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战争肮脏的交易超清在线观看

那蒙面女子壹招壹式都甚是生涩,实力看来和我也差不多,不知她怎敢大言不惭。起初我还觉得这是以众欺寡,有违侠义道的规矩,便想劝师兄们下手轻些,好男不跟女斗。

       

        不料时候壹长,那女子忽将壹柄长剑横在胸前,那剑材质不俗,在阳光下银光闪闪,煞是好看。我被那剑吸引了视线,没留心她随手壹挥,壹道爆裂般的剑气划过……说到剑气,原是不该用到爆裂二字,但在当时的确是我头脑中第壹个冒出来的念头。我眼前同时壹花,等到烟气散开了,只见……只见漫山遍野,躺的都是师兄们的尸体!

       

        我当时真给吓傻了。那蒙面女子以剑拄地,冷笑了两声道:‘哼,不堪壹击!’接着提高声音叫道:‘孟安英,妳给我出来!躲在裏边做缩头乌龟,不敢出来见人麽?妳出来!出来啊!’这……这些实是大不敬,我此时转述,也觉不妥。”深埋下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李亦杰安慰的拍拍他肩。沙齐仿佛得了鼓励,连喘几口气,续道:“我跟几位刚赶到的师哥商量着,总不能让她壹直在山门口叫骂下去,那还成何体统!就有几人自告奋勇去稟报师父,我仍是留下来盯着那女子。她壹连叫过几声,叫得我心脏都揪了起来,忽听身后传来壹声问话:‘何人大胆,在此地喧哗,扰人清修?’

       

        声音不高,却透着股威严,我知道是师父到了,心下壹喜。壹回头,果然看见师父身着壹身布衣,背负双手,高昂着头,目不斜视,慢慢的走了过来,他衣衫粗陋,气势却不减分毫。不似那女子壹身华贵衣饰,跟师父站在壹起,还是像个刚出道的小丫头。又看师父面色红润,显然是克日练功颇有小成。咱们做弟子的见了,也都是喜同自身。

       

        那女子沖着师父昂起下巴,道:‘哦,妳就是孟安英,终于敢出来见我了?’

       

        师父凛然答道:‘孟某生平坦坦蕩蕩,从无不敢相见之人,就连地狱裏的恶鬼,对我也得避让三分。妳来到华山,二话不说,就伤我弟子,天下可也没这个道理,妳倒是说,要如何解决?’

       

        咱们师父是谦谦君子,说话就是有礼貌。那女子却不识好歹,咄咄逼人的道:‘我要见妳,妳就得抛下手头事务,立刻出来见我。我从不等人,这个也是我的规矩。赶上闭门练功,只怪妳自己选错了时机。妳门下这群弟子对我无礼,做师父的教不好徒弟,我来替妳管教,没向妳追讨他们的过失,已是便宜妳了,妳还敢再向我问罪?’

       

        师父哈哈壹笑,道:‘年纪不大,口气倒端的不小!谁指使妳来华山捣乱?’

       

        那女子也冷笑壹声,右手前摊,道:‘谁让妳言行不慎,得罪了人呢?他告诉我说,独夫之过,要全派弟子来偿。孟老儿,妳偷了人家壹本秘笈,时隔多年,其中的功夫,也都练得差不多了吧?现下交还给我,尚可从轻处置,留妳壹具全尸。’

       

        不知是否因我多心,我当时分明觉得,师父的脸上显出了些古怪,却壹闪即逝,答道:‘孟某为人光明磊落,岂会做那偷鸡摸狗之事?妳不要在这裏血口喷人!’

       

        那女子冷笑道:‘装得真像!妳用人家的武功,教妳徒弟去夺武林盟主,再率领各大门派去灭了人家。哼哼,我差点忘了,这正是妳们名门正派的看家本领。敬酒不吃吃罚酒,孟老儿,妳可认得这把剑麽?’说完将长剑斜挑,剑尖指向师父肩头。我盯着剑柄上几颗宝石晶亮耀眼,忽见师父悚然动容,讶道:‘残影剑?’我知道残影剑是武林至宝,竟能给我有幸见到,不禁欣喜若狂。

       

        那女子冷笑道:‘没错,总算妳还有点见识!见了残影剑,还不下拜?’师父凝眉道:‘残影剑壹直是魔教的镇教宝物,怎麽会在妳手上?妳是魔教的什麽人?先教主的大小姐,我以前是看到过的,难道妳是他第二个女儿?’我和几位师哥早就怀疑这女子来历,但师父道破她是魔教妖女,仍感出乎意料。

       

        那女子听师父发问,忽然显得格外高兴,虽然戴着面纱,看不到脸,可从眼睛裏也散发出了笑意,咯咯笑道:‘我不是祭影教的小姐,只是教中的壹个小丫鬟,妳们这些正派弟子连我都打不过,还哪能是他的对手?’

       

        她欺人太甚,师父也忍不下去,沈声道:‘满口话别说的太早了,胜负如何,还得等过招以后才知道!’铮的壹声,师父手裏多了壹把长剑,向那妖女跃去,当头斩下,那妖女舞动残影剑还击。

       

        说也奇怪,刚才看她与众位师哥相斗,武功底子平平无奇,也只会使些笨拙招式。壹等斗上了师父,狠辣的剑招就层出不穷。我不信什麽遇强则强,莫非她先前是有意隐藏实力?但师父亲自动手,就壹定没问题,我和师兄们都从隐蔽处沖了出来,替师父吶喊助威。

       

        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可细究起来,那妖女不过仗着宝剑锋利,论真实武功,咱们师父已经胜了壹筹。又斗过几个回合,师父招式陡然壹变,看剑势路子,不仅从没教过我们,反而和那妖女的功夫有几分相似。我和几位师兄互看壹眼,估计心裏想的都是:难道师父真的偷学了人家剑谱?

       

        具体的烈斗情况,恕我不能详陈。那两人出招壹剑快似壹剑,常常是我兀自乍舌于第壹招的神妙,他俩却已斗过了十余招开外。战到酣处,身形消隐不见,化为两团缠斗的光影。我和师兄们看得提心吊胆,就听‘砰’的壹响,似是掌力交碰,接着两人齐向后飘开,各自落地。师父稳稳挺立,衣袂飘扬,剑尖斜指路面。那妖女则以残影剑拄地,双肩微颤,轻轻喘息。

       

        我们看她动作,都认定是她受了伤,师父打败了她,必能将其生擒,给死去的师兄们报仇,正準备沖上前抓住她,忽见师父的身子晃了晃,灰衣上现出壹块血迹,正在不断扩大,胸口处也在向外渗出鲜血,突然双膝软倒,向后壹仰,我们都吓坏了,才想到去搀扶师父。那妖女挺直腰板,冷笑道:‘哼,壹般的欺世盗名!’又向我们道:‘谁去取来那本秘笈的,从轻发落。’”

       

        李亦杰也“啊”的壹声低呼,道:“那师父……师父现在怎样了?”

       

        沙齐道:“师兄放心,我们已给师父包扎过创口,内服外敷不少灵丹妙药,伤势已控制住了。当时……当时大伙儿都恨透了那妖女,只道她已害死了师父,弒师之仇,不共戴天,纷纷拔出长剑向她攻去。我胆子小,落在了最后,见她出招老辣,怕是师兄们还得重蹈覆辙。我不忍心看,悄悄爬了出来,背起师父溜到壹边,藏在壹棵松树后。

       

        我想好生安葬师父,无意中摸到他鼻息,竟然还有气,原来师父未死!我这可高兴坏了,学着他以前教过的,点了他几处止血穴道,说道:‘师父,形势紧迫,恕弟子冒犯了。’说完将他胸前被血糊在壹起的衣衫撕开,露出伤口,正要替师父包扎,就……就只感颈侧壹凉,壹柄长剑搁在了我脖子上,剑尖直垂到眼前。

       

        我看到剑上滴落的鲜血,不用回头,就知道众位师兄又给她害死了。悲愤交加,恨不得当场在她剑上抹脖子,跟师兄们同生共死。岂料……发现个奇怪现象,残影剑上的血流并没扩散,而是汇聚到壹处,慢慢融入剑身,那就像……就像是给它吸收了壹般。而血迹消失后,宝剑的银光也更亮了些。这简直就是壹把嗜血的魔剑!

       

        我吓得壹哆嗦,竟不敢乱动。听到那女子冷冰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犹如地狱裏来的催命无常,说道:‘先留妳壹命,快到皇宫裏去稟报李盟主李大侠,请他来对付我。’说罢,我就感颈上压力壹轻,她已撤去了残影剑。

       

        我蹲在原地,半天不敢回头,过了不知有多久,扭了扭我板得僵硬的脖子,才看到那女子早已影蹤全无。这壹次……咱们华山派折损大半,各位师兄受伤极重,不静养个几月,恐怕是难以恢复元气。”

       

        沙齐硬撑着说完经过,哆哆嗦嗦的倒了下去。李亦杰忙伸手托住他,安慰道:“别怕,小师弟,已经没有危险了!”转手在桌上狠击壹拳,怒道:“魔教已沈寂多年,此番重出江湖,竟是要重以鲜血铺开壹条道路!可恶已极,却不知为何专拣我华山派开刀?”猛然间想起壹事,心口壹热,脱口问道:“那雪儿呢?她有没有事?”

       

        沙齐壹怔,神情微显讪然,道:“师兄,我们都知道妳关心南宫师姊。可是她……她……确是不大好……”李亦杰怒道:“这群狗崽子,竟连雪儿也不放过?”

       

        沙齐更是尴尬,道:“也不全是。我和师兄们安置好了师父,大家坐下来商议,都说南宫师姊虽有面壁终身的严罚,但现今情况特殊,我师门面临灭顶之灾,她同是华山弟子,理应与大伙儿共患难。于是就上峰去寻她,可是等我们爬到了峰顶,就看到……看到……”说得声音颤抖,眼神躲闪。

       

        李亦杰眼中蓦的出现了南宫雪满身鲜血,虚弱的躺在地上,失去知觉的画面。惊道:“她……怎样?”

       

        沙齐道:“峰上空空如也,南宫师姊竟然不见了!不过……不见蹤影,总比找到尸体好些……现在师兄们中间有些传闻,讲得很难听,我当然相信师姊,可是……”李亦杰道:“他们说些什麽?”

       

        沙齐道:“师兄们说……说师姊和魔教妖人是壹早就串通好的。否则怎麽他们刚壹攻山,师姊也同时不见了?”

       

        李亦杰震怒打断道:“壹派胡言!”沙齐吓得身子壹缩,道:“是啊,大家都是同门,互相编排又有什麽意思?我也常劝他们说,南宫师姊不是那种人。他们渐渐给我说服了,又说是魔教妖人抓走师姊,想借机拉拢青天寨。师兄,妳不知道,青天寨的陆大寨主曾在武林公然放出过话来,说师姊是他的……他的……压寨夫人……还有师兄说,那两批人马不是壹路的,根本就是青天寨绑架师姊,出自他们当家的命令。”

       

        李亦杰原地转了几圈,心乱如麻,道:“没错,陆黔对雪儿壹直贼心不死,定是他派人搞的鬼。这小子现在也待在宫裏,我这就去寻他理论!”

  • 名称:女人的战争肮脏的交易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0:0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