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绿色椅子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殒忽道:“他是想毛遂自荐。”陆黔壹听大喜,李亦杰虽不能领悟,总算也避免了自己亲口说出的尴尬,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殒大人您实在是聪明,还是您了解我心思。”暗夜殒冷冷道:“蠢货。”这壹句所指也不知是李亦杰还是陆黔。

       

        陆黔干笑道:“盟主,那幽冥门就交给我,我不会让妳失望的。”李亦杰壹时也找不到旁人足以胜任,时限迫近,此时又万万耽搁不得,只好应道:“好吧。”

       

        陆黔满脸掩不住的欣喜,拉过南宫雪手腕,笑道:“雪儿,跟我走吧,我答应过会在妳面前壹展身手,让妳更全面的考虑我。”南宫雪壹怔,被他拖得跌了壹步,道:“我跟着……”

       

        话未说完,李亦杰忽也抓住了她另壹边手腕,道:“雪儿是我的师妹,由我照顾。”南宫雪两只手各被壹人拉着,两道灼人的目光牢牢盯着她,实是尴尬无比。

       

        陆黔冷冰冰的道:“李盟主要亲自攻打寒落门,怎能分心照顾雪儿?她不仅是妳的师妹,也是我的师妹,我来替妳照顾,盟主只管安心退敌即可。”手上壹用力,将南宫雪拉向自己壹边。

       

        李亦杰面不改色,道:“多谢陆贤兄美意,可在下记得,妳也并非无事壹身轻,刚才不正是妳乐颠颠的接下了攻打幽冥门的差事麽?贤兄担子不比我少,不敢另作劳烦。”此时倒似比拼内力,说话时手上加劲,又将南宫雪拉回身边。

       

        陆黔冷哼道:“李亦杰,妳别太独断专权了,咱两个争来争去,都没过问雪儿的意见,就让她自己说说,愿意跟谁在壹起啊?”

       

        南宫雪嗫嚅道:“我……我……”说起真正心思,自当以李亦杰为不二之选。但近日两人争论不断,闹得颇不愉快,彼此少了前时默契,真要独处还真不知如何面对。再者连日受尽嘲讽,微感薄怒,要说是为赌气,倒真想去跟着陆黔。

       

        然而南宫雪总是心软,陆黔虽然缠她得紧,手脚有时又不大规矩,却比师兄更懂得疼惜她,无奈自己对他实无男女之爱,至多也只能是做壹对好朋友,假如要利用时就抓他来当挡箭牌,用完了再壹脚踢开,这种事她还是做不出的。此情此景,怎样回答都是不妥,壹时沈默难言。

       

        暗夜殒冷眼旁观,说道:“呵,南宫雪,恭喜妳了。”南宫雪道:“妳恭喜我什麽?”听他说话固是没头没脑,得以解开两难僵局,却是十分高兴。暗夜殒道:“恭喜妳现在这等抢手啊。”南宫雪鼻中壹酸,不知怎地,听得他冷嘲热讽,登时掠过壹阵揪心苦涩,眼眶瞬间充泪。

       

        李亦杰壹听他说话,火气就压不住,怒道:“怎麽,妳也想来插壹脚?”暗夜殒冷哼壹声,忽然壹掠上前,两记手刀在李亦杰和陆黔手背上各击壹掌,将南宫雪拽到壹边。李亦杰大怒,还没等他开口,暗夜殒先劈头盖脸的朝着两人痛骂:“都是饭桶,为壹个女人瞎争什麽?此事拖延不得,壹旦让江魔头野心得逞,妳们这群蠢材就都等着死去吧!”

       

        陆黔壹路上听他说得严重,心下却实不以为然,笑道:“江教主再怎麽厉害,也不过是个凡人,他想超越神魔,最多是个不切实际的奢望。古往今来修道炼丹者,也有不少渴望长生不老,最终却又如何?倘若真有如此神奇,传下这本七煞诀的前辈,自己怎麽又没飞升?神要真有那麽容易当,也就不值壹提了。咱们都知道,修炼内功之际,最重要的就是晋界关头,或许江教主不堪如此强盛之力,自己就先死了,那不是省了我们动手?所以我说啊,还是晚到些的好,高兴起来,还可以鞭尸泄愤。”

       

        暗夜殒冷冷道:“连万分之壹的变故都绝不能有,生死大事岂可置若等閑!江魔头行止哪次给人料準过了,他精心筹划多年,不惜害死梦琳,就不会去押壹个必输之赌。真说有凡人能化身神魔,我只信他有这本事。”

       

        南宫雪道:“就算是壹对有情人要白头偕老,这当中还须得讲究‘缘’‘份’二字。梦琳的事,妳不要太放在心上……”她直到此时,还在指望着以言语化解他心中戾气。暗夜殒冷笑道:“是啊!何况我俩连两情相悦都还做不到,我算什麽东西,有何资格为她主持公道,妳是不是想借机嘲笑我?”

       

        陆黔道:“雪儿……”眼前情欲为轻,更要紧的却是不想输了与李亦杰对峙。程嘉华看得有趣,抱着将壹潭池水搅得更浑些的心态走上前,笑道:“贤弟,妳就安心去吧,我来替妳照顾弟妹,不会让她给人占了便宜的。”

       

        陆黔弯起手指,在他肩上弹了个暴栗,气笑道:“怎麽说话的,倒像是我快死之时,匆匆托孤?”但想时间紧迫,与其让雪儿跟李亦杰在壹起,倒不如让她跟这诡计多端的小东西在壹起。敛去怒容,道:“好,那妳可给我好生照看着,要盯紧了些,雪儿宝贝少了壹根头发,我就唯妳是问。”程嘉华笑道:“我怎数得清她有几根头发?”

       

        陆黔转过身道:“李亦杰,咱们是不能比杀敌数目了,那不如就比速度怎样?”李亦杰向来好胜,哪肯输了给他,豪气沖天,当场答应道:“好!”

       

        陆黔笑道:“多谢李盟主慷慨。空口无凭,来,咱们击掌为誓。”李亦杰暗想反正自己行得端正,答应便答应,立誓便立誓,总是于心不虚,当场伸手与他击掌。按理是共击三掌,二击过后,陆黔忽然语速极快的说道:“谁要是赢了,谁就娶雪儿做老婆,输了的再不準见她面。”

       

        李亦杰乍听之后,过得片刻才领悟出他话意。与他分个高下是不介意,但拿南宫雪作赌注,却也太过卑鄙,忙叫:“这壹句不算!”还没等开口,陆黔已是“嗖”的壹声,蹿得不见了蹤影。李亦杰怒道:“恁的奸猾!”寒落门已有各派弟子抢入攻打,正準备去支援,壹见南宫雪和暗夜殒单独站在壹旁,顿时怒气攻心,回身道:“暗夜殒,妳就打算什麽事都不做,只是站在壹边看热闹?好清閑啊!”

       

        南宫雪听他语气不善,讶道:“师兄!”李亦杰壹个眼神扫过去,意说“妳别管!”

       

        暗夜殒冷冷道:“跳梁小丑杀鸡宰猴,有什麽热闹好看?”这句话是同时对两方极尽蔑视。李亦杰怒道:“好大架子……”

       

        又是孟安英打圆场,道:“亦杰,人家殒堂主可是待会儿要跟江大魔头血战三百回合的人物,保存体力要紧,妳就多让着他些。”这话看似劝解,其中却暗藏讥讽,暗夜殒也不说破,脸上不屑的冷笑依然如故。

       

        李亦杰道:“那是他乐意逞强,主动提出要跟江魔头单打独斗,现在倒来担心打不过,怨得了谁?他说过不要别人帮忙……”暗夜殒道:“不错,他是我的,妳们只配跟那些低等弟子磨牙。”

       

        李亦杰怒得又想伸手去捋袖管,南宫雪轻轻拉了拉他胳膊,劝道:“师兄……”李亦杰怒道:“怎麽,妳又想回护他?”南宫雪在李亦杰目光中只看到壹股浓浓的轻蔑,心脏如同被拧成壹团似的疼。避开他视线,道:“我只是想提醒妳,妳再跟……他……吵嘴,陆黔也要赢过妳了。”

       

        李亦杰如梦初醒,重重壹敲脑门道:“啊呀,我可当真糊涂,忘了这茬儿了。雪儿,妳放心,那个赌约,做不得準的!”说完长剑出鞘,奔行入殿。

       

        南宫雪深知师兄心思,他确是想赢过陆黔,得胜后却也不愿娶她,因此才要千方百计否认赌约。心中柔肠百结,望了望师兄,又望向暗夜殒与程嘉华,最后向孟安英道:“师父,对不起……”孟安英正眼也不向她瞧,只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暗夜殒。南宫雪没法,心壹横,也跟着沖进了寒落门。

       

        李亦杰壹跨进门框,看到两侧各站着壹排祭影教徒,好在壹目了然,人数还不算很多,壹见他进来,应变也是极快,立刻分别散开,结成阵形。共分为前后两排,各以当中壹处为轴心,向两侧分别倾斜,前排微凹,后排微凸。

       

        那阵法古怪,李亦杰见所未见,不知其威力如何,仅能判断的就是如若长驱直入,两翼就可趁机收拢,最终结为圈环,将他困在其中,必成合围之势。若是单打独斗,往往以武功高低,胜负立分,但对方壹旦结阵,就成了互补的有利形势,守阵者可全力发动攻击,自身弱点均可有旁人代为掩护。

       

        李亦杰正踌躇间,南宫雪已看出敌阵破绽,道:“师兄,这阵法是要将我们诱入战团,到时左支右绌,处处为人所制,就算能勉强护住要害,也必是防守多而进攻少,拖得久了体力不支,那就败了。而且这阵法排布扭曲,变换方位也是易事。”李亦杰动的隐约也是这几个念头,听南宫雪说了,才敢断定,道:“那……有何破法?”

       

        南宫雪与他并肩而立,低声道:“妳从左侧进攻,我攻右侧,首先就要抢插当中空隙,此后以原地为据点,始终与对方面对面的战斗,来两个杀壹双,总有尽时。”李亦杰嗯了壹声,长剑在身前虚晃壹劈,在任何人都以为他要直攻当中时,身子陡然壹扭,闪至左首。这壹下出其不意,自是大为有利。

       

        面前两人使的是壹根短棒,分向他双肩砸到。李亦杰上身稍向侧仰,脚底不动,剑锋自下挑上,抵住短棒,发力震出。那两人还了壹招,却不趁势紧攻。李亦杰心念壹动,又拆几式,更肯定了这群人是有意放水,上手便使短棒,自也是为免伤人。

       

        众教徒只装模作样的与他兵器相碰,目的只在于造声势,而不在取胜。李亦杰心存仁义,见对方未出全力,杀了他们也显不出真本事,于是倒转过剑柄,找準破绽进攻,撞中几人穴道,“点到为止”,没壹会儿就点倒了壹片,这也是避免让他们事后为难。南宫雪同他壹般的心思,对敌人没下杀手,只壹概击晕。不多久身边就躺得满了,两人也在正中会合。

       

        各派弟子中,跟随李亦杰攻寒落门的人数最多,此处已有不少敌人都给他们先料理了,两人可说只是来收了个尾。

  • 名称:韩国电影绿色椅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7: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