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井芽衣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又走了壹段路,空间益发开阔。前方再次出现壹扇拱门,壹具高大支架横在正中,洞顶垂下大片密密麻麻悬挂的丝线,其上攀着壹只只小爪子,远看极像蝙蝠的脚爪,四角皆然。虽还仅是攀俯不动,看来还是十分骇人。南宫雪胃裏壹阵翻腾,拉过李亦杰的衣袖遮住眼睛。李亦杰看了也是阵阵恶心,皱眉道:“这次又是什麽机关?”

       

        暗夜殒道:“考较準头。否则任凭妳武功再高,敌人躲闪敏捷,妳始终刺他不中,也是无用。”李亦杰心想既已称得武功极高,又怎会总刺不中。瞧这情形,倒该用“漫天花雨”手法击挡暗器,他不想风头全给暗夜殒壹人占去,道:“这回换我试试。”长剑横至身前,慢慢拔出,欲令剑光在出鞘时充分外泄。

       

        暗夜殒在他剑柄上壹按,道:“妳没经过特训,头壹次办不到的。那些暗器但凡漏脱壹枚,就算失败。”那长剑给他壹弹,立即缩回鞘中,这是当众削了他的面子,李亦杰面有愠色,道:“失败了便怎样?”暗夜殒冷冷道:“挑战教主者,但尝壹败,按律该当处死。”李亦杰心裏壹紧,南宫雪已劝道:“师兄,这次就算了,以后妳再想挑战,还怕没机会麽?”

       

        李亦杰本意是在众下属面前长脸,要南宫雪刮目相看也是首要原因。她既兴致不高,若再坚持也是全无意义,叹道:“好,暗夜殒,我原是不想欠妳人情,现在就再麻烦妳壹次了,来日再当报答。”

       

        暗夜殒道:“不必。”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刚踏上壹片阴影区域,伏定的爪子瞬间都如被注入生命壹般,就似活了转来,伴随着壹声阴枭夜啼似的怪叫,从四面八方向他扑下。暗夜殒镇定如恒,身形迅速旋转,折扇连挥,旁人眼中只见壹团光影,那些暗器凡是沾到光幕边缘,大张的利爪立时萎缩,成了片状似碎布的枯叶,坠至地面,无声无息。

       

        暗夜殒旋身出招,反复不停,动作竟丝毫不见中断,倒似永无力竭之时。历来高手过招,若是双方势均力敌,时辰壹长,也多会因体力不支而渐落下风,不知他是弄了什麽巧法,或是魔教专有此道邪术。

       

        李亦杰凝神看着,单只说如此速度,这等森寒剑气,即是自己武功鼎盛时期,也难以望其项背,这壹点倒不得不服。南宫雪赞道:“好厉害。”李亦杰哼了壹声,随即又觉自己太过小器,武艺不及,或是不如他卖力,这是壹板壹眼的实诚事,再要不服可实是心眼狭小。正想解释几句,南宫雪身子轻轻偎在他肩上,双手环住他壹条胳膊,仰起头望着他的侧脸,道:“师兄……江冽尘的事,妳到底打算怎麽办?”

       

        李亦杰见两人忽然形成亲密姿势,这便是真正的夫妻在人前也不敢如此大胆,总觉不妥。但想她实在怕得厉害,独自承受这份压力已久,情难自已,也不忍心推开她。至于旁人,能到此处的想来都是武功有些造诣的名家,对武功兴趣远高出偷看小情人亲热,正全神贯注的盯着暗夜殒卖弄,没閑心理会他俩缠绵。

       

        同时李亦杰对南宫雪虽未升至情爱,却并非全无感情,给她抱着也觉十分舒服。壹边轻轻的抚着她长发,用这时间在脑中寻思,道:“别担心,我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留给他们决战的机会。我会在边上盯着,如有异状,当即出手阻止,绝不能让这魔宫成了咱们武林正派的葬身之地。”南宫雪轻声道:“嗯,我相信妳。”

       

        暗夜殒身手果是快捷,没多耽搁就将脚爪暗器彻底破除,壹扇挥出,将聚在壹处的两爪正心通透,壹齐击成粉末,漫天飘洒,作为全套动作的精彩收尾。随即拱门升起,道路清晰可见。

       

        众人忙都迎了上去,李亦杰心裏明白,这两处机关要不是靠他应对,以自己及在场众人能力,全然无法通过。且不说不知其特殊规矩,就算讲得通透后,再请自己上场,那也还是功力不足。

       

        可他为人豁达时十分豁达,小器时却也能记仇极久,对暗夜殒的成见终是无法释怀,不愿出言夸赞。南宫雪偏去替他称谢,笑道:“多亏妳啦!妳真是帮了我们壹个大忙!”

       

        暗夜殒道:“用不着谢我什麽,我是为尽早闯入密室,才让妳们沾了光。换做是义气援助,我才懒得管。”李亦杰深思道:“妳不是说这些机关只有下壹代教主的继任者才能来试炼麽?看妳的动作却是纯熟得很,难道妳当时也是人选之壹?”

       

        暗夜殒冷笑道:“我倒希望是。不过有先教主的头号宠儿在,我还捞得到什麽?那江魔头大概是出于向我炫耀之意,私下裏带我来到密道,想让我看看他要做的事有多困难,只有他才能办到,再来深化我俩差别。他还将其中规矩,以及如何破解,都详细向我说了,比教徒弟还全面,又给我演示多遍,我很快领悟,就随着他壹起来此练习,那时两人的进境都差不多,也算难得。但总的来说,我这些玩意儿都是偷着练出来的。”

       

        南宫雪道:“偷偷练练已有这般了得,若是先教主当真花心思栽培妳,妳绝不会比江冽尘差多少……”但壹想到他用对方所教手法,攻破其防线,难免有恩将仇报之嫌,可也无从劝说。

       

        壹路上各自沈默,不再交谈。直到再次转了个弯,面前是壹片较为开阔的洼地,矗立着壹扇高门,吸引众人全副视线。那门是以黑耀石所制,观来尽显威严,正中雕刻着壹只欲待腾飞的神龙,金光灿然,微微突起。底下铺设着几级台阶,以碧绿色的晶石造就,显得地位凭空就高出几个层次。后方传来壹片赞叹声,显然猜出此为何地的不仅是李亦杰壹个。

       

        暗夜殒道:“这门背后就是教主的密室了。”他此时神情萧索,最初那壹股狂热气势淡去大半,或许真正直面仇人时,心境反而淡然。

       

        李亦杰想到那位曾做过自己兄弟,却是灭了沈世韵满门的仇人,而今又对正派大下毒手,武林中最顶尖的人物,同时也是最可怖的魔头就已仅剩这壹门之隔,心不可谓不乱,犹豫片刻,说道:“让我先跟他说几句话,我倒要问问他,他在江湖中造成那麽多家破人亡的惨祸,差点害死我师父,心中可有丝毫悔意?”

       

        暗夜殒冷笑道:“有了悔意又怎样,妳便要饶了他麽?”李亦杰在心中也曾多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每次都是因想到师父和沈世韵的仇,而全盘否决,这壹次也不例外,道:“决计不会。可我要在他死前给他清算,他到底犯过了几宗罪孽。”

       

        暗夜殒道:“多此壹举。他壹人之罪,可抵天下恶人所加之罪。”叹了口气又道:“好,妳们先进去吧,我就给他留遗言的时间。但妳也注意紧守时限,别拖过了子时,则事不宜办。”李亦杰道:“我自然知道。再说我跟这魔头,左右也没那许多旧情可叙。”暗夜殒道:“那最好。”向后退了几步,隐没在廊柱投下的巨大暗影中。

       

        李亦杰连做几次深呼吸,几乎将身体内外的气息全都吸吐干凈,才牵着南宫雪的手,跨上台阶。木立在门前的同壹刻,又转过身向同来群雄看去壹眼,众人都是满脸焦急神色,对着大门连打手势,示意他尽速开门。但这些人比划归比划,却没壹个肯上前代劳的,那是要危险全由他盟主承担。

       

        李亦杰深感人情凉薄,摇了摇头,将双手按在大门正中,立时感到壹阵奇寒透骨的凉气沁入体内,触到龙身的拇指处却有些微发热。李亦杰微感诧异,将手掌也挪上龙身,同感温暖。甩了甩头,使杂念尽除,用力向前壹推。

       

        那门还颇为沈重,壹寸寸的缓慢开启,众人透过门缝,只能看到那密室空间极大,有种肃杀之意透出,此外因角度斜错,就再也看不到其他。

       

        李亦杰刚壹将门推开,立刻侧身倚贴墻壁,以防有暗器射出,等了好久却仍是风平浪静。这扇门的确仅是虚掩,而无机关,想是前几轮考验已经足够。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猜想,事实如何仍未可知。

       

        李亦杰见那密室无甚古怪,向身后壹招手,道:“我们走!”当先跨步入内,南宫雪起初虽感害怕,但能紧贴在情郎身侧,再多恐惧也置若等閑。此后也只须留心炸药之事,相信暗夜殒若要引发,首先动作必不寻常,总能看出些端倪,及时阻止即可。

       

        众人跟随着鱼贯而入,来到密室正中。此间并无金碧粉饰,四周仅是暗青色的洞壁,左侧立着壹具高大架台,层层分隔,每壹层都摆满了瓶瓶罐罐,想必是毒药居多。右侧在地面隔起壹圈矮架,陈设着极多兵刃,虽多是叫不出名字的,但从外观壹眼可明,均是些绝世神兵。也不知祭影教各处掳掠,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完备了这壹套收藏。

       

        密室四周点燃着壹圈烛台,布置得灵堂壹般,那火焰有些古怪,不似寻常的金黄色,而是微泛青蓝,有种冷幽幽的诡异。

       

        由烛圈围拢的是壹张座椅,材质是价值不菲的软瞳岫巖碧玉,偏深黑之色,众人仅能见到壹张椅背。隐约似是有人端坐于宝座之上,面貌瞧不真切,但从他所着衣冠看来,位级比先前所见的教徒高出几倍不止。有资格坐在这裏的,定然只有教主壹人了。

       

        壹名点苍派弟子跨出队列,当先喝道:“嘿!妳便是那魔头江冽尘麽?”

       

        椅上那人并未立刻回答,口中发出几声“呵呵呵”的残破笑声,就如寒风吹过漏空的孔洞,听来极是诡异。

       

        那名弟子等得不耐,正想再次发问,就听那人冷冷道:“明知故问。天下间除本座之外,还有谁配坐这位子?妳那后生小子,说话给我留神些,该称本座为七煞圣君大人。”他声音不带半分情感,音调只有平直的壹线,不知何故,当真有种能将万物冻结成冰的森然气势。有些胆小的忍不住都退了几步,躲在年长师兄背后。

       

        那弟子不耐道:“什麽乱七八糟的?魔教教主又有什麽了不起!妳就不想问问,这间密室戒备的铁塔相似,我们又怎能站在此处?”江冽尘道:“那有什麽稀奇。定是我教中出了叛徒,壹路指引。否则以尔等水準,穷此壹生,也休想踏入密室半步。”

  • 名称:泽井芽衣迅雷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0:1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