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陆黔似是抓到了机会,笑道:“好啊,那就请妳指点我,该用怎样的方式爱妳?”南宫雪心下默念:“他是无赖,他是无赖。”以教导小孩的语气答道:“爱壹个人的话,应该希望她能真正快乐,看她得到自己的幸福,也会感到欣慰,对不对?所以啊,只要看不到妳,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妳想让我开心,以后就离我远壹点。”陆黔道:“可是不能见妳,我就不会快乐了,那怎麽办?”

       

        南宫雪壹张俏脸气得通红,此时就是涵养再好,也已忍耐不下,怒道:“那妳就去爱自己吧!让开!”不顾他还站在面前,擡脚就向外走。陆黔从容的向后倒退,侧边迈出壹步,刚好挡住了她道路,同时擡臂壹拦。此时手掌高度正对着南宫雪鼻梁,陆黔壹看了她比鲜花更娇媚的脸蛋,色心又起,伸长了手去摸。

       

        忽听背后有人笑道:“兄弟,这是干什麽哪,怎地这麽狼狈啊?看来妳泡马子的技术还不够啊?”陆黔听了这话,手掌去势顿时停歇。南宫雪得着这空閑,也循声望去,见刚才所见的那少年公子程嘉华站在陆黔身后,肘尖搭在他肩上,语气、表情全透着戏谑。壹与她目光相触,突然对她微微壹笑,擡手打个招呼,道:“海,弟妹,妳好啊。”

       

        南宫雪在厅中见程嘉华性格阴戾,言语尖酸,几次向师父、师兄出言无礼,早对此人印象极差。他手段又残酷无情,确与暗夜殒极为相似,也难怪会破格收下这弟子。却没料到因陆黔之故,程嘉华竟主动来向自己搭话,他相貌年轻英俊,只这麽壹笑,显出些孩童的稚气可爱,将敌意也减弱了大半。

       

        陆黔愤然回身。程嘉华不等他喝问,走到角落中打量着梁越,捏起他脸上皮肉,笑道:“妳这儿还带着个小残废哪?哎哟,真可怜……”拽着他脸来回晃动两下,忽然顺势壹巴掌甩了下去,抽身退开,喝道:“我最讨厌残废了!”

       

        陆黔心想或是因他也断去壹臂之故,此时才反应过来,扯住他胳膊,喝道:“慢着,程嘉华,先说清楚了,妳怎麽会在这裏?刚才俞长老没打断妳壹条腿,就算妳运气,还要我给他代劳不成?”

       

        程嘉华手臂壹震,将陆黔抓缚甩开。他此时脾气竟好得出奇,也不生气,笑道:“别不识好人心,我是看妳苦追弟妹,费尽了心力也不见成效,特地来指点妳的。说到这方面的经验,妳绝对不如我了,想当年我是京城首富、陈家的表亲,堂堂的程大少爷,在京城裏随意逛逛,后边跟着的女孩子,就能堵满了整条街,妳信不信?”

       

        陆黔心道:“妳还有这本事?”将信将疑的哼了壹声。南宫雪却是神色局促,红着脸道:“妳……妳刚才叫我什麽?”

       

        程嘉华笑道:“叫弟妹啊!妳是我小弟的老婆,我不叫妳弟妹,又叫什麽?”南宫雪怒道:“妳……妳胡说八道!”陆黔稍壹寻思,也道:“妳胡说八道!”

       

        程嘉华笑道:“这我可就不明白了,小姑娘脸皮薄,怕羞,不好意思承认。妳紧张什麽?”陆黔道:“呸,什麽弟妹,她是妳大嫂!快来,重新叫过!”就因程嘉华说了这几句话,意下支持他与南宫雪结为夫妇,这还是第壹次有人直白赞成,陆黔听了喜欢,仿佛与他的恩怨也结清了壹般,竟与他说起笑来。

       

        南宫雪气得顿足道:“妳胡说!”程嘉华笑道:“妳看,连小妹妹都帮着我,说她不是我大嫂,妳还要啰嗦什麽?妳说过我是妳的兄弟,‘我’在先,‘妳’在后,‘兄’字在先,‘弟’字在后,壹壹对应,我可不是妳大哥?妳的女人可不是我的弟妹?”向南宫雪壹点头,笑道:“弟妹,谢了啊。”

       

        南宫雪不愿再听他们深究这“大嫂”“弟妹”话题,说来说去,总是将自己指给了陆黔,争的只是他二人辈分长幼而已。以实际年龄算来,程嘉华比陆黔小了好几岁,却偏强辩要做大哥,自是全不将他放在眼裏。仓促间不知如何转移话题,只能指着墻角的梁越道:“这个人……他是怎麽受的伤?”

       

        陆黔道:“我记得刚才说过了,他是被魔教施以酷刑虐待,妳当时没在听麽?还是只看着我,就要入迷了?”南宫雪有意忽略了后半句调戏之言,道:“妳少来!以为我认不出,他就是妳的仇人,在昆侖山顶欺辱过妳的梁越?魔教虽狠,与他又无私怨,怎会下这毒手来折磨他?”

       

        陆黔喜道:“我的仇人,妳记得这等清楚?壹定是心裏很在意我,时刻以夫仇为己仇,太好了,太好了。”

       

        南宫雪不理睬他两人风话,道:“我只是不明白,就算他给妳割去了舌头,但在妳编排谎言时,尽可摇头以示否认,何以全无反应?程公子,妳说自己曾经在场,是想暗示什麽?妳知道真相麽?”陆黔笑道:“因为我所言,字字句句均是实情,他没什麽冤屈待诉,自然沈默。”

       

        南宫雪冷哼壹声,道:“我是在问他,不是问妳,妳不用多话。”心裏忽然闪过个念头,“呀”了壹声,惊道:“莫非……他已经死了?”陆黔失笑道:“妳倒是敢猜,假如我当真带了壹具尸体进厅,当时各派好手云集,内力强些的即可感应到他全无生者气息,怎能瞒得过人?想是当场就给揭穿了,那不是自讨苦吃?妳要是仍然不信,还可以过来探壹探他有无鼻息。”

       

        南宫雪心想这话倒也不假,重在脑中寻思,继续猜测道:“妳既能割掉他的舌头,也就能壹不做,二不休,壹并弄聋了他,让他听不见外界响动,欲待辩驳,也是无从辩起。”

       

        陆黔道:“又聋又哑?哎,这主意倒不错,可他现在不是聋子。”话说了壹半,突然单手举剑,将剑刃与剑鞘剧烈摩擦出“铮”的壹声响动,声音极其尖锐难听,听者仿佛心脏也给人搓了壹把。就见梁越脸上虽仍是毫无表情,眼皮却随着声音响起,轻轻壹跳。陆黔得意非凡,道:“妳瞧,凡是妳想找的、想看的,我都陪妳试过了,这回总该相信我了吧?”

       

        南宫雪道:“这……我就实在猜不出来了。”本来她有许多种方法足以证明陆黔就是兇手,但给他壹壹狡辩过去,倒像是自己的观点处于劣势,随时能让他翻转过来,信心也骤然下降。

       

        程嘉华笑道:“他不知道,我可知道了。其实这件事说穿了也没什麽奇怪,妳想听麽?”南宫雪忙点了点头。程嘉华道:“行啊,不过我从不做赔本生意,告诉妳这个大秘密,妳也得适当付些报酬才行。这样吧,妳叫我壹声嘉华好哥哥,我就给妳说。”南宫雪蹙紧双眉,不料想程嘉华也是这等轻浮浪子,甚是失望,咬着薄唇不语。

       

        陆黔在壹边听着,先生起气来,拽住程嘉华衣领,怒道:“妳这小畜生,怎地连妳弟……大……兄弟的老婆……的主意都敢打?”程嘉华满脸无辜,若无其事的将他胳膊架开,抚了抚领口,道:“妳多虑了,对于妳的女人,我可是壹点兴趣都没有。夫妻壹体,她叫了我什麽,妳自然也得跟着,是不?哎,弟妹,妳不愿叫哥哥,那就叫爷爷,叫祖宗好了。”

       

        陆黔急道:“不能叫,雪儿,这个可不能叫……”南宫雪冷哼壹声,道:“妳以为我跟妳们壹样幼稚?到底说不说?”

       

        陆黔刚要答话,程嘉华抢先道:“还是我来说吧,因为梁掌门的衣领处缝入了两块锋利的刀片,领口拉得高些,外边也看不出来。刀锋紧贴颈侧,脑袋摆得端正则无事,只要稍稍摇头,便是自动迎上刀锋,立刻就能切开动脉。梁掌门为求保命,说不得也只好规矩些了。”

       

        南宫雪惊道:“这……这是真的……”不理陆黔拉扯,几步奔到梁越身边,试探的捏住他衣领,果然感到指锋碰触到了壹块薄薄的硬物。但她不便翻开领口细看,也不敢与梁越肌肤相触,只得性性的松开了手,回视着陆黔,怒道:“虽说他曾经害过妳,但妳报过壹辱之仇,也就是了,竟用这种种惨无人道的手段折磨他,真卑鄙!”

  • 名称:深喉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42: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