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艳遇西游记超清在线观看

话虽问得直接,李亦杰却也知这绝非有意讥嘲,而且面对这少年总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不愿在他面前装腔作势,苦笑道:“是啊!瞧,妳大哥就是这麽没出息,状元公,妳以后可不能跟我学。”壹边说,指甲轻轻弹着酒杯。汤远程长叹壹声,抱起酒坛,仰头“咕都咕都”的连灌几大口。吟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喝酒!”

       

        李亦杰话才出口,就觉出这句忠告大有问题。从汤远程目前的穿着打扮,已经说明了许多不言之意,以两人处境观来,倒似是壹对难兄难弟。规劝良言再难出口,等他刚放下酒坛,立刻接过就喝。酒坛轮流交在两人手中,酒水渐轻,二人心情却是愈发沈重。

       

        —————

       

        祭影教主摆脱了崆峒掌门,马不停蹄的前去追截楚梦琳,赶出甚远仍未见她影蹤。从内功修为算起,即使再多给她壹个时辰,速度也不可能快得过自己,推想起来,或许是在途中借机藏匿。

       

        山林间多草木遮挡,地势本就隐蔽,刚才又浪费了不少时候,再要返回搜寻实非易事,不过残影剑既不在她手上,捉这逆女也不急在壹时。所虑是总舵长久无人照管,只剩些武艺低微的虾兵蟹将留守,过得数月也不知有无变故。多年的根据地,总不甘轻易舍弃,看此处距总舵较近,抄了个近路返回。

       

        教中风平浪静,壹切如常,稍许宽心,又出示令牌,命江冽尘火速回教领旨,派壹名教徒前去送信,默默盘算着往来日程。而江冽尘却比他的预计足足晚了五天才到,显而易见,根本没将自己的命令放在心上。教主心裏暗自升腾起壹股火气,想着有任务交待他,暂不急于翻脸。

       

        带着他来到壹间无窗密室,喝令下属不得在近旁逗留,将所有人都远远赶开,关紧了大门,负手走到壹边,想听他先稟报情由。等过有壹盏茶时分,江冽尘始终沈默无语,仿佛是干耗壹夜,也有耐心跟他拖着。教主虽觉先开口有失气势,此时也屏不住,尽量控制着脾气,道:“殒儿的事,妳都听说了?”

       

        江冽尘道:“是。”其后又不搭腔。教主对他也无可奈何,只得再次迁就,问道:“有何看法?”江冽尘冷冷的道:“那是他咎由自取,属下无话可说。”

       

        教主“咦”了壹声,道:“妳跟殒儿的关系不壹向很好麽?这话怎麽讲?”随后想到自己本可摆出高高在上的王者姿态,静听下属稟报,而今竟致演变成了形式呆板的壹问壹答,越想越气,道:“怎麽讲?怎麽讲?说呀!非得本座问壹句,妳才答壹句,妳的话就那麽值钱?”

       

        江冽尘淡淡道:“属下生平最恨言而无信之人。殒堂主不守信诺,我没有这样的兄弟。他的事,我不会再管。不论您将来想杀他,还是想救他,都不要找我。”

       

        教主冷笑壹声,心道:“不守信诺?看来殒儿的稟报属实。”转开了话题,道:“近来武林中新兴的壹伙草寇,势力独大,叫做青天寨,妳听到过没有?”江冽尘眼神无壹丝波澜,道:“虫蚁之辈,不足为患。”教主冷笑道:“甚好。若是本座派妳前去剿灭,妳是否又要回答我壹句‘杀鸡焉用宰牛刀’了?嗯?”江冽尘道:“确如其然。”

       

        教主冷哼壹声,面具遮掩之下,看不出他的表情变化。停顿壹会儿才道:“好,本座也不将妳大材小用。另有要务交待妳办。实话跟妳说了,入宫刺杀韵妃是本座授意,而今我教壹党独尊,她竟敢多次出兵进犯,怎能容忍有人骑在本座头顶作威作福?殒儿既然失败了,就由妳替他收拾烂摊子,去杀了这臭女人,提头来见,没什麽为难吧?”江冽尘道:“我不去。”

       

        教主原也料到派他杀沈世韵,他定要闹些别扭,却没想竟拒绝得如此干脆,未留丝毫转圈余地,倒也是微微壹怔,继而怒道:“妳不去?妳凭什麽不去?”江冽尘道:“就凭我以为她死期未到。”教主“哈”壹声冷笑,怪声道:“妳以为?怎麽,妳这是在拒绝本座了?”负着手走向前,绕着他身周打转,江冽尘目光淡漠的平视前方,对他的接近没显出半分畏惧。

       

        还是教主先沈不住气,开口道:“有件事,本座壹直没跟妳追究。那个沈世韵,她是无影山庄的遗孤吧?”说着紧盯住他脸色。江冽尘惯常的镇定终于有些维持不住,道:“妳怎会知道?”片刻后恍然道:“是暗夜殒……”教主道:“妳别管本座是怎麽知道的!只要回答‘是’与‘不是’。”

       

        江冽尘眼裏划过壹丝狠厉,恨声道:“这该死的东西!”教主怒喝道:“说什麽?”江冽尘冷淡的扫了他壹眼,不屑壹顾的道:“是。又怎样?”教主冷冷道:“那本座就要问妳了,当初留她性命,到底是妳办事不力,还是刻意疏漏?”

       

        江冽尘冷笑道:“您心裏早有定论,再问我岂非多此壹举?都算您对就是了。”

       

        教主怒道:“是本座在问妳,不是妳问本座!”见他壹声不吭,神色却是分外倔强,冷笑颔首,道:“原来如此,妳是要为这个女人,执意跟本座决裂了?当年殒儿同东隅之曜那贱人纠缠不清,是由妳亲手料理,(*详情参阅番外篇《莫浅言殇》)本座还赞妳处事果断,不为儿女私情所扰,怎地临到自身,便又如此愚昧不堪?那贱婢为殒儿甘愿背离正道,也还罢了,妳勾搭上的却是本教死敌,同她串通壹气,要将本座壹手创下的基业壹并葬送。说!妳可知罪?”

       

        江冽尘想到暗夜殒,所作所为令自己失望透顶,但仍顾念着多年兄弟之情,却也狠不下心来恨他,心裏正在烦躁,不耐道:“凭什麽妳问我,我就得回答?在我看来,妳说话与蝉鸣犬吠也没本质区别。妳让我安静些,闭嘴行不行?”

       

        教主擡手壹掌,“啪”的声狠抽在他脸上,江冽尘脸侧头发被掌风带得轻飘起来,仍然站在原地不动,亦无动容。教主看他这副满不在乎的表现,更是恼怒,喝道:“逆徒,给本座跪下!没有我的宽恕,不準起来!”擡脚狠狠踹上他膝盖,转身便行,嘴裏还念刀着:“翅膀硬了?看来本座是使唤不动妳了,那也不劳妳大驾,本座亲自前去,不怕收拾不下壹个女人,回来再壹并跟妳算账!”嘴裏咒骂着向外走。

       

        江冽尘眼裏狠光连闪,猛然向前跃出,扯住教主右臂扭到身后,右手在腕底交叉穿过,将教主左臂同时制住,反压在背部,掌心抵住他肩胛骨,五指按住肩头。变故陡生,教主却是临危不乱,稍微偏转过头,喝道:“干什麽?反了妳了!还不快放手?”

       

        江冽尘冷冷的道:“我早已说过,不允许任何人动她,自然也包括妳在内。妳不是常教导下属言出必行?竟就胆敢以身试法。说我造反?这句话妳问过很多遍,现下我就当真反给妳看看。不过我等不及妳死,只好提早行动了。”

       

        教主如同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般,嘿嘿冷笑两声,道:“妳的武功都是我教的,妳还敢反我?简直是自寻死路!也罢,本座今日就把教给妳的如数收回!”全身骨骼壹阵清脆爆响,身上隐隐浮现壹圈黑气,瞳孔现出血红,大喝壹声,壹股庞大内力蓬勃喷发,双臂脱出。

       

        江冽尘向后退开,双掌交错抵住力道沖击,接着匆忙壹矮身,避开了头顶袭来的壹掌,趁机擡臂横掠。教主顺势下斩,江冽尘转腕切住,教主掌力壹吐,将他上臂衣管击碎。

       

        江冽尘脚下挪步转身,双拳裹挟风声,向教主身上各处要害连击。两人虽未真正相碰壹次,彼此却也都感到对方功力沈稳,实为劲敌。

       

        教主惊诧于江冽尘内功进境之快,慢慢收起了轻视之心。他坐任教主后,十余年来没间断过练武,但独自苦修相比与人过招总有差别,前几日与崆峒掌门壹战,对手极弱,他也没能斗得过瘾,此时仍然相信自己无敌于世,暂时没能收拾下江冽尘不过是他“还没认真”。

       

        手臂连续翻转,江冽尘忽从空隙处发招,逼得他壹个手忙脚乱,急推左掌相架,右手虚劈两记,划个半圆,左掌从下方当中穿出,真正掌力到此才发,掌心先透出壹层紫黑色的暗光。

       

        江冽尘向旁稍壹侧身,兵行险着,以他肩头借力,腾身翻到他身后,先前挥出的光球轰然将地面击出个深坑。教主壹见他避过,也猜出他想在背后偷袭,立即回身,双掌叠加,长臂直推。

       

        这几招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壹瞬间,江冽尘脚跟刚落地,旋身出手,还以双掌抵御。紧接着左掌不动,右臂却顺势绕下,从教主胁下绕过,托住臂端,拳向右侧,到底时朝上壹挑,重击在教主下颌。

       

        教主虽戴了面具,卸去大半攻势,仍感脑袋震痛,太阳穴轰然壹响,知道这壹击必然极重,自己栽培出的属下竟敢下此狠手,果真是打定主意“弒君篡位”。

       

        江冽尘早已抽回双臂,壹掌斜推他小腹。教主拂袖下挡,江冽尘翻左掌相架,右手虚劈两记,划个半圆,左掌从下方当中穿出,掌心透出紫黑色暗光,这几招与教主所使毫无二致。

       

        教主看得稍壹楞神,胸口已被击中,急向后跳出战圈,仍然站立不稳,又连退数步,将壹口涌到喉管的鲜血硬生生咽了回去。不暇运功疗伤,惊道:“妳……这是‘七煞诀’?”江冽尘微笑道:“不错,算妳有点见识,还能认出‘七煞诀’。”刚才壹番烈斗,他说话竟仍是语调平稳,丝毫不喘。

       

        “七煞诀”是七煞至宝中的核心,其余刀剑宝物只是神兵利器,如无顶尖武功支撑,终难夺取天下。

       

        教主道:“这功夫本座从没教过妳,妳……怎麽会使?”说完又感壹阵心悸,按住胸口,低咳了两声。江冽尘笑道:“是啊,妳对我的保留当真不少。”教主听他分明是将自己比作了教老虎上树的猫,气得头晕眼花。细想片刻,冷笑道:“原来妳壹直在偷看本座练功?真犹如阴沟裏的耗子般无孔不入!妳偷师学艺,现在还有种来我眼前班门弄斧!”

  • 名称:人间艳遇西游记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2: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