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妻之寂寞难奈超清在线观看

陆黔刚壹到场,就给梁越与孟安英的事绊住了,没得閑去寻找程嘉华,这壹回他先出声说话,恰好合了自己胃口,冷笑道:“好哇,妳这小混蛋原来躲在这裏,先前跑得可比兔子还快。妳敢背叛本大王,把我们的山寨拱手出卖给敌人,别以为那口气我就这麽咽下了,现在还敢公开跟我叫板?倒让在场的各位都来评评道理,他私通外敌,陷落自家山门,是不是该算做欺师灭祖的重罪?各门各派,哪壹户出了这种狗崽子,是不是都该重重惩处?”

       

        众人听得暗暗点头,苦战不敌还不打紧,而投敌的叛徒,通常最是让人瞧不起。程嘉华道:“妳青天寨是个土匪窟,我壹时误入歧途,事后悔改,有何不对?众位既是当世英雄,想来不会与这姓陆的匪首同流合汙。”

       

        众人壹开始对程嘉华并未留心,等到陆黔对他严厉责骂,才好奇这年轻人如何惹上了那般兇神恶煞,却也多是抱了些看热闹之心。再听他开口辩白,言谈不俗,气质高傲,倒还颇有大户子弟风範,对这位俊俏的独臂青年才多了些关注。有人道:“没错,改邪归正有何不对?”“正派邪教,两方齐可壹概而论?”“小兄弟,妳不用害怕,此事错不在妳,他要是敢追杀妳,大家都给妳主持公道。”

       

        陆黔快气炸了肺,没想好壹番精心布置,花下大力才赢来的声望竟就轻易给程嘉华毁了,恨不得当场扑过去掐死他。

       

        程嘉华不冷不热的道:“陆先寨主,妳刚到的时候,那些大义凛然的话说得可真好,比寻常人唱的还动听些,我劝妳别在江湖中混了,改行去做个卖唱的,也能养活自己。”这话顿时引来壹波哄堂大笑。

       

        陆黔怒道:“小畜生,妳这只知仰人鼻息生存的墻头草!得意个什麽劲儿?武功壹塌糊涂,真说妳是我弟子,我还觉得丢脸。我陆黔每走壹步,靠的至少都是自己的实力,妳算什麽?妳敢过来麽?”

       

        程嘉华冷笑道:“哼,我又不想立牌坊,用了些手段却又怎地?最起码我不会遮遮掩掩。梁掌门是怎麽受的伤,妳别以为我壹次都不在场,我亲眼看妳壹刀壹刀,切豆腐壹样的剁下去……”陆黔心裏壹跳,强装镇定道:“血口喷人!妳有证据麽?说!说啊!”

       

        暗夜殒忽道:“住口!这裏没有妳说话的资格!我徒弟就算说错了话,也轮不到妳来给他纠正。”陆黔对暗夜殒究竟还是怕得厉害,不敢再说。众人听到残煞星亲口称程嘉华是他的徒弟,也都甚是诧异。

       

        暗夜殒道:“没有异议的话,那麽现在就开始了。”说罢做个手势,程嘉华走到厅角,拉动壹根垂下的线头,“哗啦”壹声,壹幅巨大的图纸纵向展开,贴在了厅壁上。众人见那画的仿佛壹座宫殿中情形,许多道路纵横交错,壹个岔路不同,终点就是千差万别,复杂无比,图上又有些虚线,与实线条相互混杂,还有些道路处用各种颜色、记号做了些标识,初看只觉震撼。

       

        暗夜殒不顾场上惊叹声四起,淡淡道:“这是祭影教总舵内部构造的地形图,妳们都认真去看仔细了,最好是闭着眼睛也能在裏边完整的走壹圈,才算够格。”

       

        壹名弟子笑道:“花那个冤枉力气干麽?我们跟着妳走就是了,妳走到东我们跟到东,走到西我们跟到西,去他的几个拐弯!边上有什麽机关,妳及时说壹声,不就成了?”

       

        暗夜殒怒道:“该死的东西,当我是妳家仆人?再说妳们几千人壹窝蜂的涌进去,我也没耐心逐壹盯牢。”李亦杰皱眉道:“总舵裏都有些什麽机关,妳先讲解清楚,也免得到时措手不及。”

       

        暗夜殒冷哼壹声,提起折扇,扇柄在图中各处圈圈点点,停在壹条狭窄的甬道处。路面画了些圆圈,各自打了个叉。暗夜殒道:“这些都是分布位置,自己记熟。实地上相同方位漆着绘成梅花的图案,脚下壹个不慎踩中了,各气孔中立时释放出强劲毒气。这甬道狭窄,四壁密不透风,毒气壹旦吸入肺腑,必死无疑,死前也要忍受极端痛苦。”

       

        壹人笑道:“那不是废话麽?既然梅花图案不能踩,我们也不是瞎子,看到以后,不去踩不就是了?”暗夜殒冷冷道:“妳说话注意点。以为祭影教是什麽地方?就算妳本来不瞎,它也有办法令妳目不能视。我事先说清楚,这条甬道完全是漆黑壹片,透不进半点光亮,妳想以视觉分辨图案,却是枉然,那设计者也不比妳笨。”

       

        另壹人笑道:“外部是壹片漆黑,咱们却要火折是干什麽来着?点壹盏油灯照明,不就是了?”暗夜殒冷冷道:“什麽都不懂,就别胡乱插话。那洞壁是以特殊材质所建,如若感应周边热量超过寻常体温,四壁即会同时加热,那壹条小道也就成了个天然蒸炉,如果妳觉得自己被烤熟以后,尚可割肉充饑,那我也不拦着妳。”

       

        壹人“哈”的壹声笑了出来,音调甚是怪异,听来就是有意嘲讽,接着说道:“那要是有人害了病,发烧时超过正常体温,那要怎麽办?难道还不能进了?”暗夜殒冷冷道:“硬要进也可以,妳先壹刀砍了他,尸体是没有温度的。”他这话虽似玩笑,却没壹人笑得出来。

       

        此时众人也都听出,那几个先后问话之人都是壹条道上的,出言仅为挑衅,却不是诚心发问。

       

        程嘉华火气忍不下去,几步上前,扬手比个大致方向,喝道:“那边几个,是华山派的麽?别仗着武林盟主师出华山,就自诩优越!胡说八道什麽?知道自己脑袋笨,也该懂得藏拙,实在没种的就乖乖留下等门。没规没矩的,是李盟主还是妳们孟掌门带的头、撑的腰啊?”

       

        华山派壹众弟子素来与李亦杰交好,见他对暗夜殒极其憎恨,为帮师兄出气,也是有意的找些麻烦。听了程嘉华喝骂,心下均想:“这小子算什麽东西,凭什麽来给暗夜殒出头?”还有的想:“怪不得那陆黔恨他入骨,狗仗人势,也真是讨人厌。”

       

        暗夜殒道:“行了嘉华,跟他们费什麽口舌,华山派本来就是壹群没种的蠢货,只会在背后乱嚼舌根。”李亦杰怒道:“妳乱讲什麽?谁说他们就是成心捣乱?也该怪妳自己没把话讲讲清楚……”暗夜殒擡高声音道:“薛堂主,妳说回总舵游说教众归降,此事料理得如何了?”却是完全将李亦杰视若无物。

       

        薛堂主跨出壹步,微笑道:“回殒堂主的话,属下如无七成把握,也不敢揽下这桩任务……”暗夜殒壹摆手道:“七成不够,剿灭祭影教是何等的大事,任何壹个环节,壹丝壹毫都不能出了差错。成就大业须当万事完美,要有十成的把握。”

       

        薛堂主道:“好,妳说怎样,那就怎样好了。属下怀着十成把握,前去劝说,果然江教主早已是偏傲独夫,教中下属几乎都对他积怨已久,我壹句话放下去,虽不敢说壹呼百应,那也是……也是……”想用个较壹呼百应层次低些的成语,壹时间却想不出来,脸上就有些讪讪的挂不住。暗夜殒对此漠不关心,道:“妳做事够精细麽?不要泄露了机密。”

       

        薛堂主道:“属下办事,您尽管放壹百个心。我并没召集全体教众,而是请了些位阶较高,权势较重的长老以及堂主、香主、旗主到小屋中密议。您还不知道,咱们在各地的分舵已经被朝廷占光了,因此原本驻守四方的分舵主都回了总教待命,况且只要他们答应,其余座下徒众也必然奉命行事,这效果是立竿见影。”

       

        暗夜殒道:“嗯,人多口杂,难免传到江魔头耳裏,确是不得不防。”薛堂主道:“谢殒堂主夸奖。当时我壹提出号召,十个人裏可说有八个人响应,只有那陈长老和大家唱反调,声称自己拼死力保江教主,还说教中这许多弟子,他唯独对江教主心服口服,哪个叛徒胆敢对江教主不利,首先得踏着他的尸体过去。唉,都是老兄弟了,这话倒说得我好生为难。”壹边说着,摆出愁思状。

       

        暗夜殒道:“是陈长老?呵,没错了,那老东西从小就最看好江魔头,把他当天神壹样捧着。我也没见江魔头怎麽知恩图报啊,否则陈老头晚年也不致如此潦倒。然后怎样?”

       

        薛堂主壹脸谄媚的笑道:“还没等我说什麽,另几位堂主坐不住,拔剑齐上,当即将他乱刀分尸。毕竟干这件事要担着大风险,壹旦走漏风声,以江教主的残忍狠毒,后果不堪设想!谁教陈长老倚老卖老,要来坏我们的事呢?那也只能先牺牲掉他了。还有几个胆小推托的,陆陆续续的想走,我们都壹壹杀了,没留壹个能报信的活口。其后房中剩的都是答允造反之人,是壹条船上的,我们这才坐下来,开始从头商谈大计。”

       

        暗夜殒道:“若是有人对江魔头忠心耿耿,假意投诚,却是等着留下刺探情报,却又如何?妳想过没有?”

  • 名称:偷妻之寂寞难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1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