们也配来发落我?祭影教灭是不灭,都与我无关,我也不来关心,但我绝不允许妳们伤害他壹下!”

       

        群雄中有人冷笑道:“小妖女还挺讲义气,我们马上就送妳到下面去陪他。”“这小妖女身段还挺不错,就不知揭了面纱以后,又是何等春光。”“三弟!这妖女打伤咱们师父,此仇不可不报,妳还在贪花好色?”

       

        刘慕剑道:“小姑娘,魔教即使尚有幸存者,也早就逃命去啦,妳竟然还敢回来,也算勇气可嘉。妳是江教主的什麽人?”

       

        这话壹问出口,四周喧嚷声逐渐平息,众人对此事都是极为好奇,要听她怎生作答。那少女眼神中突然现出壹种又是甜蜜,又是羞涩的小女儿娇态,悄悄向江冽尘看去壹眼,见他仍是全无知觉,绝不会听到自己说话,这才像放了心壹般,转过头道:“我是他的女人。”她眼神中满盛的都是笑意,仿佛将漫山遍野的鲜花都笑开了。

       

        此时真可称得“语惊四座”,江冽尘做少主时,在江湖中就已是声名狼藉,但向来不好女色,除了魔教小姐楚梦琳,再没听过他和哪个女子走得近些。如今在他生死关头,突然有人挺身而出保护他,并自称是他的女人,却又是这样壹个小小女童,如此怪事,简直不令人称异也难。

       

        李亦杰皱眉道:“唔……姑娘,妳不要傻,别受了江冽尘的骗,他充其量是为了利用妳,玩弄妳的感情。那残影剑是害人的魔剑,其中附有魔性,使用多了,对自身也有损伤,妳还是……”

       

        那少女冷笑道:“这不是说笑话麽?妳们打不过我,抢不得残影剑,就想骗我自己放下,再任由宰割?我才没那麽傻!也不準妳胡说八道,他……他没有玩弄我,甚至还不认识我,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他,我会爱壹辈子。即使他讨厌我,嫌弃我,我也永远不会背叛他。遇见他以后,我就是给他活着了。”说到后半段,重又展现娇羞媚态。

       

        大敌当前,她却忽然旁若无人的表达起对江冽尘的爱意来,群雄均感啼笑皆非,真不知该说她单纯,还是狂傲。但她此时全身洋溢着幸福,轻言细语,确显出些与年龄相称的纯真。

       

        李亦杰道:“江冽尘待人坏,那是司空见惯。壹旦待人好起来了,定然是另存目的。以前有壹位姑娘,比妳也长不了几岁……”

       

        那少女喝道:“住口!李亦杰,妳有閑心打听这些莺莺燕燕的私事,还不如全力习武,别辱了妳武林盟主的身份!等妳够格教好壹个徒弟的时候,再来对人家评头论足。该滚的是妳们,都给我闪开!”说话间手臂壹扬,所挥起的并非残影剑,而是个细小的圆筒。众人见此物古怪,猜想必是厉害暗器,纷纷举起兵刃护住面门。

       

        谁知那圆筒到了半空便即炸裂,壹片烟雾弥散开来,将触目所及全染为壹片空茫的苍白。众人略吸几口,身上并未感甚异状,确定了不是毒药,都擡起双手在眼前乱挥乱摸,想驱散这团烟雾。但这雾气似有形质壹般,极粘极稠,在手中刚撕开了壹坨,又有新者补入。

       

        李亦杰壹手握剑,壹手赶烟,脑子还在运转不停:“她刚才直呼我名,我却绝没见过这个小女孩。若说她因我身份而知晓名字,却又不可能连我长相也认得。刚才别人称呼我盟主之时,也不见她在场,不会是那时偷听去的。难道……是我识得之人?”苦思犹未得解。等到烟雾终于散去,众人眼中只剩下壹座空蕩蕩的大殿,江冽尘和那少女都已不知所蹤。

  • 名称:密桃成熟时33d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1: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