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欲海3超清在线观看

程嘉华答道:“谢师父关心,胸口还有壹点疼,待会静坐调养些时,想来也就没事了。就凭那个李亦杰,还不足以伤我。”他在人前称陆黔为大寨主,而私下交谈时,却是师徒身份。

       

        陆黔微笑道:“别的没学会,先说起大话来了?临敌时妳尽可羞辱对手,但千万记住,永远不要小视了敌人。李亦杰武功在妳之上,更何况那壹掌用上了魔教内功,他虽练不纯熟,所含阴劲仍是非同小可。妳还是尽早去运功调息,如有不适,要立刻提出,壹旦震伤脾肺,那就麻烦了。晚上的庆功宴,妳自加考量,如果身体吃不消,可不必出席。”

       

        程嘉华道:“是。这壹战咱们赢得漂亮,众弟兄都辛苦了,弟子身为二寨主,不到场勉励,总有些说不过去。”陆黔道:“是啊,妳也跟我壹样,行事死撑面子。随便妳了!记着别勉强就行。”

       

        李亦杰无精打采的下了太行山,自忖有负厚望,不愿回宫复命,想着能拖壹时是壹时,跟随济度进了壹家酒馆买醉。

       

        几杯酒下肚,李亦杰长叹壹声,道:“简郡王,上山前妳壹直瞧我不起,觉得我是个借裙带关系向上爬的人,那时我还不服,没成想任务办成这般……壹败涂地,再辩已是徒劳,我在妳心裏的窝囊印象怕是定格了。但眼下咱们不该互相责怪,应当痛定思痛,琢磨如何向皇上和韵贵妃娘娘回稟,才能将罪过减到最轻,总得先统壹了口径……”

       

        济度与他这次出生入死,话裏的冷嘲却分毫不减,道:“难道李将军每次打了败仗,首先想的不是弥补缺失,而是狡辩脱罪?这没有什麽好商议的,妳是主帅,众位将官事事遵依妳的命令,才弄得个满盘皆输,我也能将责任推得壹干二凈,还担心什麽?”

       

        李亦杰听他前半句教诲,本是羞愧得面红耳赤,听了后半句,气往上沖,不悦道:“简郡王,妳教育我时头头是道,到了自己这边,却怎地明知故犯?咱俩现在是壹条绳上的蚂蚱,祸福与共,妳怎能将罪过全栽到我身上?凭良心讲,妳们听从过我的命令没有?”

       

        济度壹拍大腿,道:“妳听我说,此计大妙!妳从没统率过兵、打过仗,缺乏经验,那也怨不得妳。皇上只能怪自己挑错了人,不可能再追究什麽,这是咱俩同时脱罪的极佳借口哇!”

       

        李亦杰摇了摇头,道:“那陆黔是强盗头领,说的不少话都是存心辱我,但仔细想来,却也发人深省。生而为人,就该做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从细微处而论,首先该有勇气,有担当。妳说的也很对,错误不宜掩饰,而应正视,青天寨不除,武林与朝廷总无宁日,最好还是想个法子,从根本上解决癥结。”

       

        济度灌了几口酒,冷笑道:“想赶在面圣之前降服青天寨,也不是没有办法。事在人为,就看人是否肯为。”李亦杰喜道:“真有方法?那妳也不早说?是什麽?”济度道:“此事成与不成,关键就在于……”擡起壹根手指,缓慢上移,举到李亦杰鼻梁,道:“妳。”

       

        李亦杰奇道:“我?”看了看四周,确认身后并无他人,仍是难以置信。指着自己的鼻子,又问了壹遍:“妳说的是我?”济度道:“不错。妳们武林中人,最讲究的是言出如山,不论是英雄,或是枭雄,都是壹样的,是不是?”

       

        李亦杰怔然应道:“是——”仍不明他意下何指。济度道:“那就好了。刚才在太行山上,陆大寨主曾亲口许诺,只要妳李大帅将令师妹送给他为妻,他就会依言归顺。咱们即刻动身,前往华山,接到人后再与他旧事重提,或许还来得及。”

       

        李亦杰大怒,拍案而起,道:“这是什麽话?妳竟要我为了壹己荣华富贵,出卖师妹?我虽无法对雪儿有情,却不可对她无义!此话往后再也休提!”

       

        济度劝道:“我知道她是妳想保护的师妹,但说白了,她也不过是壹个女人,与平定乱世的大业相较,两者孰轻孰重?古有昭君出塞,霸王别姬,雪儿姑娘若知晓自己身系重责,以她壹人,能换取百姓和乐,定会深明大义,做出牺牲。退壹步讲,她能帮到妳这个情哥哥,也壹定是欢喜的。妳还没有问过她的看法,就在这边忙着回绝,是否太操之过急了?再说我看陆大寨主的样子,对雪儿姑娘是诚心爱慕,让她嫁过去,想来也不会受委屈。”

       

        李亦杰怒道:“不要说了,我不会拿雪儿壹辈子的幸福去换取功名利禄。我李亦杰就算再浑,也浑不至此!这种事情我不会做,也不屑做!”

       

        济度见难以说得他动,冷哼壹声,也站起身道:“那麽李大帅就抱着妳的高尚节操,死守壹辈子吧!且看它是能给妳填饱肚子,还是能给妳裹衣御寒?反正万岁爷怪罪下来,受罚的是妳,不是我。我在替妳想办法,妳还不领情?我倒想问问妳,什麽是妳师妹的幸福?在华山绝顶,面壁终老就是幸福?妳之所想,未必是她之所愿,我倒觉着陆大寨主有些话说得挺对!”说完仰脖将壹壶酒喝干,酒壶在桌面重重壹敲,转身而去。

       

        李亦杰端起酒碗,陷入沈思,仰头喝壹大口,脑中逐渐昏沈。他在众人面前,始终是直言相告,论到扪心自问,所爱也确是沈世韵无疑。南宫雪是壹起长大的小妹妹,要说毫无感情,自是不实,但也只是兄妹之情。

       

        她被罚面壁思过,自己当时正跟着胡为,进宫探望沈世韵,随后就在吟雪宫定居。他认同这惩罚过重,却从没去找过师父求情,确是不假。自语道:“当真是我做错了?雪儿以韶华妙龄,困居崖顶决计不会快乐,但嫁给陆黔,难道就是她的归宿?”

       

        心口忽如大锤重击,冷汗也要流了出来:“不错,我哪有立场替她做主婚姻?陆寨主也是壹表人才,武功不弱于我,又懂得疼惜她,雪儿为何就不能爱他?六年前……六年前雪儿不也正是为了让他免于淩迟之苦,将他击下山崖,这才受到师父责罚?难道他二人确已两情相悦,只是我壹人夹在当中,剃头挑子壹头热?如果她知道陆大寨主还活着,且仍对她念念不忘,要娶她做夫人,她是否会欣然应允?”

       

        想到南宫雪极有可能已然移情别恋,胸口就如同压着壹块大石头,沈甸甸的透不过气来。继而又想:“李亦杰,妳果然自私,不爱雪儿,还不準她另爱别人?妳何能之有,让她壹世对妳矢誌不渝?她找到了爱人,妳不仅不该难过,还应该祝福她才是。做师兄的,不能阻碍师妹……寻找真正的幸福!”

       

        握紧了双拳,许久才痛下决心,向店小二要来纸笔,打算写信向师父说情,并让他速遣南宫雪前来京城。语句编排诸多不满,每每词不达意,心酸难抑。重写了几遍,才算满意。

       

        程嘉璇直等到李亦杰走出酒馆,才从角落中擡起头,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她壹早就待在此处,听到了李亦杰和济度的全篇交谈,后来见他果真动念将南宫雪送给陆黔,只为讨好沈世韵,却还要假惺惺的说放她寻找幸福。心道:“我本还觉着李师父宽厚正直,玄霜耍鬼整他,我也曾代为不平。哼,知人知面不知心,原来他是这样的人,白费了我的同情心!”撅了撅嘴,起身离开酒馆,四面望望不见了李亦杰蹤影,也没在意,顺路前行,转入摄政王府。

       

        多尔衮壹见她进来,立即遣退侍从,指着桌前位子,道:“坐。”也不同她客套,头壹句便直奔主题,问道:“这次妳跟随祭祖,可有探得线索?”程嘉璇低声道:“义父料事如神,韵贵妃的目的果真是七煞至宝。女儿亲眼见到其中两者,唯憾天资愚钝,未能得手。现都给她带回宫中,秘密封藏,防守严备,我前往打探几次,总寻不到机会,又不敢贸然行窃,暴露了自己。”

       

        多尔衮道:“这也不怪妳。想那韵贵妃效率真是出乎本王意料,当年和硕庄亲王合江湖友人相助,陆续拖了十余年,才找到三件宝物。此番祭祖短短数日,韵贵妃竟能连得其二,她刚进宫时,本王就看出她不安分,现在视来,果然是个劲敌。”

       

        程嘉璇道:“青天寨与建业镖局也曾插手搅和,出动大批人手强抢硬夺,韵贵妃处于重重包围之中,仍能安然无恙,的确是不容小觑。断魂泪与绝音琴皆是间接从古墓取得,可惜没能见到索命斩,推算起来,藏在冥殿中的可能性还是最大。”叹口气道:“义父,咱们下壹步该怎麽走?首先还得派人再去古墓裏搜,但看韵贵妃能力,绝对有本事将七煞至宝找齐,女儿仍待在她身边,是要我多给她制造障碍,阻挠她寻宝,还是从旁加以援助,等到集齐之后,再顺手牵羊?”

  • 名称:纵情欲海3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4: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