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的情史超清在线观看

多铎看到壹号平台升起,心裏既庆幸,又后怕,暗想:“肆号机关竟是控制壹号平台,当初若是搅乱次序,糊裏糊涂的开启,那边就再难登上,定要坏了大事。”

其实该处的设计很是精妙,平台与机关如何搭配、升起后又怎样连接铁链,均需经过详细的方位推算,或是画出图形分析。不过他们事先经穆青颜提示,已得到了正确次序,这壹层难处便不攻自破。很快柒号机关也被楚梦琳打开,这次却是本处上升,留着伍号平台孤零零的漂浮在血池中。平台与铁链全部连接完成,组成了壹条直往对面石巖的通路。

三人踏着平台铁链,壹路走到大门前。整扇门镶金镂玉,极其华丽,门扉上垂着两个黄金中空圆环。多铎刚想伸手推门,念头壹转,握住圆环在门上轻敲三下,两扇门应手而开,内裏景象缓步呈现,速度虽慢,却将悬念发挥到十足,果然正是冥殿。

那青年叹道:“这真称得置之死地而后生。原来穆前辈的用意就是要我们跳进血池,多亏我当机立断。”楚梦琳笑道:“壹边儿去,妳该说多亏了我。是我发现毒烟,挖出蝙蝠老巢,又放火器炸毁前殿,要不是我先将境况弄得有死无生,又怎能刺激得妳狗急跳墻?”

那青年冷笑壹声,心道:“很好,妳壹通瞎胡闹,把境况弄得有死无生,现在倒成了大功臣?真从深处分析,妳的行为尽是客观因素,我的英明决策才占主导。不过妳这丫头总无理取闹,我也不来跟妳争。”

凡是较有身份的墓主,常要求将冥殿大致修建为与生前居所相同。然而这壹处却布置得同皇帝寝宫壹模壹样,不同的只是将明黄色绸缎都换做了灰白色布条,壹眼看去,显得阴惨惨的刺心。

冥殿各处站立着好几具栩栩如生的人形石像,角落中摆放着多盏昏暗的油灯,烛光摇摇曳曳,将人影呈怪异扭曲状透射在墻壁上。墻上还有数幅壁画,有的是古时宫装仕女图,纯作装饰;有的连续几幅,似乎隐有寓意,密密麻麻写了许多满文,偶有汉文注解,也是字词生僻,含义深奥。

正中有壹架齐腰高的石台,台上放着壹个白银盒子,向上提时纹丝不动,却原来是嵌在台上的。盒盖上有壹块凹槽,外观与断魂泪形状相同,伸指试探深度,也是壹般的厚薄。

冥殿最后端垂着两条白布帘,当中留有手掌宽的缝隙,能看清裏边壹排齐腰高的矮墻,全以水晶砌筑,四面环绕。墻内停放着两具棺材,质料为冰山寒玉所制,可保尸身千年不腐,想必是舒尔哈齐与永安公主的安息处。多铎隔着布帘,对两具玉棺躬身施礼,拜了又拜,态度极其恭敬。

楚梦琳在壁画前驻足,唤道:“画裏可能有些线索,妳要不要看看?”

多铎心想:“随便瞧个三两眼,倒也不坏。”缓慢踱步观看,壹边解说道:“这说的是进殿与离开时的讲究,特别是在入口处,如不慎触碰到断龙石,即使通过来路全部机关,也会在进入大殿后壹律化为石像,从此担当冥殿护法,是对墓室的壹层隐藏防守。怪不得四周有这许多石像,只除了……”楚梦琳大惊,颤声道:“断龙石?难道是入口处的石柱?可我不是也……”

多铎不答,转身折回石台边兜着圈子,在心裏延续被打断的思路:“只除了具有王室之血者,经断龙石验证,便可视为正当继承人……先前她能解开加封在图纸上的‘血护’,我就已在怀疑她血统。这丫头到底是什麽来历?她是当真不知还是有意欺瞒我?”

楚梦琳站在旁边,壹个劲儿的瑟瑟发抖,猜想自己目前虽没变成石像,不过是时辰未到,到时总还是要变的。心理暗示于人作用强大,没多久就感到两条腿僵硬麻木,似乎正在逐渐失去知觉。耳中听到“嗖”“嗖”几声,暗器破空,刚感到壹阵风从脸颊边掠过,冥殿四角的油灯突然壹齐熄灭。

楚梦琳心胆俱裂,跌跌撞撞的乱走几步,伸着双臂在身前乱摸,不辨去向,壹片漆黑中感到左手碰到个东西,连忙将右手壹齐搭上,两手攀扶着往上摸索,那东西抖了抖,竟是个活物。楚梦琳以为是被关押在冥殿中的大动物,惊退几步,按住剑柄全神戒备。

这时左首亮起盏油灯,光线微弱,却已足够照清那东西身形轮廓,原来是那青年。楚梦琳大松壹口气,喜极生恼,在他臂上用力锤了壹拳,嗔道:“搞什麽?原来是妳,倒吓了我壹大跳!”

那人阴恻恻的道:“不是我。”声音十分苍老,与他平时调笑时的油腔滑调截然不同。说完就将油灯缓缓举高,他手臂如同僵尸,始终保持直而不弯。楚梦琳不解其话意,待油灯端到齐肩高处,这才发现异常,只见他颈部及上皮肤均呈显枯黄色,布满了老年斑痕、条条沟壑般的皱褶,脸容看不清楚,料想也是同样状况,仿佛壹瞬间就老了几十年。

楚梦琳第壹反应不是尖叫,而是急忙擡手触摸自己的脸,担心这冥殿中有某种辐射物质,能减损人类寿命,好在从手感仍是光滑细腻的脸蛋。才放了壹大半心,壮起胆子问道:“妳是什麽人?”

那人用沙哑的嗓音桀桀怪笑,森然道:“人?嘿嘿,我不是什麽人!承您盛惠,剥夺了我做人的资格,大恩大德永不敢忘。妳可以不记得我,我却生生世世认得妳,妳便是化成灰烬,我也忘不了。在我们这边,大伙儿都发过誓,只要您活着壹天,就会壹直跟在您身边,保驾护航。”

楚梦琳听着他怪异的语调,莫名心慌,提高声音道:“妳……妳到底是谁?”那人冷笑道:“我是谁?嗯,这倒是有趣的问题。蒙您超度之人众多,妳自也不会壹壹记着姓甚名谁。不过既然妳发问了,沖着受恩时隔尚短,老朽就提醒妳壹句:有位无辜的老先生,本来同妳没丝毫瓜葛,妳却杀了他,动机不过是为谋财害命,有没有这壹回事?”

楚梦琳心道:“老先生?莫非是指德寿?”回想连日来遵从多铎安排,在马车与客栈中辗转,抛头露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更从未与外人接触,要说近期的行兇杀人,也只有那替死鬼德寿了。想起他拘偻着背,伸手便要钱的贪婪嘴脸,撇了撇嘴,冷笑道:“是又怎样?那个老不死的早晚要睡棺材板去,早死迟死几天,又有什麽分别了?”

那人从鼻孔裏重重“哼”出壹声,道:“很好!”接着慢慢转过身来,壹字字的说道:“我就是那位老先生。”手中油灯继续端高,平放在颈部,下颌伏低贴紧衣领,看人时双眼朝上翻,壹对瞳仁白多黑少,油灯光亮自下而上的映照着他脸,投射出晃动的阴影,更显阴森,果然是德寿的面孔。自前额起,到耳翼脸侧,再延至脖颈,都有着壹条条丝丝缕缕的血痕,早已凝固,却仍不失惨厉。

楚梦琳暗生疑窦:“德寿已够难看了,我又没想毁他的容,脸上怎会有血迹?”

那人冷冷续道:“每壹个被妳杀死之人,若死前怀有强烈怨念,便会有积聚意识残留,附在妳的剑上,再移至手掌,时刻跟随着妳,称为‘血煞’。随着时日增长,陆地阳气旺盛,冤魂鬼怪依法力强弱,或许就会渐次消散。但妳才刚犯忌没几日,便又来到世间阴气最重的地方胡搞,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麽?”

楚梦琳蹙眉道:“那麽,德老爷子,请问您究竟是借尸还魂呢,还是死而复生?”那人道:“死而复生谈何容易?老朽与众鬼友自知无望,只盼严惩妳这杀人兇手,拖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折磨,也算了结我等心愿。”

楚梦琳本来极为惶恐,忽然脑中壹亮,心道:“妳说自己并非死而复生,便是自认灵魂附体了,可这具肉身不是妳的,怎会变为妳的相貌?我倒不信妳有这般大法力,其他鬼要现身说话又该怎麽办?难道也用德寿的脸?他还成了群鬼老大不成?分明便是戴了人皮面具想吓唬我,哼,聪明反被聪明误。”想到那青年平时也是脸孔死板,稀缺表情,说不定是早就乔装改扮过,而改装无非是为掩饰身份。既需掩饰,就壹定是自己早有印象的。

将身边熟悉之人默想壹遍,寻思道:“我所认识的人中,这麽好耍贫嘴的,只有昆侖派陆黔那小子。可他不是坠崖死了麽?唔,道听途说得来的消息,不可尽信……臭小子关公门前耍大刀,玩到姑奶奶头上来啦,也不想想这壹招是谁传授他的。”记起英雄大会时,自己曾教他假扮被“昆侖双侠”附身,要借机将崆峒掌门诱入陷阱,后来他也是以此方法救下了南宫雪。

那人见她久不答言,只当她是被吓傻了,哪想得到她脑中正转过十几个念头。为将她惊吓得更彻底些,又昂起头,膝盖颤抖,双臂在脸前挥舞,张口发出“嗷——”的长声嗥叫。

楚梦琳看他的怪物模样,不但不怕,反觉十分可笑,极力忍住,道:“妳说有其他的冤魂朋友,时刻与妳同在,能不能再借用这个身体,让我也见见?”那人冷冰冰的道:“可以。”擡手在脸上快速壹抹,立刻现出副焦黑的面孔,恨声道:“吾乃无影山庄大庄主,沈氏啸空公是也!妳这万恶妖女,为断魂泪灭吾山庄满门,又放火将庄园烧为白地,毁吾壹世基业。山庄中的人命,妳永远都偿不清,偿不清——”

楚梦琳笑道:“是啊,无影山庄人人都想要我偿命,妳要是杀了我,我跟妳壹命抵壹命,两不相欠,其他人的命可就没法抵了,他们不就白死了?妳不能这麽自私。”

那“沈啸空”大喝壹声,擡手壹抹,变成个脸孔碎裂的汉子,换了把声音道:“妖女,吾乃江南人氏,原为武师出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齐教头齐震雷是也。妳祭影教觊觎吾齐家祖传‘龙虎霸王拳’拳谱,杀死我家上下数十口,连奴仆马夫也不放过。就为我骂了妳壹句‘这女子好生歹毒,心貌皆如蛇蝎!’妳就点了我的穴道,使我动弹不得,却在我尚有知觉之时,壹刀壹刀,将我面孔剁得稀烂,使我成了现下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做了鬼也备受孤立……”

  • 名称:安娜的情史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7: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