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在线观看完整超清在线观看

江冽尘这才转身朝着她,道:“那也不早说?快点给我!”洛瑾笑道:“我才不要!餵,妳先哄哄我啊,让我开心了,就……”壹边将图纸夹在指缝间抖动。江冽尘道:“啰嗦什麽,拿过来!”上前直接按住她身子,抢过图纸,顺手将她推到壹旁,又拖出桌边椅子坐下,将图纸摊放在桌面。洛瑾见他情愿跟自己坐在壹处,似乎并不怎样排斥,喜得搬着椅子挪到他身边,单手支着太阳穴,也壹齐翻看图纸。

江冽尘对她的过分热情逐渐习以为常,也就顺着她心愿,左手臂全搭在她背上,语带戏谑的道:“怎麽,我是魔教的大恶人,妳不怕我?”

洛瑾微笑道:“自然不怕,我想,妳虽然杀过很多人,可壹定都是不得已……”江冽尘听了不悦,烦躁的推开她。他在各方面发展势力,最忌旁人将自己看作依附教主而生。倘若在教内全无主权,只能奉命而行,事事“不得已”,同壹个卑微的奴才又有何异?

洛瑾虽壹知半解,但她只懂得考虑自身错误,忙道:“其实背离正道也没什麽大不了,如果武林中全是喊着正义口号的老夫子,那可有多无趣。那些没用的东西本来就不配正眼看待,待人越猖狂才越有性格,我就最喜欢了。”

江冽尘对图纸参阅半晌,做出个大胆推想,将地形线条覆盖在原图上,按照分隔依次列出数列,皮笑肉不笑的回了句:“嗯?妳喜欢?”洛瑾脸上微红,半认真半试探的道:“是啊,我最喜欢妳了!妳接受麽?”

江冽尘冷笑道:“荒谬!妳只是壹时好奇,对我发生兴趣,小女娃根本什麽都不懂。”洛瑾大声道:“我不是个小女孩!妳年龄也跟我差不多,说话干嘛总是这样老气横秋的?”

江冽尘道:“我怎麽讲话妳也要管?”洛瑾忙慌乱摆手,道:“不是啊,我怎麽敢管妳?和气生财,妳就不能和气点……”江冽尘道:“没有必要。”洛瑾壹句话就被噎了回来,苦笑道:“妳倒是言简意赅……唔,那个纸团是我画的,妳……”

江冽尘道:“我看过了。妳想说的是以假烟雾弹引蛇出洞?”洛瑾笑道:“对呀,咱们真是心有灵犀!怎样,是不是很聪明?”江冽尘道:“简直愚不可及,这种程度的画技也好意思拿出来现眼?”洛瑾越来越委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抽泣道:“妳真有那麽讨厌我?我处处迁就妳,妳始终不高兴……呜……到底要怎样妳才会满意?”

江冽尘排完了数列,思索片刻,提笔将第壹行划去。目光在桌上扫视壹阵,拿起本厚书,心道:“这分明是市面上最常见的书,怎说是与断魂泪相关?难道……”按照数组所对应的页码、列数,查到是个“孤”字,又见这壹字旁果然沾了壹滴墨渍,看来所料不错,心中正喜,冷不防被洛瑾问得壹怔,刚才对她只是随口敷衍,偶尔看见她满脸委屈,仍要忍气吞声,强颜欢笑,可怜巴巴的小媳妇模样也有几分趣味,于是话裏不自禁带了几分调笑。下意识的道:“妳对我很忠心,我没说过讨厌妳。”顿了片刻,又道:“妳先不要吵,乖妹子,别影响我。”这本是有意挑逗,洛瑾却当了真,以为他终于对自己亲热起来,连忙听话的坐正。

江冽尘突然听不到她叽裏瓜啦的说閑话,反有些不习惯。自顾翻寻书册,将涉及文字如数抄下,到了最后壹行,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便如多铎当初壹般。

洛瑾曾听胡为说起,墓室中最后壹道机关的顺序正是这“三陆壹肆贰伍柒”,想开口提醒,又怕惹他不快,几次张了张嘴都极力忍住。江冽尘从表面神情就能看出她内心剧烈交战,微觉有趣,道:“妳知道什麽?说来听听。”

洛瑾好不容易等到了用武之地,喜道:“那是王陵中的踏板机关,和庄王爷的密信不相关……”江冽尘道:“行了,妳闭嘴。”忽略最后壹行,将纸上文字从头浏览,见录到是:“孤戎马壹生,战功显赫,万裏江山唾手可得。然利欲熏心,权欲乱性,极世间至亲亦不足信。兄性骄横日固,不得容二者并存,今吾存亡壹战,终遭败绩,命在顷刻,此乃苍天无道,欲亡吾也。仓猝不及多言,凡孤子辈阅此笺者,俟吾忌辰,携祭品赴祖陵故地,独以处子为佳,至旧城昭宗祠底,壹祀吾冢中枯骨,孤愿足哉!”

江冽尘看得半懂不懂,道:“他想传达什麽?对了,妳比我聪明,我倒要向妳请教了。”洛瑾听他第壹次和颜悦色地征求自己意见,心脏狂跳,红晕满面,谦虚道:“不能说是我聪明……”江冽尘道:“行,是我太笨,那也成。”洛瑾笑道:“才不是,谁说妳笨了?我也是偶然听人讲起过。”取出玉璧和翻译文卷,壹面解说。“因为庄王爷认为他死得冤枉,想请子嗣到陵墓壹观,到时谜团自解,并能代其报仇雪恨。”

江冽尘单看译文,远比听她说的快,问道:“祖陵故地在哪裏?”洛瑾道:“这应该是两个地方,祖陵是指苏子河畔的兴京陵,那是太祖爷父、祖、曾祖、远祖等皇室亲族的陵墓,提及此也是为影射故地赫图阿拉,后金政权刚建立时的都城便在此处。听说墓室中机关重重,我也没进去过,不如……妳带我去看看?”

江冽尘道:“别说笑了。‘七煞至宝’可有流传下的资料?”洛瑾道:“通神诸事玄之又玄,正规史书上是找不到的,只能参考些旁门左道的野史记载,又或者‘七煞’是有的,只不过没那麽神奇。其实以妳的本事,用不着宝物辅助,得天下也可不费吹灰之力,到时我是开国功臣,我要求也不高,妳封我当个贵妃就好。”

江冽尘冷笑道:“皇帝仅是俗世至尊,我的目光远不止这般短浅……跟妳说了也不会懂。”站起身来,道:“总之这壹次多谢妳了,算我欠妳的人情,想要我怎麽报答,尽管提。”

洛瑾微笑道:“说什麽欠?咱们的关系……嘻嘻,那是谁跟谁呀……”江冽尘道:“干什麽?我跟妳很熟麽?”不耐烦地甩开她搭上来的双手。洛瑾黯然失神,本道经过这两次的相处,再如何不济,他也该当自己是朋友了,没想地位仍等同是个陌生人。强笑道:“哎呀,别这麽计较,壹回生,两回熟,三回就是……”

江冽尘冷冷道:“三回怎样?女孩子家就应懂得洁身自好,这种话也好挂在嘴边乱说?别这麽没脸没皮的,当真是不知廉耻。”

洛瑾听他话撂得重,满心委屈再也承受不住,咬咬唇,扁了扁嘴,“哇”的壹声哭了出来。越哭越伤心,声泪俱下的硬咽道:“妳是说我放蕩麽?妳又在欺负我……为什麽妳总要欺负我?呜呜,我看起来像个活该受气的麽?我又没有得罪过妳,妳为什麽要来招惹我?我长到这麽大,还从没人敢这样对我,可我却心甘情愿受妳的气,我所为何来……呜呜……”

江冽尘道:“我只是……”洛瑾不停口的哭道:“招惹我也罢了,谁让妳在我面前表现得那麽完美,那麽有十足的吸引力,偏偏我不争气,就是被妳迷住了,无法自拔,我……我就是喜欢妳嘛!可妳对我没壹次好脸色,总是对我很兇,对我这麽坏……”

江冽尘听着她没头没脑的壹通发泄,只感莫名其妙,心道:“我对她也不怎麽样,她就这样死心塌地,如此只须稍加诱引,便能彻底成为我的棋子。关键是如何摆布——哎,我本也没想将妳牵扯进来,这又是何苦。”扶住她抽动不已的双肩,半真半假的宽慰道:“好,好,我错了,妳别哭行麽?”

洛瑾睁大迷蒙的泪眼,道:“那……那妳以后常来看看我好不好?我……我真的忘不掉妳,我会很想念,很想念妳的。”江冽尘随口道:“我事务繁忙,哪有时间浪费在妳身上?”洛瑾哭声又起,嚷道:“妳……坏人,大恶人,欺负我都成为习惯啦!”壹边握拳在他身上敲打,擡脚在他腿上乱踢。

江冽尘正全心策划着如何落子,才能使棋局完胜,被她穿的木质鞋踢了几下,心裏烦闷,喝道:“够了,别闹了!”擡手便是壹推,急躁时不及细想,俨然有与高手过招的架势。洛瑾招架不住,被推得直跌出去,眼看就要摔倒之际,江冽尘身形壹晃,闪到她背后托住,顺势搂住了她,问道:“妳没事吧?”

洛瑾摇摇头,小声道:“只要妳常来看我,我保证替妳搜集七煞传闻……还有娘娘攻打祭影教分舵的战略地图,我可以常常提供给妳,好不好?”

江冽尘脑中灵光壹现,心道:“那些地图对我固然可有可无,沈世韵却壹定以为要紧得很。伤害最深无过于受身边至亲之人背叛,经过壹次的想必愈发在意,壹旦发现端倪,就不会听而不查,也不可能查而不闻,到时以她性子,绝难容叛徒活命。但她事后也定会为此自悔,各方面都是个沈重打击。”打定了主意,再要做的就是令她彻底迷失,壹手将她搂得更紧,另壹手抚摩着她娇嫩的脸蛋,轻笑道:“那好,以后就拜托妳了。其实妳长得这麽美,我当然高兴妳能陪我。”

洛瑾全身软软的伏在他怀裏,已幸福得不知身之所在,耳裏只听他说些甜言蜜语,却没看到他凝视着窗外的目光中壹片阴霾。

楚梦琳与多铎从冥殿逃出,置身处是个土丘,两人依依惜别。经历了噬魄异株,终得生离古墓,均有劫后余生之慨。楚梦琳也想随同共往,多铎好说歹说,才打消了她念头。

楚梦琳懂得战场非同儿戏,不愿成为拖累,含泪答应,又解下残影剑,郑重其事的替他佩戴上。叮嘱道:“壹切小心,不要逞强。我……我不求将来权极巅峰,只要妳平安无事就好。”她在墓室中就曾流露过赠剑之意,当时多铎态度冷淡,直到获悉残影剑是先父佩剑,又是上古宝物之壹,这才欣然接受,道:“此番为父报仇,不攻陷京城、夺回江山,誓不回头!待我登临大位,定当风风光光的立妳为后!”

楚梦琳担心再多言造成他困扰,只道:“我等妳回来,我……壹直都等着妳。”

  • 名称:一路向西在线观看完整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7: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