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不住的疯情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那中年人道:“妳不记得,兄弟们可都没忘。我就来给妳提个醒儿,妳亲口答应过老寨主,会秉承他的遗誌,将青天寨发扬光大,壹等时机成熟,就带着大伙儿攻入京城,把鞑子都赶出中原,让咱们也能捞个皇帝、王爷当当。言犹在耳,言犹在耳啊!妳此时背誓,老天爷整治不着妳,可人终有壹死,妳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老寨主?”

       

        陆黔道:“我有自己的苦衷,妳们是不会明白的。”

       

        另壹名青年拔刀出鞘,冷笑道:“妳有苦衷?妳有什麽苦衷!”转动刀尖指向暗夜殒,道:“就是因为这个人了,是不是?他说什麽妳就听什麽,他是妳老子还是妳亲爷爷?我们这裏每人上前壹刀,也足够将他碎尸万段!青天寨门规,战场上不得有壹个逃兵,就是战死,也绝不投降,绝不后退壹步!反正只要杀了他,就没这麽多鸡零狗碎的混账事,大伙儿并肩上啊!”

       

        暗夜殒淡淡道:“陆大寨主呵,妳这群手下有些冥顽不灵,妳趁早做做他们的工作。”陆黔赔笑道:“是,小人这就做工作。”转身道:“各位兄弟……”

       

        程嘉华冷笑道:“哪用得着这麽麻烦?”长剑出鞘,绕掌舞出壹团光影。几名匪徒不及应对,也没想过二寨主竟会对自己狠下杀手,俱是壹剑封喉,鲜血四溅,兵器抛了壹地,或仰或俯,前后栽倒。陆黔惊道:“妳……妳……”程嘉华剑尖递出,指在尸首圈子正心,冷声道:“都给我看清楚了,谁再敢冒犯殒大王,说壹字拒绝招安,动摇民心的,这裏几个就是榜样!”

       

        暗夜殒道:“小子,有出息。”程嘉华躬身道:“多谢殒大王夸奖。”

       

        人丛中转出壹名紫衣老者,怒目圆瞪,将手中拐杖在地上重重壹顿,喝道:“程嘉华!”那老者名叫姬商,是老寨主的结义兄弟,在帮中极受敬重。程嘉华斜了他壹眼,神态轻佻的道:“原来是姬老爷子发话了,不知有何见教?”

       

        姬商鼻孔中连喷粗气,举起拐杖,指着身前壹块空地,怒道:“妳还记不记得,当年妳跪在这裏,磕破了头,恳求大寨主收妳入伙,正是我极力反对!我看人壹向很準,听妳说话的语气,不过是个逞壹时之勇的莽夫。透过妳眼神深处,躲躲闪闪,鬼鬼祟祟,天生的奸猾胚子,无事时各自安好,大难来时,第壹个飞的就是妳。后来妳抛弃师父,被陆大寨主收为弟子,还封妳做二当家,仍是我在旁劝阻!俗话说得好,壹日为师,终身为父,那位崆峒派的道长传授妳武艺,不异于妳的第二个爹,妳为了图谋利益,连他都可以轻易背叛,为人徒不尊恩师,为人子不尽孝道,小事看大,让我更确定了先前的判断,妳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可惜大寨主看不分明,不听我的劝告,壹意孤行,我也只有扼腕叹息。不过公正些说,山寨能有如今光景,的确是少不了妳的功劳,我这才稍感欣慰,希望是我杞人忧天。谁能料想,注定发生之事终究避无可避,妳就想攀附高枝去了?老寨主壹手创办青天寨,穷尽毕生的心血!竟然就毁在妳们两个小畜生手裏!算啦,只怪我们太愚,当了壹回东郭先生,餵大了两匹养不熟的狼!”

       

        程嘉华冷冷的道:“妳说话当心壹点。我念妳是寨中元老,又年老体弱,待妳客气些,却不代表妳可以倚老卖老,少条失教,与众不同!我不是在毁青天寨,而是在拯救妳们。难道各位的心愿就是在这裏当壹辈子的土匪?常言道,民不与官斗,起义不成,就是掉脑袋的事,我现在给大家指点壹条明路,肯不肯走,就看妳们的觉悟如何了。”

       

        姬商怒道:“不用妳来警告老夫!我当自行了断,众位弟兄也都听清楚了,我死以后,就将我尸身火化,将骨灰撒在太行山顶,让我亲眼看看妳们这两只昏狗的下场!宁可我死,也不準妳脏手来碰壹碰我遗体!只可惜……老夫当年随着老寨主创立青天寨,眼看着它由卑至巅,又由盛转衰,这也足够,足够啦……”话声甫绝,身子晃动几下,向后瘫倒。

       

        几名距离近些的喽啰叫道:“姬长老!”抢上相扶,见他心口插了壹柄短剑,直没至柄,探试鼻息,已自气绝。姬商在寨中名望颇尊,顿时满山大放悲声。陆黔想起继位以来,多是姬商在旁辅佐,不以他年轻识浅为怪,不厌其烦的耐心讲授,如今含恨而死,却还在误会自己是个卖友求荣的小人,怕是将他与程嘉华归为了壹类。

       

        程嘉华朗声道:“姬商畏罪自尽,妳们觉得这是有骨气的做法,值得效仿的麽?错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他死了化成壹捧灰,还是改变不了眼前事实。谁想追随他的老路而去,尽管请便!”众匪咬牙切齿,都恨透了眼前三人,只有陆黔心虚地回避着壹道道满怀仇恨的视线。

       

        暗夜殒壹挥折扇,道:“想找死还不简单?不过奉劝妳们,要寻短见的最好壹批死绝,否则几万号人跑到我眼前,逐壹自杀,那还不知要死到几时去。”陆黔心痛如绞,哀声道:“殒大王,就算是小人求您了,我山寨中的弟兄都是些无家可归的穷苦人,求您开恩,允许他们留在此地繁衍生息。大不了,让他们立下重誓,终生不会去向皇室寻仇!”

       

        暗夜殒冷哼道:“妳的面子,比天还要大。”壹名喽啰啐了壹口,骂道:“不用妳假好人!要杀就杀,他有本事把我们全杀了,凡是走漏壹个,日后要他夜夜睡不安稳!”

       

        程嘉华冷哼道:“陆大寨主,人家不领妳的情呢,妳还要为他们请命?”陆黔怒道:“这裏没有妳说话的份!”程嘉华撇了撇嘴,单掌壹摊。

       

        暗夜殒怒道:“我说怎样就是怎样,不準妳跟我讨价还价!这群蠢才真如附骨之蛆,以为我不敢杀他们?”

       

        程嘉华神秘的壹笑,道:“殒大王,小人有办法。”从怀裏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壹甩手掷向殿宇屋角,遂将另壹支撒落于地,瞬间蹿起半人多高的火苗,熊熊燃烧。程嘉华道:“先毁去他们落脚之处,断了后路,其后是要下山,还是留待跟青天寨共存亡,就是他们的自由了。”陆黔怒道:“程嘉华,妳……妳疯了?我没有亏待过妳,妳真要毁尽青天寨而甘心?”

       

        暗夜殒眼望半边天空尽被火光映红,脸上现出些凄苦神色,想起了当年江冽尘火烧无影山庄的情形。实虚场景已然模糊,喃喃道:“够狠的啊……妳真能下得了手?”想到沈世韵称江冽尘所求不得,由爱生恨,故意陷害楚梦琳,六年间总在反复思量,虽对玄霜说早已释怀,但深心还是存有壹半怀疑。

       

        程嘉华道:“要成就传世伟业,理应不受任何情感羁绊。什麽亲情、友情、爱情,全是拦路石,在权益面前,统统都得让道!”暗夜殒脑中壹震,沈声道:“说什麽?妳在讽刺我?”

       

        陆黔心中壹喜,暗想:“臭小子邀功心切,马屁拍到了马脚上,我看妳怎麽收场?暗夜殒爱煞了楚梦琳,为她连命都可以不要,饱尝情爱之苦,妳现在跟他说这种话,不是讽刺又是什麽?”

       

        程嘉华头脑灵活,道:“小人的意思是说,还属殒大王最了不起。旁人是因情势所迫,不得不加以取舍,但您却做得到两手不误,江山美人尽拥在怀。”暗夜殒心中苦涩,道:“算了。妳很好,作风够狠,像我。这就走吧。”擡步绕开众匪,快速前行。程嘉华连忙追上,在他身边搀扶着,喜道:“依殒大王尊意,是同意收下小人为徒了?”

       

        暗夜殒冷冷道:“即使出自我亲口所言,别人想要转述,也须得做到壹字不差。但我没有说过的,不允许私自揣摩编造。”程嘉华道:“是,小人遵命。”

       

        暗夜殒道:“实话跟妳说了,在我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之人,我壹概不屑入眼。人不可无傲骨,如果首先将自己定位为奴才,谨小慎微,行事全看主子的脸色,谁还能瞧得起妳?人生而无高低贵贱之分,此中差别,都是妳们甘愿造成的!现今局势即是弱肉强食,要想赢得尊重,就该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因此身为弱者,根本无需乞讨公平。”

       

        程嘉华习惯性的刚要应声,总算及时忍住,将鸡啄米般的颔首改为重重壹点头,道:“嗯,有理,我明白了!”

       

        陆黔望着火苗攀到了房檐,阵阵热浪扑面而来,再想救火也已不及,用力跺壹下脚,从包围上的火圈中闪出,叫道:“各位兄弟,妳们誓死忠于青天寨,虽然并非是对我忠心,但我陆黔在此,还是要向各位道谢。我只说几句话,程嘉华是寨中叛徒,可有壹件事他说对了,好男儿身死疆场,马革裹尸,确是死得其所。但在此地糊涂送掉性命,又有何益?如果求死能够保住青天寨,不消多说,我也拿刀陪妳们抹脖子!像姬长老这般当众自尽,我承认他死得壮烈,妳们也得承认,他死得不值。这世上什麽东西最宝贵?还不是自己的性命?人死万事皆空,还谈什麽守护理念?妳们可以说我贪生怕死,不错,我是想活着,活着才能拥有希望,拥有梦想!尽管我如今受尽唾弃,仍劝各位好自为之,妳们死后壹了百了,却不想想妳们的父母妻儿,白发人送黑发人,该是怎样的凄惨?咱们起义,不就是为了亲戚朋友,乃至全天下苍生过上好日子?难道只是为我们自己?”

       

        正说着话,壹簇火苗烧上裤脚,陆黔擡腿在地上狼狈的壹拖,道:“言尽于此,大家自己好好想壹想吧!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说着快步追赶程嘉华与暗夜殒而去。众匪先前情绪激昂,此时面对燎原大火,却不是人人有足够胆量直面死亡,没多想也跟随下山,此时队伍散乱,几具尸身孤零零的躺在山顶,再无人记着背负。

       

        行到半山腰,陆黔忍不住回头,见整座殿宇几乎烧成了壹团大火球,火势已蔓延到了房梁,正盘绕在刻有“青天寨”三字的黑漆牌匾上,跳动几下,席卷而上,将最后的壹个“青”字也吞没不见,山顶空地的大火慢慢阻挡了视线。料想不出几年,再有后人前来太行山,或许就连房屋的灰烬也看不到了。

       

        自己曾在此当过六年的大寨主,呼风唤雨,出尽了风头,而今壹日之内化为飞灰,寨主生涯就此终结,入宫后前途未蔔,颇费思量。深感人生无常,朝不保夕。他向来无情无义,此时也不禁眼眶湿润。

  • 名称:挡不住的疯情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2: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