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园的午餐超清在线观看

沈世韵接口道:“但如并无此事,则定须按律论处,以示天下,我大清也绝非任人淩辱的懦夫。”福临赞许的点了点头,道:“还是韵妃明事理。”他不知沈世韵内心的盘算却是:“坏了,只怕事情要糟。还好本宫预见得早,提前找了贞妃这壹只替罪羔羊,到时有任何罪责,全推到她身上便是。”

过不多久,就有两名侍卫押着陈香香入殿,行礼告退。陈香香这壹次却十分安静,不哭不闹,镇定的立在原地。福临走到她面前,温言道:“朕连日国事繁忙,也没顾得上妳。如今街上有人替妳喊冤,朕曾立誓,绝不让壹个无辜者含冤而死,如今重新问妳壹遍,妳可认罪麽?”陈香香摇了摇头,目光中透出坚韧。福临轻拍了拍她肩头,道:“好,妳有什麽冤情,尽管都说了出来,朕替妳做主。”

陈香香指指喉咙,摆了摆手。福临道:“妳不愿说?还是有何苦衷,而不能直言?”陈香香摇摇头,壹根手指指向天,再指向喉咙,摆了摆手。仰起头,双手张开,比出碗状凑在嘴边,指向福临身后,又指指喉咙。福临隐约猜到些端倪,故意问道:“妳口渴?”

陈香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贞莹急道:“皇上,您可别受她蒙骗,没有哪个犯人会承认自己有罪。只因她不能说话,胡乱打几个手势,就能证明无罪,那其余人纷纷效仿,犯罪前先割了舌头,岂不均能安享太平?”福临侧转过半边身子,冷冷道:“她不能说话?妳确证过?那先前口供又是如何录下的?”

贞莹张口结舌,虽说用毒药是沈世韵主谋,但却是自己捏着陈香香的鼻子,亲手给她灌下去的。万壹遮掩不过,皇上又顾念旧情,处死自己,却仅将沈世韵打入冷宫,隔个三年五载,又念起她的好来,赦免了她的罪过,那自己可太过冤枉。沈世韵上前几步,恰在福临目光死角,低头瞥向陈香香,露出个嘲弄的笑容,道:“录口供时,臣妾也在场,见到她是能够说话的。”

福临道:“妳是说她在装哑巴?那又有什麽好处?”沈世韵微笑道:“皇上圣明,刚才这女犯曾擡手指天,面露不甘,依臣妾愚见,她是想说自己并非生来就哑,而是给别有用心的奸险小人服食了哑药。”陈香香目瞪口呆,想不通沈世韵怎会在皇上面前对罪行供认不讳,却总觉此事没那般简单。福临沈吟道:“妳说得有理,但她如能开口,又会威胁到什麽人?”

沈世韵道:“那就要请皇上推想,祭影教壹干魔头心狠手辣,许是壹见同伙被捕,担心她不堪刑讯逼供,道出教中机密,将会对自身不利,所以先行使她无法说话,这也是情理之常。”福临皱眉道:“不可能吧?这妖女是魔教教主之女,众教徒怎敢以下犯上,对她如此无礼?”

沈世韵微微壹笑,道:“都是过去的事了,她从前是小姐,现在不过是宫内的阶下囚,没几日就要淩迟处死,反贼最善见风使舵,谁还愿费閑心去敬重她?再言道,臣妾听说魔教教主偏心徇私,只宠信少尊主江冽尘与堕天总堂主暗夜殒,这位千金小姐在教中也没什麽地位。”

福临颔首道:“这也说得是,妳对祭影教内部倒了解得清楚。”沈世韵道:“战贵知己知彼,臣妾既欲彻底剿灭魔教,自然要对壹切情况知根知底。”福临道:“韵妃设想果然周到……”

陈香香见沈世韵轻易扳转了局势,眼裏终于流下泪来,猛地起身沖到桌前,抓起壹桿毛笔,胡乱挥舞。福临道:“妳会写字?那再好不过!来人哪,笔墨伺候。”便有几名亲兵捧来文房四宝,将笔尖蘸饱了墨,双手呈上。福临递给陈香香,道:“朕给妳壹次翻供的机会,想说什麽,全写下来吧。”

陈香香感激涕零,接过笔,在纸上壹笔壹画的写了起来。贞莹壹颗心沈甸甸的直往下坠,急赶几步拦在她身前,道:“皇上,难道她写什麽,妳就信什麽?您日理万机,她没完没了的写下去,也不知要写多久,请您先去休息,这裏……有我和韵妃看着就够了。”

福临道:“她写的再长,朕也会看,轮不到妳操心,让开。”沈世韵比贞莹冷静得多,壹言不发,凝神看她书写,盘算着从字裏行间找出破绽,如有对自己不利的言语,立刻加以辩解。她写字极慢,速度远逊于己,真要驳斥也不是难事。

三人都紧盯着陈香香的供状,各怀焦虑。福临嘴上不说,心裏也对沈世韵暗生猜疑,只是实在不愿接受,见她写道:“民女原是京城富户陈氏之女,闺名香香,无故受擒,被迫服下哑药,含冤莫白,口供乃是由人当面伪造,所录皆非民女本意。魔教中人与皇室结有深仇,使民女游街,乃为……”沈世韵眼看再由她写下去,自己阴谋全将败露无遗,大计尽付流水,手心裏也攥了把冷汗。

这时有名太监忽来稟报:“皇上,文武官员及新科进士已齐集太和殿,就等皇上前往主持传胪大典。”福临心裏也备受煎熬,眼前终于有壹事借以挡驾,乐得顺水推舟,便是晚壹刻知晓也是好的,忙道:“不错,这可是大事,耽误不得,朕立刻就过去。”

陈香香慌了,壹甩手丢开笔,拉扯着福临衣袖。福临道:“妳继续写,朕去去就回。韵儿,朕答应带妳参加大典,妳这就随朕走吧,贞妃,妳看着她。”想壹想终有些不放心,又吩咐几名侍卫守着。沈世韵临走前对贞莹使个眼色,贞莹会意点头,陈香香已料大限将至,目光倏转空洞。

那太和殿是明清两朝多位皇帝举行盛大典礼的处所,装饰十分豪华,檐下饰以壹排密集斗供,和玺彩画级别最高,分设于室内外梁枋上。门窗上部嵌菱花格纹,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殿内金砖铺地,因而又名金銮殿。

共有七十二根大柱支撑重量,明间设九龙金漆宝座,前两侧有四对陈设:宝象、甪端、仙鹤和香亭。宝象象征国家安定与政权巩固,甪端是传说中的吉祥动物,仙鹤象征长寿,香亭寓意江山稳固。宝座上方安置形若伞盖向上隆起的藻井,正中雕有蟠卧的巨龙,龙头下探,口衔宝珠,气象庄严。

福临与沈世韵走入大殿,自己在宝座就位,沈世韵侍立在侧。依照制度,銮仪卫设卤簿法驾于殿前,设中和韶乐于檐下,鸿胪寺官引新进士就位,展开圣旨宣读道:“顺治二年正月,策试天下贡士,第壹甲第壹名陜西省长安人氏汤远程,赐进士及第。”汤远程经引出班,跪在御道正中。

那官员又宣读第二甲第壹名某人,引就御道左跪,第二名某人,引就道右稍后跪。每名皆连唱三次,依次接传至丹墀下。嗣唱第二甲某等若干名,第三甲某等若干名,仅唱壹次,不引出班。

汤远程随祖母居住,生活俭朴,初次来到这金碧辉煌的大殿,壹时真紧张不已,低着头紧盯面前地毯。他也算初生牛犊不畏虎,为皇威所摄则稍次之,耐不住好奇,悄悄擡起视线,眼珠四处乱转,壹触到他人视线,立刻灵活避开,免除目光对视的不敬。

瞟到宝座左首时,忽感心中被什麽东西猛的壹击,竟然挪不开视线,见壹位穿着艳丽衣裳的皇妃相貌与沈世韵极为相似。他对那仅会过壹面的女子没壹刻忘情,脑中转的总是她的倩影,此时竟怀疑是自己思念太甚,以致产生幻觉,低头揉了揉眼睛,又擡头去看。

前壹次只是提起视线偷瞧,这壹次连整个头都擡了起来,见那女子分明就是沈世韵,只是俏颜较以往又美貌许多,不知是因保养得好,还是离别得长久。看她面带微笑,傲然环视全场,目光没在他脸上片刻停留,他却已是贪心的要将她所有笑容全收入囊中,只供自己独享。

心驰神醉,恍惚间听到唱名完毕,乐声大作,大学士至三品以上各官及新进士均行三跪九叩礼,汤远程也糊裏糊涂的随着叩拜,口中连称皇恩浩蕩。中和韶乐奏显平之章,须臾礼成,随后又有圣旨传下“状元公暂留,余人退朝”。汤远程只想着正方便继续看沈世韵芳容,全没担忧皇上是否会追究自己无礼。

众官员退尽后,殿内只留下了汤远程与福临、沈世韵三人。沈世韵跨下台阶,缓步走到汤远程面前,对他嫣然壹笑,道:“状元公,恭喜妳啦。”汤远程壹见梦中情人近在眼前,再也管不住自己,双手壹齐伸出,拉起她手握住,道:“韵儿姑娘,韵儿,真的是妳?我不是在做梦吧?妳……妳还记得我麽?我是汤远程啊,那个傻头傻脑的汤远程啊!”

沈世韵又是淡淡微笑,柔声道:“状元公太谦了,妳还自称傻头傻脑,这千百年来,普天下的聪明人得获金榜题名的也不多。我自然记得妳的,汤公子,是以特来恭贺妳得偿所愿。”汤远程更是大喜,道:“太好了,太好了,没想到能在传胪大典上见到妳,这……这……真是双喜临门……韵儿,自长安壹别,我就壹直忘不了妳,总在想妳,我……我日思夜想!妳相信麽?我这次能够高中,完全是妳的功劳!”

沈世韵微笑道:“妳此番状元及第,是汤家祖上积德,是妳家人的辛勤栽培,也是妳自己的刻苦成果,怎麽是我的功劳了?”

汤远程道:“当然是妳的功劳,若不是总念着妳,想着考取功名,才能够再见到妳,有资格和妳平起平坐,我也不会这麽发奋苦读,妳就是我的精神动力。妳瞧,这是妳送给我的手帕,我壹直贴身珍藏,想妳了,就拿出来看。我每天都会认真清洗,这麽久了,没弄上壹块汙垢……”说着从怀裏掏出手帕,顺势就要抚上她脸颊。

福临见这状元公当着自己的面,与爱妃如此亲昵,明知他们原是旧识,仍然微感吃味,干咳壹声,走下阶来。

汤远程想到自己眼裏只有美人,将皇上晾在壹边许久,确是失礼,连忙笨手笨脚的施礼参见。

  • 名称:伊甸园的午餐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5: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