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桃成熟时蜜桃仙子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如梦初醒,脑袋像被引线牵扯般,壹寸壹寸,极其僵硬的偏转,对着他看了许久,崆峒掌门都觉被她眼光盯得发毛冒汗了,楚梦琳才仿佛终于认出他,喉间溢出几声干裂嘶哑的冷笑,淡淡的道:“妳还想要什麽,是残影剑麽?”每个字皆要停顿稍许,如同壹个刚学会说话的孩童般。

崆峒掌门应了壹声,满心狐疑。楚梦琳道:“好,那麽我就给妳,跟我来吧。”怔怔起身,僵硬的向前迈步。崆峒掌门五指壹翻,擡掌扣住她手腕,看她这副神魂不属的样子,显然已不可能逃跑,这却是本能的出手。

楚梦琳苦笑道:“妳用不着这麽防我。答应妳的承诺,我自会兑现,君子壹言……”崆峒掌门受不了她壹字字的向外蹦,无端令得自己阵阵毛骨悚然,抢先道:“驷马难追,驷马难追。可以出发了麽?”

楚梦琳突然被截住话头,也不以为意,自顾自的擡脚上路,喃喃道:“妳急什麽,还怕残影剑长脚飞了?”崆峒掌门道:“夜长梦多,时不我待,这自须得赶在头裏。”楚梦琳哼哼冷笑几声。崆峒掌门怕惹她反悔,沿途不敢多话,只“哎”“哎”的应着。楚梦琳走得极慢,他也不敢催促,抽空才问上几句:“咱们要到哪裏找残影剑?”

楚梦琳冷冷答道:“青弋江。”语调平淡生冷,与其称作回应他的问话,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更为恰当。崆峒掌门心道:“青弋江……青弋江?”

楚梦琳赶路期间,犹如被人抽走了魂魄,每日不眠不休,不饮不食,脚程虽慢,却节约下了不少时间,经过几天,也走出了壹大段。崆峒掌门生怕跟丢,只能陪着水米不进,最初还足以承受,但越走越是疲劳加剧,体力壹天比壹天差。

这日来到处荒山,山坳间看到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楚梦琳壹贯的爱美之心重又萌发,央着崆峒掌门在此歇歇脚。崆峒掌门嘴上应允,独自走到树干边坐下,闭目养神壹会儿,耐不住取出干粮大啃大嚼,双眼不忘紧盯着楚梦琳,以免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楚梦琳在溪水前俯下身,见壹向最引以为傲的脸蛋上东壹块泥巴,西壹块汙秽,蓬头垢面的邋遢模样,顿时感到无法忍受。捧起溪水洗了把脸,掏出随身锦帕将脸上泥汙拭抹干凈。她抹得极是细致,壹寸寸擦拭而过,似是要将每块皮肤都彻底清理壹遍。随后解开长发,以手指当做梳子,插入发丝中,自上至下的细心梳理。

自与汤远程初次重逢,怒而断发,不知不觉已过了很长壹段时间。想到头发能够再次留长,心中的伤痕却永不可能愈合,想着十分难过,默默伤怀了壹阵,重将发辫束起。大致打扮结束后,端详着水中憔悴却不失秀丽的容颜,满含愁绪的抿唇苦笑。

又过了不知多久,发觉倒影除自己外,突然又多了个人形,正紧贴她身后木立。先前却始终无知无觉,没听到壹点脚步声,若非自己太过专注,便是那人武艺绝顶高强。为暂不惊动他,悄悄探出头,想在水中辨识。那人看穿了她心思,击出壹掌,强大的掌力震蕩得水面泛起涟漪,将那人影像也搅浑了。

楚梦琳壮着胆子,刚想回头,却被那人猛地拉住头发,朝后壹扯。楚梦琳只见绿水、蓝天壹闪而过,接着就是壹张铜制面具猛地在眼前放大,从眼窝窟窿处射出壹道深邃的寒光。这正是自己从小到大最敬畏之人,楚梦琳大惊失色,张嘴想叫,教主手臂壹振,将她从地上拽起,低喝道:“跟我走!”扯着她头发,不由分说便向前拖。

楚梦琳禁不住发根疼痛难忍,只得小跑着尽量跟上他步伐。明知这壹回是兇多吉少,还想设法鉆些空子,道:“爹……爹爹!您老人家……”教主根本不吃她这壹套,冷声道:“住嘴。用不着白费心机,跟本座耍嘴皮子。”中指运力,向下弹出,楚梦琳感到后心壹麻,壹阵痉挛扩展到心脏,痛得壹个字也叫不出来。

背后有个身影疾扑上前,却是崆峒掌门见楚梦琳在眼前被人带走,想到残影剑还未到手,怎能放任她离开,立即蹿出,伸手拽住楚梦琳胳膊,向回拉扯。教主壹向自傲惯了,除江冽尘之外,还从没有人敢在他手底抢人,这壹次出其不意,没能及时防备,竟失手使猎物被敌人夺过,咽不下这口气,对準来势,看也不看就挥掌拍出。

崆峒掌门见他这壹掌招稳力沈,不敢硬接,扯了楚梦琳壹把,将她当做活盾牌挡在身前。楚梦琳周身瘫软如绵,动弹不得,后心立时结结实实的受了壹击,她此时无内功护体,伤势更重,登时喷出壹大口鲜血,崆峒掌门身前衣裳都染红了壹片。教主毫不怜惜,掠身上前,又劈手抢夺。

崆峒掌门将楚梦琳甩到背后,拱了拱手,道:“朋友,大家都是在江湖混口饭吃,就该守江湖上的规矩。这个小丫头是贫道先找上的,阁下总该讲究个先来后到吧?”教主怒道:“敢跟本座讲先来后到?真算起来,我可比妳早上个十几年了。”崆峒掌门讥笑道:“什麽话?这丫头也不过才十几岁,难道她刚壹出生,妳就见着了?妳是接生婆呢,还是她的奶妈?”

楚梦琳深知父亲与崆峒掌门野心勃勃,无非是为了残影剑,才暂时没对自己下毒手,但其后她不管落到哪壹人手裏,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现在唯有利用他们的贪婪心理,从中挑拨,让两人互相争斗,才有望脱身。抹去满嘴的鲜血,藏在崆峒掌门身后,状若哀戚,叫道:“爹爹!爹爹救我!这老道士捉住了我,逼我带他去取残影剑。女儿受强权胁迫,不得不从,终于等到您来了……”

教主怒喝:“该死的逆女,还敢在本座面前扯谎!妳到底把残影剑弄到哪裏去了?”

崆峒掌门初时壹楞,心道:“这妖女几时又冒出个爹爹?”随后稍加细想,她的爹爹,岂不正是陆黔口中的“老魔头”?今日竟然孤身遇上了黑道中的头号兇徒,双腿当即有些发软,只想赔笑求饶。

再壹转念,以楚梦琳口齿之伶俐,也给此人迫得仅剩出逃壹途,显然吹捧绝没可能令他心软,反会加速死期。想到自己在祭影教手底吃过的亏,升起壹腔怒火,即便死了也要说个痛快,也说不定能歪打正着,挑起教中内乱。先装出崇敬表情,道:“原来您就是祭影教的教主,可真是威名远扬哪!”

教主哼了壹声,谄媚之言他早在众教徒口中听腻了,以为面前之人是个软骨头,更增轻视。

崆峒掌门却又摆出壹副不屑神态,冷笑道:“哼,妳调教出来的好徒弟!江冽尘少主,在深宫内院之中,与韵妃的丫鬟不三不四,他们做得出,我可还怕说了脏嘴。残煞星殒堂主,不自量力,独自入宫行刺,大闹筵席,最终遭人擒获,他不堪刑讯威逼,现今已向满清俯首称臣。这两个该算是妳最得意的门生了吧?连他们也这麽不争气,其他人更是休提。”其实暗夜殒是否归降,崆峒掌门并不知情,不过是以话相激。

楚梦琳尖声叫道:“妳胡说!殒哥哥才不会背叛我,不可能的!”崆峒掌门冷笑道:“有什麽不可能?暗夜殒就非得在妳这壹棵树上吊死?他是上辈子欠了妳还是怎地?”

教主早已得到密报,对筵席风波十知八九,自先引为奇耻大辱,而今恼火未消,又当面被外人揭了疮疤,愤愤的道:“殒儿这个白癡!”想着更加怒不可遏,擡臂掴了楚梦琳壹耳光,怒道:“全因妳这祸害,累得本座损折壹员大将!”

楚梦琳哀哀垂泪。崆峒掌门微笑看他发泄,不失时机的道:“既然他们两个都挑不起大梁,早些放弃也好,到头来,还是独生女儿跟妳亲近些吧?不如妳我二人合作,先由令爱带路,取得残影剑,再慢慢找齐七煞至宝,夺得江山。由您坐皇帝宝座,贫道只愿从旁辅佐,居谋士之流,足矣。”

教主听他不住冷嘲热讽,取笑自己教徒无方,早已耐不住火气,又听他口出狂言,不由怒道:“千万裏锦绣河山,原为本座天生所享,妳这个狗奴才,有什麽资格跟本座谈平分天下?”

崆峒掌门冷笑道:“妳也不要太狂妄了。时局纷乱,群雄逐鹿,大位乃能者居之。说什麽天生坐拥江山,真是无稽之谈。除了皇室子孙,谁配说这种话?”教主怒道:“壹派胡言!现在皇位上坐的,都是些借了祖宗福庇的庶出贼子,本座才是真正合理的继承者!”

楚梦琳第二次听父亲说出此类言语,又想起多铎曾百思不解的疑问,含泪道:“爹爹,女儿自知罪孽深重,不求得到您的饶恕,只求死后能做个明白鬼。请告诉我,您究竟与皇室中人有何恩怨?为什麽每次提起他们,您都是壹副恨不得嚼穿龈血的架势?还有……我的真正身世又是如何?我怎会有‘王室之血’?”

教主眼中寒光壹闪,疾沖上前,将楚梦琳双腕壹并捏牢,喝道:“王室之血?妳怎麽知道!从哪裏听来的?快说!”楚梦琳手腕哢哢作响,传来断裂壹般的疼痛,转眼去看崆峒掌门。只将他当做唯壹的求救对象,并无他意,教主却误会了她的眼神,也跟着看向崆峒掌门,冷冷的道:“是妳跟她说的?”

崆峒掌门根本不懂“王室之血”有何奥秘,倒乐意假扮高深莫测,微笑道:“自然是贫道告诉她的。至于阁下究竟是什麽人,我也壹并说了,妳以后就不用整日戴着个丑陋的面具掩饰正身了。”

教主大吼壹声,甩开楚梦琳,挪步揪住崆峒掌门衣领,喝道:“妳说妳知道本座的真实身份?还有其他人知道没有?”

崆峒掌门仅见得他面具孔洞中露出的壹对招子,闪现着随时要爆发的狂怒。当此滔天威势之下,却仍是不知进退,还要打肿脸充胖子,笑道:“有啊,为数可还不少。贫道好不容易知道个大秘密,当然是逢人就说。青天寨裏早就传开了,估计就连扫地的杂役也知道。我们还去了昭忠祠底的那座神秘王陵,好壹块洞天福地!陆寨主言道,要在古墓中建造大本营。嘿嘿,皇宫中早晚也能得到消息。”

  • 名称:蜜桃成熟时蜜桃仙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6: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