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楼的大象超清在线观看

教主怒道:“凡是知道本座秘密的,有壹个我杀他壹个,有壹百我杀他壹百,受死!”擡掌拍向他天灵盖。崆峒掌门侧头避开,左肩微沈,待他右掌击出,趁机扯住他手臂,另壹手也使出“鹰爪手”,钳住他左手,拉离自己衣领。

教主双手受制,仰身跃起,双腿连环踢出,崆峒掌门腹部挨了两脚,痛得撒手后撤,教主紧随而上,提掌横削。崆峒掌门仰头躲避,斜腿扫他下盘,教主掌锋回撤,顺势下斩,只听得“喀嚓”壹声,接着响起接二连三的蔓延爆裂,崆峒掌门右腿骨全碎。

楚梦琳见两人忽然动起手来,虽不在原本的挑拨计划之列,疑问也尚未解答,但机不可失,趁着两人纠缠,壹步壹步地向后倒退。避到了壹棵树后,见他们兀自斗得妳死我活,没工夫注意自己,胆气更足了些,又退几步,立刻转身狂奔。胸口传来壹波壹波的疼痛,也只能咬牙忍着。

崆峒掌门始终留意着楚梦琳,见她趁乱逃跑,忙叫:“残影剑……跑了……妳女儿跑了!”架开教主壹击,正要跃起追截,却被教主拎着后领硬生生拽回,怒道:“跟本座交手,还敢三心二意?那逆女跑了,随时可以再逮回来。即使没有她,本座也能找到残影剑!”将他朝地上重重壹掼,崆峒掌门武功本就远远不及,而今为楚梦琳壹分心,大失先机,立即沦为全然受制的局面。在地上连打几个滚,方才跃起,教主壹掌又已袭到身前。

崆峒掌门被其中蕴含的无形压力壹路直推,背部抵上树干。教主内劲壹吐,崆峒掌门如受千斤重击,呕出壹口鲜血。这壹回才明白教主是动真格的,再不敢在他面前狂妄挑衅,慌忙告饶道:“教主大人,教主大人,小老儿都是骗您的,对于您高贵的身份,我是壹概不知啊!求您饶过我这条贱命,我,我再也不敢……”

教主冷哼道:“壹概不知?妳连七煞都知道了,还有什麽是妳不知?”手掌紧握成拳,对準崆峒掌门胸肺处连连击打。崆峒掌门吐血不止,感到胃裏已被整个儿搅散,头脑中也是嗡嗡作响,眼前渐渐模糊,心中只想:“瞧这势头,来日他必将灭了青天寨。贫道到死,毕竟还拖了黔儿和嘉华下水……”

教主将他拽起,反肘在他背部撞下,撒手推开。崆峒掌门在原地僵立壹瞬,接着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左耳着地,震得脑袋偏向右侧。右手在沙地上微微颤动,弥留之际,流露出对生存的强烈渴望,想最后抓起壹把黄土,五指却也只能无力的壹张。双眼依旧圆睁,瞪视着教主所在方向,脸上溅满斑斑血点,已自气绝。这壹世奸猾之人便如此了结在荒山野岭之中。

教主全不在意,随意壹甩袍袖,擡眼向楚梦琳逃跑处张望,目力所极,却是杳无影蹤,不知去向。

——————

洛瑾与江冽尘壹夜偷欢,次日醒来,真有些不敢置信,心裏却如同打翻了蜜罐般的甜。穿衣时动作极轻,仿佛是怕打破了某种意境。

江冽尘自是又有任务交待,但她经连日训练,已从最早的胆战心惊转为得心应手,再到习以为常,反将盗图也当成了件享受之事,特别是得手后总能安然无恙,在两方圆满周旋,更有极大的成就感。再面对沈世韵也没了原先的愧疚惧怯,与她又恢复了亲密无间。

而因这壹日心情好,见到宫中每壹人都是彬彬有礼,甚至对胡为也以笑脸相迎。胡为情绪低沈,闷闷不乐,并没多做回应。洛瑾又将吟雪宫从裏到外打扫了壹遍,简直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全没料到物极必反,而就在今日,她的好运气已悄然走到了头。

沈世韵每日午间有小憩的习惯。洛瑾替她泡上壹杯香茗,陪她谈笑品茶,又主动铺开床褥,服侍她躺好,壹切周到后方才退下。在厅中将屏风的角度挪了挪,能使人刚出房时视线受阻。到此可真算万事俱备,特意磨蹭了会儿,走到书架前,透过缝隙仔细观察,将几本书逐壹抽出,伸手掏摸。

这壹张图纸塞得极深,她身子半贴在书架上,右手扶着架隔,左手在裏边探了半天,终于有了踏实的纸张触感,用两根手指小心的将图纸夹出,展开细看。图纸上画着些起伏的地形,并另有标识批注,虽然看不大懂,总能认出是紧要机密,心裏壹阵沾沾自喜,有种欢呼雀跃的沖动。右手捏着图纸壹角,另壹手将书册塞回。

这工作倒也不易,直到只剩最后壹本,洛瑾将书脊对準空余出的缝隙,仔细摆正,此时阳光正烈,书架上也被照射得或多或少泛出些许白光。冷不丁看到面前掠过片黑影,也没在意,紧接着突然感到有人在自己肩上不轻不重的拍了壹下,这壹惊连心脏也差点从口中吐出,塞到半途的书册翻落到地。

她反应也算极快,匆忙将图纸壹攥,藏进衣袖,小指和无名指将其压紧,战战兢兢的回头,见是沈世韵站在身后,脸上看不出喜怒。她究竟还是心虚,惊道:“娘娘,您……您怎麽起来了?”

沈世韵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角,绕行几步,站到她对面,也是轻倚着书架,道:“别问我,妳又在干什麽啊?”

洛瑾平时虽能与她相处自如,却不同于这壹次被当场逮到,心跳已快到极点,仅存的理智还在运作,知道表面上绝不能显出壹点慌乱。听她语调淡雅如常,暗想只要装得镇定些,壹定也能有惊无险,安然渡过难关。不断给自己吃着定心丸,强笑道:“我?我在整理书架啊。”壹边擡起头与她对视,目光却总有些控制不住的躲闪。

沈世韵淡笑道:“好啊,妳倒也勤快,那就继续整理吧。”洛瑾应道:“是。”俯身将落地的书册拾起,拍了拍灰,重新塞回书架。她右手两指缩在衣袖中,伸出的三指僵直的弯曲着,力道全是借助于左手,暗暗祈祷沈世韵不会留心她的姿势古怪。

沈世韵在旁抱肩默观,脸上挂着副深不可测的微笑。待她塞好了书,忽然伸手扣住她右腕,向外大力壹扭,速度迅如劲风。洛瑾右手奇痛,两指拿捏不住,朝上弹起,而图纸却从衣袖中滑出,刚才她匆忙攥成壹团,实则并没捏牢,如今刚壹脱出掌控便即恢复平整,在空中如壹片羽毛般轻盈飘落。

沈世韵面带冷笑,壹言不发。两人都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图纸,却也没人伸手去捞壹把,这段时刻赛过百年。等到图纸落地,左首上角被风吹得略微翘起,晃动两下后,重又摊平,全貌清晰展现。洛瑾视线低垂,心已坠到谷底,知道再辩白也是无用,只等着受罚。

沈世韵依旧没言语,洛瑾焦虑更甚,但总僵持着也不是办法,缓缓擡起头,想偷看沈世韵的脸色,再作打算。视线刚止上移到衣领,突然眼前壹花,还没等反应,已经劈头盖脸的挨了壹巴掌,这壹击极重,又在她全没防备,顷刻间天旋地转,脚底站立不稳,转了半个圈子,扑倒在地。

脸上仿佛高起了壹大块,热辣辣的疼痛,连耳膜也震得麻木,感到嘴角漏出粘稠的液体,食指轻轻壹抹,竟擦了满指鲜血。图纸恰好位于她双眼下方,地形标示无比深刻的印入脑海,再面对同壹张图,心态却与刚找到时有天壤之别。

沈世韵冷冷的开口道:“胆子倒不小啊。妳以为本宫是什麽人?是瞎子还是傻子?岂能任由妳在眼底玩花样,始终无知无觉?”洛瑾吃力的道:“是……是胡为向妳说的?这个……可耻的叛徒。”她嘴角已经扯破,再说起话来都如刀割壹般。

沈世韵冷笑道:“用不着瞎猜疑。别说小小的吟雪宫,放眼江湖之广,也没几件事瞒得过本宫。我想捉壹个细作,还需要听旁人告密?妳干了没两次,我就已经知道了,只是壹直没点破,想等妳自己悔改。不过时至今日,妳该懂得忍耐总有限度。”

洛瑾黯然苦笑,道:“好,是我自作聪明。我……我认倒霉了,听凭娘娘责罚。”沈世韵冷声道:“本宫可以给妳壹个机会,只要妳老实交待,妳盗窃图纸,是谁指使妳的,目的何在?不过我也提醒妳,就算妳不说,我心裏也清楚得很。”洛瑾苦笑道:“既然妳都清楚,那又何必……何必再问我?”

沈世韵怒意更盛,但念及她和自己长期的情谊,壹时误入歧途,也盼望能说服她回归正道。叹了口气,微俯身将她扶起,拉了把椅子给她坐,取出锦帕擦去她满脸的泪水,缓和了语气道:“我刚进宫时,孤苦伶仃,壹直是把妳当亲姊妹看待的,咱们今天就说些掏心窝子的话。妳自己想想,只为了江冽尘那畜生,妳就这样糟践自己,值得麽?他对妳也没见得有多好,看到妳自甘堕落,我在心痛之余,也十分为妳惋惜。”

洛瑾听她温言劝说,无奈早已情根深种,再无转环,壹阵阵的心酸委屈,刚擦干的泪水又涌出眼眶,硬咽道:“我知道在别人看来很傻,但只要我认为值得,那就是值得的……无论如何,请您相信我,我也不想背叛您,不愿陷入如此两难境地……可是我,可是我……我更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别无选择,我是真心爱他的!”

沈世韵不屑道:“妳懂什麽真爱?好,我来问问妳,妳喜欢江冽尘什麽?就因为他皮相生得好?”洛瑾默认不语。沈世韵冷哼道:“果然没错。那只是最肤浅的好感罢了。他先对妳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从而形成种朦胧的距离感,妳从没受过这种待遇,才会觉越是难以接近之人,越能引起妳的兴趣。这无非是另壹种‘欲擒故纵’,像妳这般长期养在深闺中,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女,自然是稍壹勾搭就上手了。”

洛瑾即使认同江冽尘对自己居心不良,壹片癡心仍未稍减,低声道:“我……不管他怎样,我都会爱着他,壹辈子不变心……”沈世韵渐感烦厌,道:“妳该知道,他和那些纨绔子弟不同,之所以接近妳,全是在利用妳来对付我,妳只是他的壹件工具,连好色动心都谈不上。妳还能这麽心甘情愿?”

  • 名称:顶楼的大象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7: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