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涩超清在线观看

楚梦琳好笑道:“呆子,我在感叹世事骤变,妳来凑什麽热闹?妳是新科的状元公,又为皇上赏识,大好的前途摆在眼前,还有什麽不满意的?难道还怀念以前住店时的穷酸书生身份?不像我,这壹来壹去,才真是由生入死,又由死入生的走过壹遭……”想到冥殿中的情形,眼裏蒙上壹层水雾。

汤远程不愿气氛太过沈重,假作轻松的笑道:“妳太擡举了,其实我只是个翰林院掌院学士,不算什麽大官。”楚梦琳道:“怎麽,妳还想直接当皇帝不成?其实也不是不行,但人家的天下都是浴血拼杀打出来的,跟妳这个书呆子沾不上边,那也别想了。妳是皇上亲封的官儿,他才不会放任妳沦为冗员,做得好,还愁将来等不到升官机会?哎,妳是壹步登天了,跟我这种平凡草民的约定,也不知还作不作数。”

汤远程道:“天地良心,妳知道我是最讲信用的。今日正是为践诺,才特地换了便装,出去等妳。只是在大街上碰到几个……这才……”

楚梦琳道:“碰见几个贱民出言不逊,这才忍不住教训他们壹下?”汤远程点点头,楚梦琳笑道:“当了大官的,果然不同反响,以前妳是个多温和恭谨的人,满脑子尽想着普度众生,连看人的眼神都是彬彬有礼,现在却也敢当街寻衅,真教了不得。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壹把,妳就烧到了那群贱民头上。”

汤远程忙道:“不,不是的,妳误会了,我没有……”楚梦琳看他额角冒汗,急欲解释的慌张相,忍俊不禁,道:“我只是跟妳开个玩笑,瞧妳紧张的样子!别人造妳的谣,替自己辩解几句,也理所应当啊,换做是我,要是有人胆敢不服我,我壹定叫人把他们都抓起来,每人打个三百大板。妳也是因为面皮薄,才不敢袒露身份,本就是难得的好官,现在像妳这样的老实人可不多了……”

汤远程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听得懂,妳是在嘲笑我傻气、懦弱,可我天生就是这种性格,也很难改变。对了,刚才他们本来不服我,壹听人提起什麽‘残煞星’就立刻换了态度,妳知道那位英雄是谁麽?他可真厉害,我也想做像他那样的人。”

楚梦琳闻言,试着在脑中设想汤远程挥舞折扇,神色淩厉,在腥风血雨中屠戮群雄的场面;又设想暗夜殒眼神温和,在书堆中舞弄笔墨,满口“子曰”的场面,真连想象都难以做到,苦笑道:“妳和他是两种极端,不可能的……那次把他关在祭剑堂,也不知爹爹有没有处罚他……哎,总之,是我对不起他。”感到鼻中壹酸,用力吸气,非但酸楚未减,连眼眶中也瞬间泛起了泪水,将头转开,道:“别提了,咱们下去吃饭吧,饭钱由我出,这个机会难得,妳还不好好把握?”说完抢先下楼,汤远程看出她情绪低落,不敢多问,快步跟了上去。

两人在客栈正中坐定,小二上了热茶。汤远程留意到店中各处零零散散的坐着些客人,不知哪壹批是乔装的官兵,他牢记沈世韵叮嘱,事前绝不向楚梦琳透露半句。端起茶杯,轻抿了壹口,暗中思量。

楚梦琳问道:“远程,妳想吃什麽?”汤远程道:“啊……我也不了解京城有什麽好菜,妳是行家,还是妳来挑吧。”又四面张望,心想沈世韵派来的人总该看过自己二人画像,当能认出,于是用力的咳嗽起来,这暗示固然低级,壹时却也想不出什麽高明方法。楚梦琳正在听小二介绍店中特色,忽听他咳声大作,奇道:“妳怎麽了?”

汤远程放下茶杯,道:“大概是看到妳太激动,壹不小心给呛着了。”他不惯说谎,慌乱的不敢看她。楚梦琳笑道:“原来这茶还有后劲,刚喝完了没事,咳嗽还得先等反应过来。”她也只是顺口说笑,料不到汤远程这老实人竟会对她不利,也没多想,随便叫过几个菜,就埋下了头。

汤远程余光瞥见角落中几人对望壹眼,随即起身离开,猜想他们就是去报讯的官兵,松了口气,开始有壹搭没壹搭的閑聊。两人心裏塞满了烦恼事,均无谈兴,却又尽力维持,以免稍壹停歇,诸般回忆就卷上心头。

此时正是午饭时分,店内生意不错,上菜也就慢了,等过好大壹会,小二才端上来壹盆“翡翠芙蓉汤”,壹边赔着不是。楚梦琳挥挥手令他下去,先舀了壹大碗,放在汤远程面前,又在他碗裏多添了几勺木耳、莲子,才动手给自己盛。汤远程微笑看着她,道:“楚姑娘,上次分别后,妳可是经历了什麽事?”楚梦琳壹怔,将面纱掀起壹角,端起碗凑到嘴边,挡住错愕的面容,道:“为什麽这样问?”

汤远程道:“我感觉……说了妳别生气,我感觉妳好像改变了很多。”楚梦琳道:“怎麽……我……我变丑了?还是变得憔悴了?气色很差麽?”伸手抚上面颊。汤远程笑道:“妳才别紧张呢!我是说,妳的性格变了很多,以前妳总是咄咄逼人,刁蛮无理,现在却也懂得了体谅,学会为旁人着想了,这……实在是天大的好事。”楚梦琳苦笑道:“妳也学会油嘴滑舌了?难道世上当真没有能维持壹成不变的东西?”

汤远程急道:“谁说的?我是最实事求是的了。我嘴上怎麽说,心裏也壹定正认为‘的确如此’,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楚梦琳经他毫不掩饰的称赞,也有几分羞涩,不断大口喝汤,道:“别把我说得那麽好,否则壹旦发现我的真面目与妳想象大有落差,会很失望的。”

汤远程道:“不会的!再说,妳清楚我的为人,我要想讨好妳,早就讨好了,而且我是新科状元,何必对妳大加吹捧?”楚梦琳苦笑道:“也对,那些女孩子喜欢听的话,妳不用对我说,而应该留给妳的女神……是我又自作多情了。”汤远程奇道:“我的女神?”楚梦琳道:“是啊,就是沈世韵嘛,妳进宫参加传胪大典,见到她没有?”

汤远程听她提起沈世韵,脸上立刻绽开笑容,道:“妳不说,我还差点忘了。妳被诬陷为朝廷钦犯之事,我已经替妳向韵儿解释过了,她答应会尽快帮妳洗清罪名,妳往后也不用再戴面纱、穿男装啦……”

楚梦琳手中汤碗应声落地,“啪”的壹声摔得粉碎,碗中所剩不多的汤水溅湿了两人衣摆。楚梦琳也不在乎,擡手又掀翻桌子,不看汤远程壹眼,转身就向店外走。汤远程气不过,在身上匆匆拂了拂,就奔上前拉住她,情急之下脱口而出:“这是做什麽?韵儿和李大哥他们就快到了,妳要到哪裏去?”

楚梦琳瞪视汤远程,眼中满溢着怒火,奋力甩手,冷冷的道:“算我看错人了,汤远程,我那麽信任妳,妳竟然出卖我!良心被狗吃了,妳别碰我!”汤远程愠道:“好端端的,又闹哪门子脾气?刚刚才夸妳转性了,这会儿又来犯老毛病,什麽叫我出卖妳,活见鬼了。”

楚梦琳咬牙道:“是,我见到妳这只活鬼,存心想害死我!之前我千叮咛,万嘱咐……”正自怒目圆睁的喝骂,脑中忽然袭上壹阵强烈晕眩,接着感到胸口憋闷,连气也喘不上来,骨架仿佛也被抽空。二指按住太阳穴,能感到筋络突突直跳,身子软瘫下去,想运起内力抵抗,但丹田中的真气刚壹提到胸肺间,就似被某种硬物强压了下去,腹部也绞痛起来,只剩最后壹口意识吊着。

汤远程几次伸手欲扶,想到男女授受不亲,不敢太用力碰她,最终眼看她瘫倒在地。这壹下慌了,蹲下身抱着她的头枕在自己膝盖上,唤道:“楚姑娘,楚姑娘,妳怎样了?妳……妳别吓我呀……糟糕,难道是水土不服?”

楚梦琳额头滚出黄豆般大的汗珠,气若游丝,道:“妳们……下……毒,卑鄙……”说这六个字竟要用尽全身力气。汤远程只叫:“楚姑娘,振作壹点,我……我这就去找人给妳请郎中,妳壹定要撑住!”

直如没听到她的话,奔到柜台前,却已不见了掌柜的与小二身影,店中客人也不知何时散了个干凈。汤远程心中生疑,又别无他法,只得返身回到楚梦琳身边,费力的将她手臂搭到自己肩上,支撑着她摇摇晃晃的站起。

才走了几步,就听得壹声呼哨,数名大汉涌进客栈,手上持着刀、剑、斧、棒等诸般不同兵器,后进者呈壹字排开,堵住大门,前行者则分散把守住店中各处通路。壹名身材魁梧的大汉狞笑着向两人逼近。汤远程见四周刀光霍霍,委实胆寒,强忍着害怕,叫道:“妳们……妳们要干什麽?”

那大汉冷笑道:“小子,乖乖把这小钮儿交给我们,就老老实实滚妳的蛋吧。”楚梦琳转过头,瞧了汤远程壹眼,嘴角扯开壹个嘲弄的笑容,意下是说:“事实俱在,瞧妳再有何话狡辩?”

汤远程急道:“不是,不是的……”扶着楚梦琳靠在桌沿,又奔上前挡在她身前,道:“有我在,不準妳们动她!”那大汉仰头大笑,汤远程小腿肚子都在打着哆嗦,却强撑着不倒,那大汉壹把揪住他衣领,冷笑道:“嘴上毛还没长齐,就想学着别人英雄救美?滚开!”手上稍壹使力,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甩到壹旁,拖着楚梦琳就走。

汤远程叫道:“放开她!”顾不得自身安危,狼狈的爬起身,高声喝道:“我是新科状元,遵我旨令,谁敢动她?”他不擅以身份压人,这威胁之言听来全无底气。那大汉冷笑道:“状元算老几?就是皇帝小儿也不敢管老子的閑事!”擡脚踹中汤远程下巴,将他踢了个筋斗,摔得四仰八叉。

那大汉壹招手,道:“走!”楚梦琳功力全失,如同壹块破布般的被他摆弄。

汤远程壹咬牙,搬起身边木凳,沖上前“呀”的壹声砸中他后脑,接着身子急退,站到了方桌后。汤远程身无内力,丢出的木凳不足以将他砸昏,但材料终究是木制。那大汉反手在后脑勺上壹摸,满手都是粘稠的鲜血,气得将楚梦琳顿在地上,怒道:“小子,妳不要命了?敢砸妳爷爷?”汤远程看他逼近,小心的绕着桌子转圈,避开方位,趁机溜到楚梦琳身边。

  • 名称:甜涩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9: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