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首歌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心生反感,暗想:“给妳时间考虑,最后再告诉我壹句:妳仍然不方便。那有什麽用?”

他动作与思想同步,当即擡手环住洛瑾纤腰,拉着她坐到怀裏,另壹手轻抚着她光滑浑圆的肩膀,循序渐进,绕过手臂又延至前胸,指腹在她颈底锁骨处摩挲而过,再由小巧的下巴转至娇嫩的唇瓣,壹路抚摸,同时贴着她耳畔柔声道:“洛瑾妹妹,我知道妳是宫裏最聪明,最能干的女孩,又是我最重要的帮手,绝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说着在她脸上轻轻壹吻。

洛瑾顿感全身掠过壹阵酥麻,软瘫在他怀裏,道:“好,我答应妳,我壹定答应妳。”这几乎已是下意识的回答,不去想壹旦答应,日后还要面临多少为难艰险之事。江冽尘淡笑道:“妳很好,最听我的话……”眸中再次划过阴鹜。

两人亲热壹阵后,洛瑾小心的走出房间,张望殿中无人,这才轻手轻脚的摸进沈世韵卧房,做了几次深呼吸,取出两把钥匙打开暗柜,拖出箱子,在排列无序的资料中仔细翻找。少顷,拣出几张图纸,叠握在手中,呼出口气,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咚、咚”的叩门声响。刚才她为出入方便,并没掩门,对方显然是存心示意。

洛瑾只当是前来传话的太监,全没放在心上,随意将暗柜壹推,没好气地转过身,第壹眼就见到胡为身子半倚着门板,手臂搭在栏格处,几根手指悬在半空,仍然弯曲成敲门姿势,神色古怪,看不出喜怒。

洛瑾壹惊,道:“妳怎麽进来了?滚出去!”也不知何故,在他面前竟如此心虚,忙将左手反在背后,却忘了暗柜已被自己关上,手腕在床板重重磕了壹下,因动作太急,顿时起了块乌青。而不巧她为了见江冽尘,特意穿得十分单薄,只套了件低领无袖的外衣,壹时间找不到可藏地图之处,双手乱摆,不知放在哪裏才好。

胡为冷笑道:“别藏了,我都看见啦。”说完双手环在胸前,缓步走了过来。洛瑾又慌又恼,故意装得理直气壮,双手叉腰,高昂着脖子,道:“那又怎样?我忧心边陲战况,私下裏看看地图,想帮娘娘共同分析局势,策划下壹步战略,这有错麽?犯了哪壹条王法?”

胡为语速极慢的道:“我不是说妳这个……我是指,妳怎会认识魔教少主?”洛瑾虽在受他逼问,听到这壹句,心裏仍是溢满甜蜜,垂首微笑道:“也没什麽,他……他想看断魂泪的资料,要我帮忙,就这样认识了。”

胡为此刻的表情正与她形成强烈反差,壹脸的痛苦,道:“妳别以为这是什麽好事,我实话告诉妳,江冽尘根本不可能当真看上妳……”洛瑾气道:“为什麽不可能?难道我就有那麽差?”

胡为擡起右手,想抚摸她的脸颊,伸到半途却又强行忍住,道:“妳壹点都不差,都是他的问题。像江冽尘这种人,在世上只会喜欢他自己,满打满算再加上壹个楚梦琳,绝对不会有妳的位置!但是这个混蛋怎麽可以这样对妳!当然,妳也不对……”

洛瑾顿足道:“餵,妳住口,我不準妳骂他!像尘少爷那样的,多看看也是养眼的,哪像妳,哼,每看到妳都要反胃,真想把妳赶出我的视线,永远别再出现!”胡为却也不恼,道:“妳真有那麽讨厌我?”洛瑾道:“对啊,就好像……”

胡为壹摆手,道:“不用具体描绘了,只要妳心裏明白那种感觉就好。我给妳打个比方,妳有多讨厌我,江冽尘就有多讨厌妳,甚至尤有过之。他假装对妳很好,都是虚情假意,目的只是利用妳骗取情报罢了。”

洛瑾怒道:“妳乱讲,凭什麽说他讨厌我?就算他真是在伪装,我也开心,毕竟他肯花时间对我逢场作戏,至少说明心裏有我。我若是有资格被他利用,那也是我的荣幸,与妳无关。”

胡为见她这般执迷不悟,气得差点厥了过去,道:“妳别傻了,我认识江冽尘比妳久,从没见他用那种腔调说过话,他把妳当做玩偶壹样摆布,妳还在这边癡迷。妳不信我的话不打紧,难道对娘娘以前描述的都忘了?江冽尘独自灭掉无影山庄,可以连眼睛都不眨壹下,这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冷血魔鬼,又怎会对妳动情?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洛瑾劈口打断,振振有词的道:“没见过又怎样?为什麽要对妳客气?只手覆灭山庄,那是他武功了不起,妳有能耐的,也去灭壹座试试啊!别给我提沈香院和陈府,带了那麽壹大批人,每次都有漏网之鱼,还要在娘娘面前摆谱蒙骗,丢不丢脸啊?”胡为气结道:“那能怪得着我?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给人打断了腿……”

洛瑾冷笑道:“妳还好意思提!哪个高手会随便给人家砸断腿?再说了,那个楚梦琳跟尘少爷在壹起的时候,只是个拖他后腿的累赘货色,凭她就能送掉妳半条命,妳跟尘少爷怎麽比?说云泥之别都是擡举了妳!无影山庄的老头子自己找死,尘少爷想要的东西,就应该二话不说,老老实实的给他啊,既然没有宝物,放什麽假消息?还敢结阵抵抗,他们该死!”

胡为心如刀割,扶住了她双肩用力摇晃,道:“不要不识好人心!我都是为了妳想,我不能看着妳往火坑裏跳!妳传递出去的情报也够多了,及时收手吧!以前的事,咱们壹起设法遮掩过去,关键是别再糊涂,妳在娘娘眼皮子底下做了这麽多,她会不怀疑麽?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妳要是壹意孤行,不听我的劝告,我就……”

洛瑾壹把推开他,冷冷的道:“不需要!妳想当可耻的告密者,妳就去啊,没人拦着妳!妳是清楚娘娘作风的,我背叛得这麽彻底,她绝不会单念昔日旧情就姑息养奸。反正妳眼裏容不下我,壹心盼着我死了,日后好独占功劳。”胡为道:“我疼妳,爱……咳,都来不及,怎麽会盼着妳死?妳可别冤枉好人!”洛瑾冷笑道:“好啊,不想害死我的话,最好别去多嘴多舌。”

胡为只感整个身体仿佛都被人剖了开来,壹剎间心如死灰,道:“好,我不说,我壹个字都不说,我陪着妳们装哑巴,倒要看能装到几时!妳想当细作,我成全妳!”从袖中取出份大红封套的信件,在洛瑾眼前晃动着,道:“看清楚了,这是娘娘要我交给江冽尘的请帖,邀请他赴席生辰宴会。既然妳认识他,那就由妳转交,恕我不奉陪了!不过这是什麽用意,妳应该明白,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将图纸狠摔在地上,转身走了。洛瑾俯身捡起请帖,凝视半晌,若有所思。

——————

自祭影教主初至京城以来,因此处繁华,又是皇宫的所在地,便于闻听讯息,是以壹直居住在城东客栈中,平时只派遣下属出外打探及应付战事,有时则三人聚在房中商议计划。

教主持着壹根小木棍,在地图上圈划指点着,恰逢江冽尘与暗夜殒对某处细节意见相左,各持己见,互不相让,教主也难以轻下决断。却听有人在房外打门,教主眉头壹皱,他早已传下吩咐,该房客人喜静,如无指示,不得擅自打扰。店主也乐得省心,多日相安无事,今天怎会突然不懂规矩?

江冽尘道:“我去处理。”起身走到门边,开门见是店小二。那小二低声说了几句话,江冽尘未答,却随着他走出房间,转了个弯,避开房内视角。

暗夜殒疑心骤起,道:“教主,属下也去……”正好教主开口道:“妳也去瞧瞧!”两人异口同声,教主先是壹楞,随即笑着点了点头。

暗夜殒紧跟出房,见江冽尘与小二站在走廊中,不知在说什麽,索性光明正大的走到他旁边。听那小二道:“并非小人不懂规矩,但刚才到来的那名官差,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敝店本小利薄,也惹不起这些官老爷,您说是不?他说是壹位姑娘,要我将这封信交给尘少爷。此外就没别的话了……”江冽尘道:“好,这壹次就算了,下不为例。”小二如蒙大赦,连忙点头哈腰的应声称是,低着头快步退下。

暗夜殒冷笑道:“嗳哟,‘尘少爷’,韵妃娘娘可真是别出心裁哪!”江冽尘壹听这种独特称呼,知道差人送信的定是洛瑾,想起和这个小丫头的荒唐事,默然苦笑。暗夜殒又问:“信裏写了什麽?”江冽尘将请帖递到他面前,道:“妳自己看。”暗夜殒迅速拆开信封,匆匆扫了壹遍,又交还给他,道:“这是什麽意思?”江冽尘道:“妳还不懂麽?会无好会,这是鸿门宴。”暗夜殒道:“是……妳準备怎麽办?”

江冽尘还没答话,就听背后传来壹声威严的问话:“怎麽回事?”教主也从房中走出。暗夜殒立刻回身施礼,江冽尘保持背对姿势不变,只眼角向后壹瞥,顺手将请帖塞进衣袖,道:“哦,没事。”很快又道:“属下有些私事要办,先出去壹会儿。”不等教主允可,转身便走。教主虽已受过他多次忽视,仍是心头火起,沖着暗夜殒抱怨道:“妳说说,他这是什麽态度!”

暗夜殒皱眉看他下楼离开,向教主使个眼色,朝房间壹偏头。接着搀扶教主回房,扶他到床边坐下,转身掩上房门,紧闭窗户,四处张望壹番,仿佛要检查房梁上是否趴着人偷听。确认无误后,才小心走回,教主壹头雾水,道:“妳这是弄什麽鬼?”

暗夜殒埋下头,低声道:“教主,属下有壹件事,盼能令您得知,就不知当讲不当讲。”教主不耐道:“妳也学会这套繁文缛节了?爱说就说,不说的话,本座也没兴趣问。”暗夜殒道:“教主先恕属下无罪,属下才敢说。”接到教主壹个白眼,只得道:“是,是,本教创立至今,壹直是武林至尊,所向披靡,近来却遭遇了壹个来头不小的强敌,您可知是哪壹位?”

  • 名称:九首歌 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4:0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