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肤的纹理超清在线观看

南宫雪叹道:“原来妳也知道自己古怪。但想古往今来,凡是有大成就者,哪个没些怪癖?妳更无须自绝于人群。”暗夜殒冷笑道:“奇怪了!向来只有我瞧不上别人,不屑结交,哪曾见因旁人冷落而自惭形秽?妳这些多余的善心,可以趁早收壹收了。”

       

        南宫雪微愠的瞪他壹眼,赌气道:“刚才妳在楼下说的话,是不是当真的?如果我在妳眼裏只是个包袱,可以坦白对我说出来,我并不介意。大路朝天,各走壹边,咱们立刻分道扬镳!我并不那麽贱,不是非要死赖着妳。反正现在已经逃出了皇宫,回华山的路,我还是认得的,不劳妳忍辱负重的陪着我!”

       

        暗夜殒眼神不易察觉的黯淡了壹瞬,冷笑道:“离开了皇宫是麽?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妳说话倒也坦诚,全不掩饰是在利用我?很好,妳看见了,我命该如此,天生就是给人耍弄的。”

       

        南宫雪又气又笑,道:“妳就非要这等极端?我……妳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壹向认同人与人应真心相待,妳待别人好,别人也自然会待妳好,正如投桃报李。那些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的小人虽不稀缺,但既知彼类为人,不去理睬也就是了。只是我摸不透妳对我的印象,有时妳好像很关照我,有时又像是很讨厌我,恨不得我在妳眼前消失。妳倒是说说,到底把我当做什麽?”

       

        暗夜殒自语道:“真是我看不惯的人,在我眼底活不过壹刻,更别提让他近身三尺之内。”这话说来极轻,南宫雪却还是清晰的听在耳裏,这话意自然是他亲口承认,并不怎麽讨厌自己,忍不住欢天喜地起来。接着又在心中暗骂:“南宫雪,妳还真是没出息,他暗夜殒也不是什麽大人物,不过暗示壹句不讨厌妳,妳就喜出望外了,和那些攀附求生的软骨头有何不同?”责怪自己几句,脸上却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暗夜殒皱眉道:“餵,妳笑什麽?”南宫雪心情正好,抚弄着辫梢,在鼻尖来回拨弄,笑道:“别叫我‘餵’,我有名字的!”暗夜殒道:“谁耐烦记着妳叫什麽?”南宫雪哼了壹声,道:“妳听好了,我叫南宫雪,记不住女孩子的名字,可是很失礼的!”

       

        暗夜殒道:“我从没对谁有礼过。”继而又道:“妳说这些做什麽?不是心裏只有李亦杰壹个?”

       

        南宫雪甩甩手,笑道:“妳想得可也真多!至少我还分得清什麽是爱情,什麽又是友情。妳不用担心我为妳倾倒。”暗夜殒淡淡的道:“随便。”

       

        南宫雪胆子大了起来,双手环在胸前,缓慢走到他身前,壹边沈思着,边道:“妳帮梦琳逃婚的时候,她也同时带走了残影剑,这把剑很是宝贵,她壹定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不肯片刻离手。现在却出现了壹个和她年龄相近的少女,带着剑到处行刺,妳说,我能不想到是她麽?其实妳心裏也这般想,只是不敢承认吧?因为妳太害怕失望,就宁愿开始便没有希望。”

       

        暗夜殒冷冷道:“妳这个自作聪明的习惯,什麽时候能改?”继而垂眉自语道:“那个蒙面女子是祭影教派出的刺客,那就说明,江冽尘果然得回了残影剑,当真是他害死梦琳……沈世韵并没说谎,可我……我更愿意这壹切都是假的……她,会是梦琳的替身麽?江冽尘得不到梦琳,于是就找人假扮,自作欺骗,活在虚幻的满足中……可笑!”

       

        南宫雪对他所言虽全然听不真切,但见皆因自己壹句话令他大为沮丧,稍感过意不去,扯开话题道:“今晚……唔,咱们也没什麽关系,更不能同床共枕。不如我睡在地上,妳睡大床,怎样?”暗夜殒道:“可以。”

       

        南宫雪脑中壹晕,她话中虽也有诚意推却的壹份,但更多是希望暗夜殒懂得客气,适时礼让,这壹来却是下不了台,只得咬着嘴唇抱下铺盖,在地上摊平展开,捋平皱褶,又抱过壹团棉被,壹面小声抱怨着:“真不体贴,妳就这样对待女伴……”

       

        暗夜殒道:“妳在说什麽?”南宫雪擡起头望了望,见他面色不善,暗暗惊诧于还有人耳力这等灵敏,再壹细想,必是常年训练,以听声辨别暗器来路而成。苦笑着道:“我说,妳真体贴。知道我面壁时睡惯了石地,这还特意让我重温旧梦,想得够周到的,我很满意。不过我本来以为,妳会像师兄壹样主动把床铺让给我,现在就是稍微有点失望。”

       

        暗夜殒身子向后微仰,倚着桌面,冷笑道:“这样逞强有意思麽?我不是妳师兄,也不可能学着他样,虚情假意的照顾妳。我的东西,为何要平白给人?”

       

        南宫雪垂首叹气,但既是自己故示大方,他又不肯给自己台阶下,只能自认倒霉。拉过棉被铺开,身子同时缩了进去,刚想闭上眼睛,忽听暗夜殒道:“我给妳说,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每日发奋练功,几乎没怎麽休息过,壹夜不睡是常中之常,任何时间都不能浪费,否则妳当我是怎麽练到现在境地?”

       

        南宫雪满心无奈,转过了头仰面躺着,低声道:“真了不起,先别说我支撑不住,就算是像妳壹般刻苦,武功也不可能有妳的成就。”暗夜殒道:“那也不能壹锤定音。人生无常,许多事并非妳付出就有收获,它只令人受其牵引,总也达不到目的,不过是追逐的壹个华丽假象而已。”

       

        南宫雪想到李亦杰,也不禁黯然失落,泪水顺着眼角滑了出来,浸湿了枕头,随之又流入衣领。勉强笑了笑,道:“事不尽然,若拿学功夫来说,我相信世上确有武学奇才,但他花壹刻的时间,妳就花十天的时间,就算还无法超过,要两者并驾齐驱,想非难事。妳该知道苦功下到了深处,铁杵也能成针。”

       

        暗夜殒道:“妳这样认为?那传说是否属实还难有定论,况且磨杵者仅是‘欲成针’,最后结果如何,更无人能知。”南宫雪道:“就算希望渺小,也比彻底的绝望好。在某些方面,咱们还有相似之处,都是抱定目标,不能达成就死不放手的人。妳说,这到底是癡,还是傻?”

       

        暗夜殒几不可闻的轻叹壹声,道:“妳?妳很好。别人要是听了我的事,壹定会假模假样的讲几句关心话,说什麽休息得少了,对身子不好,难道我还会在意那些?笑话,我才不需要别人假惺惺的‘为我好’。”南宫雪哭笑不得,道:“要是这麽说的,那确实是为妳好啊,只是妳不肯领情罢了。我现在也学乖了,就算我说,妳也不会听我的,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暗夜殒冷哼壹声,道:“妳要真有那麽识相,现在也不会待在这裏了。”南宫雪壹楞,揣摩他话意所指,脑内忽然通明,这自是暗示她应该乖乖去做陆黔的老婆。撅撅嘴道:“我对妳深表理解,可妳还对我冷嘲热讽的,有点不大……”半途想到他认同的正是世上并无公平,及时收住话头。

       

        暗夜殒笑道:“好,算妳聪明。”停顿了许久才道:“早点休息吧。到了半夜还有壹场硬仗要打,挑上妳的就全靠妳自己解决,我绝不会好心照应妳,记清楚了。”

       

        南宫雪心裏猛地壹阵激动,掀开被子翻身坐起,双眼兴奋得闪闪发亮,道:“妳也想到了,是不是?那群商贾壹定有古怪!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暗夜殒道:“对啊,那不是显而易见的麽?我没说不能营商,但包下这偏僻小镇的客店,大批往来,算哪门子的生意经?我说他们是哪壹派势力假扮的,这店主是否同谋,还不得而知。”南宫雪道:“我想是不大可能。那个掌柜的壹看就是个老实巴交,只识贪小便宜的奸商,真说害人之心,谅他也不敢有。”

       

        暗夜殒道:“妳的历练经验太少,这江湖诡谲莫测,不是给妳‘壹看’就能探知究底的。对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这是我壹贯的作风。”南宫雪叹道:“好,算妳说得对。我也赌他们今晚就会行动。试想,包下了客栈,却还有间客房遗漏,这不古怪麽?生意人门坎儿比谁都精,那黑心店主想趁机鉆空子,哪有这麽容易?不如咱们都别睡了,先讨论壹下稍后战略,万事是小心为上。”

       

        暗夜殒不屑道:“说起行走江湖的经验,我远比妳充足得多,还轮不到妳来提醒。又不是打不过他们,何谈战略,有什麽可商量的!妳还是先睡吧,养足了精神,再陪这群小耗子玩玩。”

       

        南宫雪这习惯还是自李亦杰处学来,他便是事事均好制定精细战略,非要将所有变故都列入其中,做到有备无患。此时见暗夜殒临敌轻蔑,心裏总有些不大舒服。

       

        但想起他对付正派群雄伏击,孤身脱困,反而大占上风,使情势轻易逆转,也认同他的自信并非全无把握的狂言。只是没想到世事无常,有朝壹日会跟他站到了同壹阵线,默默躺回被窝,心道:“我这样做,是否也算背离了正道?”合上眼皮,努力使心无杂念,脑内空明。

       

        躺了半天,壹颗心不仅没静下来,反是越跳越兇,想到竟跟暗夜殒这等残暴魔头同处壹室,总觉骇惧。而想到短短几日间经历的壹幕幕突变,每壹件都让她身心俱疲。壹张张脸从眼前闪过,像个模糊的影团。以前睡不着觉,因待在崖顶,四周空无壹人,不知不觉间养成个翻来覆去的习惯。这次怕惹得暗夜殒恼火,连呼吸也不敢稍作大声。

       

        过得久了,头脑微有些发晕,可意识还是分外清醒。万般无奈下,只好用起流传许久的老办法,闭着眼睛数起了绵羊。不知数过几千只,终于有些困意升了上来,空洞洞的脑海中除去白花花的绵羊,又多了些乱七八糟的图像。

       

        拖了不知有多久,恍恍惚惚的似乎又回到了华山。和师兄并肩而立,面前是壹泓飞泻直下的瀑布。朝阳壹无遮挡的投射而下,照耀得她脸上身上都散发出暖意,情不自禁的将头轻轻靠在李亦杰身上,李亦杰也擡起壹臂搂住她。南宫雪神魂俱醉,沈浸在两人难得的温存之中。不久脑中忽然划过壹线灵光:“沈世韵呢?师兄怎麽没跟她在壹起?”

  • 名称:肌肤的纹理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5:0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