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监狱大揭秘超清在线观看

又过几天就到了韵妃的生日宴会,宫中凡是有些地位的几乎都到齐了。官员大多不愿放走这个献礼巴结的好时机,各自挖空心思的筹备。众嫔妃每年无所事事,难得有机会出席大型盛典,自是不肯错过热闹,又为着能见到皇上,人人浓妆艳抹,珠宝首饰戴了壹身,衣着光鲜亮丽,盼能借此迷住皇上,壹个比壹个更像主角。

宫中搭了个大戏台,全以瓷砖铺就,旁侧为看台,首位金龙宝椅是皇帝的坐席,太后与沈世韵壹左壹右的坐在他身边。太后崇尚节俭,看到为宴会大举铺张,心中甚是反感。

台上正唱着折子戏,即从全本传奇中摘选的出剧目,唱的是《牡丹亭》中的“游园”、“惊梦”。戏到半场,贞莹端着壹杯酒走到沈世韵座旁,她今日能够暂免禁足,全是为了这场宴会,说到底还是借着沈世韵的好处,更觉气愤难耐。假意关怀道:“韵妃妹妹,看妳的脸色可不大好,有哪裏觉着不适麽?”

沈世韵也不接酒,态度冷淡的道:“多谢姊姊关心,妳觉得我应该有哪些不适?”贞莹还不知中了圈套,兴高采烈的答道:“比如头晕恶心,腹内绞痛之类的。”沈世韵冷笑道:“还要多谢妳的补药,本宫现下舒服得很。假使妳有这类癥状,最好还是趁早找太医看看,小病不治,当心酿成大祸。”

贞莹蹙眉,对她从头到脚的打量,见她脸色红润,神清气爽,的确不像刚生过壹场重病的模样。汤中补药除去负面因素,单就效果而言,无不是上乘的滋补药材,剎那间恍然大悟,尖声叫道:“沈世韵,妳好大的胆子,竟敢犯下欺君之罪!”沈世韵壹改平日的温婉柔顺,站起身毫不畏惧的与她对视,冷冷的道:“本宫犯了什麽欺君之罪?妳倒是说出来啊!”

贞莹心道:“要揭露她的罪行,首先就得将下毒壹事老实交待,她壹定以为我为保全自己,不敢多话……可清算起来,我只是出于嫉妒,居心不良,终究重不及她的罪过,大不了皇上再多关我几个月。”什麽都豁了出去,大声道:“妳喝了禁服的补药,如今却安然无恙,显然是假怀孕!皇上,这女人垫了假肚子,臣妾这就让您看看她的真面目!”说着向沈世韵扑了过去,扯着她的衣服,拼命向上拉,要向众人展示她衣内缚的枕头。

福临怒不可遏,喝道:“这是做什麽?想造反了不成?”令官兵上前将两人拉开,沈世韵整了整衣襟,微笑道:“贞妃娘娘,既然妳壹早知道补药对本宫有害,为何还要遣人送来?”贞莹心想至多不过这点花招,坦然答道:“没错!本宫就是成心的,我就是讨厌妳,我恨妳!没想到碰巧揭开了妳的诡计,这才叫苍天有眼!”

沈世韵打个手势,命官兵暂且退下,接着缓步前行,站在贞莹面前,低声道:“妳怎知本宫壹定中了毒?”贞莹叫道:“除非妳天生百毒不侵,否则只要妳喝了汤……”沈世韵绕过她身侧,嘴唇凑到她耳边,喃喃道:“既然已有人替本宫喝过了,我又何必麻烦?”

贞莹瞳孔因恐惧而张大,道:“妳……妳送来的那碗……”沈世韵点了点头,微笑道:“如何,味道可还好麽?”贞莹怒叫:“妳这贱人,妳竟敢害我!我……我跟妳拼了!”双手猛地卡在沈世韵颈中,两相拉扯,贞莹的旗头已歪到壹边,披头散发,平素端庄尽失。

福临怒道:“来人,把这个疯女人给朕拖下去!择日斩首!”官兵就等在旁边,多手齐出,快速分开两人,押着贞莹就向宫外走。到了半途,贞莹忽然发出壹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如散架般软瘫倒地,众官兵记着她曾是皇妃,押解时不敢使力过大,猛然间都没抓牢。福临怒道:“又在装什麽了?”

太后从旁观察,见贞莹脸色惨白,嘴唇灰暗,额角渗出层层虚汗,手指紧揪着腹部衣衫,劝道:“皇帝,她好像不是装的。”福临不耐烦的壹撇眼,忽见壹股鲜血从贞莹下身流出,越流越多,源源不绝,很快就在她身周形成了壹滩小血泊。他虽恼恨贞莹恶行,终是顾念旧情,叫道:“贞妃!这是怎麽了?快宣太医来看看!”

旁边就站着几名太医,妳推我搡,谁也不愿主动上前。医病救人的活计不大容易,如能治好了病人,简直被当成救苦救难的活菩萨;壹旦病人在自己手裏给医死了,随时会被揪起衣领喝骂,常至动手殴打。实则成败全取决于患者病情,无法评判医术高低,但家属悲怨攻心,可管不得这许多。

太医虽比跑江湖的大夫地位尊贵些,论起危险却远远超出。毛脚郎中仅是被修理壹顿,不过鼻青脸肿,太医若是出了差错,连项上人头也是难保,医死皇上而被迫殉葬者古来有之。且医者贵报喜而不报忧,从贞妃的模样看来明显是不好,谁敢来趟这淌浑水?

过了好大会儿,有名太医脚下稍慢,被人挤出圈外,刚要回身骂娘,总算及时想起是在皇上眼前,忙将壹连串牢骚吞回肚裏,咽了口唾沫,讪讪上前搭脉,没想诊出的结果更是糟上加糟,叹道:“唉,可惜!可惜!”

贞莹吸壹口气,强撑着道:“可惜什麽?我……我快要死了麽?”那太医道:“不,娘娘的身子并无大碍。”贞莹不悦道:“那妳为何大叹可惜?难道非要本宫死了妳才高兴?”那太医连称不敢,福临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妳快说啊!”

那太医心想横竖也是个死,暗中壹鼓劲,道:“贞妃娘娘服食过大量补药,有多种性烈成分参杂,沖劲极大,因此感到腹内剧痛,多休息几天也就没事了。只可惜……娘娘怀上的孩子流掉了,从脉象看来,应该是个小皇子,胚胎本已发育成形了,哎,可惜……”

贞莹如遭五雷轰顶,壹句话也说不出来,怔怔垂泪。福临也大受打击,向后跌了壹步,苦笑道:“哈,哈,好啊,朕的儿子就是聪明,不想有这样的额娘蒙受耻辱,直接选择了不要来到这个世间,呵……”贞莹哭道:“皇上,千不该,万不该,都是臣妾的罪过。臣妾知错了,请您原谅……臣妾以后壹定会给您生很多儿子,这壹次……这壹次……”

福临怫然道:“住口!妳已经没有以后了!朕命令妳们,把贞妃和那个送药的丫头捉起来斩首,都没听到是怎地?”茵茵不待人抓,先从人群后挤了出来,扶起贞莹叫道:“娘娘,您怎样?您还好麽?”挺身挡在她面前,哭道:“这不关娘娘的事,妳们杀我的头,放过娘娘吧!那碗药……”

沈世韵忽然冷笑道:“戏唱够了没有?妳装的倒还挺像啊。”走到福临面前,淡淡道:“皇上,贞妃并非主谋,她也是个受害者。全是这丫鬟在其中捣鬼,明裏整我,暗裏害她。贞妃就是再恨臣妾,也不会对自己下毒,请皇上明察。”

贞莹虽不解沈世韵何故临阵倒戈,但为求活命,忙连声叫屈道:“是啊皇上,这都是茵茵的主意,臣妾是冤枉的!何况今天是韵妃娘娘的生辰,您此时杀人,不怕有损她的阴德?”福临怒道:“放肆!”沈世韵幸灾乐祸的瞟她壹眼,微笑道:“贞妃说的有理,就当做臣妾向皇上讨壹个人情,好不好呢?”

福临听着她软语相求,不忍拒绝,再者他壹贯相信鬼神之说,倒真怕血溅筵席会带来灾祸,壹咬牙道:“不是主谋,也是共犯!念在韵妃求情,妳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传朕旨意,将贞妃拖出殿外,重打二十大板,贬为莹贵人,移入冷宫居住。那个下毒的鬼丫头,就地处决!”茵茵大骇,知道皇上动了真格,求饶已不济事,转身就跑。在众侍卫堵截下没奔出几步,就被壹名官兵从背后壹刀,砍翻在地。

贞莹两条胳膊被人扭到身后,却自浑然未觉,呆呆的望着茵茵尸体出神。巨大沖击下,头脑忽然壹片空明,想通了沈世韵帮自己推卸罪责,出发点只是掩过她无意中毒死小皇子的罪行,刚才只当抓住了救命稻草,壹叠连声的附和,彻底将辩白的路也堵死了。终于大彻大悟,明白自己不是韵妃对手,壹切所做所为,尽是亲手将自己推上绝路。忽感壹阵强烈的后悔不甘,努力挣扎着不肯往前走,嘶声叫道:“太后娘娘,您救救我呀,太后娘娘!”

太后自然不愿看到沈世韵春风得意,对挽救贞莹却也无能为力,摇了摇头,叹道:“唉,妳好糊涂啊!”贞莹见大势已去,想到挨板子的恐怖,尖叫道:“皇上,妳会后悔的!看不清韵妃为人,妳迟早会后悔的!”嚎啕声壹路远去。

福临心烦意乱,道:“韵儿,这些人不安分,朕须得亲自到场监刑,等壹等再陪妳看戏。”

台上《牡丹亭》早已唱毕谢幕,新上场的是壹队舞龙舞狮组。锣鼓声中,壹条金灿灿的九节长龙昂首摆尾,蜿蜒游走,矫矫腾腾,翩然若飞。龙首壹人持竿在前,竿顶竖壹巨球,作为引导。后方每隔五六尺便有壹人掌竿,首尾相距约莫十数来丈长,巨球四周摇摆,龙首作抢球状,引起龙身游走飞动。十余名壮汉脚步齐整,几如壹体。

众嫔妃看得兴起,纷纷鼓掌喝彩。有名小格格扯着母妃衣裳,笑道:“额娘,您瞧那只小狮子好可爱!”

果不其然,现台上风头最盛的便是壹只扮相伶俐的狮子。绕着长龙跳上蹿下,接连做出奋起、酣睡、出洞的精彩造型,逗得满场皆欢,而后跃上龙背,顺着起势壹路向上行走,身子后仰几近与地面平行。

将近龙头时,壹个筋斗跃出,在半空中连翻几个跟头,矫捷的落回台面,双臂拢在身前,长揖到地,嗡声嗡气的道:“草民不才,承戏班朋友擡爱,武艺杂技在民间还颇有些名头,可称得京城壹绝,今以拳术献丑,乞愿博诸位娘娘壹哂。”

沈世韵微笑道:“好啊,妳就来试演壹套,让本宫瞧瞧妳是具备真才实学,还是徒有虚名。如果演得好,重重有赏!”

  • 名称:女子监狱大揭秘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08: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