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裸露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殒壹字壹句的道:“孟安英,妳给我听清楚了,我知道妳恨我。骂我别的,看在妳徒弟份上,我可以不跟妳壹般见识,但妳要将我跟江魔头相提并论,那就是不行!”说到最后五字,声色俱厉,擡掌向旁拍出,南宫雪惊呼壹声,只见他壹掌就将旁侧的茶几击成了碎块,木屑横飞。这木料材质虽非十分坚硬,但能壹掌至此,也足以令人惊骇。

       

        孟安英向那茶几看去壹眼,声音冷淡的道:“怎麽,妳是到我面前逞威风来了?”暗夜殒道:“谁有閑心对蝼蚁逞威风?我只是警告妳,妳记清楚了。我来问妳,妳到底是怎麽受的伤?”

       

        李亦杰先前看他和南宫雪壹齐进屋,心裏就憋着不痛快。起初还道师妹是给他挟持,但听后来言语,却又不像,两人好似还很是相熟。只因他在师父眼裏早就是个英雄气短的无用弟子,不愿在众人面前为南宫雪争风吃醋,才壹直忍下。这回正好借着他向师父无礼的契机,装着忠心护师,挺身上前,喝道:“够了,妳还在明知故问,不就是妳们魔教妖人干的?各派掌门人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壹定让妳们全体偿命!”

       

        顺了口气,转入正题道:“暗夜殒,妳先别问我师父,我还要问妳呢!妳怎会跟我师妹在壹起?孤男寡女,多有不便妳不知道麽?壹路上谁晓得妳们能干出多少伤风败俗的丑事来!我师妹壹个姑娘家,清清白白的名声,都是给妳这妖人玷汙的!妳不是总在夸耀自己有多爱楚梦琳麽?什麽对她死心塌地,什麽海枯石烂,至死不渝。她才死了没多久,妳就把她忘了,还去跟我师妹勾勾搭搭,安的是何居心?没有女人,妳就活不下去了不是?”

       

        南宫雪面色惨变,道:“师兄,妳在说什麽啊?我……我对妳的心意,难道妳还不明白?”最后壹句她虽压低了声音,但想到场上另有众多人在场,何况又是她初次对李亦杰明示情意,也不禁羞得满脸通红。

       

        暗夜殒眼神中划过壹片阴鹜,壹步上前,揪住李亦杰领口,擡手“啪啪”两掌,抽了他两记耳光。这壹次抽得极重,李亦杰两边脸颊顿时高高肿起,耳中嗡嗡作响,唇角渗出些血丝来。南宫雪心疼的扶住李亦杰胳膊,想出言安慰,可壹想到刚才他言语中对自己的侮辱,不禁寒心,关切的话再也开不了口。

       

        孟安英发出几声惨笑,道:“好,打得好!我这个弟子不争气,我早就想打他了,只惜力不从心。现在妳主动替我教训他,那实在好得很。”李亦杰肿胀着脸,含糊不清的叫道:“师父……”旁边已有些趁机拍马的弟子赶上前,取出门派秘传的疗伤膏药,给李亦杰涂抹。

       

        暗夜殒甩了甩手,袍袖壹拂,冷笑道:“孟安英,妳搞清楚了,是李亦杰自己欠揍,敢对我出言不逊,所以我才动手,可不是替妳管教徒弟来的。”孟安英也冷笑道:“我谢过妳麽?我只是说我这徒弟该打,也没说领妳的恩。我累了,妳让到壹边去,别来吵我。”

       

        南宫雪夹在当中,劝这个也不是,劝那个也不是,他两人脾气又偏都是爱鉆牛角尖到了极点,谁也不肯先退壹步,真是两头为难。暗夜殒冷冷道:“妳以为谁愿意跟妳说话?把秘笈交出来。”

       

        孟安英闭着眼睛,对他表示极大不屑,道:“要什麽秘笈?祖师爷传授弟子,心法代代仅有口传,没听过有什麽秘笈留下。妳这魔教妖人也妄想来觊觎我华山派的正宗功夫,简直是癡心妄想!”

       

        暗夜殒怒道:“少给我装疯卖傻!我要的是祭影教的武学秘笈,妳敢说妳教李亦杰,让他夺得盟主的不是得益于那本秘笈?妳要是说得出这句话,不管妳是不是病人,我先甩妳两巴掌再说。妳徒弟都承认了,妳还在这边充楞,有什麽用?”说着话情绪激动,劈手揪向孟安英。南宫雪心裏壹急,忙按住他手臂,小声求道:“不要……”

       

        李亦杰当时确是用了祭影教功夫,也曾被陆黔点破,当着众人的面,委实不好否认。南宫雪又拉拉李亦杰,道:“师兄,妳对他存有偏见,当日陆黔企图对我非礼,是他救了我,这壹路赶来华山,也是他送我来的,妳们别再吵啦。”

       

        李亦杰道:“雪儿,我知道妳心肠软,妳是上他的恶当了!他假装对妳好些,只是为了放松妳的戒心,或是趁机拉拢我们华山派……”

       

        暗夜殒冷笑道:“妳了不起怎地?说我拉拢华山派?我说是妳们华山派该来拉拢我才对!今天若不是另有要事,我才不稀罕踏入这等藏汙纳垢之所壹步。”李亦杰怒道:“妳不稀罕,华山更不欢迎妳!妳这就给我滚出去,赶明儿我就去弄些清水来,把给妳踩过的山路都彻底清洗壹遍!”

       

        暗夜殒道:“战事迫在眉睫,妳还在瞎造那壹套有的没的,像这样的盟主,哼,可笑。”李亦杰怒道:“这是我们名门正派的地盘,妳这个邪魔歪道在此胡言乱语什麽?妳眼裏还有没有我这个武林盟主!”

       

        暗夜殒道:“什麽稀奇!壹口壹个名门正派,我怎麽没见妳们行事有多正派了?青天寨的陆大当家,以前也是妳们名门正派的弟子吧?最终又怎样?他学坏是容易,难道妳们学坏就难了?刚才这位华山派排行老三的也说过:好人要变坏,不费吹灰之力。妳当这个盟主,凭的是什麽,妳应该最清楚吧?要是我打赢了妳,这位子是不是也该轮到我坐?”

       

        壹名弟子叫道:“开什麽玩笑?古来哪有邪徒妖人做盟主的道理?怎能让魔教压到了正道头上?”暗夜殒道:“哦,左道翻身做正主,这是跟妳们盟主学的,他对此事可没有异议,否则怎会辅佐满洲人在中原为王,还帮他们稳固江山,嗯?李亦杰,妳敢不敢跟我比武?”

       

        李亦杰自忖便是自己未受伤之时,也不是暗夜殒的对手,更何况如今又不可牵动内力。耍赖似的道:“现在不是英雄大会,就算妳胜过了我,也没资格做武林盟主。”暗夜殒冷笑道:“妳怕了?”

       

        李亦杰正色道:“怕不怕与妳无关,我就是不想跟妳比武,那又如何?妳骗得过雪儿,须骗不过我。壹日是魔头,终生是魔头,妳所谓的要事,就是来华山捣乱的吧?立刻给我滚出去,躲到角落裏好好等着,我会让妳看到,我是怎样带领大家攻入魔教,杀他个人仰马翻的。”

       

        暗夜殒这次却没动怒,道:“行啊,我就拭目以待。李亦杰,妳现在让我滚,待会儿只怕还要痛哭流涕的求我帮忙!”李亦杰不屑道:“要我求妳?做妳的白日梦去!”

       

        暗夜殒道:“好,妳别后悔。”说完当真转身就走,毅然决然,连头也不回壹下。南宫雪忍不住叫道:“殒公子……”她当着众人的面,不敢叫的过响,房中只有紧挨在他身边的李亦杰听见,讶道:“雪儿,妳叫他什麽?”南宫雪表情复杂的看了他壹眼,却没答话。

       

        壹名峨嵋弟子道:“李盟主,大家在此处聚首,正为商讨如何攻打魔教,给咱们师父报仇,您能否拿个主意出来?”还有些莽撞者道:“要制定什麽战略?大伙儿壹起操家伙攻进去,见到妖人就砍,江魔头武功再高,还真能修成了不死之身去?”又不乏老成持重者道:“切不可轻举妄动,此事还是得听李盟主的高见。”

       

        李亦杰心裏也正如壹团乱麻,孟安英为残影剑所伤,他满腔愤怒绝不比旁人少,但真要说是高见,却也想不出个好提议。人群中正乱成壹团时,传出个清朗的声音:“各位朋友,老夫是黄山派掌门刘慕剑,特为助拳而来,众位可能允我说上几句?”

       

        李亦杰正愁没人解此僵局,见他出面自是欢喜,抱拳道:“黄山刘师伯,小侄年轻识浅,虽然尊为盟主,却多是蒙众朋友照顾,还盼仰仗刘师伯妙策,力挽狂澜于既倒,若能除去魔教贼子,是给武林解除了壹个大患,小侄在此先谢过了。”

       

        刘慕剑微笑着从人群中跨出,道:“盟主客气了,此事固是老夫义不容辞,但真说覆灭魔教的高招,仅凭我壹人,还没这般大的本事。前些日子赶来华山时,路上结识了几位朋友,他们或能效些绵薄之力,经老夫开解,都答应了帮忙,现下正在这房间之中。”李亦杰喜道:“是哪几位朋友如此神通广大?快请他们出来壹叙!”

       

        刘慕剑微笑道:“请李盟主先恕过老夫未加通稟,擅自领人踏入贵宝地。我这几位朋友以前的经历不够光彩,各位也不可以此取笑。”李亦杰此时凡有人能救局,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忙道:“自然不会!来者即是客,我定当按座上宾的礼节来款待几位高人!”

       

        刘慕剑淡淡壹笑,向身后招了招手,几个衣着简陋的汉子走了出来,年龄有老有少。在场众弟子纷纷窃窃私语,猜测这几人是何身份。李亦杰看那当先老者有些眼熟,壹时却想不起是在何处见过,但看那几人形貌平平无奇,真难相信他们有恁大本领,虽也提醒着自己“人不可貌相”,仍是暗存轻视之意,笑道:“有劳刘师伯引见。”

       

        刘慕剑倒也爽快,开门见山的道:“老夫听说那个魔教妖女会途经某处小镇,因此带了弟子壹齐前往,先将镇中所有客栈壹律包下,精密部署,只等妖人上钩。不料妖女没逮到……”南宫雪壹认出他,心脏猛地壹缩,担心刘慕剑不顾轻重,将她曾与暗夜殒同住壹间房的事也当众说出,那才真是再没脸面对师父、师兄了。

       

        刘慕剑倒似壹直没看到南宫雪,续道:“却见着了祭影教的几位朋友。”指着那老者道:“这位是薛堂主,他是接着暗夜殒的班,在教中除江教主之外,属他位阶最高。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薛堂主后来告诉我,江教主半点也不体贴教众,他们每日裏过的,都是些受尽欺淩的日子。我就对他们晓以大义:何不改邪归正,共同推翻这不平等的压迫?薛堂主和几位朋友都是明事理的人,不用我多说,双方就达成了协议。”

       

        壹名年少教徒道:“刘掌门所言极是!壹想到我们曾替江魔头为虎作伥,真令人后悔莫及。我们先赶回总舵,说服了大半兄弟裏应外合。江魔头修习七煞诀,每到期限,功力就能更深壹重,他也狡猾,长年累月的闭关,好教咱们抓不住规律。不是我枉自托大,只要是我们想干的,还真没什麽做不成,他再鬼道,大家也有法子,已有些专门负责此事的兄弟连盯了几年的梢,终于得出结论。推算日程,江魔头下次进境就在本月底,只要过了这次大关,就是真正进入了神魔境界,那时再无人能敌,因此须得在此之前,在他功力最薄弱的壹刻,才有望壹击必杀。”

       

        李亦杰曾见过薛堂主带领大批教众赶路,觉得他为人还并非罪大恶极,点了点头道:“薛堂主,听说魔教总舵机关极多,只有内部教众才能详知,妳愿意带路麽?放心,我们定会竭尽全力,保证妳安全。”

       

        薛堂主面有惭色,道:“多谢李盟主包涵,只是……唉,属下惭愧,江魔头什麽也不告诉大家,我们只知道些最外围的粗浅机关,更深处的却无处得知。这也是从前先教主定下的规矩:我们这些低级下属,是不允许到那些机密所在的。现下江魔头虽提我为总堂堂主,心裏却还不是不信任我。属下只能说,尽我所能的为盟主带路。”他在祭影教待得久了,张口自称“属下”的习惯仍是改不过来。

       

        有弟子小声抱怨道:“这不是废话麽?外围的机关,谁不能解?既无法破除裏间机关,还靠妳们干麽?”“江魔头练功的密室,机关想必更是繁复莫测!”“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薛堂主道:“总舵中从大到小,从裏到外的每壹处机关,如今除了江教主本人,就只有壹个人知道……”李亦杰追问道:“那人是谁?”

       

        暗夜殒本已走到了门口,听到这句话忽的停下脚步,侧身倚在门框上,略微转头,淡淡道:“破解机关是吧?我可以帮忙。”

  • 名称:极限裸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9:1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