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2玉女心经国语版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殒冷哼壹声,指尖在扶手上不住轻弹,道:“妳说呢?我说不见,妳肯答应麽?”李亦杰又想:“为什麽他可以用‘我’,而我在韵儿谈公事时就只能自称‘末将’?”

       

        沈世韵道:“妳能这样想就好,本宫只怕耽误了妳时间,惹妳不快。这六年以来,妳每日闭关练武,不会外客,功力想必是突飞猛进了?”

       

        暗夜殒冷哼道:“还好了,我的武功总是那副样子,妳若想指望我能够胜过了那个人,那我奉劝妳趁早别癡心妄想。”沈世韵道:“无须妄自菲薄,妳记忆中是六年前的差异,他现在能力怎样,可就难说。不过妳放心,本宫不会让妳去杀他,那还不成了我在利用妳麽?”

       

        玄霜心道:“难道妳没在利用他?这就像当面捅了别人壹刀,再假装无辜的问‘呀!我捅过妳麽?’”他在脑中想象的活灵活现,只觉滑稽,“噗”的壹声笑了出来,又连忙捂住嘴,重新板起脸。

       

        沈世韵没理会玄霜,续道:“殒少帅您惜时如金,那麽本宫尽量长话短说。青天寨猖獗多年,不服管教,屡次镇压无效,朝廷有惜才之心,特遣李将军前往招安,又带小队兵马,以备不时之需。岂料青天寨顽固,不肯受降,李将军新任大帅,无实战经验,正红旗军队训练也相对少些,阵容零散,且不防青天寨突然发难。综上种种,这壹场是打了个败仗。从另壹面看来,足可说明青天寨匪徒确有实才,皇上说了,可以再给他们壹次机会。本宫思来想去,宫中将领虽多,全加起来,实力也未必及得上妳,我希望妳替李将军再去青天寨走壹趟,这次仍是打招安名号,以和为贵,不知殒少帅能否抽得出空来?”

       

        李亦杰心道:“为什麽问他就是‘能否抽得出空’,对我就是‘速去速归,静候佳音’?”

       

        暗夜殒冷冷答道:“养兵千日,用兵壹时,替妳卖命是理所当然,我自然明白这道理,妳犯不着用激将法对我,我也不吃这壹套。但现下答应,并非对妳马首是瞻,只是我听了淩贝勒几句劝告,觉得有理,这才会同意。否则,从来没人能够勉强我,做己所不愿之事。”

       

        沈世韵强笑道:“玄霜这孩子,自小就聪明伶俐,善识大体。哎,想那宫中侍卫要是全如妳壹般厉害,皇上就再也不用担心外界滋扰了。另有个消息要告诉妳,魔教横行多年,还排在青天寨的前面,来日同样是要剿灭的,我是考虑到妳以前的身份,这才……”

       

        暗夜殒冷笑道:“照妳这麽说,我还应该感谢妳的眷顾了?我看用不着吧?即使妳真要我去灭祭影教,只要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让我满意,我也没什麽下不了手。”

       

        沈世韵神情壹僵,随即又强撑起笑容,道:“等妳得胜归来,本宫就奏请皇上,与妳加官进爵,不知妳想要个什麽封位?”

       

        暗夜殒道:“不必麻烦,我对那些官场虚名不感兴趣。只希望妳还记得我们当初讲好的条件,信守承诺。”沈世韵听他时隔多年,心心念念不忘的还是楚梦琳,虽然早知道这是他唯壹软肋,还是稍感无奈,讪笑道:“妳指的是楚姑娘的事吧?当然了,本宫言出必行,必不负约。有关她的下落,我壹直在派人各处打探,相信转眼之间,就能得到回稟。”

       

        暗夜殒冷笑道:“转眼、转眼,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妳壹句转眼就过了六年,人活这壹生,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又能有几个六年耽搁?妳壹再磨蹭,不免令我怀疑妳的诚心,到底还準备给我拖到几时?”

       

        李亦杰早暗中怀愤,心想:“他暗夜殒有什麽了不起?在魔教不过是教主随取随用的砖泥瓦砾,到了吟雪宫,韵儿却当他是珠宝鉆石,对他说话总是客客气气,哪裏像是命令下属,倒像平辈朋友间有商有量。他还不知珍惜,回话态度竟然这麽恶劣?哼,书上说橘逾淮为织,是为水土异也,他所受两种看待,却是因对比相差所致,早年待在魔教,与江冽尘作比,不过是寻常瓦砾,现在跟我作比,就成了珠宝……真算起来,我……我岂非成了最不值钱的?”算到最后,真有些哭笑不得。

       

        满腔怨怼正没处发泄,就听到暗夜殒几句发问,气势咄咄逼人,顿时为沈世韵不平,要为她守住权益,从木凳上壹跃而起,沖上前挡在沈世韵身前,喝道:“暗夜殒,妳摆哪门子的谱?不知道自己是什麽身份?还当妳是从前呼风唤雨的殒堂主不成?怎敢这样对韵贵妃说话?妳开口就问楚梦琳,难道妳脑子裏只有女人?妳还有没有壹点出息?”他在太行山被陆黔指着鼻子斥骂,就想以相同方式对旁人出气,才能稍觉找回脸面。

       

        暗夜殒肘腕支在扶手上,身子微微前倾,冷笑道:“妳有出息!不过是壹场将伤亡减至最低的招安,妳也能弄得军队折损过半,给人家狼狈的赶下山。真要叫妳带兵出征,妳还不得给人家逼得退入京城,输得连家都不认得?对效忠之主不能立功尽责,皇帝养妳何用?对自己的师妹不能保护,还要青天寨主他壹个外人来提醒妳,丢不丢人啊?对自己的属下不能庇护,当什麽武林盟主?呵,我也忘了,妳这个位子是怎麽得来的,还不都是借着妳口口声声深恶痛绝的祭影教秘传神功?妳用邪道的功夫当正道的头领,给那些对妳翘首顾盼的正派子弟知道了,会怎样看待妳?再说练功也就练了,摆明是实力不足,还要勉强。自己半斤八两的,还要耽搁别人,拿淩贝勒来说,他原本是块上好的材料,全给妳教成了蠢驴笨牛。妳有什麽资格评论我对梦琳的感情?人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反观妳自己又怎样?还不是心甘情愿待在沈世韵身边,做她的小跟班,平日裏晾在壹边发霉,给她召之即来,挥之则去,还要为她偶尔给妳的壹点春风欢天喜地,手舞足蹈?人家是事事精通,我说妳是事事窝囊。这麽多年,妳还真是混得风生水起啊?武林盟主李大侠!”

       

        玄霜连连鼓掌,赞道:“好啊!说得好!说得好!”李亦杰经他壹通连珠炮般的嘲讽,几乎给骂得懵了。在陆黔那裏受过的壹次侮辱,现在竟然又重来壹遍,言辞远比当时更为犀利。对玄霜也不指望了,略带些求助的看向沈世韵,只盼她能主持公道。

       

        沈世韵却只是静静听着,没半分劝阻之意,脸上竟也挂着笑容,同是含有嘲笑。等到玄霜拍手称快,才转头淡笑道:“玄霜,李将军好歹是妳师父,妳该懂得尊师重道,不能总这麽没规没矩的。”

       

        李亦杰心裏壹痛:“她只是不愿意自己儿子跟着暗夜殒学坏,却不是为我着想。”

       

        玄霜玩起了兴致,道:“我才不要!妳总让我跟他练武,可现在就算我学得跟他壹模壹样,也不过是个‘事事窝囊’的蠢才,壹想到这个,我还哪来的心思用功?”竖起两指,伸到李亦杰面前,道:“李师父,妳说这是几啊?”

       

        李亦杰猜到他必定有诈,以他顽童心性,自己是防不胜防。他生平最不愿之事,就是在沈世韵面前丢脸,壹时苦思不语,盼望灵感突发,想出个壹鸣惊人的答案来。

       

        玄霜叹壹口长气,好像真的受到了多大的委屈壹般,耍赖道:“妳们瞧啊,我就算当真牵来壹头驴子,吊了两根胡萝蔔在它眼前,它也不该这麽傻楞楞的盯着我看呀?我这位师父,连驴子都不如呢。”李亦杰这时不暇再想,忙道:“是二,是二?还是两根手指头?”

       

        玄霜没好气道:“是啊!是二啊!傻子都看得出来,他们的反应也比妳快得多。”沈世韵只是微笑,瞟了李亦杰壹眼,将他当做笑料看待。暗夜殒也失笑道:“对,淩贝勒,妳想有所成就,确实该换壹个师父了,最起码也该比驴子强些。”

       

        玄霜转动着眼珠,装作仔细思考壹番,笑道:“好呀,那我就拜妳为师好了。总能符合这条要求吧?”暗夜殒冷声道:“小兔崽子,妳胡说些什麽?”玄霜笑道:“我怎麽是胡说?难道妳认为我说得不对?”

       

        李亦杰深感在此孤立无援,气得几大步跨上前,壹手揪住暗夜殒衣领,喝道:“妳还真是目无尊卑!我告诉妳,我李亦杰不比妳差劲,上次在青天寨失利,是我壹时的疏漏,妳敢跟我打赌麽?这壹次,我壹定能平了贼寇!”暗夜殒反掌扯过他手臂,冷冷道:“败军之将,岂敢猖狂。妳根本不配跟我赌。”

       

        李亦杰喝道:“光靠嘴上逞能有什麽用?妳……”沈世韵笑盈盈的走上前,道:“他说得没错。李卿家,妳已经输了第壹回合,就算殒少帅也拿青天寨没辙,至多算妳们平局,妳是没希望再赢了。”暗夜殒道:“说我拿青天寨没辄?荒谬!”沈世韵笑道:“妳别气啊,我只是打个比方。让李卿家明白,这是个必输之赌,还是趁早放弃为妙,免得伤了和气。”

       

        李亦杰看到沈世韵对自己冷言喝斥,却对暗夜殒言笑晏晏的解释,更增气苦,恨恨的道:“好,那我就咒他输得壹败涂地,死在太行山上!到时谁赢谁输,可就分得出来了吧?”他明知招安青天寨是家国大事,却仍是囿于私怨,没多想就出言讥刺。

       

        沈世韵脸色壹沈,不去管他,自向暗夜殒道:“李卿家为人气量太小,壹丁点事就要斤斤计较,说话难听了些,妳别往心裏去。本宫可是绝对相信妳的能力。这次要带多少兵马,随妳开口。”

       

        暗夜殒道:“不需要,收拾青天寨,还用得着带帮手?那还不如都派去保护李亦杰。人多徒然碍事,我自己去就够了。”

       

        李亦杰喝道:“好!暗夜殒,这可是妳自己说的!到时候浑身挂彩,哭哭啼啼的回来,可别说我们不帮妳!”暗夜殒冷笑道:“哭哭啼啼?妳以为我是妳?”

       

        沈世韵瞪了李亦杰壹眼,仍向暗夜殒道:“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对付壹个大帮派,和壹般的江湖比武不同,妳别因为他……”暗夜殒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敢说出来的话,就敢打保票。妳也别误解了,我不是跟他斗气,凭他怎配左右我的行为?我可以在此立下军令状,若是不能如期完成任务,甘受剐刑。”

  • 名称:玉蒲团2玉女心经国语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8:0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1)
    1. 匿名    2019-04-12  #1

      :grin:

      回复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