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双艳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教主不悦道:“刚说完就忘了?有话直说,本座没心思陪妳猜谜!”暗夜殒道:“是,此人名叫沈世韵,是无影山庄的遗孤,壹向视本教为死仇,满洲皇帝封她为韵妃。这贱女人有些头脑,擅长调兵遣将,曾多次出兵进袭,对本教构成直面威胁,前些时更接连攻陷几处分舵,不容小觑。”

教主狐疑道:“壹介女流之辈也有这般能耐?妳去替我把她抓来,本座倒要会会。”暗夜殒装出胆怯状,道:“这……属下可没那麽大胆子。”教主冷笑道:“怕了?皇宫中的侍卫全是壹群草包,有哪壹个是妳的对手?”

暗夜殒道:“侍卫自然不足为虑……这件事憋在属下心头已很久了,为本教利益着想,现甘冒背信失德之大不韪,也要如实稟告。”目光又在各处环视壹周,声音压得更低,道:“我见少主对那沈世韵青眼有加,并当众撂下话来:哪壹个敢动她壹下,就要跟谁翻脸,属下念及此事,甚为忧虑。”

教主半信半疑,道:“妳想说冽尘沈迷于女色,玩物丧誌?不会,不会,这孩子的性格不致于此。”

暗夜殒道:“怎麽不会?色字当头壹把刀,古往今来,有几人把持得住?您想,以少主武功,灭无影山庄是何难事,手脚哪会这等不干凈,竟让这祸水留得性命?只恐是有意的疏漏。还有您不知道的,当时正是寻找断魂泪的紧要时期,少主却宁可抛下任务,亲自护送沈小姐上路,否则以她壹个弱女子,怎能在兵荒马乱中安然来到长安?这说明了什麽?”教主惊道:“真有此事?”

暗夜殒装出痛心疾首的模样,道:“千真万确!属下断断不敢欺瞒。您知道刚才是何事?沈世韵派人送来请帖,邀请少主入宫赴会,少主明知是鸿门宴,仍然执意应约。想当初少主关心小姐,您已经不大乐意,但他二人青梅竹马,即使彼此真有些好感,也无非算他沈迷于儿女私情,只须适当控制,也造不成什麽大碍。如今可不同了,沈世韵是本教的仇人,如若少主受了她迷惑,反与本教为敌,那实是个极大祸患。属下可并非私底滥嚼舌根,壹切诚心为教主设想……”

教主听得心烦,壹扬手道:“够了!妳在宴会前就行动,至于冽尘,妳不用管他,这是本座的命令,谅他也不敢拿妳怎样!”暗夜殒正等着教主这句话,闻言大喜,道:“谨遵教主圣谕,属下定当不辱使命!”

教主擡了擡眼皮,冷冷壹笑,道:“殒儿啊,妳是本座壹手带大的,那点小心思还想瞒得过我?妳早对韵妃不满,今便是要骗了本座开口,好在冽尘面前替妳做挡箭牌,是不是?”暗夜殒明白教主不爱听拍马奉承,有意装出拘谨,道:“被您看出来了,但请教主千万不要透露事情是我说的,否则属下在少主面前难以做人……”教主道:“本座自然有数,妳去吧。”暗夜殒应道:“是!”

——————

福临虽然听从了沈世韵提议,任由她将陈家灭门,然而每想起此事,心裏总生出些愧疚不安,再听闻百姓咒骂朝廷滥杀无辜,自觉感同身受,似乎都是沖着这桩冤案来的。推寻祸根,尽是因错捉了陈香香而起,当初既是贞莹冒名领功,正好转接罪责,于是下令,命贞妃待在寝宫中闭门思过,无事不得轻易外出,只剩壹个丫鬟茵茵留在身边伺候起居,无形中也禁了足。

贞莹终日无聊,将前因后果仔细回想数遍,推敲细节,终于豁然开朗。沈世韵要做这伤天害理之事,先前拉自己下水,若顺利则算自己给她打了下手,仅占小半功劳,若有不测,则全由自己顶罪。这麽苦想了几日,没思出“过”来,反而生出满腔怨愤,常摔东西撒气,或是问茵茵道:“妳说,本宫到底该怎麽做,才能扳倒韵妃?”

茵茵劝道:“娘娘,您别再跟韵妃斗法了,否则与万岁爷关系只会越闹越僵。咱们还是想想,如何挽回皇上的心。”贞莹道:“都是壹码事,韵妃若是不倒,就没有本宫的出头之日。哼,韵妃凭什麽如此嚣张?以前是仗皇上宠爱,现在即是靠着她肚裏那个儿子。如果这个孽种不存在了……”忽然双眼放光,道:“太医曾经说过,有孕时禁食什麽?”茵茵吓得脸色发白,道:“我……这……”

贞莹不耐道:“对,当时妳不在场。这样好了,妳去找太医问问,就说本宫也怀上了,要将禁忌打听清楚。”茵茵所受限制远比她轻,还能在皇宫中自由走动,因此就成了差遣时理应干跑腿的。

茵茵心裏壹百个不情愿,又不敢违抗,只好遵命去了。这壹去就拖了好几个时辰,返回时手裏握了张纸,道:“奴婢怕记不清楚,特意列出单子,奴婢这就念给您听……”贞莹道:“不必了,按照单子上的药名,每种都去抓上几大把,反正皆是补药,给撞见了也不会引人怀疑。本宫要熬壹碗‘十全大补汤’,给韵妃娘娘尝尝鲜。”

茵茵想尽借口推脱,道:“药物种类繁多,只怕不是壹天能抓齐的……”贞莹道:“那现在就去啊!难道药会直接堆到妳面前?”茵茵无奈,垂头丧气的离开。

翌日午后,端来壹碗热气腾腾的深棕色汤药,忧心忡忡的道:“这……不会喝出人命来吧?”贞莹冷笑道:“紧张什麽?本宫还就怕喝不出人命来。去!”茵茵眼眶顿时红了,深埋着头,壹边低声抽泣,小步小步的向外挪着。贞莹叫道:“回来!”茵茵还以为她改变了主意,立刻回转过头,如蒙大赦。贞莹道:“把眼泪擦擦,哭哭啼啼的,妳给谁哭丧哪?”

茵茵感到壹颗心沈甸甸的直坠到谷底,费力地腾出壹只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脂粉也花了壹片。贞莹不悦道:“妳放心,韵妃死不了的,本宫还没那麽狠心,只不过是要下掉她的孩子,犯不着给自己惹上麻烦。”茵茵狠命咬着嘴唇,喉咙裏却发出了颤音。

稍后茵茵来到吟雪宫,向守门侍卫简略说了来意,壹人入内通稟,茵茵端着汤碗,被不断波动的药水搅得头晕,视线怯怯的盯着鞋面。等得越久,恐慌便多了壹分,真想立刻逃走,双脚却似有千斤重,总也擡不起来。两方决心都是难下无比,既盼那侍卫快些出来,又盼他再多耽些时候。

然而再不情愿,终是等到了侍卫回话:“娘娘有请。”茵茵随他入殿,每壹步均如芒刺在背,好似稍后欲行不轨的贼心眼已经人尽皆知。等那侍卫告退后,仍然手足无措,汤碗继续捧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嘴唇咬得快要滴血。

洛瑾问道:“茵茵姊,妳有什麽事?”茵茵浑身壹颤,擡起了头,视线躲躲闪闪,嗫嚅道:“我家主子听闻韵妃娘娘近来气色不佳,特地熬了壹碗汤,想给娘娘补补身子。”洛瑾道:“贞妃娘娘困于陋居,还不误宫内消息,她倒真是个有心人。就放在那边吧,别忘了替咱们转达谢意。”

茵茵顺着她指示,将汤碗放在窗边的木桌上,大拇指不慎触到了涌起的汤水,疼得吸了口冷气,忙道:“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奴婢就先告退。”

沈世韵随意点头,等茵茵走得远了,才起身踱到桌前,伸手去端,手指刚触到碗壁,忽然有样微小物件从窗外射入,沈世韵壹惊缩手,担心又有刺客为难,连着向后疾退,等了等再无异常。汤碗前立着壹块薄薄的木片,前后长短不壹,底部削出倾斜弧度,以使稳立不倾。沈世韵小心拿起,见木块上还刻得有字,寥寥四行,每行四字,书道“承蒙盛情,彼时无暇;谨此警示,权充贺礼”。

沈世韵失声道:“这……这是……”立刻奔到窗前,向外张望,庭院中早已空无壹人,显然巡逻守卫也没发觉,倍感失落。想不通江冽尘为何要帮自己,或许又是有个大阴谋。赌气道:“汤裏有毒,难道本宫竟会不知?用得着他来提醒?”用力捏紧木片,指甲在牌面狠狠划下,仿佛将火气都出在了这不会说话的木头上。

洛瑾笑道:“您若是不要,不如给我拿去烧了。”沈世韵正没好气,顺手将木片拢入衣袖,道:“不用。”冷冷的扫了她壹眼,洛瑾心裏有鬼,被她目光震得发毛,别开头道:“娘娘,这碗汤怎麽办?”

沈世韵神色恢复如常,微笑道:“既是贞妃娘娘亲手熬制,本宫怎好白费了她这番心思?先稍等壹会儿,妳就来效仿茵茵,把这碗汤原模原样的端回给她,就说是本宫同她礼尚往来。”洛瑾奇道:“那得重新找个碗,再另加几味药……”

沈世韵道:“统统不必,这是壹场心理战术,贞妃性情多疑,而她倘若以己度人,凭此激之,定能奏效,妳照本宫的话去做就是了。”洛瑾满腹怀疑,倒和茵茵的焦虑有几分相近,等到申时依言前往,先说了些事先编好的场面话,如“敝上喝了您送来的汤药,连赞味道好,随后立感耳聪目明,从内到外都舒服了不少。因而感念恩德,另行熬了壹碗补药,供贞妃娘娘调理。”

贞莹眉开眼笑的接过,命人取来些首饰,让洛瑾随意挑选,洛瑾没细看,拿了壹个翡翠镯子就匆匆告退。耐不住好奇,离殿后专门绕到侧壁,捅破了窗纸向内窥探。就看到茵茵在房内来来回回的兜着圈子,不停的握拳轻击掌心,道:“娘娘,那韵妃到底在想些什麽?这分明就是我们刚刚送去的汤药,连碗都壹模壹样,她……这又算……”

贞莹也在低头冥想,听到她开口,不愿显得自己失策,道:“不会的,如果是咱们的汤药,她为迷惑虚实,定会另寻壹只碗,绝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现下她就是要看本宫疑神疑鬼,放着上等补药却不敢喝的蠢相,想想也要偷笑,本宫偏不给她这个机会。”持着汤匙在碗裏搅动几下,果真喝下。

洛瑾看了好笑,总算及时掩住嘴巴,颠脚离开,回吟雪宫的壹路上也是笑个不停,直等宫门在望,心情忽而急转直下,只想:“娘娘这等精于算计,对每人的心思都揣摸得毫厘不差,那我……我近来的小动作,又怎能瞒得过去?”

  • 名称:金瓶双艳在线播放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