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和园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两人分手后,楚梦琳独自往京城赶路,连经几个昼夜,这才抵达。首先就听说前几日处斩妖女的消息,以及陈家无端遭魔教灭门,众说纷纭,议论得沸沸扬扬。途中又经好事者搬弄编造,传得更是神乎其神。另壹件大事便是科举放榜,皇榜虽已张贴数日,仍有不少人围拢观看,指指点点地议论。

壹个白面书生愤愤地道:“妳们听说没有?那个状元公汤远程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肚皮裏撑死能装下多少墨水?听说有不少作了壹辈子学问的老学究都被踢了出来,我说啊,这裏边儿壹定有些猫腻。”

另壹人道:“那还用说?这状元公根本是个靠女人吃软饭的窝囊废,据传他是韵妃旧识,正凭着这壹层裙裾关系,皇上破格提拔,封他做了翰林院的掌院大学士。呸,什麽旧识,我看就是韵妃私养的小白脸!”

又有人道:“原来韵妃喜欢小白脸,二黑,这妳可没法取悦她了,否则大家剥光了公平竞争,便是咱们二黑哥也赢过了他。”众人哄笑声中,壹个黑矮汉子赔笑道:“可别乱说,谁不晓得兄弟家裏供着壹尊母夜叉,管得我走在大街上,都不敢对旁的女人多看壹眼,更别提偷腥了,妳们这不是要害死兄弟?”

先壹人嬉皮笑脸的道:“嘿嘿,原来二黑哥怕老婆,俗话说女人如衣服,不是小弟多口,嫂子若当真有碍仕途,不如妳就壹脚蹬了她,等混出个‘黑状元’来,还愁找不到漂亮女人跟妳?”

二黑道:“谁说不是呢……”壹口气还没叹完,就杀猪般的“哎呦”“哎呦”连声惨叫,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壹个肥胖妇人拧着二黑蒲扇般的耳朵,尖声道:“好妳个死鬼,要翻了大天啦!妳背着老娘尽说些什麽?有种的给我再说壹遍!”二黑叫道:“夫人息怒……我说我夫人美若天仙,看妳壹眼,就不想再看别的女人……哎哟,手下留情,妳再使劲儿,我的耳朵可要给妳拧下来了!”

那胖妇人喝道:“妳生了壹只猪耳朵,整日只闻得家长裏短,唯独听不进老娘教训,何必留着?”接着双手壹摊,当街撒起泼来,嚷道:“妳这个男人有什麽用?就像块茅坑裏的石头,好吃懒做,又臭又脏,偏又硬不起来!老娘嫁给妳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大霉……”二黑壹张黑脸已胀成了猪肝色,脖子壹梗,道:“不是吹的!我们在议论状元公不学无术,目不识丁,我二黑也比他强!”

那胖妇人笑了笑,道:“是啊,我家二黑最有出息,虽说是个打铁的,却也会背唐朝李太白的‘静夜思’。相公,露壹手给他们瞧瞧!”

二黑清了清嗓子,刚要起个高调,就听人群中有个清朗的声音道:“谁说状元公不学无术?”壹个衣着光鲜的美少年款款走出,手裏持了壹把纯金打造的折扇,不住轻摇。虽说阔别多日,他气质、打扮又与先前大不相同,楚梦琳仍能认出这少年就是汤远程,当下强忍住笑意,静观其变。

汤远程直走到二黑夫妇身前,故意装作没看到两人,重复道:“大丈夫敢做便要敢当,敢说便要敢认,刚才的话是哪壹位说的,站出来。”二黑只当他是个粉头公子,兼之先前大失颜面,急于挽回,挺了挺胸膛,道:“正是我,小子,妳待怎样?”

汤远程微笑着打量了他几眼,展开折扇道:“也没怎样,妳觉着状元公不学无术,我却以为他所学有术得很,谁是谁非,总得有个定论。这样吧,妳过来跟我比比,若是妳赢了,就算妳对;若是我赢了,妳们也不可再就此事多舌非议。”楚梦琳心道:“果然是书呆子有书呆子的解决办法。”

二黑道:“废话少说,妳说怎麽比?”汤远程道:“书裏白纸黑字的死知识,我体谅妳榆木脑袋,未必记得全。何况只懂得死记硬背,在实践中也没什麽大用,这壹项就替妳省了,不如咱们两人各作壹篇文章,浅谈陈家灭门惨案始末,再拿出来请众位品评品评。”

壹个脚夫模样的人叫道:“不成,这样比不公平!二黑输给妳,是他自己没本事,凭什麽就算我们败?愿赌的才服输,妳定的规矩,大伙儿于心不服,不愿赌。”众人哗然响应,倒有不少是存了看戏心态,要瞧这少年如何处理棘手难题。

汤远程微笑道:“诸位既然不服,在下不妨另提个公平法子,我和状元公年龄相近,可以做他的代表,妳们那边也选出壹位代表来同我比赛。若实在推崇年龄,大可先自报生辰,评选出最老的壹位,再来比过。”

立时有不少青壮年人怒道:“那怎能做得準?谁说年老的就壹定学识渊博?”“是啊,岁数大小和学问深浅岂可混为壹谈?从娘胎裏早蹦出来几年就了不起?壹派胡言!”“就算妳赢了我们也没用,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学问更好的还不屑跟妳比哩!”

汤远程用扇柄轻敲掌心,微笑道:“诸位稍安毋躁,在下也不过顺从众意,才得出了这个结论,既然现在都讲得头头是道,那很好,看众位多是壹介武夫,我就举个学武的例子。当今之世,那些威风八面,令人闻而丧胆的豪杰之士,难道都是些年迈的老头子?不说旁的,便是新近即位的武林盟主李大侠,可不也是个年轻有为的大英雄?”

围观者虽未必人人习武,但对武林中事也烂熟于胸,看他好整以暇的摆弄折扇,有个尖细的声音道:“传言祭影教魔头‘残煞星’年少俊美,惯使折扇,杀人不留全尸,是个危险的不得了的兇徒……”也有人质疑道:“听闻‘残煞星’性格残忍暴戾,要真是他,哪会心平气和的跟咱们说这会子话?”

壹位菜农道:“人是会变的,听我大侄子说,殒堂主的心上人不要他,也难讲他深受打击,就此性情大变。”前几日游街时,暗夜殒曾现身与官兵动手,但当时战况激烈,又听胡为报出他名号,都吓得远远退开,唯恐受到波及,更无人敢擡头直视,因此对他长相所知不详。汤远程对魔教并不了解,随口提到武功,就使众人联想到暗夜殒,脸上都露出畏惧神色。

汤远程误打误撞,收获奇效,也是意外之喜,擡高声音道:“诸位请安静,不管我是不是那位‘残煞星’,大家对他的敬畏可总是发自内心的,文武原有相通之处,他年纪轻轻练得绝顶武功,安知状元公便是欺世盗名?年龄与才能怎能壹概而论?再者文无第壹,武无第二,即是天下最博学之士,还未必参加了考试。前三甲乃皇上御笔钦定,众位如有异议,何不向皇上去提?”

本来不管他说得再如何入理,这群人都是认死扣的莽汉,也定会给他挑出毛病来尽情讥讽,只是事情牵扯到暗夜殒,哪个人有天大胆子来评头论足?壹旦反驳了他,无异于贬低残煞星武艺,怕是旦夕间就有身首异处的横祸,只得诺诺称是。汤远程不知是借了暗夜殒的光,还道全凭自己精妙口才服众,洋洋自得,轻轻摇动着折扇,环视全场,颔首微笑。

壹名白须白发的老者道:“年轻人见解独到,来日成就不可估量,却为何强替他人出这个头,妳到底是谁?”汤远程揖手道:“小可区区贱名,不足挂齿。”楚梦琳终于按耐不住,拉下面纱,脆声道:“他便是此届的新科状元汤远程!”轻移莲步,直走到汤远程身前停下。

汤远程大窘,他向来为人谦恭礼让,此番全因刚考取状元,壹展抱负,又与沈世韵重逢,再经皇上封官,三喜同至,不由有些飘飘然。在大街上听到市井中人乱嚼舌根,心裏不服,这才隐瞒身份,替自己说起好话来,不料却被当场揭穿,这可真是将状元公刚竖起的牌子亲手砸了,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鉆下去。又羞又恼的瞪着楚梦琳,压低声音道:“妳怎麽认得……”

楚梦琳又向前走了几步,此时两人相距极近,连鼻尖也几乎碰到了壹起,汤远程这才能透过厚重的面纱,隐约看清她面容,又从她双眼中看到了独特的狡狯,道:“啊,原来妳是……”

楚梦琳道:“嘘,别说!”汤远程被她整得难堪,真想以牙还牙,也将她身份抖落出来,但他并不知楚梦琳是魔教千金,壹直当她是个寻常富家小姐,说出来也没多少人听过,揭来无趣,这才没多话。鼻中忽又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香气,立时面红耳赤,连忙退开几步,拉开距离。

众人壹听这少年原来就是状元公本人,他刚才口齿灵便,壹口壹个“状元公”的叫着,好像状元公学问天下第壹,原当他是个见义勇为过了头的旁观者。年轻人血气方刚,也没什麽大不了,待到得知是拼命朝自己脸上贴金,再投向他的目光便多含了些鄙夷。

壹个参与过争论的汉子笑道:“状元公真是个爽快人,大伙儿佩服!今日得见状元公尊颜,是咱们祖上烧了高香。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请状元公做东,壹起到京城最大的酒楼,摆上壹桌宴席,壹醉方休,咱们这群凡夫俗子也好跟着沾沾喜气。”众人齐声响应,其中却也夹杂了不少口哨及倒彩声。

楚梦琳心道:“马屁精,妳以前又不认得他,瞎沾什麽喜气?”扯了扯汤远程衣袖,汤远程也不耐烦与之周旋,道:“实在对不住,在下今日已有约了,不如留待礼部‘恩荣宴’,再率新科进士并诸位赴席畅饮。”团团壹抱拳,拉起楚梦琳的手,从人群缝隙间离开。众人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有人道:“我老牛看人果然準,状元公还不就是个处处留情的风流浪子?”

汤远程与楚梦琳回至初到京城时入住的客栈,先上楼进房,见其中拾掇整齐,床褥也铺得平坦,丝毫看不出两人在此停留时的痕迹。楚梦琳推开窗,望着城中繁荣景象,小商小贩的咬喝声不时传进耳内,不由叹道:“重游旧地,念繁华依旧,人事已非,不胜希嘘。”汤远程也附和道:“是啊,白云苍狗,顷刻间沧海桑田,真令人心生诸多感慨。”

  • 名称:颐和园 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