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金瓶梅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教主闻言果然大怒,喝道:“放肆!”壹巴掌猛地向他脸上扇去,暗夜殒紧闭双眼,咬紧牙关,以防自己吃痛惨呼,同时聚集全身内力抵御。这时壹道黑影从林间掠过,壹把将暗夜殒拉开,教主收势不及,手掌击在树干上,这壹掌有开山破石之力,将壹棵碗口粗的大树也劈为两截,若是打在暗夜殒脸上,后果可想而知。树身落地,激起壹阵沙土。

教主壹击不成,又举掌直劈,那黑影挡在暗夜殒身前,提臂过肩,斜架在身前阻住攻势。教主只感对方内力深厚无比,余波反弹,竟使得自己心脉也微微壹震。待眼前烟雾缓慢散去,忍不住大喝道:“江冽尘妳到底要干什麽!妳还敢还手?”他两次欲出手教训下属,都为其所阻,便算是自己的得意弟子,心裏又如何不恼。

江冽尘目光冷冽的与他对视半晌,手臂从容翻转收回,微笑道:“属下不敢。不过教主神通广大,见多识广,应能分清还手攻击与防御自卫之所别。”

这话听在教主耳裏,怎麽听怎麽别扭,摆明了反话正说,讥讽他没见过世面,连还击还是防卫都分辨不清。怒道:“妳竟敢如此藐视本座?殒儿原本规规矩矩,全是给妳这孽徒带坏的!”暗夜殒满面羞惭,深埋下头,江冽尘却依旧神态轻松的笑道:“如此说来,我的影响力倒当真不小,属下多谢教主夸奖。”

教主给他激得怒火越烧越旺,喝道:“妳屡次忤逆,到底还懂不懂规矩?越来越不像话。别以为本座对妳高看壹眼,妳就可以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妳立即给本座认错,否则我壹掌毙了妳!”暗夜殒虽事不关己,也为他雷霆之怒所慑,想劝江冽尘认个错就算了,教主说得出就做得到,从无虚言恫吓。

江冽尘凛然无畏,冷冷的道:“那麽我请问妳,何谓对错?难道不辨是非,壹味盲从于您即为正确?忠言逆耳,可惜妳也只是人不是神,怎敢保证头脑始终圣明,不出分毫差错?难道听了您的错误决策,也须得随声附和?如果您要的仅是这样的‘听话’下属,尽可去捡些野狗来养,训练它跑东跑西,给妳叼几根骨头,比较不会令您失望。另外它还会时不时对妳摇头摆尾,乖巧省心。”见暗夜殒神情郁结,解释道:“我没说妳,不过是打个比方。”他这番话哪有半点认错之意,反而是变本加厉的直言挑衅。

教主怒极反笑,冷哼道:“妳说话逆耳不假,是否忠言,那还难说得很。妳说本座的决策错误,我倒想听听妳有何高明建议。”江冽尘道:“依属下之见,当务之急还是该去京城。”暗夜殒壹喜,忙连声附和道:“对,对,去京城,去京城!”

教主瞪了暗夜殒壹眼,又冷笑着对江冽尘道:“这就是妳所谓的好主意?本座还以为妳会有多麽高明的决策,真是令我失望!妳们两个,完全不懂得以大局为重,全是色迷心窍的饭桶!”

江冽尘道:“妳说错了,属下提议去京城,正是以大局为重。我给妳从头分析,妳临时改变计划,暂时放弃搜寻梦琳,只因官兵在各地作乱,偷袭我教分舵。妳不想因小失大,于是率领教众分往增援,同时等待消息,以静制动。此外妳也知道,以梦琳的武功及资历,独自跋涉江湖,过不了多久就会为人所擒。表面看来我等无甚损失,又便于获知残影剑情报,但不知您是否想过,不管她落到哪壹方手裏,其余武林人士不会想是她自己差劲,只会着意于祭影教小姐的身份,以为本教武功平平,教主也是徒有虚名。再进壹步,她能在您眼皮底下盗走残影剑,只怕您比她还不如。凡此尽是无稽之言,您也用不着理会,然而各门各派早对本教虎视眈眈,起先只因心存畏惧,不敢造次,现见我们失了唯壹仰仗的镇教宝剑,犹如猛虎拔去利爪,不足为惧。到时江湖上大小门派齐来进攻,这些人的实力可远胜官兵。不过教主您神功盖世,本来也不去怕他们,就是这样壹来,各地分舵主难以抵挡,只怕多有伤亡,咱们也得马不停蹄的奔赴各处拒敌。就为您壹个壹文不值的逆女,折损数名大将,两者孰轻孰重?您的初衷是消灭敌人,增援下属,但如梦琳那边出了状况,敌人反而越灭越多,咱们又全得给她折腾得疲于奔命,岂非舍本逐末,不智之至?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找到她下落,悄没声息的了结此事,才与教主您老人家及本教威名无损,方为上策。”

他这壹套长篇大论说完,不仅暗夜殒,连教主都听得楞神半晌。他对江冽尘骂归骂,心裏却壹直对他十分欣赏,先前见他甘为楚梦琳顶罪,之所以严加斥责,只是不愿他因儿女情长坏了前途。这下属近日愈发逆反,平日裏对自己爱理不理,每次开口也总是冷言冷语,傲慢刻薄,此时却将全局分析得丝丝入扣,在情在理,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全盘站在教主立场,为其设想,褒贬恰到好处。他虽然贵为尊长,却也不免有些受宠若惊之感。长叹了壹口气,道:“妳已讲得这般透彻,还要我说什麽?好,好,是妳赢了,本座也被妳说服了,为这臭丫头牺牲教中老兄弟性命,简直岂有此理。咱们就即日启程赴京,这任务主要由妳负责,能够两个全带回来最好,必要时壹切以残影剑为重,本座特许妳杀人夺剑。”江冽尘道:“遵命。”

暗夜殒壹听教主答应,喜出望外,再不管他后面还说了什麽,拉着江冽尘,急急的道:“快,快,咱们快走!”又拉着他飞奔掠行下山。

教主负手站在原地,自语道:“冽尘说的没错,殒儿的确是我养的壹条好狗,对敌人心肠够狠,能够斩尽杀绝,不留活口,颇有本座行事风範。且忠心耿耿,规规矩矩,但壹遇到那逆女的事,头脑就发昏,这是他壹大短处。看来只有我先替他除去这弱点,才能使他变成壹把更完美的出鞘利剑。”壹面微微点头,眼裏蓦地射出淩厉杀机。

暗夜殒在泉城抢了两匹马,与江冽尘分别乘坐,驰往京城,路上连换几次坐骑,都是给他催命似的急赶累死的。这壹匹刚死,下壹匹立刻替上,沿途城镇中的马夫遭足了殃。

疾行几日,终于抵达京城,暗夜殒忙着逼问街上百姓,都回说宫裏确是捉到壹名女犯,好像就是祭影教的小姐,如今关在大牢,近日将进行游街示众。暗夜殒想到再过几日,梦琳不知还要吃多少苦,壹时三刻都无法等得,又拉着江冽尘赶到皇宫。

两人在宫门外观察,江冽尘曾见过暗夜殒怒发如狂,大肆屠戮丐帮群雄的惨象,反观沈世韵是设计陷害楚梦琳的元兇,如果给他见到,势必兇多吉少,但心裏却不愿让她死在暗夜殒手上。

称她为对手,也不过是在与旁人相比的前提下,真要看得和自己平起平坐,毕竟仍是存有轻视,她的价值不如说以玩物居多,好比猫捉老鼠,先要将老鼠戏耍壹番,吓得它半死不活,才慢慢吃掉。到了口边的猎物,怎麽折磨逗弄都不要紧,然而壹旦要被旁人叼走,反而会生出对私有物的保护欲望,如今江冽尘看待沈世韵正是这种心态,所为难处只在于暗夜殒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可以不在乎得罪教主,却碍于情分,不愿太扫兄弟面子。

思前想后,劝说道:“皇宫戒备森严,比我教总坛有增无减,妳眼下情绪太过激动,恐会坏事,我壹个人进去就够了。”暗夜殒急道:“不行,我壹定得去!再说……再说人多好办事……”江冽尘道:“我只是去打探消息,又不是进宫大闹,妳不懂人多反而是个拖累?万壹妳不慎失手,我还得再费心救妳。还是安分些的好。”

暗夜殒怒道:“说白了,妳就是看不起我。好,咱们分头行动,妳也用不着管我,我如果失手,即刻自尽,绝不拖累妳。哼,妳以为妳真能算无遗策?先前妳说榜文是假,结果怎样?妳跟教主……妳们都壹样,眼裏只有残影剑,根本不关心梦琳!”

江冽尘道:“何必这麽生分?实话跟妳说,我现在仍然相信榜文是假的,当街几个贱民之言,妳也奉为真理?没几人当真见过祭影教的小姐,还不是……还不是榜文怎麽写,他们就怎麽信了。”他差点脱口说出沈世韵之名,担心提醒到暗夜殒,及时改口,又道:“就按照妳说的,至少我还关心残影剑,自会认真查探。何况妳我共事多年,妳哪壹回见我出过差错?”

暗夜殒心想这话倒也有理,江冽尘表面看来虽将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似是个游戏人间的江湖浪子,其实内心的想法比谁都复杂得多。有时粗看他观点荒谬,事后却总能证实,唯有他才是真正精打细算之人。叹了口气,自嘲道:“算了,算了,妳什麽都对,我什麽都错。谁让我壹无是处,只配拖妳的后腿?”

江冽尘道:“不是,刚才我表意不清,妳别介意。我让妳留在宫外,是有更重要的任务托付给妳办,此事也唯有妳才能胜任。”暗夜殒双眼盯着地面,嗯了壹声,意示疑问。江冽尘道:“妳不用望风,只要壹找到教主,就设法稳住他,别让他进宫。”

暗夜殒简略壹想,立时发觉古怪,缓缓转过头看向他,狐疑道:“不对啊,妳嫌我是累赘也罢了,总不该认为教主也会失手?再说我看妳们闹成这样,妳也不像会担心他安危的乖徒儿。莫非是……妳想保护皇宫裏的什麽人?还是看上皇帝的某个妃子了?那也是好事啊,尽管跟我说,咱们自家兄弟,我替妳保密。”

江冽尘苦笑道:“妳没猜我想独吞残影剑,我就很感谢妳了。”心道:“殒兄弟真是聪明。再给他顺藤摸瓜的推想下去,只怕不妙。”

  • 名称:新版金瓶梅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35: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