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术3超清在线观看

李亦杰暗暗吃味,心道:“妳好意关心他……妳为什麽要关心他?”言不由衷的赞道:“不用自责,妳做的很好了!”南宫雪叹道:“那壹下壹定很重吧,连我自己的掌心都感到火辣辣的……当时他什麽都没说,但我总觉得对不住他。”

       

        李亦杰看到南宫雪提起暗夜殒,壹副温柔神气,满心裏就是壹阵不悦,笑道:“没什麽对不住的,他打过我两巴掌,妳只还过他壹掌,清算起来,还得再来壹次才够本。”

       

        他说话时语气状若清閑,想哄得南宫雪放下包袱,不料这话却引燃了导火线,南宫雪只觉师兄对自己心意全然不解,又缺乏容人胸襟,微愠道:“堂堂的武林盟主,气量恁的狭小!”说完转身便行,不想再看他壹眼。

       

        李亦杰暗骂自己多嘴,心道:“这可不妙,我专程来哄她,就是想跟她和好。若是花了这壹大通口舌,反又惹得她不高兴,那我的苦心不都白费了?”连忙从身后揽住南宫雪,右手安抚的揉了揉她的肩,道:“雪儿,是师兄说错话了,妳别生气。”南宫雪心中烦闷,想到自己竟会为暗夜殒而与师兄赌气,这也真是件十足罕见之事。百感交集,壹时任由他抱着,忘了挣脱。

       

        这时,前方忽的传来稀稀拉拉的几下掌声,壹个声音阴阳怪气地笑道:“这小两口的,大清早就在这边亲热,专门做给别人看的不成?还真是恩爱哪!啧啧,李盟主,走到哪裏都艳福不浅啊,当真羡煞小弟。”李亦杰与南宫雪都是壹惊,同时放开对方,朝着相反方向挪开几步,擡起头见来人长袍束带,脸上挂着油滑的笑容,正是陆黔。

       

        南宫雪壹见陆黔,他将自己推倒在床,企图非礼的情形壹幕幕沖入脑海,怒火再不可遏,“刷”的壹声拔出宝剑,直指陆黔鼻梁,喝道:“妳来干什麽?”

       

        陆黔知道南宫雪本性善良,看到他给别人陷害,也会心怀不忍,绝不会自其剑下杀了自己。倒也有恃无恐,仍是笑嘻嘻的道:“雪儿,妳先把剑放下,咱们好好说话。上次妳从我房间逃跑,我醒来以后,不见了妳,可真是把我担心死了。连身上的伤也顾不得处理,先在宫裏到处寻找,就怕妳落到些跟我作对之人手裏,到时不仅要虐待妳,还要利用妳来要挟我,最后来个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啧啧,那惨象实是不堪设想。我几乎要把整个皇宫给搜遍了,也没看到妳的蹤影,后来又在房裏仔细翻看,想瞧瞧妳能否给我留下些只言片语。看到妳的衣服包裹都不见了,我反而放松下来,知道妳是从容离开,而不是在全没防备的情况下给人绑走的。妳既出了皇宫,在江湖中又没别的落脚处,壹定回了华山,找妳师父、师兄他们。正好韵贵妃娘娘这次交给我的任务就要到华山来办,所以我就省些力气,两件事并为壹件。好雪儿,多日未见,有没有想我啊?”

       

        南宫雪怒道:“无耻奸邪,谁……谁会想妳?还是这麽死不悔改,我不想见到妳,给我滚出华山去!”长剑略略下偏,又向前递了几寸,已抵住陆黔胸前衣衫。

       

        李亦杰想到他远来是客,若是此时伤了他,有失地主之谊,不大妥当,总得先问清来意,再做定夺。轻轻按住南宫雪手背,慢慢将她长剑压下,视线与剑柄平齐时,见那剑身剑气铮然,外观华贵,似非凡物,疑道:“雪儿,这可是把好剑,以前没见妳用过啊,是从哪裏得来的宝贝?”

       

        学武之人壹贯爱惜兵刃,南宫雪听他称赞自己宝剑,就如亲身受他夸奖壹般,脸上绽开了点笑容,道:“算妳有眼光,这是暗夜殒送给我的,名字叫做‘苍泉龙吟’……”这几句话固然解了她心结,却使得李亦杰陷入不快,道:“他送妳?他怎会无缘无故送妳东西?妳给我瞧瞧,这把剑壹定另有古怪。”

       

        南宫雪对师兄这般捕风捉影最感不忿,何况他这已是壹而再,再而三的乱吃飞醋,斥道:“妳又在瞎想什麽了?”李亦杰道:“我担心他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陆黔双手抱肩,笑吟吟的看着两人,道:“继续呀,小情侣再吵下去,精彩得很。”两人经他壹说,倒是同时停了下来。不论再如何动气,总是师兄妹之间的小矛盾,却不愿给这外人看了热闹。

       

        李亦杰上前几步,有意无意的拦在南宫雪身前,拱手道:“陆贤兄,请问前来华山有何贵干?如果是专为纠缠雪儿,那也不用跑这壹趟了。”

       

        陆黔冷笑道:“妳道我就这麽没誌气?我是来找李盟主的,这次各大名门正派进攻魔教,是为武林造福的天大美事,我陆黔虽不才,却也愿做其中之壹。我与二位是友非敌,雪儿,妳实在不该赶我走的。”他啰啰嗦嗦的说了壹大通,李亦杰却似只听到了其中壹句,道:“距正式商议之日还有几天,不如由我安排,请陆贤兄先在客房住下,养精蓄锐。”

       

        陆黔笑道:“商讨大会是全员参与,未必肯等我壹人。我还有些疑问不详,还盼私下向李盟主请教。”

       

        李亦杰好是无奈,但他总算没忘了职责,道:“好吧,妳先到房中候着,等我处理了手边要事,自会去寻妳。”陆黔冷笑道:“莫非盟主以为,男欢女爱之事倒比消灭魔教还紧要得多?哈哈,真不愧是壹位情深意重的欢场大侠!”李亦杰给他气得脸色微微发白。南宫雪哼了壹声,道:“那妳们去谈好了,我就先走壹步。”陆黔盯着她纤瘦的背影慢慢远去,白衣飘飘,似乎在有意召唤着自己,激动得情难自已。

       

        李亦杰也觉出他不怀好意,干咳壹声,道:“陆贤兄,这边儿请,来。”陆黔哪有心思再睬他,脚下壹转,就拦在了南宫雪身前,笑道:“别急着走啊,妳不在,我壹个人跟妳师兄说话,却又有什麽好说?”南宫雪不屑搭理,擡手推向他右肩,喝道:“让开了!”

       

        陆黔壹眼望见她手裏握的荷包,故意夸张的笑道:“好漂亮的荷包啊!雪儿小宝贝,可是送给我的?”南宫雪气笑交并,心道:“师兄那个榆木脑袋,要是有妳的半分自觉,那就好了。”想到李亦杰对自己的情意每每漠然处之,心下愤慨难平,有意要让他着急,于是装出笑脸道:“是啊,妳猜得真準,这是我花了几天时间,专门绣来送给妳的,妳可要好好保管哟。”声音甜腻得自己都觉作呕。

       

        陆黔喜出望外,道:“好,当然了,这是妳给我的定情信物啊,我每天把玩个百八千遍,也不觉多。”喜滋滋的待要接过,斜刺裏猛然伸过只手,在他刚碰到布料边缘的壹瞬,迅速将荷包抽走。这壹下变起仓促,两人齐齐壹惊。急转头却见李亦杰手捧荷包,直立在壹旁。南宫雪眼裏发酸,咬了咬嘴唇。

       

        李亦杰用手掂掂荷包,叫道:“陆黔,这荷包是雪儿送给我的,妳就别妄想啦!”

       

        陆黔转眼间大喜大怒,看着李亦杰得意洋洋的笑容,气得恨不能壹拳挥上去,打落他满口牙齿。喝道:“天下间还有妳这种自作多情之人!妳没听我的雪儿宝贝亲口说了,那是她辛苦绣给我的麽?妳是聋了还是傻了?”李亦杰道:“我的雪儿师妹不擅长拒绝人,不忍削了妳的面子,这才把荷包交给妳。但这其实是她给我準备了几天的重逢礼物,妳别来瞎掺和才对!”

       

        他两人壹个说“我的雪儿宝贝”,壹个说“我的雪儿师妹”,南宫雪就站在壹边,又羞又怒,又不知木头师兄是突然开窍怎的,几乎想转身逃离这是非之地。刚跑了两步,就听身后陆黔喝道:“我才不会辜负了雪妹妹心意,妳要抢走荷包,除非让我当场趴下!”

       

        接着响起壹连串乒乒砰砰的沈闷声响,似是两人已动起了拳脚。南宫雪没想到自己壹个荷包竟惹出麻烦来,更没想到,本意是小小刺激师兄壹下,怎料他的醋会吃得那麽重,对这壹层也有些惊喜。此时倒不宜抽身离开,只得奔回两人旁边,叫道:“别打啦,停!停手!”

       

        陆黔挥腕壹记手刀,斩向李亦杰肩头,李亦杰步下微侧,横臂劈他腰间。陆黔身子斜侧低俯,壹脚迎上,李亦杰翻手抓他脚踝,陆黔脚跟下跺,逼得李亦杰避开前臂。陆黔弹腿划过壹条弧线,落在身后,足尖点地,趁机欺近李亦杰面前,挥拳击他左肩,半途肘部忽又壹沈,撞向他小腹,掌刃猛地劈出,击中他右胸。这些招式真论威力也并不如何强大,胜在变化多端,诡异难测,李亦杰被他迫得手忙脚乱。

       

        陆黔右手近身迎战,左手在身侧壹振,粗看似手臂抽筋,细看又似是模仿长鞭甩动轨迹。李亦杰在太行山与他交过壹次手,知道他在青天寨主修即是长鞭,鞭法端的精妙,看他这架势,或是有意迷惑他视线,空手中不知何时就会掣出条长鞭来。李亦杰不敢怠慢,视线紧盯着他不断划动的左手。

       

        陆黔壹声嗤笑,道:“临敌太分心了可不好!”右手高举,向他头顶劈落,这壹招直上直下,倒似是壹式“独劈华山”。

       

        李亦杰擡起右臂格挡,满运的内功都聚集在壹条手臂,指上力道较为松懈。陆黔趁这机会,手臂壹擡,从他指间将荷包抽走,招式更不停顿,右腿在李亦杰下盘壹扫,左手斜上擡起,击向他面门,同时借力后跃,使李亦杰无法抢上追赶。就这麽阻得壹瞬,他又是足尖壹蹬,上了翠云宫房顶,放眼壹顾,视野虽未开阔,眼前两人却是显得小了。

  • 名称:催眠术3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2: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