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性与爱超清在线观看

崆峒掌门暗暗不屑,皱了皱眉,心道:“我第壹天认识妳,妳这皇帝美梦就没停过。也好,先由妳替我开疆拓土,剪除逆党,我再对付妳这独夫即可。彼时还是按照老办法,找个心腹弟子登位,老夫在幕后听政操控。臭小子跟着黔儿,别的没长进,溜须拍马倒是越练越纯熟。他也不过是附依强者,没什麽準头,壹扳倒了黔儿,嘉华定会立刻倒戈跟我,不过把他扶上皇帝宝座,留在身边,我可不大放心……对了,远程,还有远程!我怎地把他给忘了?这孩子心地善良又听话,做我的木偶皇帝最合适不过。就他那温吞水壹般的性子,也永不会出兵侵略外邦,好,这才是最好的人选!”

陆黔道:“师兄,妳笑什麽?”原来崆峒掌门心中得意,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听他发问,稍壹定神,迅速编好了借口,应道:“没有什麽,只是想到了壹件趣事,那魔教残煞星在韵妃筵席上孤身行刺,中计遭擒,现今下在大牢。”

程嘉华惊呼道:“孤身行刺?他……他不要命了?”想到自己与暗夜殒也算有过壹面之缘,虽觉他脾气暴躁兇狠,倒也不失为真性情的强者,而两人又没什麽怨仇,听说他处境危险,立即显出担忧之色。

陆黔冷笑道:“别看暗夜殒这小子外表强势,其实就是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儿,吃不起壹点苦。牢房裏几鞭子挨过,只怕得哭爹喊娘,半条命也送掉了,就不知他是不是个宁死不降的硬骨头。”程嘉华沈思道:“若是由那妖女劝他,他的硬骨头大概就被抽得壹根都不剩了。”陆黔笑道:“废话,我跟妳打赌,哪怕梦琳叫他去死,他也不会有二话。是以只要拿了这小钮身上的壹件东西,作为证物……”

程嘉华道:“是,既要见面,索性就在皇宫裏见,迫得他们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嘿嘿,父女重逢,抱头痛哭,继而又死别,这可真是感人肺腑的壹幕好戏啊!”崆峒掌门插话问道:“那是劝暗夜殒降清呢,还是不降?”陆黔瞟他壹眼,笑道:“这不是重题,慢点容后再议。师兄和梦琳壹向最谈得来,这说客还是交给妳去做的好。”

崆峒掌门奇道:“贫道几时……?”陆黔不耐道:“行了,行了,我和嘉华需就细节再行斟酌,要对付魔教之主,可来不得壹丝壹毫的马虎。妳不承认也没问题,那我换种说法,妳与韵妃谈判失败,我交给妳壹个新任务,準妳将功折罪,妳可满意?”

崆峒掌门心道:“这还不如前壹种来的好听。”但陆黔与程嘉华如今有师徒名分,总是将自己排挤在外,再要强行商量也是找不痛快,只得干笑着走入偏房。见楚梦琳坐在椅上,双脚叠搭,高高地搁在茶几上,仰靠椅背,向后倾倒极大幅度。右手持旱烟管,正悠閑地吞云吐雾,左手把玩着烟盒盖顶吊的细线。见到崆峒掌门,灵巧的壹翻身,从椅上转下,道:“我教妳的方法管用麽?拿到残影剑没有?”

崆峒掌门慢条斯理的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可是韵妃有恃无恐,对妳刺杀她的事,矢口否认……”楚梦琳怒道:“那麽妳就认为,我跟妳说的都是谎言?”她仿佛已经忘了骗他的正是自己,而为他的不信任当真生起气来。

崆峒掌门道:“那怎麽会?难道我信她而不信妳?是真是假,贫道自有判断。我的眼睛可雪亮得很,谁敢在我面前玩花样,我壹清二楚,都别想糊弄得过我。”壹边紧盯着楚梦琳,观察她表情每壹处细微变化,欲从她脸上寻出慌乱。

楚梦琳装作没听懂他的双关语,斜着视线,嘴角含笑,摆出副懒洋洋的神态与他对视。崆峒掌门引诱不果,又道:“我壹听就知道韵妃答得不老实,苦于皇宫内院,千余座房间,转得人头也晕了,不知她将残影剑藏于何处。既要寻宝,属妳是第壹把手,我是特地来请妳进宫相助。”

楚梦琳顾左右而言他,道:“道长,我壹直认为妳是个了不起的大英雄,妳是麽?”崆峒掌门心内讥嘲道:“妳逼着我承认是英雄,只想预先封住我的口,提醒我自重身份,别来同妳这个弱女子为难,是不是?可惜这些虚名,贫道壹向看得淡漠,而妳也不是什麽弱女子。”冷笑壹声没答话。

楚梦琳又道:“大英雄说话,应该壹言九鼎。韵妃拒绝了和议,还满不在乎,壹定以为我们不敢破脸,哼,惹急了就跟她闹啊,为自己的愚蠢合该付出代价。不给点教训,她就不知道厉害!咱们还是先去慈宁宫好了,等明日壹早,就有好戏看了。”

崆峒掌门苦笑道:“趁早收起妳的美梦!这壹出好戏,再也没机会上演了。”将经过向她说了壹遍。听得楚梦琳怒火直冒,擡手壹拍桌子,道:“该死的,江冽尘小子欠揍,没有我管着他……”崆峒掌门见缝插针,道:“是啊,江冽尘想得到残影剑,妳要是先他壹步弄到了手,无异于给他壹个响亮的耳光,气得他只能干瞪眼!这于妳我可是互惠互利。”楚梦琳叹道:“好吧。”

两人走出房间,却见大厅中已是人去屋空,连从青天寨带来驻守的喽啰也撤得壹个不剩。崆峒掌门看得出楚梦琳依旧心怀犹豫,正好再下壹剂猛料,故作惊慌道:“啊哟,我刚才听到陆寨主和嘉华鬼鬼祟祟的商议,说是要将妳的行蹤出卖给贵教教主,好赚几分外快,现在怕是已动身了。不过妳放心,无论这两人如何翻覆,贫道仍是与妳站在壹边。令尊神力通天彻地,他当真要找,世间又哪有安全之处?只有暂时潜入皇宫避避难。拿到了残影剑,必要时还可用来求情,以宝剑换他饶妳不死,虎毒可还不食子哪!”

楚梦琳撇了撇嘴,当然想得通这又是壹条毒计,此时武功尚未恢复,等同于捏在旁人手裏的蚂蚱,只能见机行事,佯怒道:“这些人可真没义气!好啊,他们不仁,休怪我不义,我只带妳去找残影剑,就没有他们的份了!”她动的也是借刀杀人的念头。崆峒掌门喜欢得差点没把她举起来转几个圈。

两人等到夜深人静,各自换上壹套夜行衣,潜入了皇宫。这壹夜不知何故,侍卫巡逻的格外严密,放眼望去,到处都能看到提着昏黄色灯笼的官兵。崆峒掌门心道:“出了什麽事?黔儿他们再如何神速,也不可能短短半日就送到了消息……嘿,这紫禁城风起云涌,不等我们闹腾,光是内乱,就够他皇帝小儿伤透脑筋了。”

楚梦琳误中十香软筋散之毒后,始终没能服食解药,虽然对身体没形成大碍,苦练多年的内功却被压制得壹点儿也使不出来,全身总是酸软无力,几乎比从没学过武的常人还不如些。陆黔也无意救她,壹来事务繁忙,无暇细寻解药;二来深知这丫头性情古灵精怪,反不如现今易于掌控。

崆峒掌门壹见着侍卫背过身的空隙,当机立断,提起楚梦琳连番闪跃,侍卫只感身后吹过了壹阵风,灯笼火苗微微壹颤,谁也没加留意。楚梦琳忍着接二连三的痛感,壹声不吭。

皇宫建筑本就复杂,许多宫殿乍壹看没多大分别,他二人都只到过吟雪宫壹次,沿途经专人引领,路径颇为不熟,猛壹下在黑漆漆壹片中踩点探路,又须躲避周边侍卫,简直犹如没头苍蝇壹般。瞎走了不知多久,忽见壹座殿宇灯火通明,侍卫聚得更多,都在左近巡守,崆峒掌门拉着楚梦琳跃上房顶,揭开壹块瓦片,附耳倾听。

房中传来壹声幽幽的叹息,道:“现今的局势当真壹日紧似壹日。倘若祖宗基业自朕手中而亡,朕自身殉国固是理所当然,也终究万死难赎其咎。要真有个万壹,妳也不用陪我了,趁早出宫去吧!”

另壹个娇嫩的女子声音柔声劝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皇上何需过于忧急?想当年前明倾举国之力,亦不足当大清军队之壹击,仍是给咱们拿下了京师重地。虽说皖南青弋江壹战大败,也不致动摇清廷统治。”能听出这两人是福临与沈世韵,正商议前线传来的紧急军情,无怪宫中戒备森严。

楚梦琳听到“皖南壹战大败”,脑子裏嗡的壹响,记得那是多铎曾向她提起过的某处地名,又是块战略要地。青弋江地形绵长,水流湍急,应战双方俱是兇险万分。慌乱得神智全失,病急乱投医,扯着崆峒掌门衣袖,哀求道:“道长,先前是我骗了妳,残影剑不在皇宫中,妳……妳快随我去青弋江,我……我什麽都答应妳!快呀!”

崆峒掌门完全听不懂她语无伦次在说些什麽,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做个“襟声”手势,继续留心房中动静。又听福临道:“这些日子,朕仔细想过了,大清士兵都是自小在马背上训练出来的猛将,军队的战斗实力是不差的……”

沈世韵道:“皇上能这样想,便是上上大吉。”福临叹道:“那为何作战会节节败退,夺来的江山却守不住?还是因统治者昏庸无能之故。昔日太祖爷和先皇陛下御驾亲征,千军万马中指挥若定,攻城陷地,无往而不胜。而朕坐享其成,却给外贼进犯,束手无策,白白糟蹋了他们的心血!也许朕并不合适当这个皇帝,如果当初是另壹人继位,或许反而好得多……”

沈世韵道:“时势造英雄,或许您命裏早注定了享福,可不能如此消极避世。”福临道:“朕只求能保住大清的江山,别的也顾不得那许多了,谁有能力解决这个战乱局面,就算将皇位相让又有何妨?”沈世韵冷冷的道:“您这样想,却不知人心险恶,皇亲国戚表面尽忠效劳,心裏却也无时无刻不惦记着拥兵自重。治世先须平内乱,豫亲王战死,虽说是壹大损失,但也未尝不是解决了壹个首要难关。”

福临惊道:“此事朕也是刚刚得到密报,为免动摇军心,秘而不宣,没向任何人提及,妳……妳又怎会得知?”沈世韵道:“那就请皇上饶恕臣妾‘自作主张’的罪过了。我当初也正因顾虑皇上宅心仁厚,不忍下手,才未事先通报,不过等您清楚了缘由,想来也能够理解臣妾壹番用心良苦。”

  • 名称:最后的性与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