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李亦杰双手齐出,扣住他脚踝,玄霜人立而起,此时所处比李亦杰还高了些,大模大样的双手下捞,取他头顶石块。李亦杰稍壹偏头,为他这招随机应变的灵活劲赞壹声:“好!”还没等他得手,双掌便是向外壹推,玄霜向后平平飞出,因方才乃是直立,落地时也远不及先前的狼狈。但这壹声“好”也惹得玄霜不满,心道:“妳倒挺悠閑!跟我比武,还在拉教导徒弟的臭架子。”

       

        又拆数招,玄霜渐感力不从心,他先前大声报出次数,也是为成功后向师父炫耀壹番,然而这比法也没自己料想的容易,久攻不下,连声音也不再响了。此时早拆过了十招,玄霜却仍在奋力苦战。李亦杰见他习武专注,平日裏难得有此较技良机,也不忍打断。

       

        玄霜虽知李亦杰刻意容让,但战局若是拖延过久,即便得胜也是面上无光的很。明的打不过,尽可在暗地裏耍些小花招,否则何来“兵不厌诈”壹说?

       

        想到每当他提起韵贵妃,脸上总不自觉的现出温柔笑意,相处时也总是百依百顺,既恭敬,又似有所顾虑,不敢过于亲昵。虽然不知他们是何关系,也定能借此做些文章。壹阵挥拳猛攻,扰乱他心神,继而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师父,您跟我额娘很早就认识了是麽?”

       

        李亦杰闻言壹怔,他如今处境尴尬,玄霜是心上人的亲生骨肉,可孩子的父亲却不是自己,每次面对玄霜,怨也不是,疼也不是。有时想将他举到头顶,像个奴仆般的伺候他;有时看到他心裏就阵阵发苦,连话也不愿对他多说。不管怎样,有关沈世韵的话题总是尽量避免在他面前展开。现在听他开口发问,不免神魂不属,讪讪的答道:“啊……唉……算是吧……”

       

        李亦杰面上藏不住事,玄霜稍壹打量,便知这句问话给了他极大刺激,并已準确切中痛处,暗自得意。打铁要趁热,加紧追问道:“有多早?”李亦杰刚要张口,眼睛忽被树荫间射下的阳光晃得壹花,肩上挨了壹拳,神智倒清醒过来,面容壹肃,喝道:“乱讲什麽?与高手过招竟敢胡思乱想,岂不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玄霜心道:“我便是要捉妳的可乘之机。嘿,妳堂而皇之的自称高手,真不害臊。”李亦杰又开始了千篇壹律的训诫,道:“比武时生死系于壹线,即是切磋,也不可轻忽。当时应通达物我两忘,眼前只有对手,他的攻势,须得下意识的抵挡,见招拆招。全副心思,都要集中于窥探破绽,在间不容发之际,出手制敌,让他不能抵挡。”

       

        玄霜才没心思听他老生常谈,脑子裏转着各般念头,猛又听李亦杰大喝壹声:“这是第几招?”

       

        玄霜道:“唔,大概是第七……啊,不,或是第六……我也记不得了!”明白装糊涂也拖不了多久,还得设法速战速决,仓促间想不到什麽好主意,双眼瞪大,看着李亦杰身后,假装吃惊的叫道:“咦,额娘,妳也来瞧我们比武了?”说完深感幼稚,恨不得抽自己壹耳光,将这句傻话吞回肚裏,垂着头无地自容。

       

        然而再精明的侠客,壹碰上与自己心爱女人相关之事,也会失了冷静,心甘情愿的堕入圈套,这个被千百人用滥的小计谋再次骗过了李亦杰,他大喜回头。玄霜知道机会只有壹刻,刚见他脖颈偏转,立即蹬地跃起,脚底与他脑袋同高时,上身后仰,与地面平行,双腿壹前壹后,左腿伸直,右腿蜷曲,踢向他头顶石块。

       

        待李亦杰醒觉中计,已不足救,石块飞离头顶,李亦杰忙伸手去捞,玄霜右腿弹出,将他手腕踢偏。身在空中,忽的壹眼见到太后与沈世韵款款走来,仪态娴雅端庄,程嘉璇也随在两人身畔。

       

        玄霜哭笑不得,心想:“无巧不成书,那也没这般巧法。”想到额娘知道自己贪玩离宫,必有重责,索性转移她心思,顺便也报复师父多管閑事,若非他拦阻,自己早已到了马场,也不会给半路逮着。打定心思,使个“千斤坠”功夫,重重摔落,为了装扮逼真,又使壹招苦肉计,有意将膝盖磕在刚落地的石头上,顿时破皮流血。

       

        李亦杰又惊又怒,紧赶几步上前,喝道:“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撒谎,怎麽好的却又不学?”他听玄霜拿自己与沈世韵玩笑,真怕他看出了什麽端倪,小顽童口没遮拦,在宫裏到处宣扬,惹出大祸。那时不要说自己不能留在韵儿身边,只怕还会影响了她的前途地位,实在糟糕。壹时大改慈爱敦厚,竟对玄霜大声喝斥起来。

       

        玄霜小嘴壹扁,哭道:“师父,您饶过我吧!弟子知错,弟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李亦杰看他摔痛了只会哭鼻子,没壹点男子汉气概,更增不满,板着脸道:“不许哭!师父平时是怎麽教妳的?站起来!”玄霜仍是哭个不停。

       

        这边太后与沈世韵已走到近前。太后对沈世韵素来不喜,觉得她出身不正,玷汙了皇室血统,起初便连番施加下马威,其后对她亦是极少有好脸色。但玄霜却是自己的嫡亲孙子,十分疼爱,看他受了委屈,连忙上前扶他,又看到他膝盖血流如注,益发怜惜。

       

        李亦杰此刻才看到三人到来,心裏连连叫苦,给太后怪责倒也不惧,怕的只是沈世韵也误会他虐待玄霜,那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连忙抢上几步,叫道:“太后娘娘……”

       

        太后擡起头,冷冷的打断道:“李大侠,哀家知道妳武功高强。但玄霜还只是壹个小孩子,妳的威风未免耍错对象了吧?”李亦杰道:“您听我……”玄霜放声大哭,打断他道:“皇祖母,这怪不得师父,都是儿臣不好。儿臣出言不慎,冒犯了师父,师父这麽摔我壹跤,也是儿臣该受的惩罚。”李亦杰辩解道:“我没有……”

       

        沈世韵打断道:“李卿家罚的对。玄霜是未来国君,身上担子重,规矩须得从小抓起。既然说话欠妥,李卿家及时给予纠正,也没什麽不对。”李亦杰听她声音冰冷,虽是早已习惯了她对自己态度冷淡,但这次事件特殊,不知她是否有意说反话讥嘲,急道:“不是的……”太后叹道:“是妳的儿子,自己却不知道心疼。”这无意中又打断了李亦杰的话。

       

        李亦杰听他们各说各的,完全不给自己辩解机会,简直欲哭无泪。又见玄霜微偏过头,挂着满脸泪花,对他做了个鬼脸。心裏便是壹痛,想到玄霜还是个小孩,即已诡计多端,就怕他再沾染了宫中尔虞我诈的风气,更易走上歧途。太后搀起玄霜,道:“这个伤口还得找太医处理壹下,咱们走。”

       

        玄霜装着站立不稳,那条跌伤的腿就如同断了壹般垂着,吃力地对李亦杰行个大礼,道:“师父,弟子告退。”说完又装作弱不禁风,轻轻摇晃壹下,做足了贤徒姿态。太后不耐道:“这样的师父,不认也罢。他没什麽真本事,能在宫裏谋得职位,还不是……还不是靠了……”最后壹句并没说出,已是给了李亦杰面子。

       

        李亦杰木立在原地,看着几人离开,心裏阵阵悲苦,感到自己寄人篱下,活得着实窝囊,自语道:“士生于世,便当尽忠报国,以全大业。怎可萎顿于田间,曳尾于涂中?或因权欲乱性,因富贵忘本,因美色失形?”

       

        可壹想到沈世韵,就像有股磁力壹般,怎麽也不忍离开,甚至觉得能够看到她,再受些冤枉气也值了。唯有玄霜性情诡诈,真想替她管教好了儿子,减少她的负担。脑中壹番激烈争辩,最后还是主留占了上风。这也难怪,不然他又如何能在宫中耽得六年之久?

       

        那边厢太医给玄霜的伤口涂了些消炎药膏,包扎几块纱布,道:“贝勒爷的腿只是擦破点皮,没什麽大碍,只要休养几日,便可恢复如常。”沈世韵谢过太医,几人作陪太后,随着在宫中散步。玄霜扯了扯沈世韵衣袖,低声道:“额娘,您怎麽知道我在那边?”心想:“难道小璇也和师父壹样,做了叛徒?”

       

        沈世韵余光看到他恶狠狠的盯着程嘉璇,对他心思如何不明,淡淡壹笑,道:“妳别胡乱猜疑,小璇对本宫礼数周到,神情自若,没露过半分破绽。只是听说吐蕃刚进贡了几匹上等马,知子莫若母,以妳性格,哪还会安心待在桌前做功课?至于那个替身是谁,本宫也不想追究了,不过……”

       

        玄霜正在奇怪,她今天怎麽突然好说话起来,反而惴惴不安,直听到语欲转折,心裏壹宽,暗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妳尽管放马过来,怕的便是故布疑阵。”假装恭敬聆听。沈世韵道:“那人半天壹动不动,四肢看来又甚为僵硬,不是假装得出的。妳跟谁学的这打穴功夫?手法倒还有模有样。”玄霜干笑道:“自然是师父教的,还会有谁?”

       

        沈世韵冷冷道:“少来花言巧语。别的本宫还不敢保证,那李卿家很听我的命令,没有本宫允许,便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轻易教妳。”玄霜心道:“他为什麽很听妳的命令?”但眼前再提这个,无异于火上浇油,他也没那麽不识时务,闭口不答。

       

        沈世韵道:“本宫让妳习武,就望妳按照正规路道,踏踏实实的学成技艺。妳若是贪杂不精,壹再接触些旁门左道的邪门功夫,那也不必练了。”语气极是严厉。太后看不过去,道:“他年纪还小,妳管得他这麽严格做什麽?”

       

        沈世韵道:“生于帝王家,安能奢求美满童年?若是壹律以年纪小为借口推搪,还指望他将来成什麽大业?壹国之君行止间均涉及百姓切身利益,壹步踏错,千百万人陪着他遭殃,绝不可姑息纵容。”太后道:“等他继位,那还早得很,慢慢教不行麽?哀家看玄霜这孩子很懂事,倒是妳这做母亲的有些不明事理。”

       

        沈世韵道:“事关我朝社稷,臣妾只想教他做个合格的君主,赏罚自有分寸,还请您不要多加阻挠。倘若壹味娇宠,徒然宠坏了他。”太后沈下脸,道:“妳说哀家育人不当?皇上……”沈世韵道:“别提皇上。他幼年时就是生活太过优越,以致登基后匮于治国。徒仗臣下辅佐,怕会使大权旁落,再难亲政。”

  • 名称:潘金莲之前世今生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9:0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