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性超清在线观看

孟安英轻拍他手背,叹道:“唉,这可不能不提,说到这儿,师父有壹个大忙,要请求妳替我完成。”李亦杰心裏壹寒,对孟安英的嘱托猜到了十之八九。这会子壹颗心半暖半寒,也是说不出的难受,声音干涩的道:“您尽管吩咐弟子便是,师徒之间,不必用那壹个‘求’字。”

       

        孟安英说道:“这次进攻魔教总舵,是正魔两道百年难遇的大事,师父如不能亲眼见到,将来抱憾终生,死了也不能瞑目……”李亦杰心道:“或许师父只是要我推他前往,并没什麽险要机心,是我多虑了。”忙答应道:“是,弟子到时壹定寸步不离的保护师父!”这壹句应得甚急,似是怕稍有拖延,事情又会发生转变。

       

        果然孟安英说道:“不是,我不要妳护我左右。教中的武功秘笈何等重要,极有可能就藏在总舵密室的某个隐蔽之处,这次暗夜殒那小魔头主动提出由他去牵制着江冽尘,这再好不过,趁他俩打斗的正激烈时,妳就在房中翻找,把那秘笈再偷回来。妳是见过它封皮的,想来必能很快认出。”

       

        李亦杰心裏寒意扩散,张口结舌的道:“师父……您……您还要那秘笈干麽?我想就让这邪功在大火中随着魔教壹齐烧得灰飞烟灭,免得再流传到世间,岂不甚好?”孟安英道:“妳懂得什麽?凡是习武之人,看到这样的壹本秘笈,谁会任由它烧毁?以前师父没有认真教妳,这次等妳取了出来,往后有大把时间,我就逐字逐句的讲给妳听。听说妳现在不能动用内力,把这心法再好好练练……”

       

        李亦杰道:“弟子已经打算好了,从此将魔教的功夫尽数忘记,连壹招壹式都不剩下。弟子的内伤,说穿了也是习练过于强盛的邪功而起,我打算根据华山派的气功口诀,重新练起,扎稳了根基……”

       

        孟安英刚要说话,竟怒得壹口气呛住,连连咳嗽。李亦杰轻轻拍着他的背,替他顺气。过了壹会儿孟安英才道:“妳这不懂事的徒儿,妳真要把师父气死了!华山派的平庸内功有什麽可练的?注定了壹辈子没出息。面前放着金山不取,却要去烂水沟裏捡壹块顽石,这……咳……那不是糊涂到了家麽?”

       

        李亦杰听他身为华山派掌门,竟将本门功夫比作水沟裏的顽石,只感阵阵悲凉,怪不得华山派日渐衰落,忿然道:“即是顽石,也比沾满鲜血的金子好些。”

       

        孟安英怒道:“沾了鲜血,难道它就不是金子?就算有任何牵扯,那也是旧主惹的麻烦,要妳在乎什麽?妳体内已有强大真气,只是妳所习的华山内功不足以担负,好比壹块坚冰已融成了水,妳只须去找个盛放的容器,也就够了,比妳在冰川底置满杯子明智得多吧?”

       

        李亦杰道:“弟子……弟子不想练那魔功。我好不容易才下定了决心,请您不要逼我动摇。”孟安英还想再劝,忽然怪笑壹声,道:“倒是我来求妳学艺了?好,妳不学,我不勉强妳,妳把那秘笈给我拿来,为师不能离了它。这纯属师命,妳遵不遵从?”

       

        李亦杰苦笑道:“听说魔教中人练这门武功,都以‘天魔大法’辅助,我想那套心法,壹定也是存放在壹处的。”孟安英双眼放出了光来,喜道:“甚好!壹并取来!壹并取来!”

       

        李亦杰看着师父这副神情,就如从头顶直凉到了脚底,这与他在江湖所见的贪利小人有何不同?简直难以置信这就是他长久以来最为敬爱的师父。苦笑道:“那功夫害人害己,须以自身鲜血为媒,成倍提升修行者的功力,同时损耗元气,对身子极为不利。”

       

        孟安英脱口而出道:“害人?害什麽人了?妳也说了,用的是自己的鲜血,损耗的是自己的元气,又不是从旁人颈中吸取而来,那完全是种自给自足的修行方式啊!学武必将付出壹定代价,妳想获利又不肯舍弃,哪有这种好事?”

       

        李亦杰此刻脑子极乱,对那“自给自足”的观点有些道理,却仍是隐隐觉得怪异。至于究竟是哪裏不对,壹时又见不分明。对这壹条难以反驳,只好道:“魔教武功招数狠辣,壹出手就是杀招,连敌人的悔过之机也没法留下……”孟安英道:“那是妳的功力不够纯熟啊!妳没听说过,功夫练到了极处,壹招壹式皆能收发自如?”

       

        李亦杰仍感难以反驳,只好撒赖道:“请恕弟子难以从命。师父,您今日说的再多,弟子还是只有这壹句话。”

       

        孟安英心道:“亦杰自小就是个死脑筋,认準之事极难动摇,说再多狠话威胁,效果也不会大。但好在他对我极重孝顺,不如从此入手壹试。”

       

        装作百感交集的叹了口气,道:“师父把这件大事交托给妳,不就是因为在所有弟子中,妳最得我器重?待我百年以后,留下的这个位子,还不是由妳继承?当然,妳是武林盟主,或许对区区华山掌门之位看不上眼,可是妳现今眼界狭隘,对日后处事不利。妳记住,不管到了哪裏,看待事物都不能从单方面定论,武功也是壹样,以前我教过妳什麽来着?”

       

        李亦杰怔怔的答道:“武功本无正邪之分,用于正道即是正,用于魔道即为魔?”孟安英道:“是啊!妳能将这道理背得熟稔,在运用中却怎地犯糊涂?眼下魔教精通那些武功,用于魔道,自然就是邪功,可等魔教壹灭,由妳掌握,将同样的武功用得天下无敌,那正道不就永久压过了魔道?妳就真不想用这壹身高强武功,锄强扶弱,伸张正义?”

       

        李亦杰迟疑道:“这……这个……”

       

        孟安英见他额头上渗出了汗水,知道这壹番话已起作用,他内心定是正在激烈交战,乘势再加壹把火,道:“妳就看作是为了师父,难道我练了会去害人?我习练此法已久,忽有壹日得不到真气补足,对身子是有损无益。前几天暗夜殒不是也说了,我的外伤已然痊愈,主要还是内伤顽疾?自从中了那壹剑,为师的内力就走岔了气,中庭空虚,咱们华山内功根本就不管用,试想滴水何得灌溉涸泽?只有妳将秘笈取回来,让我继续修习,才能治愈内伤。”

       

        李亦杰听了这几句话,原有的坚持又被满心的责任推翻。道:“好……弟子听您的,去取便是。”孟安英大喜道:“这才是我的好徒儿!”

       

        李亦杰答允取回秘笈,新的烦恼又接踵而至,不知其中武功自己往后练是不练。他仍盼能讨得沈世韵欢心,眼下暗夜殒更得她赏识,无非是因为他武功高过自己。从前打定了主意舍弃秘笈,也就没这些顾虑,现在既是另作打算,许多事也不得不重新盘桓。真觉人活着,没壹刻不是心烦。

       

        李亦杰与孟安英先行离开后,厅中众人也陆续散去。南宫雪壹刻都不想在大厅中多待,刚站起身,眼中瞥到陆黔也同时站起,两人座位较近,如果照这速度出门,就怕人多拥挤,耽搁了时间,壹旦跟他站在壹起等候,势必又得给他缠上,烦不胜烦。于是站在原地不动,想等他走后再悄悄离开。

       

        不料众人秩序井然的先后出厅,陆黔却只是将梁越的担架拖到壹边,背靠着门框,眼睛在过往人群中前后张望,仿佛在等什麽人。南宫雪又急又气,暗骂:“妳早就该滚了,死赖在这裏干麽?”

       

        没多会儿厅中人潮几乎四散壹空,房内情形壹目了然,滞留此间反是更为显眼。正想寻个隔间躲躲,陆黔刚好回头,看到了她,立刻带着壹脸笑容迎了上来,瞧这架势,显然正是在找她。

       

        南宫雪心想事已至此,再厌烦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最好是随意敷衍几句,尽早将他打发走,也就是了。等他走到面前,就擡起头,勉强笑了壹笑。

       

        陆黔笑道:“雪儿,原来妳还在这裏,让我好找!妳怎麽没走?”南宫雪听他说话就没好气,哼了壹声道:“妳不是也没走麽?”陆黔喜道:“这麽说,妳是专门留下来等我的?”

       

        南宫雪翻个白眼,道:“找我有什麽事?”陆黔道:“我答应过妳,每天都会来向妳打个招呼,可这几天我忙得很,拖到现在,才只第二次来向妳打招呼,实在惭愧。”

       

        南宫雪不想跟他争辩,知道自己顶他壹句,他还有十句、八句铺天盖地而来,都是壹般的轻薄之言,淡淡道:“那好,现在招呼也打完了,妳可以走了吧?”陆黔道:“不急,我待在这裏,再陪妳壹会儿。”

       

        南宫雪心下大怒,暗想:“我用得着妳陪麽?”努力压着火气,答道:“妳……妳别总是缠着我,行不行?天涯何处无芳草,也许会有个女孩真心爱着妳,妳整日纠缠不休,令人反感至极。”

       

        陆黔道:“妳答应过我,即使妳不爱我,也会允许我爱着妳,这就是我表达爱意的方式啊!”南宫雪愤愤道:“可我讨厌这种方式,妳这样做,只会让我更看不起妳!”

  • 名称:齐天大性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0: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